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病房暧昧
潇湘羽2018-08-21 12:055,346

  崔劲见他们过来,好像除了周海蔚,其他人心情都不错,心想又有八卦了。

  “老大,吃饭去了?”崔劲的意思是说羽灵希。

  周海蔚怎么舍得带羽灵希去用餐了?不怕羽灵希大闹餐厅吗?

  “嗯。”周海蔚淡淡的答道。

  “哪有!你不说我倒忘了,我还没有吃饭!”羽灵希听见吃饭二字才想起来还没吃饭。

  周海蔚脸上没有半点变化,果然是藏得住心思的人,在下属面前说了假话都不变色。而李少伟则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有情况啊这是!崔劲想,也不敢多说。周海蔚这人,说变天就变天,他抗不住。

  “你想吃什么,我等下叫人送来。”

  “我可以自己选吗?”羽灵希期待的问。

  “不可以。”

  “那你不是白说。”羽灵希不高兴的偏过头不理他。

  这下李少伟和崔劲都忍不住笑出来,却遭到周海蔚的刀子眼,只好强忍着不笑。

  周海蔚把羽灵希放在床上。房间里的温度比室外低很多,但是比房间外要高一点点。羽灵希不满意现在的温度,要降温,周海蔚拒绝,理由是怕羽灵希得空调病。羽灵希生气又没办法,现在她也打不过他,有伤也闹不起来,只能自认倒霉。

  “翻过身去。”周海蔚说道。

  “干什么?”

  “看看你的背。”

  “你还要不要脸,居然要看我的背!”羽灵希鄙视他。

  她哪里知道,周海蔚不仅看过她的背,还给她换过衣服,还摸了一些地方。

  她一说出这些话,周海蔚就尴尬了,想起他给她换衣服的场景,还有晒内衣的场景。果然是不能当着人的面来做一些事情的。

  “不就是个背嘛,跟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经常看女人的身体?”

  羽灵希倒是很好奇,像周海蔚这样的是不是闷骚?

  “不是经常,只是偶尔有人送上来看。”

  “哦?那她们好不好看啊?”

  “一块肉而已,有什么区别。”

  “无趣!难道你对那些肉不感兴趣?”

  就算对人没兴趣,对肉总有兴趣吧?男人还有不爱吃肉的?

  “没兴趣。”

  “难不成你现在还是个处?”羽灵希好奇的问道。

  周海蔚不语。这问题没法说啊!而且,他为什么要她问什么他就要老实回答什么。

  “你不说那就是了!”羽灵希下决定。又问,“你今年多大啊?”

  “你很关心我的私人问题?”周海蔚反问。

  “好奇而已嘛。像你这样的王老五,怎么会没个知己啥的。”

  “翻过去!”周海蔚很厌烦的道。

  他能陪他说这么多废话就已经是看得起她了,她居然还上脸了。

  羽灵希就当他是有过心理障碍或者生理障碍了。也是,这样的事情怎么能随便对外面说起。于是也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会自己去“调查”的。

  羽灵希配合的翻过身去趴在床上。周海蔚要去扯羽灵希身上的薄毯。羽灵希一把抓住毯子。

  “你干什么!”羽灵希凶道。

  “看你的背伤。”周海蔚直接说。

  “那你干嘛脱我衣服?”

  “你整个就是毯子裹的,哪里有穿衣服?不就是看一块肉嘛?

  羽灵希想了想,也是,他是有“障碍”的人,对女身体没兴趣的,看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她哪里知道周海蔚两度给她换衣服的事,就让他去扯了。

  周海蔚看了看羽灵希的背,红中带点青色,比早上要重了些。

  “你伤没好,为什么要把翅膀收起来?”

  “翅膀干了,收起来方便。挂在外面磕着碰着很疼的,又累。”

  周海蔚一边给羽灵希擦药油,一边按摩她的背,惹得羽灵希一阵疼,又在那里闹腾。

  周海蔚不管她,按住她的肩膀继续他做的事。他在生气,明知道自己有伤,还要单独去做那些事,难道他就这么无用吗?感觉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周海蔚擦完,拉过毯子盖住她的背。

  擦了药油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羽灵希现在是意识清醒,疼得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又不好意思流出来。叫周海蔚看见了好不心疼啊。

  “你给我摸摸背,好疼啊。”羽灵希说道。

  “你还没吃饭,等下会睡着的。”这事周海蔚有经验。

  “反正都是那些,我也吃不下。”

  周海蔚不说话,不要以为她绝食,他就会“改善”她的伙食。

  “你想吃什么,我会考虑下。”

  “我要吃有味道点的东西,不要光是肉。”

  周海蔚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好吧。”

  然后出去跟李少伟吩咐去了。

  周海蔚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羽灵希的背,生怕她现在就睡着了。好在李少伟办的速度,不到十分钟,饭菜就拿来了。

