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柠檬红茶2019-09-10 10:433,240

  雕花红木床上,少女辗转反侧,睡得极不安稳,她低低饮泣的声音渐大,“呼!”

  也不知是否终于摆脱了可怕的一切,她竟是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谢瓷大口的喘息,汗珠儿顺着脸蛋儿落下,脆弱无辜。

  谢瓷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抬眼一看,眼前一切却又让她陷入迷茫。她已经死了,家破人亡, 自己灌了自己毒药,于佛寺之中当着两位皇子的面儿,诅咒他们一生,吐血而亡。

  只是……她是被救了么?

  谢瓷疑惑的蹙了蹙眉,剧毒鹤顶红还有药可医?

  脑中种种如同断片一样快速的飞过。谢瓷捧住了脑袋,越发的迷茫。突然间竟然发现,她脑中的那些人,全都无脸。没有脸面,她竟是全然记不住那些人的脸。

  她使劲儿甩了甩头,仍不得清明,目光触及一切,终于看清了房间内的摆饰。

  清晨的太阳并未升起,一丝丝光芒映照在房间内,谢瓷突然就清醒了。

  谢瓷不可置信的看着这间房,水粉色的帘幔,与大床同质地同雕花同款式的梳妆台,还有小几上青瓷花瓶,花瓶内花团锦簇的杜鹃花,恬雅柔美。

  这是她的闺房,京城谢府的闺房。而那只青花瓶已然被她砸碎,却又凭空出现。

  而今,这一切又出现在她面前,甚至……带着崭新的气息,仿佛告诉她,那一切都没出现过。

  “小姐,您醒啦?”韵竹掀开帘子,惊喜异常:“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叫夫人!”

  韵竹来去匆匆,谢瓷却更加的震惊。

  她的记忆里,韵竹死了,为了保护她,穿着她的衣衫跳下了悬崖。

  替她而死。

  谢瓷一把掀开被子,想也不想,跌跌撞撞冲到镜子前,镜子前面是一张稚嫩的脸,明眸皓齿,睫毛卷翘,巴掌大的小脸儿苍白的没有一分血色,却又吹弹可破。

  她十四五岁的模样儿。

  谢瓷毫不犹豫的抬手,生生掐了自己的脸一下,原本的白色立刻变为一簇红。

  而她也因着毫不留情的疼痛呲牙一下。

  这是真的,她没死!

  而且似乎、可能、大概……回到过去了?

  还是,她曾经那些经历,都是梦境?

  谢瓷脑子如同一团浆糊,可是这时却立刻决定,不管是否庄周梦蝶,她都必须将一切当成真的!

  当成真的,才能小心。

  谢瓷冷静下来,低头灌了一口水,许是喝的急了,竟是呛了一下,咳嗽起来。

  帘子再次掀开,美妇人匆忙而入,她倒豆子一样:“乖兔兔怎么起来了?看你咳嗽成这个样子,怎么就不能等我们过来伺候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疼吗?娘已经叫了大夫,大夫等一下就会过来。来,娘扶你好好的躺着。”

  这美妇人正是谢瓷的娘亲宋氏,宋氏高挑美艳,眉梢儿微挑,薄唇轻抿,端看外貌,只觉得这女子泼辣又不好相与。

  不过她疼爱女儿的心倒是明晃晃的,任谁也说不出一分,“来,告诉娘还有没有恶心想吐?如厕呢?有没有?”

  谢瓷痴痴的看着母亲,伸手握住了宋氏的手腕,谢瓷纤细病弱,可是手劲儿倒是大,竟是抓的宋氏有些疼,她疑惑的看着女儿:“怎么了?”

  谢瓷的大眼立刻生出一股雾气,顷刻间的功夫,泪珠儿就掉了下来,“娘……”

  委委屈屈。

  宋氏立刻:“乖兔怎么难受成这样?大夫呢?再去催,我……”

  谢瓷哭的歇斯底里,便是大夫来了,也不知她到底怎么了。不过大户人家的小姑娘,遭了这么大的罪,爹娘又不在身边,心里难受也是理所当然了。

  只是,这小闺女也太能哭一些了。

  没错,谢瓷哭的惨,她也不知自己这么了,明明是内心很坚强的一个人,但是在这一刻却又全都化为乌有。她就是想哭,想将自己所有一切的委屈都哭出来,尽皆全力。

  有娘的孩子是个宝,再见亲娘,一天都没哭个停歇。直到傍晚才哭累了,打着嗝儿窝在宋氏的怀里。

  宋氏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大声一点都不敢了。

  “乖兔顺顺气儿,眼睛都哭肿了,往后可别胡吃那些山间的野菜,天然造物,谁晓得有没有个什么毒性。你这次真是命大!”

