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皇帝
柠檬红茶2019-09-10 10:243,447

  “啊啊啊啊…………”

  谢瓷疯狂尖叫。

  这相国寺没有歹人,但是却又歹蛇。

  她没站稳,瞬间往水池倒去……谢瓷默念:完了。

  “啊!”

  就在谢瓷懵掉认命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纤细的小手儿。

  顷刻间,谢瓷几乎是被重重的拉力一下子拽回,惯力让她瞬间撞入那人怀中。

  谢瓷:“唔……”

  这人胸膛十分坚硬,撞的谢瓷的鼻子一酸,险些掉泪。

  她垂首就要挣脱那个男子,只是视线落在男子的手上,瞬间呆了一下。

  翠绿色的龙纹扳指。

  龙纹……扳指。

  龙纹。

  谢瓷呼啦一下抬头,入目所及是一双漆黑的眼眸,明明一身檀香气,隽雅清瘦,但是眼神却深不见底的深邃不见底。带着几分难以琢磨的恐怖。

  她轻轻咬唇,淡粉色的唇上立刻出现两个小小的齿印。

  璟帝的视线落在她的唇上,随后又看向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黑亮生动,水汪汪的眼睛仿佛有小星星,那里映照出他的身影。

  谢瓷突然就使劲儿挣扎了一下,璟帝顺势松开她的手腕。

  她后退一步,险些滑倒。

  璟帝再次拉住她,他隽雅低沉的微笑:“我又救了你一次。”

  谢瓷深深的吸气,恍惚想到那条蛇。立刻低头去找!

  青蛇未曾走远,就在不远处,吐着芯子盯着她,那眼神十分恐怖,仿佛是在评估她好不好吃。

  谢瓷瑟缩一下,这是本能。

  她抿抿嘴,努力平复,认真道:“你带着它出门,似乎不好吧?”

  这要是遇到个心脏不好的,怕是一下子就吓死了!

  许是读懂了谢瓷没有说出口的话,璟帝淡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谢瓷:“…………”

  怎么办!

  我竟无言以对!

  不过,大魔头皇帝果然名不虚传。

  她又咬了咬唇,考虑自己该说什么。

  说自己认出他是皇帝?

  说他是爱文书屋送书的人?

  还是说其他……什么?

  她抬头,看着皇帝不言语,只是那细微的小纠结还是让人觉得很愉悦的。

  只是,她也太过虐待自己的唇了吧?

  皇帝突然伸手,手指轻轻的碰在她的唇上,谢瓷脸色一下子樱红。

  她结巴:“你你你,你干什么?”

  她莫名又向后退,璟帝倒是微笑:“不要咬自己了,认出朕是皇帝,又何必要装作不认识?”

  她的视线暴露了她,而他的戒指暴露了他。

  彼此,没必要。

  陛下挑明,谢瓷立刻跪了下来,“臣女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若有似无的笑了笑,负手低头看她。

  谢瓷个子娇小,不过才及他的肩膀。而今这么一跪,小小的一团,眼睛因为惊吓又有些红,竟像是一只小兔子。

  他弯腰伸手:“起来吧,若是再滑倒,就不好了。毕竟……朕不是每一次都能在你危急的时候救你的。”

  谢瓷听到这话,疑惑:“每一次?”

  只这么一次呀,还有哪次?

  虽然有点懵,她却还是伸手将自己的小手儿放入他的大掌之中。

  皇帝的手很温暖,更是大,瞬间就可以把她包裹住。

  他捏住她的小手儿,将她拉了起来:“毒蘑菇。”

  谢瓷:“……………………”

  原来,救她的是陛下?

  一瞬间,谢瓷竟然有些恍惚,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上一辈子她被皇帝的儿子害死了;

  这一辈子,她一重生就是被他救活。

  想一想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什么定数,让人难以言说。

  “多、多谢陛下救命之恩。”谢瓷认认真真的道谢。

  皇帝挑挑眉,缓缓道:“朕的宠物小青吓了你,赔了你一本《千里白话异闻录》。”

  言下之意,她道谢的也未免太过轻描淡写。

  谢瓷轻轻搅了搅衣角。

  谢瓷有些紧张,哪里不紧张呢?

  她现在没有昏倒,已然是靠最后的意志力才能坚持住站在陛下的面前,并且和他平心静气的说话。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恶向胆边生:“那不如我以身相许?”

  话一出口,谢瓷竟然觉得自己仿佛松了一口气。其实勾搭皇帝,也不是很难。

  她浅浅的笑,小嘴儿轻轻抿着,嘴角的小梨涡儿若隐若现,俏丽可人。

  璟帝深深的看着她,没动。

  他没反应,谢瓷原本的信心瞬间被打击了不少,她有点怂的把肩膀耷拉下一点点,不过仍是努力坚持着笑盈盈。

  伸手不打笑脸人。

  她长得……明明不错啊!

  又青春无敌。

  皇帝也不瞎!

  皇帝难道不好女色?

