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海兽为奴
潇湘羽2018-08-21 12:057,136

  时间不早了,周海蔚跟李少伟去了餐厅,在餐厅里遇见了崔劲和刘铭。

  周海蔚跟李少伟坐一桌,他不喜欢跟新闻科的打交道。

  崔劲看见周海蔚来了,跟刘铭交代了几句,然后坐到周海蔚那一桌去。

  “怎么,你那里还没吃饱,到这里来蹭饭?”李少伟刻薄的说道。

  “怎么,我还出不起这个钱?”崔劲也给他好脸色。

  “你们不想吃饭可以滚蛋,别在这里影响我食欲!”周海蔚怒道。

  李少伟和崔劲闭嘴。

  “老大,这次的事情,我们要对外公布吗?”崔劲试探的问道。

  “有人要从你这里收消息吗?”

  “不是!我是想,这次的事情太不正常了,就算我们失去了竞技冠军,也可以从别的事件上挽回一点声誉。”

  “你觉得我会在乎那些声誉吗?”

  “可是!不能让战士们灰心啊。这次不管是什么原因,总得给那些精英们一些奖励。”

  周海蔚沉默不语。事实上,这次的过招,的确是他输了,不过输的并不惨。除了一个名头,他没有任何损失。

  “哎,头,我们不是要造势吗?找他最合适!”李少伟眼神瞟向刘铭。

  “先吃饭!”周海蔚命令道。

  李少伟和崔劲都不说这个话题了,周海蔚没有拒绝就是表示有商量的余地。

  “哎呀,饿死爷了!”李少伟大呼。

  “你就是个饭桶!”崔劲冷冷的说。

  “我可是在前线的人,哪跟你一样,切!”

  “也没见你做了什么大事。”

  “都给我滚!”周海蔚怒道。

  两人立马住嘴,然后灰溜溜拿着碗往刘铭那边挪去。周海蔚本来心情就一般,被他们吵的更加心烦。两个臭小子,不给他处理事情倒给他添乱。

  那边三人边吃饭边窃窃私语。其实在他们三个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刘铭的心就一直在他们那里,时不时的拿眼角余光瞟去。看到周海蔚突然发怒,还以为他的事黄了,这下着急了。

  “哎,我说,真不能问啊?”刘铭赶紧问崔劲。

  “问什么?”李少伟问道。

  “就是,这次的事情啊。”刘铭又转向李少伟。

  李少伟是周海蔚的近身,应该知道的多。

  “有些事情你们最好不要去知道的好。”李少伟很严肃的说。

  刘铭愣愣的看着李少伟,又看看崔劲,有那么恐怖吗?

  崔劲吞了口中的食物道:“别听他瞎说!”

  然后继续吃饭。

  “嗨!李上尉,您这话可吓着我了,还以为是不得了的事情呢!”

  “确实是不得了的事情。不过,有料给你,你放心。这不得上头说话嘛。”李少伟摆谱。

  “那可真得谢谢您了。还有崔老大。来,敬你们!”

  刘铭小心翼翼的给李少伟和崔劲倒酒,还有递上香烟。

  崔劲官比刘铭小,所以刘铭叫他崔老大,就不显得他地位低了。本来军营里面对于抽烟饮酒是有规定的,今天没有课程,也没有任务,所以可以饮酒抽烟。

  李少伟就是享受这样的待遇,不是他虚荣,他就是要放高姿态,以显示周海蔚的重要地位。李少伟从来不会做出格的事,这事他还是有分寸的,不然早就被周海蔚给踹了。而崔劲,主要是别人对他尊重,对他有敬意,他这人就不会去为难谁了。

  这三个人,吃的倒是挺开心的。主要就是李少伟吹牛,崔劲损李少伟,刘铭再那里吹捧打圆场。那边周海蔚独自用餐,倒不见有什么情绪,用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也不跟他们打招呼。

  刘铭眼尖瞄见了周海蔚的离开,赶紧制止他们,并看了看周海蔚的方向。李少伟和崔劲见了,也顾不得没吃完的饭,马上起身就要走。

  “哎,拿上拿上!过后,我再拿上好的给你们!”

