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墨斋
墨冰2018-08-10 15:032,405

  第二天,阳光晴好,沈蔓儿伸了伸懒腰,迈步走到院子里。

  “珠儿,珠儿,过来。”沈蔓儿喊着往身后招招手,声音无比雀跃。

  “小姐。”珠儿小跑着过来,刚刚小姐让自己去弄几盆花放到屋子里,自己去花房找了半天,绿色的也只有吊兰。刚刚放下,小姐又叫自己。

  “这口水缸里,你去弄几条锦鲤来养着。”沈蔓儿朝院中的水缸里看了看,光秃秃的,水却不浑,养几条锦鲤正好。

  “是,小姐。这水缸里还种的彩莲,等过段时间开花了,更漂亮。”说着吩咐小厮去府中的湖里抓几条锦鲤来。

  “珠儿,小姐我平时都在做什么。”沈蔓儿问着,人却继续盯着水里发呆。记忆里这沈蔓儿,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绣花,偶尔练练琴,写写字,最消遣的也只是和二哥下棋,换做自己早憋死了。

  “小姐,您怎会如此问,您之前不是一直在绣那个‘花开富贵,凤凰于飞’,打算送给皇后娘娘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我平时都不出府吗?”沈蔓儿继续问着,觉得这原主甚是内向,记忆里除了家里人,也就只有太子了。

  “小姐只在特定的日子或是需要笔墨纸砚的时候才会出府。平时小姐是基本不出府的,倒是舅爷家的王小姐经常过来。”

  “哦。”沈蔓儿想了想,这个沈蔓儿还真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京里的形势暂且不说,就是那些个官家小姐她也不认识几个。

  “嗯,珠儿,你去准备两套男装,今天我要出去。”珠儿一听沈蔓儿要出去,心里就不愿意,先不说小姐被禁了足,更不用说穿男装啊。

  “小姐,相爷知道会生气的。”珠儿劝阻到。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让你去你就快去,哪那么多废话。”沈蔓儿就差给珠儿一脚了,看来以后这珠儿还要好好锻炼锻炼,否则以后肯定拖自己后腿。

  珠儿拗不过自家小姐,只得去找了三少爷之前的几套旧衣服,虽然是旧衣服,也就穿过几次,沈蔓儿换在身上,瞬间变成一个翩翩美少年。沈蔓儿看到镜子里倾国倾城的美人,一看就是偷穿男装的女子,找来眉笔把眉毛画粗了,又将脸画得棱角分明了一些,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哇,小姐,您看着可真俊俏,奴婢都快被你迷倒了。”沈蔓儿傲娇的抻了抻脖子,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扇子,扇了扇。

  “那当然,你也把衣服换上,出去后,记得要叫我公子,知道吗。”说着,已经跨步向后门走去。

  珠儿换上一身小厮服,也将眉毛画粗了一些,跟在小姐的身后上了街。

  都说京城是最繁华的地方,沈蔓儿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听着各种叫卖,一会儿就被各种各样的新鲜玩意吸引了注意力。有用糖面做的栩栩如生的小人,有各式各样的虎头鞋虎头帽,有大姑娘用的各种胭脂水粉,有样式简单却做工精细的朱钗。不只是沈蔓儿就连珠儿也是目不暇接。

  沈蔓儿和珠儿一直逛到日头当空,饥肠辘辘还兴致不减。

  “珠儿,这附近有没有吃饭的地方?”沈蔓儿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这几日吃的都很清淡,逛了这么久,肚子早饿了。

  珠儿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也饿了。“小姐,这附近有一家一品斋,那里的八宝鸭和酿烧兔,可是京城一绝。还有翡翠丸子,蟹粉狮子头,回锅肉,东坡肘子……”珠儿说着,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走,珠儿你快带我去。”说着两人一起往一品斋而去。

  沈蔓儿和珠儿来到三楼一个临窗的位置,点了一只八宝鸭,一盘蟹粉狮子头,又点了几个时应小菜,两人吃的是一片餍足。沈蔓儿坐在椅子上,看着窗下仍旧熙攘的人群,慢慢的摇着手中的纸扇。忽然一阵叫好声从对面的角楼中传来,沈蔓儿看着对面淡紫色的纱帘后,那手持白玉扇,身穿月牙色衣衫的男子,不知在讲的什么,引得众人阵阵喝彩。她记得对面应该是专门卖文房四宝的地方,倒是不清楚,三楼还有如此别致的地方。

  “珠儿,对面那是什么地方?”

  珠儿听见小姐这样问,心中十分惊讶。“小…公子,那不是您经常去的墨斋吗,咱们府中特别是公子您自己的笔墨纸砚,还都是您自己在这挑选的呢?”

  “这个我知道,我是问对面三楼是什么地方。”沈蔓儿觉得自己问的真是白痴,以前沈蔓儿经常往这跑,自己居然不知道对面是做什么的,这不是直接告诉众人,她不是原来的沈蔓儿嘛。

  “你也知道小姐我之前一直深居闺中,对京城中的事了解不深,才会如此问。”沈蔓儿答道,顺便告诉珠儿那是自己以前除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知道和不知道也没什么区别。

  “公子,对面叫墨斋,是咱们京城四大世家之一唐家的产业,一楼都是国内有名的文房四宝。就连当初相爷送您的烟雨砚在这都可以买到。二楼是书籍,只要是国内出现的书,在这里大致都可以找到。至于三楼,那可是墨斋最奇特的地方,这唐家有一位二少爷,不喜功名,却是喜欢讲书。但凡能进去三楼的,都是饱读诗书之人。只是入这三楼有一个规矩,就是必须回答一楼的题目,只有答对的或是受到邀请的才能进去。”珠儿一边说着,一边发着春,沈蔓儿看着珠儿那满是冒红心双眼,想不到这古代居然也有追星族。

  沈蔓儿来到墨斋的一楼,一股书香气息铺面而来。精雅别致的博古架,全是香檀木所造。就连展台也是用纯玉打磨出来的,晶莹剔透。四周墙上挂着一些名人的字画,任何一件都是价值连城,更不用说店里陈列的商品,绝对是价值万金。

  沈蔓儿看着这些陈设,感叹四大世家真是名不虚传,家底深厚。

  “公子,您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们这最近又来了一批新砚,公子定会挑到自己满意的。”一个小二儿上前来招呼,就连这小二儿的穿着打扮也是极具书香气。沈蔓儿不禁在心中又感叹了一番,之前在记忆里已经对墨斋有了一定的了解了,现在身临其境,还是经不住被其震撼。

  “本公子久仰唐家二少的大名,今日特来拜会,我听闻上的三楼,必须先回答一楼的问题,小二儿可否带本人前去。”

  “哦,原来公子是要上三楼,题目在这边,公子请随我来”小二儿一边说着,一边引手将沈蔓儿带到一面墙前,只见墙上挂着一幅字画。“平湖一色万顷秋,湖光渺渺水长流。秋月圆圆世间少,月好四时最宜秋。”字体苍劲有力,潇洒不羁。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慕容楚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追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