  谢瓷又怂了一点。

  皇帝突然就扬了扬嘴角,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这下子,谢瓷不止脸红,连颈项以下也慢慢的红了起来。

  不过饶是如此,她仍是大胆的看着皇帝,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欲语还休,她年纪不大,又养的有些书卷味儿的小清新,身上没有妩媚的气质。可虽然没有成熟女子的韵味儿,但是却又带着娇憨的天真软萌。

  璟帝漆黑的眼神又更加的深沉了几分,他的手指落在她的脸蛋儿,轻轻的滑过……谢瓷感觉到他手上的茧子。

  这人不光提笔,也提剑。

  “你想进宫?”

  皇帝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谢瓷:“不是陛下要我以身相许么?”

  她把球抛了回去,声音软绵绵的:“我这么做,难道不是正和陛下的意?”

  璟帝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他的手指下滑,还不等碰到谢瓷颈项,她后退一步,闪开了。

  她的大眼睛瞪了起来,皇帝低沉的笑了一声,他转身:“小青。”

  青蛇瞬间哧溜到璟帝身边。

  谢瓷:“…………”

  皇帝该不会是想持“宠物”行凶吧?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再次后退:“陛下,您、您慢慢遛蛇,臣女先退下了。”

  说真的,这么一个东西,真的看起来超恐怖的。

  可是她不敢怕,就怕真的跑了,这蛇追上来。

  皇帝看她僵硬的像是一个小石像,又扬了一下嘴角,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踱步离开。

  小青哧溜儿着跟了上去,很麻利。

  谢瓷立在那里,许久才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整个人都僵了。

  皇帝是什么爱好啊,出门带着蛇?

  谢瓷不能理解。

  没听说皇帝有这个爱好啊,不过很快的,谢瓷就释然了。

  毕竟,也不能宣扬皇帝出门带着一只青蛇,这说出去,不是显得更变态了吗?

  不过,长得真好啊!

  果然,传言也是对的。

  两位皇子,不及皇帝万分之一。

  虽然年纪老了点,但是剑眉星目,朗逸出尘,风雅清润,看不出一分年纪。

  果真当得起一句公子世无双。

  正想着,就看皇帝停了下来,不知立在池塘的另一侧凝视池塘作甚。

  谢瓷呆呆的看着璟帝的背影,琢磨他刚才是个什么意思。

  她果然是太久不和人交流了,一时间,竟是有些不懂怎么判断人的意思了。

  男人心,海底针啊!

  视线又落在他的脚下,不用想,那条青蛇肯定也在。

  真是恐怖。

  溜了溜了!

  谢瓷不顾仪态,同手同脚的跑开。

  恰逢璟帝看了过来,扬了扬眉,深沉难辨的勾了勾嘴角……

  ******

  谢瓷这趟如厕真是许久许久,谢韵已经急的团团转,眼看她回来,没好气儿的眼刀飞过来:“你这是掉进茅房了吗?怎么去这么久?又去哪里闲逛了?你现在是越来越不靠谱了!你是不知道我会担心是不是?如果让二婶知道我把你弄丢了,这可如何是好?”

  谢瓷觉得有些腿软,她扶着椅子坐下,可怜巴巴:“遇到蛇,吓傻了。”

  谢韵吓了一跳,啊了一声,随后立刻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别是让蛇咬了吧?

  这个小蠢货现在运气也真是太差了。

  “我看看,哎不对,杏桃,你去看看寺里有没有大夫。”

  她赶忙吩咐自己的丫鬟。

  谢瓷伸手拦住,摇头:“没事儿,就是吓了一跳,没有被咬。不过,你们去茅房小心一些。”

  虽说遇见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总归还是提醒一下。

  谢韵等三人果断摇头,有蛇还去什么?

  憋着,不去了!

  谢韵看她真的没事,总算是放心了几分,不过却又道:“你上一次是不是也是被蛇吓到?”

  她想起前两日的事儿,狐疑道:“你这几日怎么总是遇到蛇啊?我说……”

  她谨慎了不少,靠近谢瓷,认真问:“你该不会是得罪什么蛇精了吧?”

  谢瓷:“……………………”

  她抬手摸摸谢韵的头,自言自语:“也没傻啊!怎么说这样的蠢话呢!”

  谢韵:“谢兔兔!”

  谢瓷:“……………………”

  平白无故在大庭广众之下叫人家小名儿,这就不厚道了啊!

  除了她娘,别人不许叫!

  她谴责:“谢蛮蛮,不许叫。”

  谢韵也不满意了,哼:“蠢兔!你也不许叫我谢蛮蛮!”

  彼此的乳名儿都不是那么拿得出手就是!

  堂姐妹二人你来我往,互相攻击起来。

  凉亭众人谁也没有发现不远处立着一位男子,而这不是旁人,正是璟帝。

  璟帝手中捏着一只帕子,上面小小的一个“兔”字。

  他凝视谢瓷,慢慢垂首看向了手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