  “来吃饭了。”周海蔚说道。

  “嗯?我不想吃……”羽灵希隐隐有些睡意了,不想动。

  周海蔚打开盖子,香味就飘了出来。

  羽灵希受到了香味的召唤,睡意去了一半。周海蔚把羽灵希扶起来,羽灵希就跪在床上。周海蔚把餐桌拉了过来,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又给羽灵希洗了勺子。

  “肩膀疼,你喂~”羽灵希撒娇。

  周海蔚差点就吓得站起来了!还没有女人敢在他面前撒娇的!而且,这撒娇的滋味,他受不起啊!感觉鸡皮疙瘩要掉一地了,就好像敌人丢了一枚炸弹给他一样。

  周海蔚强作镇定的拿着勺子给她舀饭舀菜,一边又淡淡的说道:“其实,我比较习惯你凶巴巴的样子。”

  “我很凶吗?”羽灵希听着话不高兴了。

  “不凶,就是语气强烈了一点。”周海蔚的语言水平也是不错的。

  “有的时候,对于有些人,就必须这样,不然吃亏的是自己。”羽灵希辩驳。

  “对,强势一点好。”周海蔚依着她。

  “不过,有时候温柔也是一种陷阱。”

  羽灵希盯着周海蔚看,好像是看什么猎物一样,看得周海蔚心里发麻。

  奇怪,他为什么会怕一个女人呢?不否认,羽灵希在困难面前连死神都不怕,但是一般时候,就像小鬼一样难缠。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嘛!不对,这个感觉不对。好像对于羽灵希来说,她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她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这感觉,太可怕!

  “温柔对我没用。”周海蔚说道。

  “是啊,有什么法子对你有用呢?”羽灵希故作思考状。

  周海蔚不想跟她绕弯弯,跟她多说一句话,都要费脑细胞,太难伺候了。也许是因为不想惹恼了她吧,不然周海蔚才不会管她这么多,要怎么对付就这么对付她了。说到底,就是因为他对羽灵希有愧疚和责任。

  这顿饭菜确实比前面的好了,至少有颜色了,有味道了,还细腻入味。

  大概是羽灵希也饿得慌了,两天没吃这么好的伙食了,现在倒吃的津津有味。李少伟带来的分量不多,一是羽灵希不能多吃,二是羽灵希也吃不了很多。

  吃完饭羽灵希就无聊了,现在一时又睡不着,就想跟周海蔚聊天。

  但是周海蔚却并不领情,他要求羽灵希慢慢尝试着活动一下肩膀,因为,稍微的活动对伤情有益。可是羽灵希不干啊,她就是受不得疼。周海蔚只得亲自动手了。羽灵希不配合,两人又扭起来了。

  “你不要碰我。你好意思对女人动手动脚的啊?”

  “在我眼里,男人女人都一样。”

  “我不一样,我不让男人碰的。”

  “这么嚣张?碰一下怎么了?”

  “你试试看?”

  周海蔚就要动手去抓羽灵希的胳膊,羽灵希站起就跑到另一边。开玩笑,她现在能硬碰硬吗?打不过还不让跑的呀?

  周海蔚追到另一边,羽灵希又跑到这一边。周海蔚直接脱鞋就跳上了床。羽灵希一看大事不妙,就要跳下床去。但是周海蔚的动作那么迅速,哪里逃得了,而且她还带着伤的。

  “不许动!”周海蔚抱住羽灵希的腰。

  “我傻的呀,你说不动就不动!”

  “会扯到伤口。”

  “那你放手!”

  “不放!”

  这时候,李少伟推门进来,就看见了床上的一幕,惊得他当时就停在那里没有别的动作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床上“衣衫不整”的两人,而且周海蔚还抱住羽灵希,还说“不放手”,这是什么情况啊?难道头要霸王硬上弓?

  周海蔚看见突然闯进来的人,顿时就不悦了。他赶紧把羽灵希身上的毯子拉好,免得叫外人看见了什么。

  “你要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周海蔚冷冷的说道。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然后“砰”的一声,李少伟把门给关了,然后靠着门直摸胸口。

  他这是抽哪门子的筋,进去前不会先敲个门吗?还不是平时周海蔚一个人的时候,李少伟都是这么直接进去的。现在习惯了,都忘记了里面是两个人了,而且还是曾经有过“关系”的人。

  崔劲看着李少伟的样子,奚落他:“看见鬼了?”

  李少伟这才缓过神来,说道:“比鬼还可怕!我要完了,我要完了!”

  然后李少伟失神般坐到椅子上。

  “你看见什么了?”

  崔劲也很好奇,肯定跟老大有关。

  “我看见……”李少伟看看四周,然后又附耳对崔劲说,“我看见头在床上抱着羽小姐,还说不放手呢!两个人都衣衫不整的。你说头是不是色急了呀?这大白天的就要做那事。昨天才做过的,羽小姐还是昏迷的,现在好了点就想要。”

  “你胡说什么!”崔劲一拍李少伟的脑袋,然后小声对他说道,“色急也正常啊!好不容易见着这么一个自己喜欢的。老大都没碰过女人呢,这样看来,不是别人说的那样,老大有毛病了。而且呀,老大的战斗力还持久,一次两次算什么!”