  刘铭见他们要走,饭都没吃完,赶紧把剩下的酒和两包没用完的烟往他们怀里塞。李少伟和崔劲也不推辞,拿着就走了。这也不算行贿,就是朋友之间的吃喝而已。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刘铭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看来这次他又有大新闻独播了。

  “吃好喝好没有啊?”周海蔚冷冷的说。

  “没哪,饭还没吃完。”李少伟赶紧说。

  “你有剩饭?”周海蔚停下。

  李少伟赶紧刹车,说道:“不多不多,偶尔一两次嘛,这不是看您有事,我得跟着嘛。”

  “我暂时没事叫你做,你回去把饭吃完。”

  “噗!”崔劲忍不住笑出来。

  “你也是一样。”周海蔚偏向崔劲。

  这下崔劲笑不出来了,脸都涨红了。李少伟在一边心里平衡了些。

  “看来不用了。”周海蔚看着他们刚坐的地方说道。

  李少伟和崔劲回头一看,原来刘铭叫服务员过去收拾桌子了。这下他们两个高兴了,多亏了刘铭机灵,知道周海蔚面前不能浪费食物。

  “你们关系很好嘛,还拿烟拿酒。”周海蔚看了一眼他们手里的东西,边走边说道,“公然接受别人的贿赂,就不怕有人告状到我这里来?”

  “什么贿赂啊,不就是烟啊酒的,我又没给他什么好处,谁拿我短处啊?”李少伟不屑的说道。

  “拿了就是拿了。你们跟那些人身份不一样,有些事情你们最好有分寸,出了什么事我不会偏袒的。”

  这就是在给他们警告了。

  “哪能啊,我们您还信不过嘛!都您跟前的人!对您绝对的忠心!”李少伟赶紧拍马屁。

  周海蔚懒得听他在这里吹牛,就是借机敲打他们一下,省的他们以后真的为了些利益做出出格的事情来。人心这东西很难说的,可以说五十年不变,不能说一百年不变。

  “那关于要公开的事情……”李少伟小心翼翼地问道。

  “办公室说。现在去医院。”

  一行人往医院那边去。

  病房里,羽灵希状态稍稍好了些,但还没醒来。

  羽灵希现在是躺着的,背上的伤比昨天要好点,在背下垫了海绵,这样就不影响她呼吸和血液循环了。

  仪器上指示正常,吊瓶也换过了,应该是万顺来过了。周海蔚吩咐除了万顺带的人,其他人都不得进入病房。这时周海蔚才放下心来。

  现在是中午时分,外面太阳正是一天最大的时候。病房里面打了空调,温度没调很低,28°,对于他们来说,有点闷热了。周海蔚倒没什么,李少伟就不停得拿着书本扇风,而崔劲没有进来。

  周海蔚坐床上,伸手探羽灵希的额头,发现不怎么烫了。

  这时候,羽灵希动了动头。

  “睡醒了吗?”周海蔚轻声问道。

  “好难受啊!”羽灵希小声的说道。

  “没事了,你的烧已经退了。只有背上的伤没好。”

  羽灵希微微睁开眼睛,就看见周海蔚正眼神定定地看着她,弄得她都不好意思的转了下方向。

  “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吃东西?”

  “唔,不想吃,没胃口。现在什么时候了?”羽灵希听到肚子饿三个字,就问下时间。

  “现在是12点47分。”

  “啊?”羽灵希猛的想坐起,却发现又扯到了背后的伤,疼的她又倒下去了。

  “怎么了?”周海蔚按住情绪激动的羽灵希,不让她起。

  “那只海兽呢?”

  “已经抓住了,放心!”

  “它现在在哪里?”

  “在车队基地的空地上。”

  “快带我去!”

