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慕容楚浩
墨冰2018-08-10 15:032,482

  是一首藏头诗,沈蔓儿看着这应该是一首描写平湖秋月的诗。想了想,拿起小二儿准备的毛笔。“龙腾虎跃天地动,飞沙走石震乾坤。九年鏖战无畏惧,天翻地覆心不惊。”一首清新小篆诗文跃然纸上。

  “公子请稍等。”小二儿说着,拿起桌上的宣纸,走上二楼。

  “小姐,刚刚您写的一定过关。咱们也能上三楼了。”珠儿偷偷地在沈蔓儿的耳边说到,大概是快要见到自己的偶像,珠儿表现的特别兴奋。沈蔓儿却是惊讶于自己写出的字,这是自己来到这里后第一次拿起毛笔,却一点儿违和感也没有,沈蔓儿看着从自己手底下写出的诗,着实觉得惊异。

  一会儿店小二从楼上下来,随行的还有一位公子,此公子一身蓝衣,上面用金线绣着繁复的花样,一条玉带记在腰上,就连靴子也用金线勾勒的美轮美奂,三千青丝被一顶玉冠绾在头上,显得高贵大气,又不让人觉得反感。沈蔓儿打量着来人,来人也打量着沈蔓儿。

  慕容楚浩看着楼下的翩翩少年,眉清目秀,风度翩翩。身体单薄却能写出龙飞九天这样气势恢宏的诗句,心中不禁多了一丝探究。

  “在下慕容楚浩,公子既然答出了题目,请随在下上楼。”说着转身带路往三楼走去。

  沈蔓儿心中一凛,居然是京城四大公子之一的慕容楚浩,传闻慕容世家历代皆是皇商,一品斋也是慕容家的产业,分店遍布全国各地。跟随慕容楚浩走到三楼,刚刚那位白衣公子还在滔滔不绝,沈蔓儿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竟然看到好几个熟面孔,就连自己的表姐王月音也在,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装神秘,居然带着面纱。

  台上的少年已经讲到陈湘的鬼魂去找包大人告御状,后来就是张生被包大人判决死刑,推出午门斩首。沈蔓儿听了个大概,直觉就是陈世美与秦香莲的翻版,只不过名字不一样。这个包大人,也被称作包青天,只是不叫包拯,而叫包将睿,是现任的扬州知府。

  沈蔓儿怎么也没想到,这唐家二少竟是喜欢讲评书,也算是个奇人。

  “珠儿,一会儿你请唐二少到此一坐,就说本公子有本拙作想请唐公子品鉴一下。”沈蔓儿看到珠儿过去,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想着前世的《红楼梦》。前世她上大学期间,曾经去图书馆借过《红楼梦》这本书,自己因为看过连续剧,只是大体的翻阅了一下,但是这本书可是四大名著之一,而且还衍生出一个红学,可见就算自己只是勾勒出一个皮毛,也能成为经典。

  “这是哪家的小厮,如此无礼,不知道我们刘小姐一直在这等着唐少爷吗,唐少爷刚讲完,你就过来抢人,怎能如此不知规矩。”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家公子也是找唐少爷有事相商。”沈蔓儿睁开眼,看到那边珠儿正被几个小厮推搡,珠儿站不稳,就要被推在地上,嘴里明明一直在道歉,这些人却不予理睬。

  “住手,这是在下的小厮,小厮无礼,还望众位见谅。不知在下的小厮怎么得罪了众位?”沈蔓儿快步上前拉过珠儿,遂向众人作揖问道。

  “哼,算你还算识相,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穷书生。我家小姐可是礼部尚书毕大人之女。惹了我家小姐,只怕你兜不起。”一个傲慢的丫头说着,那头撅的和只大公鸡似得,真是将狐假虎威表现的淋漓尽致。

  “谁?”沈蔓儿心里都想笑了,这是老的小的一家子都要和自己过不去的节奏啊,本想着自己初来乍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结果让这丫鬟一句话,刺激的说出的话都飙了高音了。

  “呵呵”沈蔓儿嗤笑了一声,真是晦气,刚刚还在规划着自己的美好未来,这就立马来个拦路虎,给自己添堵。都说穿越女是开挂的,自己这晦气到是来的勤快,天天不落。

  “你笑什么?” 小丫鬟没想到此人会如此不识抬举,平时小姐出门,都是前呼后拥,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待遇。

  “不笑什么。刚刚是我们有错在先,我的小厮也道过歉了,算是两清了。珠儿,我们走。”沈蔓儿懒得和这堆人在这里浪费时间,转身就要走。

  “站住,让你走了吗?”程文志大喊一声,立马有几个小厮跑过去,将沈蔓儿和珠儿围起来。这程文志本就见不得毕筱瑶受委屈,而且刚刚从这个人出现后,毕筱瑶的眼光就一直落在他身上,一股深深地危机感让他忍不住就想教训此人。

  “程公子,还不快让你的人退下。”早在沈蔓儿出现的时候,毕筱瑶就被沈蔓儿的风华震撼到了,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比自己的梦中情人沈云逸都要俊朗几分。毕筱瑶喊住程文志,也用眼神示意自己的丫鬟住嘴。“公子,既然您家书童已经道歉了,何不妨留此一坐,来此之人皆是瞻仰唐公子的风采。公子贸然离去,岂不可惜。”沈蔓儿这才认真看向这毕筱瑶,没想到这毕之舟长得其貌不扬,这女儿却是如花似玉。

  唐寅早在一旁看的心焦如焚,自己早就看毕筱瑶他们不顺眼了,每次都来这里闹事,要不是自己拉不下脸面,早把他们轰出去了。唐寅的着急慕容楚浩看在眼里,轻轻地拍了拍唐寅的肩膀,走上前去。

  “毕小姐,唐兄可未答应过你们的任何邀请,如此说来这位小厮并无过错,而是你这丫鬟再此寻衅滋事。”慕容楚浩说着,瞪了毕筱瑶身边的程文志一眼,真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子,整天就知道跟在一个女儿身后转悠。

  “慕容公子所言极是,今日是我等失礼在先,望这位公子海涵。”说完,微侧身眉目含情的看向沈蔓儿,要不是沈蔓儿知道这古代女人都是心机婊,她都要以为这毕筱瑶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唐哥哥,今日毕小姐是陪我过来的,你怎能如此让她难堪。”沈蔓儿这才看向毕筱瑶身边的另一位女子,大约有一百六十斤,只是观其五官,瘦下来定是个大美人。只是如今说的这些话,莫名就让沈蔓儿对她有些反感,不分是非,烂好人,这种人活该被人当枪使。

  “飞燕,并不是这位公子的错。”语气稍重了一些。唐寅看着刘飞燕,他知道毕筱瑶他们都是陪着她来的。小时候的飞燕长得十分可爱,可是几年前得了一场大病,病好后竟是越来越胖。可是即使如此,自己也没有嫌弃她,仍然记得他们之间的婚约,想着等她及笄后就娶她进门。可是最近一年来,飞燕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一些闲言碎语,总是带着一些人来这里等自己,自己对她好言相劝她也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如今更是不可理喻。今天明明是毕筱瑶故意滋事,她却如此袒护,让他心里怎能不气。

  “唐哥哥”刘飞燕听着唐寅如此训斥自己,眼泪就抑制不住的流下来。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红楼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追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