  “你小子有经验啊?”李少伟鄙视道。

  “这还要什么经验啊?就你这愣头青,啥都不懂,还想追人家呢。只怕往床上一躺,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除了这些事情,你就不会想些别的!”李少伟不高兴被人踩到痛脚。

  “嘿!你说这男人女人,上了床还能做什么事?”

  “那也不能一来就做这事吧!”

  “我说你还不听……”

  然后两人就此事又“讨论”了起来。然而里面的周海蔚并不关心外面发生的事。

  “都被人看见了!”羽灵希叫道。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外人。”

  周海蔚毫不在意,反正李少伟已经误会了,解释无用。

  “你脸皮厚,我可不跟你一样。”

  “你要是听话一点,我就不用这样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你现在是受制于我!”

  羽灵希挣扎了几下,挣不开,只能服输,不然这样下去,她也讨不了好。

  “好吧,我现在是迫于你的淫威。”

  周海蔚简直想吐血了。他什么时候淫她了?

  周海蔚放开羽灵希,羽灵希慢慢趴在床上,也不想动,就想睡觉。

  “刚吃完饭,不要睡觉。”

  “我现在想困了。”

  经过刚一番运动,羽灵希有点累了,困意来袭。

  周海蔚也顺着她侧躺下,慢慢抚摸着她的背,不知不觉竟也睡着了。

  外面崔劲在看好戏般的叫李少伟进去收拾东西,李少伟打死不进去。

  “哎,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还不进去把饭碗拿去洗了送去餐厅。”

  “你开什么玩笑,又不是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就是……我也不知道。反正不能进去,我已经坏了一次好事了,怎么能继续犯错误。”

  其实他坏“好事”也不是这一次了。

  “随便你吧,反正不关我的事。”

  这时候轮班的来交接班,到了午休的时刻了。

  崔劲看着他们交接完后便在椅子上躺下了。就他这警卫团的最辛苦,总是得风餐露宿的。李少伟见崔劲好睡,自己也干脆在另外一条椅子上睡了。

  等周海蔚醒来,已经三点过了。

  他正常作息的时候,是差不多这个点起来的,今天是晚点了。他也在疑惑,怎么就这样在这里睡了,许是最近太累了,现在事情有了着落,睡的也安心。再一看,自己一只手还放在羽灵希的背上。于是顺势又抚摸了几下才抬起了手。

  周海蔚看看桌子上,饭盒还在原地没动。李少伟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都不会收拾了。他哪里知道李少伟的“苦心”。周海蔚起身轻步向外走去。

  崔劲这时候已经起来,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而李少伟还在椅子上打呼。

  周海蔚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崔劲,崔劲立马就醒了。这是他多年的习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一点动静就会醒。

  崔劲站起身来,却发现周海蔚直盯着李少伟看。崔劲过去摇了摇李少伟的腿。

  “干什么,别打扰爷睡觉。”李少伟不耐烦的说道。

  “起来了,老大来了。”崔劲拍怕李少伟的腿。

  “少来吓唬我,头现在正在里面抱着美女睡觉呢。”这是从崔劲那里“学习”过来的。

  他不说这话还好,周海蔚一听他说他抱着美女睡觉,顿时就火冒三丈,上去就一脚踹向李少伟的屁股。崔劲简直不忍直视,他知道老大发火时,劲道有多大。但为了不让椅子摔下去造成很大的响声,他赶紧上前拉住了椅子,李少伟则滚到了地上。

  “妈的!哪个吃了狗胆敢踹爷……”李少伟看清楚站在眼前的人,立马改口,“哎哟,原来是咱爷啊,什么事这么生气啊?”

  说着就嬉皮笑脸的凑上前去卖乖。

  “该管的事不做,在这里满嘴胡说八道!”周海蔚阴森森的说道。

  “啥事呀,您吩咐,立马去做好!”

  “里面的碗还没洗,就躺在这里睡大觉?”

  “这,这不是怕打扰到你们了嘛。”李少伟委屈道。

  “你话很多!”

  李少伟赶紧捂住嘴巴,然后闷闷的说道:“我去做事!”

  然后轻手轻脚的进去,拿着饭碗出来,连门都来不及关好,就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崔劲不屑的撇撇嘴,早就跟他打了招呼,不听,又不是不知道老大的脾气。有些话,跟他说说就可以了,还要当着老大的面来说,这么隐秘的事情,能随便说嘛?况且老大是不喜欢别人八卦他的私事的,亏他还跟了老大这么久。

  “去叫人开会。”周海蔚对崔劲说。

  “那,李少伟……”

  “叫他把这层楼的卫生搞干净,搞不好不准离开。”

  “是。”

  崔劲觉得好笑,还好不是他。他可不会在外面说老大的什么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