  羽灵希要起来,周海蔚不让。

  “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你现在身体还不好。”

  “不行!这个跟你没法说的,而且你也做不来。”

  “嗯?”周海蔚挑眉,还有他不能做的?

  “你先别问那么多了,你赶紧送我过去,很重要!”

  “好吧!”

  周海蔚小心抱起羽灵希,还叫李少伟盖了薄毯。李少伟一听要出去了,心情顿时好了。

  外面的崔劲见周海蔚抱着羽灵希出来,一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要跟着周海蔚过去,周海蔚拒绝了。

  当到达车队基地的时候,那里只有巡逻的士兵和看护现场的士兵,其他人都准备午休了。而且现在的太阳太大,他们都不愿意出来。

  羽灵希下了车,看见大海兽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

  周海蔚扶着她靠近了些。

  “让我上去。”羽灵希指着海兽说。

  “不行,太危险了!”

  “它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怕,何况它现在都快死了。”

  “总有万一。”

  “没事的,让我上去。”

  周海蔚知道不能跟羽灵希讲道理,叫吊车过来要送他和羽灵希上去。

  “你不能去!我要单独跟它说话。”

  “什么?”周海蔚惊讶的看着羽灵希,“它能说话吗?”

  “能,只是你们听不懂。如果有外人在的话,它不会跟我说话的。”

  周海蔚不知道羽灵希这又是闹哪一出,只能将她送上去,然后自己爬上吊车,以备出什么意外他好上去援助。

  羽灵希小心翼翼的爬上海兽的背,就跟龟背一样,有很多突出的纹路,这样羽灵希就不会滑到。

  大海兽感觉有东西在它背上走,痒痒的就要动,但活动范围太小,不过还是让羽灵希没站稳摔倒了。吓得周海蔚心都快飞了,人急急往上送。

  然而羽灵希并没有摔到哪里,她重重拍了一掌海兽的背,并说道:“不许动,我有话问你,你若不老实回答,我就用火烧了你!”

  这话筒过外壳传到海兽的耳朵里,然后海兽微微动了动脑袋。

  “不要烧我,你想知道什么?”

  “我看你本就不属于这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是有人叫我来的。”

  “是谁?”

  “不能说,我们签了契约。”

  “什么契约?”

  “我已经九千多岁了,具体年龄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我一直被困在东边的深海里,然后有一天,有个人跟说,如果到他说的地方,给他做一件事,就给我一颗海珠,可以保一千年的寿命。”

  “哈哈,有那么好的事,人家不会自己用吗?有什么比长寿更重要的事?”

  “我不知道那人到底图什么。但我们签的契约生效了就会应验,所以他不敢骗我的。”

  “那个人要你做什么事?”

  “就是这几天在那个海里,看见铁鱼就咬住不让他们走。”

  “还有呢?”

  “没有了。”

  “没有?那起风浪让空间变换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都是在妖兽领域呆的。一百多年前,妖王把我囚禁在东边深海里,我便在东海深域里住着。我怕光,特别是阳光,只要有光,我就想散发能量去遮住阳光。可能就是因为我的能量不能跟阳光抗衡,所以产生了虚幻的境界吧。”

  “那你咬住了铁鱼,为什么不拉走或者吃掉?”羽灵希稍微思考了一下才问。

  “那个人说了,要等到三天满了以后才能把它吃掉。”

  好险!羽灵希吓出了一身冷汗。再过一天,所有失踪的人和船都要没了。

  “你为了自己,就要害那么多无辜的人,真该死!”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要死这么多人的。我是灵兽,这么多年杀的生也很多了,但没想到这次会这么严重。我也没有办法,契约已经签了,不实行我就会死。求求你,救救我这条老命吧!我自私,但这次也没有真正害到人类,就求你放了我吧!”

  “你是在开玩笑!”羽灵希直接拒绝。

  这海兽太可怕了。

  “求你放了我,我能感觉你的身份不一般,如果你收服我,我愿意做的你的仆从,一辈子都效忠于你。”

  “你都已经效忠过别人了,我怎么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再效忠别人?”

