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沈蔓儿受罚(一)
墨冰2018-08-10 15:032,413

  “二弟,今日沈小姐陪我一下一晚的棋,我也有些累了,你陪着沈小姐聊聊天,一会儿让龙一送我回长乐宫吧。”大公主想着两人许久未见,应该是有不少话要说,就想着将空间留给两人。偷偷看了两人一眼,一个专心吃糕点,一个闷头喝茶,真是急刹人。

  “嗯,皇姐慢走。”太子和沈蔓儿恭送大公主离开,然后各自继续之前的事。

  沈蔓儿闷头吃到第四块糕点时,才觉得这糕点又甜又腻,虽然做工精美,材料上好,却也是再也吃不下去了,只觉得一股甜腻堵在心口。深吸一口气,像只呆头鹅一样使劲将嘴里的糕点咽下去,一低头,一杯茶就递到了自己面前。

  沈蔓儿转头看着笑的一脸如沐春风的太子。轻轻地接过茶,喝了一口。“谢谢。”低下头继续不语。

  “这几年,你过得好吗?”太子低声的问道,充满磁性的嗓音仿佛来自好听的大提琴。

  “嗯?嗯”继续不语。

  “咳咳,临走时我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太子定定的看着沈蔓儿,好想把眼前的人抱入怀里,可是又害怕吓着她。

  “嗯?什么话?”打击,是赤裸裸的打击。虽然想过自己了解的那个沈蔓儿是没心没肺的,却也不敢相信十年的相识,她还是狠狠地甩了自己一耳刮子。太子捂住自己的心口,那里仿佛都隐隐的疼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让我想想啊,好像是有什么话来着。”不如不说,双重打击。沈蔓儿看着太子捂住心口伤心欲绝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再打击他了。因为自己是穿来的,她习惯性的将自己和以前的沈蔓儿分成了两个人。好好想了一下,才想起之前的太子和沈蔓儿确实有一个约定。

  “蔓儿,此去战场,临行前,你为我舞一曲。等我归来时,您愿意收下我的玉佩。就代表你真心接受我了好不好?”想到这里,沈蔓儿才记起这个约定。我艹,这是一来到,就被绑架了。那个玉佩是原主收的,第二天自己就来了。又惊又吓,哪还记得什么玉佩。

  “我当然记得,可是……”我能不能不要。几个字在看到太子忽然又充满光彩的脸后,生生的咽进了肚子里。没出息,你直接说不想要,估计婚约就会发生变故。沈蔓儿在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

  “蔓儿没忘记就好。只要蔓儿愿意接受它就好。”接受它就是接受了自己。约定忘记了不要紧,自己让蔓儿再想起来就是了,太子心里想着。因为蔓儿一句记得,不管记得多少,他都好开心。

  “那如果我不想要呢?”沈蔓儿看着这天气预报似得太子,真的觉得不像今天宴会上看到的那个威武霸气的男人。一会儿晴天,一会儿刮风的,待会儿会不会直接就下雨了。

  “蔓儿,今晚你也很累了。而且宴会也快要结束了,我送你过去找相爷吧。”太子呆了一下,说着快速站起身,大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小步追上来的沈蔓儿,也不管沈蔓儿愿不愿意,拉起她的手就往御花园走去。沈蔓儿看着太子明显发黑的脸,将其他想说的话都留在了肚子里。

  此时的御花园,却是一片箭拨弩张。

  “毕之舟,你什么意思?”沈相爷气的胡子微翘,自己的女儿今天晚上的确表现欠佳,可是绝不是草包,而且配不配得上太子,也不是他毕之舟可以说的。自己当作宝贝疙瘩的女儿被人如此诋毁,心里怎能不气。

  “难道我有说错吗,谁人不知道,沈蔓儿只是空有其表。当年若不是太子殿下私下里求情,怎会得到无心大师的赏识。若说京城里贵女的典范,除了大公主,也就只有镖旗将军府的上官婉儿小姐可圈可点。至于沈蔓儿,还是好自为之的好。”毕之舟说着,翘了翘自己的那一捋山羊胡。

  沈相爷气的浑身哆嗦,可是又不得发作。沈老三看着有人污蔑自己的妹妹,忍不住就要上前,却被大哥一把拉住。沈家三兄弟心里都有一口火,但是他们是小辈,不能插手。

  “爹,您怎么都醉成这样了,没事和只狗斗什么嘴啊。”沈蔓儿甩开太子的手,快步走到相爷身边,拿出手帕作样擦了擦相爷皱成菊花似得脸,相爷眉头一展,顿时变成美大叔。

  “这是哪里来的无知小儿,说话如此无礼。”毕之舟气的山羊胡一翘一翘的,指着沈蔓儿的鼻子,一口一口喘着粗气,自己到了这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奶孩如此辱骂。

  “哦,你不知道我啊,小女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沈蔓儿。小女子再无礼,也没有在背后中伤毕大人吧,毕大人何必和我如此过不去。” 沈蔓儿说着,上下打量了毕之舟一番,一看就是满口之乎者也的迂腐之人。

  毕之舟当然知道她是沈蔓儿,只是想到今天大人的交代,一定要让相府丢尽颜面。随转向太子:“太子殿下,老臣本来只是在和几位大人喝酒,沈丞相却是突然冲过来,对老臣恶语相加,臣不堪忍受,才回顶了几句。臣本是无意,可这沈蔓儿却侮辱老臣为犬,如此恶语,竟能说得出口。此事若是沈相爷不给老臣一个交代,臣定会禀明圣上,以请圣裁。”

  “凭什么,是你在背后先侮辱他人的,凭什么让我爹给你道歉。”沈蔓儿很生气,她知道古代的规矩多,却没想到自己只是说了几句话,就给爹引来了麻烦。

  “蔓儿,不得无礼,还不快向毕大人赔罪”沈相爷无奈的说道,本来如果只是他和毕之舟还好说,可是蔓儿一个小辈,话语也确实不妥。如果此事再闹到皇上哪里,也是相府吃亏,今天晚上相府丢的脸已经够大了,万不可再出事端。

  “爹…”沈蔓儿实在不忍心自己的老爹如此委曲求全,可是看到父亲明明气愤,却只能忍气吞声的样子,心里呕的直接要吐出一口血来。

  “蔓儿无礼,望毕大人恕罪。”沈蔓儿说着,向毕之舟行了一礼,心里却在想着改天一定要这个老家伙好看。

  “哼,这次老夫可以既往不咎。沈相爷,回去还是好好地给沈小姐请个教养嬷嬷,下次若是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不是说几句赔礼的话就可以解决的。”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周围的官员也随着附和。

  “这事就不劳毕大人挂心了。”说着转向太子,“太子殿下,臣女今日受惊,臣请求先行告退,请太子殿下应允。”太子看着这未来的岳父,心里定是十分不快,随扫向周围的众人。“本太子看来,今日的宴席到此也可以结束了,就此散了吧。”

  “老臣告退。”沈相说着,转身向各位同僚告别,带着沈蔓儿等人,微笑离去。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沈蔓儿受罚(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追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