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沈蔓儿受罚(二)
墨冰2018-08-13 17:082,608

  马车上

  “小姐,奴婢听说今晚您又掉水里了,有无大碍。还有相爷和几位公子的脸色怎的如此难看啊。”珠儿一直在外面等候,中途有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给了自己一个包裹,让自己送回相府。刚回来,就听说自家小姐又掉水里了,忍不住心里就是一阵担忧。后来终于打听到小姐无碍,心里提着的心刚刚放下,就看到相爷几人黑着一张脸从皇宫内走出来。心里担心,看着自己小姐一路唉声叹气,临到相府,珠儿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

  “珠儿,你家小姐我死定了,都怪轩辕澈和那个毕老头子。哎……”珠儿心里腹诽,又关太子什么事,还不是你自己把脸画的和个女鬼似得,现在惹了麻烦又怨到别人身上。

  沈蔓儿看着珠儿那张明显鄙视自己的脸。“珠儿,你是谁家的丫鬟,还敢给我脸色看了 

  啊,怎么本小姐不发威,你也以为我好欺负不是。太子我惹不起,你是皮痒了怎么的。”珠儿心下哇凉一片,小姐这是把火又转到自己身上了。

  “小姐,奴婢可是您最贴心的丫鬟,怎么会不向着小姐您呢。只是今日确实是小姐不对,您不能冤枉他人,更何况这人还是太子。”珠儿可是希望自家小姐能够听进去,小姐未来是要嫁给太子的,万一太子知道了小姐今日说的话,对小姐心有不满就不好了。太子是要荣登九五的,以后小姐进了宫,得不到太子宠爱,就会举步维艰啊。

  “哼,我不怨他怨谁,都是因为他,今天那些人才会故意针对我,我爹才会受气,我不怨他怨谁。哼,还有那个毕之舟,今天让我爹丢进颜面,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沈蔓儿说着,握紧了拳头。

  “哎吆,小姐,这些话可不能乱说了。”珠儿连忙拉住自己小姐,这些话要是被有心人听到,定会对小姐不利的。珠儿小心的拉开车帘,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哒哒的马蹄声和车轮滚动的声音,才放下心来。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也别大惊小怪的。”沈蔓儿经过今天这件事,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性子在这古代太过跳脱。在自己没有绝对的自保之前,以后一切都要小心行事,今日看来,盯着丞相府的眼睛还不少,都恨不得让丞相府万劫不复。可是今晚这个气不能白受了,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自己一定要恶心恶心这个毕之舟。

  一干众人回到相府。

  “去将府门关上,告诉小姐和公子们去大厅等候。”相爷说完,率先往大厅走去,身后的沈家三人看着老爹的动作,彼此对视一眼,爹这是要罚妹妹了,可是想到妹妹今晚的表现,三人齐齐的没有言语,往大厅走去。

  “跪下。”沈蔓儿刚进到大厅,沈相爷的呵斥声就迎面而来。

  “今晚你可知错。”沈相爷问道。

  “女儿知错,请父亲责罚。”说着,沈蔓儿跪在地上,“女儿让相府丢尽颜面,女儿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那好,为父罚你抄《女戒》一千遍,一个月不许出府,你可有怨言。”

  “女儿没有怨言。”沈蔓儿是真心愿意受罚,只要能让老爹消气,受一点罚她不觉得委屈。

  “好了,你先回你的玉蔓阁吧,今日你也累了,回去好生休养,如有不适,立即派人通知你二哥。”沈相说着,疲惫的挥了挥自己的手,示意沈蔓儿下去。

  沈蔓儿起身,向父亲行了一礼,带着珠儿转身回了自己的玉蔓阁。

  “爹,今日之事,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找相府的麻烦。您怎能如此忍气吞声。”老三说着,气恼的叹了一口气,自己在这京都里,也称得上一方小霸王。可是到了朝廷里,就见不得那些老学究背里后里诋毁人,所以他才不愿入朝为官。今天晚上小妹受辱,他才感到自己人小言微,连给妹妹讨回公道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都下去吧,为父累了,今天晚上的事到此为止。”老三看了看父亲疲惫的脸色,不得不将后面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父亲,儿等告退。”说完,老二沈云逸拉着老三,退出门外。

  “三弟,你少说两句,你以为父亲不生气吗。父亲如此疼爱小妹,怎能容忍他人如此诋毁小妹。可小妹今晚之事确有不妥。父亲是为了保住小妹的名声不得如此。小妹与皇家是有婚约的,若是名声受损,定会让皇家心生不满。到时候皇家退婚不打紧,可是小妹如此喜欢太子,万一退婚,小妹定会受不了的。父亲是担心小妹,才会忍气吞声。父亲心中定是也不好过。如今事已如此,我们只能壮大自己,以后好保护父亲和小妹。”

  老二沈云逸说完,三兄弟心中也是暗暗下定了决定,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为相府撑起一片天。

  玉蔓阁

  沈蔓儿躺在床上,是气的一点都睡不着,想着怎么收拾那个毕之舟,却发现自己手里一点势力也没有。

  披了披风走下床,来到窗前,看着外面摇曳的柳枝,心里百转千回。

  太子府

  暗一跪在地上,“太子今日三皇子意欲侮辱沈小姐,最后被沈小姐设计。如今受罚,被送回了安王府,还未醒来。沈相爷回府后,重罚了沈小姐,罚沈小姐抄《女戒》一千遍,还罚她一个月不准出府。还有……”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继续保护沈小姐的安全,这段时间一定要寸不离身,如有必要将暗二和暗三一并叫来。你先回去吧。对了,今日王月音不是在沈小姐身上下了毒吗,沈小姐现在怎么样?”安排完一切事项,太子问起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来。

  “禀太子,属下观察沈小姐并未中毒。沈小姐从一开始对王月音就有戒心,王月音劝酒也只是作式,并没有真喝。后来离开宴席,再也没有接触酒,所以并未中毒。”

  太子听完,莞尔一笑。“她还知道防着王月音了。”说完,挥挥手让暗一退下。

  “太子,是否担心有人要对沈小姐不利。”暗一走后,龙一从身后走来。今日太子可谓是日理万机,突发状况层出不穷,虽然事先已有安排,可还是心力交瘁。

  “你派人时刻关注着安王府,以老三睚眦必报的性格,绝不会善罢甘休。另外宫里的德贵妃你也派人关注着,一有情况,立即禀报。至于这个王月音,这段时间为了治病肯定自顾不暇,你派人关注一下。另外就是这个毕之舟,你查一下最近他和什么人有来往,重点是查一下他和镖旗将军府有没有联系。”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完,龙一转身退下,太子站在窗前,看着天上隐在乌云里的弯月,想起沈蔓儿说的和刚刚暗一禀报的话。

  “那如果我不想要呢?”

  “太子,今天沈小姐在马车上说一切都是太子造成的,要不是因为太子您,今天就不会有人针对她,相爷也不会丢脸,语气颇为不好。”

  难道我做错了吗?就算这一世我提前十年认识你,你还是不曾对我动心。难道我还要看着你到轩辕辰的身边去吗?上一世他辜负了你,这一世纵然我不想让你伤心,还是无法割断你们之间的缘分吗?难道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吗?太子站在窗前,仿佛千斤巨石压在双肩上,透着无尽的哀伤。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墨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追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