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搭救
柠檬红茶2019-09-10 10:432,234

  初春时节,绵绵细雨伴着轰隆隆的雷声淅沥落下,雨势不大风儿扬,吹的大路边杨柳飘飘别有意境。

  只却也不是何人都有赏景的闲情逸致。

  上京官道之上,一辆马车急切赶路。马车华贵中透着精巧雅致,檐廊上的鲤鱼旗大大一个“谢”字,昭示了主人家的身份。

  若说京中谢府,大抵能想到便是大理寺少卿谢云亭的府邸。

  而这马车确实是谢家马车,不过马车之中却并非谢云亭,而是谢云亭的幼女谢瓷。此时她躺在马车之上,神志不清,脸色苍白,额头包着厚重的纱布,气息微弱。

  丫鬟韵竹急的直掉眼泪,不断的催促:“快一点,再快一点。小姐要撑不住了。”

  赶车的男子豆大儿的汗珠落下,越发的加快了几分:“驾……”

  赶路太急,马车终于不堪重负,车轮一下子飞了出去,马车轰隆一声停下,重重一颠。

  谢瓷痛苦,唔了一声。

  “小姐,小姐……”

  绵竹顾不得摔疼,立刻去扶谢瓷,只是谢瓷却仍是没有清醒的迹象。脸色却又更难看了一分。

  “绵竹,马车坏了,这可如何是好?”赶车的汉子上前一步,团团打转。

  绵竹好生的将谢瓷安顿一下,跳下马车:“牛哥,能修好吗?”

  阿牛困难的摇头,说道:“这木头已经裂开了,就算是装上,我们也走不得了。”

  本就困难,又是雨天,雪上加霜。

  他回头往车里望了一眼,越发觉得小姐脸色苍白,出气儿比进气儿多,若不早早的送去就医,怕是要不行了。

  “这可怎么办!”

  两人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恨不能以自己抵了小姐的命。

  “驾、驾……”

  就在二人急切不知如何之际,就听远处传来一阵马车的声音。

  阿牛如同遇见救命稻草,想也不想,冲向大路,直接张开手臂使劲儿摇摆:“停一下,停一下!”

  马车由远及近,相较于谢府的马车,这辆马车六角廊檐,漆金高雅,便是帘幔也是真丝绸缎,风吹轻动,潇洒飘逸,不需细看便可见低调奢华,贵气不可挡。

  马车之内,香炉袅袅,檀香气浓郁。

  马车之内三位男子皆是安静不语。位于正中男子一身清灰上好丝绸,背脊挺直,他发髻全然束起,扣以白玉,半闭眼眸捻着手中的佛珠,多少带着几分超尘脱俗室外高人之感。

  也不知,这檀香气是来自于香炉,还是来自于他本人。

  “停一下,救命!停一下!”叫嚷声传来,男子并未睁开双眸,只是低敛道:“何人何事。”

  他左侧的男子一身黑衣,二话不说,立刻下马:“什么事。”

  此人虎背熊腰,壮硕高大又棱角分明,只一看便是习武之人。平白给人几分绝非善类的压迫感。

  阿牛吞咽一下口水,有些担心,不过到底还是救人心切,立时道:“我们马车坏了,可是小姐病重着急进京医治,不知能否通融一下,带我们一程。”

  眼看此人不言语,他立刻:“我们不是坏人的,我们是大理寺少卿谢云亭大人府邸,决计不是坏人。”

  黑衣人看他一眼,转身来到马车一侧,轻轻掀开一点,低声询道:“主子,是谢大人家眷,您看……”

  “我们小姐若是不早早进京,怕是难保性命,求求您帮帮我们吧。”韵竹眼看这些人迟疑,也冲了上来,她真是急得不行,拉着阿牛一同跪下磕头:“行行好,几位行行好……”

  男子仍是轻捻手中佛珠,没有停顿,不过却道:“让她上来吧。”

  此言一出,黑衣男子立刻:“行了,把人抱过来吧。”

  韵竹虽然长得消瘦,但是力气倒是大,她并不假他人之手,自己背着谢瓷一步步的过来,黑衣掀起帘子。

  几人这才看到,马车里还有二人,一位男子正在念经,并未睁眼,而另一位白面儿消瘦男子年纪大些,声音尖细、客客气气:“来吧,把人放在这边。”

  韵竹不敢想更多,赶忙将人放下,她掏出帕子擦拭小姐脸上的雨水。

  黑衣男子倒是好心,他道:“你在这边伺候,我去外面。”

  马车里坐不下那些个人,因此他与阿牛都坐在两位黑衣车夫身边。

  一时间,倒是有些拥挤。

  韵竹与阿牛眼看这些人气势迫人,心中有些怕。

  不过这个时候并没有更好的选择,只得同行。

  马车再次上路,安静的马车内突然发出小小的唔哝声,谢瓷轻轻的闷哼一声,她声音像是一只刚断奶的小喵崽儿,委委屈屈的抽泣,可怜巴巴的哼哼。

  韵竹轻轻拍着谢瓷,不敢看同行二人,低声:“小姐坚持坚持,您一定可以坚持回去的。”

  谢瓷没有感觉,她小手儿轻轻动了动,抓住念佛男子的裤腿儿,轻轻蹭,“唔……”

  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眸,目如寒星,眸光锐利,气势逼人。

  他的视线落在蜷缩成一团的少女身上,就见少女苍白如纸,仿佛下一刻就能死掉。

  他伸手拉住少女的手腕,韵竹脸一下白了,声音尖锐:“您干什么!”

  男子却不理会,他按住她的脉搏,“中毒?”

  韵竹眼看人家是好心,尴尬起来,只当这人是佛性甚高的俗家弟子,愈发恭敬起来,道:“我们小姐吃了毒蘑菇,毒发的时候又摔倒磕伤了头。”

  本是出门礼佛,却不想遇到这些,真是没有比这更惨的了。

  男子抬手轻轻的抚在她的伤口,少女的脸蛋儿尚且未必有他巴掌大,她迷迷糊糊,轻轻的蹭了蹭他的掌心,越发的像是一只小动物。

  男子面无表情,对她的动作视若无睹,只道:“不必担心。”

  只这么四个字。

  韵竹一愣,不明所以,又想再问,只见男子已然合上双目,再次捻动佛珠,竟是不敢多问了。

  不过大师这般说,想来便是如此吧。

  而此时,昏迷的谢瓷迷迷糊糊,只依稀记得自己正一口一口的灌着毒药,面上却带着笑意,笑意凄然怨恨。

  那毒药的滋味儿如同火燎,可是谢瓷却不难受,她软绵绵的笑,畅快异常……

  谁也得不到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