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担忧
柠檬红茶2019-09-10 10:243,436

  谢瓷转着自己的玉镯子,转呀转,转呀转,动作不断。

  宋氏进门就看到闺女发呆,疑惑的很:“这又是闹什么妖儿呢?”

  韵竹低声:“从寺里回来就这样了。”

  又想了想,补充:“上茅房遇见蛇了。”

  宋氏直觉便说:“怎么又遇到那玩意了,上次就吓个够呛,这次又吓着了?怎么不让韵竹去熬点安神汤?”

  一转念,立刻结巴:“你你你、你是不是遇到什么蛇妖了?”

  谢瓷的表情一顿,尴尬的抬头看她亲娘。

  这是谢韵她娘吧?

  怎么就能想到一起呢!

  她控制住自己的眼神儿,软糯:“我没事儿的!”

  她娇里娇气的笑了一下,说:“我在想,自己在寺里忘记点事儿。”

  这么一说,果然将宋氏的注意力吸引走,宋氏虽然平日里咋咋呼呼雷厉风行的,但是没什么心机。

  她立刻问道:“什么事儿?”

  谢瓷一本正经,“我忘记求姻缘了。”

  宋氏瞬间喷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小闺女,捏捏她的脸蛋儿:“你才多大,姻缘什么姻缘!不急不急!”

  韵竹默默看天,他们小姐今年十六,都及笄了。

  大抵,也只有他们家二爷和太太才会觉得小姐还小,不需要着急呢!一般人家,早就议亲了呢。

  不过很快的,宋氏微微眯眼,审视闺女,缓缓问:“你是……有什么喜欢的人了?”

  她从来都在自己身边转悠,不曾见过这样的混小子出现啊!

  谢瓷反驳:“怎么可能,我就是想着拜一拜有备无患啊!”

  宋氏怎么就嚼着,这个有备无患怪怪的?

  她拉着闺女的手,语重心长:“咱们可不能在外面和什么书生私会,那些读书人看着像好人,但是实际上鬼心思多了去了。经常哄骗小姑娘的。哦对,那些看起来家世不错的小白脸也是不行的。到时候勾搭一群小姑娘,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谢瓷立刻点头:“嗯嗯。”

  宋氏看闺女这么虚心受教,继续传授:“那种看起来听话的也不行,他能听你的,也能听他娘的。到时候你这罪啊,有得受了。哦哦哦,说起婆婆,你祖母这种才是最合适的,你什么时候看她磋磨过我和你大伯母?便是当年我比你大伯母早生长孙,她也不曾说你大伯母一句不好的。这种人家,才是靠谱值得嫁过去的。买猪还看圈,说的就是如此了。”

  谢瓷:“嗯嗯嗯。”

  宋氏又想,说:“那种没长大的孩子气,也不成,谁知道以后有没有什么前程可言。只靠祖上庇护,你要是做儿媳,才可怜呢!出门都抬不起头。”

  谢瓷眼看她娘教导了这么多,终于忍不住问道:“娘,您这些道理,都是从哪儿知道的啊?”

  谢瓷真好奇!

  宋氏微微挺胸,原本就丰满的位置显得更丰腴了,她得意洋洋:“你娘我没嫁的时候可没少看话本!谁也别想从我这儿占到什么便宜!”

  谢瓷:“………………”

  韵竹:“………………”

  谢瓷到底是见过世面了,她很快恢复正常,笑眯眯:“娘亲英明。”

  谢言站在门口,迟疑半响,终于选择不进门,默默走了。

  他娘真·英明神武的女子。

  谢言又没打听成功妹妹究竟从哪里得了书,有些怅然。

  正往书房而去,就见他爹失魂落魄往前走,同款生无可恋落寞脸。

  谢言:“???”

  谢云亭揉着太阳穴,只觉得最近的事儿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抬眼看向谢言,谢言立刻恭敬:“爹,您回来了。”

  今日父亲回来的倒是挺早。

  谢云亭并未回应,反而是问道:“你娘呢?”

  谢言:“娘在妹妹那里。”

  他爹这么失魂落魄,不知是否是在府衙内遇到什么难事儿。这个时候他们做儿女的便是什么也不能说了。万般的安慰,不如他娘说一句话有用。

  谢言立刻:“我这就去请我娘。”

  “我在书房等她。”

  谢云亭负手离开,神态有些紧绷。

  他很快的回到书房,随从阿星将备好的茶端了上来,“二爷,用茶。”

  谢云亭:“你下去吧。”

  阿星:“二爷,大爷那边先前来人说,若是您回来,请您过去一趟。”

  谢云亭颔首:“知道了。”

  他抬手饮茶,不似以往淡定,反倒是一饮而尽。

  “二爷。”宋氏匆匆而来,她随意的摆手,阿星立刻出门。

  宋氏反手将门关好,“是不是又出什么事儿了?”

  她急切的盯着丈夫,拉住他的手臂,低声:“可是陛下又说什么了?”

