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红楼梦
墨冰2018-08-10 15:032,517

  “唐公子,是我们唐突了,请不要责怪飞燕妹妹。”毕筱瑶说着,拿出丝帕帮刘飞燕拭泪。只是这动作看在沈蔓儿眼里,就是觉得违和,不知是不是因为毕之舟的原因,让她觉得毕筱瑶每一个动作都极具目的性,不然她身边的丫鬟也不会如此嚣张跋扈。其实这毕筱瑶只是个隐藏的有点深的资深花痴而已,所作所为也只是想给沈蔓儿留个好印象,沈蔓儿一点儿都不需要这么紧张。

  “飞燕妹妹,是我不对,你不要哭了。”唐寅叹了一口气。自己舍不得让飞燕难过,只能委屈这位公子了。

  “这位公子,在下唐寅,乃此墨斋的少东家。今日之日,在下深表歉意。在下看公子不似京城人士,不知公子找在下所为何事。”唐寅想着并未在京城见过此公子。

  沈蔓儿看着这唐寅和这胖妞之间的互动,想着今日之事也许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唐二少有心将此事掀过去,她也不再计较。“哦,在下沈万三,家中排行第三,今日有幸遇见唐公子,荣幸之至。在下有位好友,醉心写书,有一本拙作想让恭喜帮忙品鉴一下。”说着,与唐公子互相作揖,以示友好。刚刚想到名字,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沈万三,心中甚是汗颜。

  “还真是好名字,万年老三,连排行都是第三。”程文志因为刚刚毕筱瑶制止自己心中不快,这会儿听到对方叫这个名字,不禁嗤笑。

  “程公子”毕筱瑶瞭了程文志一眼,今日这程文志真是不知趣,若是惹恼了这位沈公子,连累自己,自己定不饶他。

  “无碍,本人出身贫寒,家父取此名,寓意万户之中有三秀,也是希望我日后可以吃饱穿暖,就算是第三也未尝不可。再者我确实排行第三,程公子如此说,也并无不妥。”沈蔓儿适时的抬高自己,压低别人。能打对方脸,她绝不给对方反手的机会。

  王月音坐在原位,最近不知什么原因,身上长了一些疱疹,而且还散发出一股异香,本不愿意出来的,可耐不住毕筱瑶一遍遍恳求。刚刚发生的事,她都只是坐在一旁观看。如今听说此人姓沈,而面像也与沈家人有几分相似,心中便多了一层考究。

  “这位公子姓沈,可是与丞相府沈相爷有什么关系?”沈蔓儿听着王月音的话,心中嗤笑。本来她还在奇怪今天这王月音怎么会如此老实,原来是打算隔岸观火。遇到和自己相关的,狐狸尾巴立马就露出来了。

  “不知这位姑娘是?”沈蔓儿虽然心里腹诽,可是面上不显。自己现在是沈万三,以后这个身份可有大用,此时万不能暴露马脚。

  “家父乃户部尚书,如今的沈相爷是我的亲姨夫。我与丞相府的沈小姐情同亲姐妹。”沈蔓儿听着这些话,心中已经不想吐槽。

  “家父确实与沈丞相有一点关系,与沈相爷算是远房亲戚。此次来京城也是投奔沈丞相而来。”沈蔓儿顺势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身份,也好方便以后行事。

  “不知沈公子……”

  “王小姐”王月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毕筱瑶高声打断。

  毕筱瑶可是知道这王月音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温婉可亲。这沈公子初来京城,自己可不会让任何女人在自己面前勾引这位沈公子。

  王月音气结,这毕筱瑶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来都是吩咐自己的丫鬟作威作福。今天遇到这沈公子后,就不正常了。自己可是有要紧事,她这时却来捣乱。

  毕筱瑶看到王月音幽怨的眼神,就觉得王月音是恼怒自己打搅了她的好事,想到之前王月音口口声声说喜欢沈云逸,如今对她就越加鄙视。

  王月音叹气,算了,这毕筱瑶就是一花痴,和她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当务之急是要打探这个沈万三的来历,尽快告知父亲,以免打乱父亲的计划。

  “不知沈兄可将此书带在身上。”唐寅可不管其他女人的争斗,听到自己感兴趣的事,立马就拉着沈蔓儿问道。

  “不瞒唐兄,我那位好友已经病故,此书也只留下一本残纲,可我的好友曾经将此本书讲读给我听,唐兄不嫌,本人倒是可以讲一段。”沈蔓儿哪有《红楼梦》啊,自己还希望借唐寅之手,撰写出来呢。

  “这…那就有劳沈兄了。”唐寅本听到对方说只是一本残纲,略有迟疑,可是看着沈蔓儿的言谈举止,又觉得对方不是信口雌黄之人。

  “此书名叫《红楼梦》,写的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尽享泼天财富,却不知富贵终有尽,整日沉湎于纸醉金迷之中,不愿苏醒。最后落得生离死别,只留白茫茫一片干净的故事。”沈蔓儿大致介绍了一下故事情节,然后着重讲了一段刘姥姥进大观园,引得三楼众人皆是捧腹大笑。

  唐寅是让故事情节给深深的吸引,毕筱瑶是被沈蔓儿的风流倜傥迷了眼睛,慕容楚浩和王月音则是对沈蔓儿更加探究,就连珠儿也是看着自家小姐发呆,她可是知道自己小姐哪有什么朋友,这么好的话本分明就是小姐写的,两只眼睛直接变成了星星眼。

  沈蔓儿这一讲直接讲到了申时三刻,这才觉得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应该回府了。便起身告辞,向众人道别后,也和唐寅约好了明日巳时在一品斋相聚,便起身往外走去。

  “沈公子”沈蔓儿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句话是出自谁之口,她是实在不想同此人打交道。不是沈蔓儿贬低自己,就自己目前这情商这水平,三个她加起来都不一定是这个满肚子阴谋算计的王月音的对手。

  “哦,不知王小姐叫住在下所为何事。”沈蔓儿侧身,向王月音展露她的帅气一笑。

  王月音看着这张酷似沈家人的脸,心里就是一阵厌恶。她对沈家特别是沈蔓儿简直是恨之入骨,明明只是个傻白甜,却从小便被定为太子妃。明明自己心里那么喜欢太子,那个沈蔓儿却总是告诉她太子对她多么多么好,每次看到太子送给沈蔓儿的东西,她都恨不得狠狠地刮花沈蔓儿的那张脸。

  “不知沈公子现居何处,我们也算是亲戚,他日也好登门拜访。”王月音想着,只要这个沈万三告诉自己住哪,回去后让父亲尽快查清此人的来历,她觉得这沈万三身份绝非一般。否则大海捞针,无疑是给自己留下一个隐患。

  沈蔓儿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就算是沈家的亲戚,可沈家的亲戚何止万千,自己又是来投奔的,沈相爷都不一定待见自己,这王月音何故对自己穷追不舍。

  “不瞒王小姐,在下这几日居无定所,今天晚上在哪,在下都不知道,可能也只是随便找家客栈投宿。再者在下这会儿还打算出城,实在无法回答王小姐的问题。”沈蔓儿虽然笨,但是不傻,这个王月音明显不安好心,她也不会报一个地方给自己惹麻烦。

  “实在抱歉,今日已晚,在下还要出城,就先告辞了。”说着转身离去,步步生风,留下屋里几人心态各异。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告诉珠儿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追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