  “不会的。你在我背上刻上你的名字,滴上你的血,这样以后我就是你的仆从了。除非你解除关系,我若是违背誓言,就会灰飞烟灭的。”

  “这个太冒险了,我不答应。”

  过了一会,大海兽才说:“好吧,我再告诉你一件事。这事过去了一百年了,很少有人知道了。其实你是……这个,我不能说。你看看你的年龄,还有你背上的两对翅膀。能上百岁而不老的羽族人,不是一般的人。”

  “什么不能说?你就是瞎说。而且我也没有一百岁。”

  “你离百岁也只差一岁了,加上你孕育的时间,已经一百了。”

  羽灵希说不出辩驳的话来。确实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年龄。这个海兽也是她第一次见,不可能知道她的年龄的。

  它都活了九千多年了,已经成精了,应该知道很多事。就是不说,真想拿火烧了它。不过,若是它说的是真的,留着它以后还有用也说不定,最起码还可以做船用,还能下海去玩。

  经过几分钟慎重考虑,羽灵希决定试一试了。

  “求你快点吧,太阳再晒一会,我就真的没命了!”海兽哭道。

  羽灵希没有刀,就用大拇指的指甲在海兽的背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再把脚上的纱布解开,用力挤了一下,顿时疼的她龇牙咧嘴,额头上都冒汗了。不过有血渗出了,慢慢汇成一条血滴掉到刚刻的字上,然后血滴和字发了一道光不见了!看来这老海兽说的没错了。

  羽灵希顾不得缠上纱布,就从海兽背上滑下来,吓得周海蔚在下面接住了她。这女人,也不会事先打个招呼的啊,还好这海兽的背很宽,也不陡,他还能反应过来。

  “你还要不要命了!也不会事先说一声!”周海蔚大声说道。

  “我好着呢。快,叫人放了这海兽。”羽灵希心情很愉悦。

  “你说什么?”周海蔚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我说叫你赶紧放了这海兽,快点啊!”

  “你疯了,这好不容易才抓到,你还……你现在居然说要放了,你知不知道放了它后果有多严重?”

  “没事了,我已经跟它谈好了,以后它就是我的了。现在我要放它走了,不然它要被晒死了,你可赔不起!“

  “这不是闹着玩,我不同意!”

  “哎?你不同意,那我自己来!”

  说完羽灵希一把推开他就要自己去解铁链。刚迈了一步就差点摔倒。脚上刚放了血,还疼着呢!吓得周海蔚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你别捣乱,赶紧回去!”

  “我最后说一句,你放是不放!”羽灵希怒目而视。

  周海蔚看着羽灵希愤怒的脸,三秒后,周海蔚就下令给铁链解了。这女人,每次说话都惊为天人,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士兵们都在休息,工程兵一时也过不来,羽灵希又催得紧,只能叫执勤的巡逻的来工具来砸铁链了,然后把海兽背上的铁链弄开。

  羽灵希往海兽的头部走去,周海蔚紧紧拽住她,不让她过去。羽灵希用力一把甩开周海蔚的手,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周海蔚没有办法,他管不住这女人啊!也只能跟着去扶羽灵希,羽灵希不让他碰,几次三番后,羽灵希也不费力气了。

  羽灵希走到海兽面前说道:“你现在自由了,赶紧走吧!”

  “是,主人!”

  海兽又从口中吐出一枚小小的海螺给羽灵希,说:“主人,以后找我,对着这个海螺吹就可以了,我知道主人在哪里,任何地点我都能过来。”

  羽灵希嫌脏,用手捏住了,然后放进了口袋里。

  大海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前肢向前,后肢向后,然后向前腾空飞去跃进了海里。然后又浮出来,对羽灵希点点头,挥挥前肢。

  羽灵希也对它摆摆手,大海兽这才没入海中。

  看着海面上的浪花,岸上的士兵都惊呆了,好像这海兽很听羽灵希的话的样子。

  周海蔚看着羽灵希还渗着血的脚,一把抗起她就往车子走。羽灵希只感觉天旋地转,然后紧紧抓住周海蔚的后背。

  “你抽什么风啊!”