  顿了一下,立刻摇头:“哎不对,陛下应该也不会总召见你啊。”

  虽然是个女子,但是她也不傻。

  谢云亭抬手又要饮茶,只是茶杯空了,他想了想,坐下:“刚才出去办案,偶然碰到九门提督徐大人。”

  顿了一下,谢云亭继续:“我们本无什么交集,只是却不想,他倒是主动与我搭话,甚至夸奖了阿瓷。”

  ……听闻谢大人千金秀外慧中、才貌双全,谢大人真是好福气!

  ……莫名其妙又突如其来的夸奖!

  宋氏:“嗬!”

  这什么意思!

  谢云亭缓和一下,总算是有几分恢复正常,他说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按理说,徐大人从未见过阿瓷,阿瓷根本不会认识这样的人物。好端端的,他怎么就突然夸了我们阿瓷。我这真是越想越不放心。毕竟你晓得的,徐大人一个鳏夫,我这哪儿能不担心?”

  若是儿子,总归好些,毕竟是往家娶媳妇儿。

  可是现在又不同了,阿瓷一个姑娘,年纪又不大,就算徐大人身居高位,他这当爹的也不愿意把他们家小闺女嫁给人家做填房。

  “总归,旁的都好说,若是徐大人觊觎我们阿瓷,我是坚决不同意的。”谢云亭认真起来。

  虽然八字没有一撇,当爹的却依然担心起自家那个不长心的小笨蛋。

  他闺女又单纯又笨,他这当爹的不多长心,到时候吃亏的是闺女。

  宋氏上前,轻轻的拉住谢云亭,抬头仰视他,低声:“相公莫操心,等我在好生问问阿瓷。看她何时见过徐大人。许是、许是我们多虑了。前几日陛下不是也问起了么?现在倒也是风平浪静啊!所以我看,许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也别庸人自扰,事情还没来,自己就先吓个够呛。”

  她抬手,手指轻抚谢云亭的脸颊,柔声:“相公前一段舟车劳顿的赶路,现在忙于公务又要操劳家里的事情,瘦了不少。”

  她缓和一下,说道:“我安排下人给你好生补一补。你也放宽心。”

  谢云亭拉住她白腻的手,手掌握住指尖儿,低头浅浅笑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我知你疼我。”

  宋氏一时间眉眼都是笑意,她眸光流转,带着溢彩,嗔道:“不疼你还疼谁?你可是我千挑万选的男人。”

  谢云亭低笑出声,他意味深长:“我倒是觉得,你是我的笼中鸟。”

  宋氏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谢云亭却拉紧了。

  夫妻二人四目相对,舍不得移开一分,已然带着几分旖旎的气氛。

  不过谢云亭终究还是克己的人,他低语:“我去大哥那边一下。”

  顿了一下,又道:“今晚我们早些休息。”

  宋氏为他整理衣襟,低声:“好,那我也再去问问阿瓷,看她是否认识徐大人,若真的见过,咱们也早早问个清楚,若是不然,那么许是我们多想。”

  谢云亭颔首,“劳烦娘子了。”

  宋氏白他一眼,带着几分嗔意,哼了一声道:“胡说什么,与我难道还客气?阿瓷不是我的女儿?”

  谢云亭笑了出来。

  夫妻二人一同出门,谢云亭谦雅中透着光风霁月,纵然人到中年,风度不见一分,只增加更多成熟男子韵味。现今提到最英俊伟岸一表人才的状元郎,人人都要道一句谢郎君。

  而宋氏容颜艳丽,泼辣又飒爽,只是识字儿会算账,若说吟诗作对,琴棋书画,那截然不通的。

  这夫妻二人站在一起,真是诸多的不合适。

  可这般不合适的二人,偏生近二十年未有争吵,琴瑟和鸣,相得益彰。

  谢云亭纳妾都不曾有的。

  这也让当初不看好他们夫妻的二人啪啪打脸,不过却也让更多人感叹一声谢云亭不光有才学,亦是有品格。

  外人皆称宋氏一个商家女真是好福气,真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善事儿才休得这般福气,寻了谢郎君这般伟岸的人儿。

  只是谢家上上下下却又知晓,事实未见得如此。

  谢家男子读书多,家教好,为人大节不亏,十分磊落。可是却不善经营。

  大太太原也是商户,其祖父捐官之后,家庭教育倒是越发的往贵族女孩儿靠拢,虽然有些四不像,但是大太太少时是时常读书作画的。因此对那些持家,亦然不是很懂。

  若是谢家没有二太太这么会经营,必然不如现下这么滋润,想来很是捉襟见肘。

  两位太太同时主持中馈,其实也是以二太太为主的。

  正是因此,不管外人如何,家中上下心里都是明镜儿的,一贯都是对二太太格外的恭敬。

  宋氏眼看谢云亭往大房的院子而去,自言自语:“也不知什么事儿。”

  阿星:“禀了二太太,我看该是好事儿。大爷回来,喜气洋洋,一进门就急见二爷。”

  宋氏挑挑眉,没言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