  谢瓷轻轻的嗯了一声,想了起来。

  她十六岁那年偷偷离开家里去郊外的寒山寺给爹娘祈福,正是那一次,她不下心吃了毒蘑菇,差点丢了性命。回京的时候还遇到了事故,好在她娘发现了她出门,找了出来,这才赶得及回京治病。

  而她不知道,她那次祈福却给自己引来了大麻烦,两位皇子外出打猎,在山涧远远的看到了她,曾打赌谁能先得到她。

  因着当时她是偷偷离家,并未带许多的下人,回来又病倒。因此两位皇子并没有立刻找到她,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她在一个月后仍是被他们找到了。

  从此,她们谢家就陷入了无休止的噩梦。

  整整五年,先头儿两年还能坚持。而后的三年,爹娘为了让她躲避那些人,已然将她送到了寒山寺,她在寺里生活了三年,最后仍是被找到,自杀而亡。

  谢瓷攥紧了拳头,恨透了两位皇子。

  他们的游戏,却是旁人一家的性命!

  “这几日你好生养着,看着小脸儿一点肉都没有。等过几日你爹和兄长回来。不定多么心疼了。”宋氏搂着女儿呢喃,又想了想,说道:“你爹来信了,说是还有五六日就能回京,还给你带了不少小玩意儿。”

  谢瓷立刻抬头,双眸亮晶晶的,声音透着哭过的沙哑与软糯:“我想爹和哥哥了。”

  宋氏浅浅的笑了出来,轻轻拍着谢瓷,说道:“好好好,知道你疼他们,若不疼还会偷偷去寺里祈福?不过你这丫头也是的,真是不懂事儿。往后再偷偷出门,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虽然语气凶巴巴的故作严厉,但是谢瓷一点也不怕。

  她蹭蹭宋氏的衣服,笑盈盈:“以后不了。”

  这个时候倒是乖巧了。

  宋氏捏捏她的小鼻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也真是老天爷都保佑你,若不是遇到好心人,你说你还不定是个什么样子呢。”

  谢瓷疑惑的抬头,咦了一声。

  宋氏立刻絮絮叨叨起来,这般那般,细细叙述,到最后,说道:“人家可是给你送到咱们府邸门口了。而且,大夫说了,若不是他给你吃了药,让你将一切秽物都排出,晚了还不定如何呢。”

  谢瓷:“???”

  救命恩人?

  哪里来的?

  上一辈子没有呀!

  “真是碰到活神仙了,我可听韵竹和阿牛说了,那人大抵是哪位高僧的俗家弟子,一身佛性,光芒普照。”

  谢瓷:“???”

  光芒……普照?

  一旁的韵竹跟着帮腔补充:“对呢对呢!他替您把脉,说您无事。我当时还不明白所以。谁曾想哦,进了城门,他竟是直接喂了您一颗药。我当时吓死了,以为他要害您。特别是您一回府就开始上吐下泻,我恨不能抽死自己。若不是大夫及时赶到说幸好是吃药,我当时就要投井了!”

  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宋氏颔首:“这丫头死心眼,就觉得是自己害了你。”

  谢瓷双眸真诚的看着韵竹,抿抿嘴,认真道:“韵竹,谢谢你。”

  韵竹脸色一红,赶紧:“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是奴婢没有伺候好您,才让您遭了罪。”

  她其实特别埋怨自己。

  谢瓷摇头,浅浅的笑了笑,恬淡如清风拂过,给人难以言说的舒适感。

  谢瓷:“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轻易去死。”

  她垂垂眼,睫毛颤了颤,敛下了眼中神色,语气坚定:“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更何况……”

  她抬眼,笑眯眯:“那么多该死的人都没死,我们这些好人怎么可以不好好活着?”

  这话说的有些怪,不过韵竹也不很懂, 只当小姐是安慰她,心中越发的软和,她笑盈盈的道了一个好。

  谢瓷依偎在宋氏身边,搂着她的腰,轻声问:“韵竹,那人可曾说自己是什么人?”

  她很确定,自己上一辈子是被她娘接回来的。这一辈子平白多了一个救命恩人,谢瓷还是很谨慎的。

  “大抵是什么样子呢?”

  韵竹停下手上的动作,仔细回想起来,可是想来想去,只挠了挠头,说道:“……记不住了。”

  回想起来,竟是觉得自己对此人半分印象也没有。大抵是他气质太突出,倒是让其他方面被忽略了个彻底。

  她说:“总归,总归是一副得道高僧的做派,可是又有头发。哦对,长得特别好,特别特别好!”

  这形容让谢瓷浅浅的笑了出来。

  “那看来倒是个怪人了。”

  她垂眸仔细思考京中哪号人物是这做派,可是思来想去,竟是完全想不到这人是谁。

  京中众人,她几乎数如家珍。

  只是,谢瓷蹙眉……这是谁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