  “你现在赶紧给我回医院呆着!”周海蔚凶巴巴的说道。

  “回就回嘛,我又不是不会走。”羽灵希也很不高兴。能不能换个姿势背她啊?

  那边李少伟打开了车门,周海蔚直接把羽灵希扔进了后座,然后自己绕过去进了另外一边的后座。李少伟赶紧开车,他觉得此刻最好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才好。

  原来头还是那么霸气啊,李少伟心里不禁呵呵两声。

  “你弄疼我了!”羽灵希怒道。

  “我看你刚才能的很,哪里像有伤的人。”

  “我看你才有病,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啊!”

  关你什么事啊!啊!啊!这几个字听在周海蔚耳朵里更是火上浇油。

  “我倒是不想管你的事!你赶紧给我养好了好回大陆去!”

  “哼!你要送我走,现在就可以!”

  “我可做不到,你帮了我,我还没好好感激你呢,怎么就让你带伤回家?”感激两字咬的好重啊。

  “不需要,我现在就走,省得在这里受你的气!”

  “我倒想!不过,你要是现在走,估计没到大陆你就没命了。”

  “什么意思?”

  周海蔚不说话,有些话,他没有证据,是不会说出口的。

  羽灵希见周海蔚不语,想起老海兽说的话,是有个人在这里面搞鬼,现在被她破了,估计那个人得恨死她了。那个人是谁她不知道,不过,周海蔚应该猜到了这里面的玄机。

  “他是谁?”羽灵希问。

  “你不用管,我会处理。”

  “你要怎么处理,你根本没有证据!”

  周海蔚又不语,羽灵希真的不像看起来那样傻,她已经看出来这事情里面有问题。

  “告诉我,我帮你报仇!”羽灵希又问。

  她对这个人很感兴趣,是谁这么大本事,能找到这样一头大海兽并与它交易呢?

  “你最好不要掺和进来,这个人的背景很深。等你好了,我保证一定安全送你回大陆。”

  “嘁,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不过我就喜欢这样有刺激的事。你不告诉我,我会自己去找真相的。”

  羽灵希好久没这么刺激的事干了,天天过一样的日子,她觉得很无聊。

  “我警告你,离他远点,别给我惹麻烦!”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你又不是我的谁!就算你是我的谁,我的事我自己做主!哼!你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又怎么防他?”

  周海蔚简直咬牙切齿了,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人。要是别人,他早一脚送他出基地了,偏这个羽灵希还不是别人,也不是一般人,像小鬼一样难缠。

  过了一会儿,周海蔚才毫无感情的说道:“他是侦察部的大校,纪无忌,也是司令员纪本念的孙子。

  “哦,原来是有关系的人啊,怪不得这么嚣张!”羽灵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看来水很深哪,难怪周海蔚不让她插足。不过越复杂的事她越感兴趣。

  “所以你最好安分点。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

  “还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呀,我还以为你这么嚣张,在这里就是地头蛇呢。”羽灵希揶揄道。

  “闭嘴!你当这是市井之地吗?”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哼!”

  羽灵希偏头看看窗外,毫不理会周海蔚的警告和不悦。然后看见外面的事物是静止的,原来车子已经到了医院楼下了。

  “李少伟,车子到了你怎么也不说一声?”羽灵希问。

  “我不是看你们聊的挺来的嘛。”李少伟赶紧陪笑脸。

  他实在是忍着不去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了,可偏偏他们的声音那么大,想堵也堵不住啊!何况他还真想听。

  周海蔚下车,李少伟跟着下车,把羽灵希的车门打开。周海蔚这次倒不粗鲁了,而是抱着羽灵希上楼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