第十七章 师与徒
杨志远2018-08-08 09:243,394

  天一仙尊,历经了上千年的谋划与等待,终于是成功的练成了九转七彩百魂丹。但令得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是,就在他丹药成功出炉、浑身法力消耗殆尽之时,却是遭受到了意外的偷袭。

  为了炼制这颗丹药他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以及心血。可以说此事乃是他这大半生以来最为重要的事情,没有之一。

  所以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在动手炼制这颗丹药之前他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与防御。

  可世事难料,尽管他为了此事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思,最终意外还是发生,而且还是发生在了他最为虚弱的时候!

  “师父,难道您连弟子我都不认识了吗?这让做徒儿的我好不伤心啊!”一道修长的身影自漫天的烟尘中缓步走出,面色不善的看着天一仙尊。

  “司徒锋!竟然是你!”天一仙尊一见来人顿时无名火起三千丈,怒声喝道,“大胆逆徒,你竟敢趁本尊闭关之际偷盗我的山河大印偷袭为于我,你莫不是要欺师灭祖不成!”

  来人非别,正是带杨宇来此的青年道士司徒峰,即天一仙尊的得意弟子,天一宫的少主!

  “欺师灭祖?哈哈哈哈……”司徒峰闻听天一仙尊之语又是一阵狂笑。但笑声之中却是带着一股无限的悲愤之意。

  “不错,今日我司徒峄就是要欺你这不义之师,灭你这不仁之祖,你又能如何!”

  “大胆,放肆!”

  天一仙尊一听司徒峰此言顿时被气的七窍生烟,不禁怒声喝斥道:“孽障,你莫不是失心疯了不成,竟然行此大逆不道之举!难道你忘了你自幼孤苦无依,流落街头,若非为师见你可怜,将你收在身边,抚养成人,岂能有你之今日吗?”

  “住口,我孤苦无依,流落街头?那我为何会孤苦无依,流落街头?”司徒峰不听此话还好,一听天一仙尊如此一说,顿时心头隐忍上百年的情绪陡然暴发。

  司徒峰顿时截住了天一仙尊的话头,目露滔天恨意的道:“还不是你这道貌岸然、假仁假义的老狗一手造成!你见我天生资质超凡,为了让我拜你为师,忠心于你,竟然毫无人性的杀死我的父母和年仅六岁的姐姐!更为了不走漏消息,不惜违背天道出手灭杀凡人!可怜我全村父老一百二十四口尽皆命丧你手!如今还想假仁假义的哄骗于我,你当我司徒峰好欺不成!”

  司徒峰越说情绪越是激奋,双目之中的怒火已然是雄雄燃起,杀意已然滔天。恨不得即刻生吞了对方的血肉一般,方消心头之恨一般。

  天一仙尊听司徒峰如此一说,心中暗叹:“到底是谁走露了消息?一旦让本尊查出,定要灭了其九族十八代,方消本尊今日之愤!”

  虽说心中气愤,但天一仙尊是何等老奸巨猾之辈,岂会在此危急关头承认此事?当下顿时装出一幅义愤填膺的表情道:“简直是一派胡言,为师岂会做出这等不仁不义、天人共愤之事!定是有人暗中挑拨你我师徒感情,恶意中伤为师。峰儿切不可听信小人之言,行此大逆不道之事,否则悔之晚矣啊!”

  “哈哈哈……”不料司徒峰闻言却是轻蔑的一笑道:“事到如今,你还在自欺欺人!此事我的确是没有真凭实据,权且先不与你计较!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杀死了柳师姐!”司徒峰言及此处,触动了心中最为软弱之地,不由目蕴晶莹、大感伤怀。

  “我与柳师姐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更是情投意合,海誓山盟。不想你这老贼竟为了一已之私,强行拆散我们,更是将柳师姐无情杀害。”言到此处司徒峰早已是双目喷火,怒视着天一仙尊恶狠狠道,“今日便是杀你老贼为柳师姐报仇之时!”

  天一仙尊闻言一阵苦笑,凄然道:“峰儿,不想你竟为了一个女子要杀为师!难道你忘了五百年来,是谁一手扶养你长大成人?又是谁传你仙法助你得证大道?是谁?是我!是我!如今你羽翼丰满了,却要为了一个女人要来杀为师,你难道就没有一丝良知吗?”

  “良知?哈哈哈……良知!哈哈哈……”司徒峰好似听到了世间最为可笑的笑话,大笑道:“良知,你与我讲良知,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凭什么与我讲良知,你配吗?你口口声声说扶养我长大,助我修道,岂不知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自己!”

  “为我自己,简直一派胡言!为师传你至高法门,倾力助你修练,你如今能有如此修为,受万人景仰,哪一点不是为师赐与你的?现在,这一切倒都成了为我自己,这岂非滑天下之大稽!”天一仙尊义愤填膺道。

  司徒峰冷眼旁观,见天一仙尊现在还要如此做作,不由目中隐露不屑之意,戏谑的道:“如此说来,这倒是弟子的不是了!那弟子有一事不明,敢问恩师一言,不知可否?”

  “何事?”

  “敢问师尊,我的三位师兄如今何在?”

  “这……”天一仙尊被问的言语一滞,但终是老于世故,口打唉声道,“唉,提起你这三位师兄,为师也是心绪难宁。他三人皆有天纵之资,本应大有作为,奈何天妒英才,三人不知为何相继失踪,为师便寻无果,至今每每思及此事,亦是黯然神伤啊!”

  “嘿嘿嘿……”司徒峰见天一仙尊一副凄凄然,不禁一阵冷笑,道,“好一个情深义重的好师尊,好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只可惜你骗得了天下众生却骗不了我司徒峰!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恐怕我那三位师兄,早已成了师尊你增进修为、登临绝巅的养份了吧!”

  “你此言何意?”

  “师尊你心知肚明,何必又来问我!我那三位可怜的师兄只怕早被师尊吸收炼化个干净了吧!若非我境界不够,恐怕此时也早已成为师尊魔爪下的一缕冤魂了吧!”司徒峰言罢缓缓逼近天一仙尊,便欲动手了结了重伤垂危的后者。

  “多说无益,今日就让徒儿亲自送师尊你上路!师尊走后徒儿定当将天一宫发扬光大,一统乾坤,也不枉师尊数百年来的教导!嘿嘿嘿……”司徒峰冷冷一笑,双目之中杀光大盛,原本清秀的面庞,此刻竟是扭曲得极为狰狞恐怖。

  “尔敢!”

  “我有何不敢!”

  司徒峰面目狰狞,杀意冲天。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中青色光芒一闪之下,一方只有寸许见方的青石小印赫然出现在了其掌心之中,正是方才击伤天一仙尊的山河印。

  司徒峰手托山河印猛的向上一掷,随后便是见到那青石小迎风暴涨,转瞬之间便是涨到了百丈大小,犹如一坐山峰一般,带着呼啸的风声猛然向天一仙尊压落而下。

  眼见山河大印当头压下,只须一次呼息便可落在天一仙尊的头卫,司徒风的嘴角也是不禁泛起一丝冷酷的狞笑。

  然而,他的笑容很快便是凝固在了其狰狞的脸上,随后又是转变成为了极致的骇然。

  就在司徒峰操控着山河印即将落在天一仙尊头顶之际,却是猛然感觉五脏之内毫无征兆的一阵翻江倒海。体内所有经脉更是在同一时间寸寸崩断。

  他体内数百年来辛辛苦苦修炼而成的小世界在此一刻轰然的崩塌,精纯的灵力如狂涛般在体内横冲直撞,肆意破坏,直接崩毁了他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道基!

  一口先天精血无法抑制的自其口中喷射而出,司徒峰的身子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软倒在地。那一方山河印也因失去了他的法力催动,赫然停在了天一仙尊头顶上方半尺之处。

  司徒峰大惊失色,口中满是血沫,双目惊恐的盯着天一仙尊,含糊不清的吼道:“你,你这个恶魔,你对我做了什么?”

  天一仙尊嘿嘿一阵冷笑,一扫之前悲天悯人的神色。只见他抬手一招,便是将悬在其头上的山河大印收了起来。

  而后冷冷的扫了司徒峰一眼,阴森的开口道:“无知小儿,你是吃了熊心咽了豹胆,竟敢忤逆本仙尊,今日看来是留你不得了!”言罢口中念咒就欲结果了司徒峰的性命。

  “且慢!”司徒峰见状,强忍巨痛高声喝道。

  “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讲!”

  司徒峰虚弱无力的轻咳了两声,吐出一口血沫,一手柱地,一手按住胸口,双目愤怒的死死盯着天一仙尊,冷声道:“今日杀你不成,一死自是难免。只是还有一事不明,纵死亦难瞑目。”

  “何事?”

  “我为何会败!?”司徒峰死死盯着天一仙尊声嘶力竭的道。

  “嘿嘿嘿……”天一仙尊闻言顿时一阵冷笑,戏虐的看着司徒峰,冷冷道:“念在师徒多年的情分上,本尊便让你做个明白鬼!你自幼修习本尊传你的修行法门,本尊自然不会让你白白修习……啊,哈哈哈……”

  司徒峰闻言目眦欲裂,恶狠狠地盯着天一仙尊一阵惨笑道:“你果然从始至终也未对我等弟子门徒有过一丝感情,你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恶魔!?不错,我就是恶魔!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因为,但凡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要~死!”此刻的天一仙尊面目狰狞,丝毫不见当初那道骨仙风的样子。

  他冷冷的注视着重伤垂死的司徒峰,道:“你们只不过都是本尊圈养的一群畜生罢了,你们自小便吃我的、用我的,等到养肥了自然是要杀了的!这又有什么不对之处么?啊,哈哈哈……”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丹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