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潜规则
梦笔2020-01-13 08:572,892

  凌飞也点了咖啡,刚等一会儿门外走进来一位年轻人,二十多快三十岁的样,穿着随意却显得大方自然,带着一股不羁放荡之感。

  年轻人一眼就看到了靠窗位置的唐娉婉,如此美丽的人儿引得所有人瞩目,又何况是他?

  年轻人笑眯眯走到唐娉婉前方坐下,看也没看旁边的凌飞,笑问道:“娉婉,怎么来这么早,应该是男士等女士的。”

  “守时是一个人应有的素质。”唐娉婉语气平淡。

  “娉婉确实是一位守时的人。”年轻人笑着,“今天你很漂亮。”

  “还是延续昨天的谈话。”唐娉婉不接年轻人的话,直入主题,“关于贵公司……”

  “娉婉,你平时都有哪些业余爱好?”年轻人打断唐娉婉的话问道。

  “请不要谈无关之事。”唐娉婉语调微微提高一些,“这件事对我们丽人美妆而言极为很重要,请你郑重!”

  “好好好,知道了。”年轻人笑道。

  “贵公司……”

  “娉婉,我觉得你这样其实也很可爱,比……”

  唐娉婉眉头微蹙也打断了他的话:“薛先生!如果你再这样聊些和主题无关的内容,我们依旧无法继续这次谈话。”

  “哈哈,你看你,又认真了,老是这么严肃怎么行,谈谈谈,当然谈。”薛先生笑着道。

  凌飞在旁边看着,心中大致有了想法,这个年轻人应该是喜欢唐娉婉,估计两人认识有一段时间了,薛先生还时常追求于她,而唐娉婉显然对他没有感觉,甚至有可能拒绝他好多次。

  唐娉婉找他来的原因也了解了,不胜其烦,可又因为必须要合作没有办法,找了他过来,让薛先生看到她有男朋友死了这条心。没想到的是,这年轻人正眼都不瞧凌飞一眼,全程当凌飞是空气,只顾和唐娉婉说话。

  唐娉婉道:“关于贵公司下架我们丽人美妆化妆品的情况,我觉得你们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合同中早有合约,我们产品并未出现任何质量问题,无故下架我们的产品是违约!”

  “这个啊。”薛先生手指敲着桌面,“我不大清楚啊,有这回事吗?我回去找人问一下。诶,娉婉,你今晚有没有空,我发现了一家餐厅,味道很不错要不要一起……”

  “薛先生!”唐娉婉面带愠色,“你们已经搪塞好多次,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明确答案,我将会到法院起诉!”

  “娉婉,怎么还生气了,着什么急嘛。”薛先生笑道,“都是小事情,我回去调查清楚再说,这个不着急。晚上的晚餐你没安排吧,一起吃个晚饭,说不定那时我就给你调查清楚了。”

  凌飞听了半天眉头皱起,薛先生后半句话的隐意很重!一起吃晚饭才谈生意?心里打什么鬼主意自己最清楚。

  “怎么样?娉婉,意下如何?”薛先生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笑眯眯道,“你答应了,我觉得今晚就能解决你的问题。”

  唐娉婉薄怒,驰骋商场也有些年头了,她怎么不懂这些潜规则。她鄙夷这样的规则,身为唐仲英的女儿根本不可能会受这样规则的限制。而薛先生将这提出来自然令她愤怒不已!

  如果不是因为丽人美妆是自己的心血,不想依靠父亲,怎么可能找不到合作对象,结果受制于这种人!

  化妆品需要电商与实体柜台的展示,薛家在电商以及实体市场有绝对的实力,在新城绝对排得上前三。和他们的合作自然是最佳的,然而莫名其妙便将丽人美妆的产品统统下架,让唐娉婉公司陷入危机。如果能够找到另外合作对象再好不过,唐娉婉直接就可以把薛家给告了,可惜无果啊!

  这些天唐娉婉找了好几家,都是含糊其辞,不想和她合作。以前香饽饽的丽人美妆公司,为何突然就不受待见?为此她伤透脑筋,只得和薛家一次次商谈。

  “吃饭啊,好啊。”这是凌飞突然出声,他笑着揽住唐娉婉的腰肢,“婉儿,有人请吃饭干嘛不去?晚上我和你一起过去。”

  唐娉婉身体一颤,腰肢仿佛有蚂蚁在爬,浑身不自在,含糊嗯了一声。

  薛先生笑容渐渐淡了:“娉婉,他是谁?”

  “我是婉儿的男朋友。”凌飞回道。

  薛先生淡淡道:“娉婉,从来都没听说过你和人交往,该不会是哪里找来充数的吧?”作为唐娉婉的追求者,薛先生把唐娉婉周围的关系调查得很清楚,唐娉婉有没有和男人有过接触他再清楚不过,从没有听说过唐娉婉有男友!

  “要我们亲一个给你证明吗?”凌飞笑问道。

  唐娉婉脸色一僵,这家伙过分了!

  “算了,为什么需要向你证明,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凌飞道,“我说薛……你叫薛什么来着?管他薛什么鸟,无所谓了,晚上在哪吃饭啊?哪个餐厅味道这么好。”

  薛亭远脸色一冷:“娉婉,看来这年轻人很不懂礼貌啊,素质这么低。”

  “对待人品差的人,我觉得表现得素质低一些没什么。”凌飞笑道。

  薛亭远脸色沉下来:“你在说谁人品差?”

  “说谁谁知道。”凌飞盯着薛亭远笑着。

  唐娉婉在桌下扯了下凌飞衣襟,她现在还不能与薛家交恶,目前她找不到薛家替代品,无人和她合作。如果得罪死薛家对她而言是重大损失,言语上的露骨她可以忽略。

  薛亭远冷笑一声:“娉婉,我看你是一点不想和我好好谈生意吧?找个外行坐这当电灯泡听我们谈生意也就罢了,还打扰我们,你是什么意思?”

  唐娉婉微愠,是谁不想谈生意大家心知肚明,竟然还倒打一耙。

  “我也想问问薛先生是什么意思?谈生意就谈生意,现在不能谈?非得吃顿晚饭?”凌飞反问。

  “不好意思,我谈生意时不喜欢旁边坐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薛亭远冷眼盯着凌飞,“我不能接受一坨屎在我眼前晃,我有洁癖。”

  “你在谈生意?对于薛先生的不要脸,我很佩服。”凌飞含笑抚掌,“究竟是谁不想谈生意,你当我们是傻子还是你脑子里本来就没东西?”

  “嗬。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懂什么叫谈生意?回家找你妈多喝点奶,长大点再出来,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薛亭远恼羞成怒骂道。

  唐娉婉皱眉:“薛先生!”薛亭远骂得难听,她听不过去。

  “果然是早上出门吃了化肥。”凌飞打嘴炮的功力也不差,骂人都不带脏字。

  薛亭远怒了:“娉婉,现在我们没什么好谈,今晚亭苑酒楼,你单独一个人来,带上他那就不用谈了,这种垃圾我看了都烦!娉婉,我得说你两句,少和垃圾在一起,近墨者黑,把你素质也拉低了。”

  薛亭远没看见,唐娉婉的脸色越发冰冷。

  “薛先生!”唐娉婉语气冷冰冰,仿佛周围都被冰封一般,“我说了,今天不想再听你的搪塞之语,这件事本就是你们的错,你们违约在先。如果无法处理,明天法庭上见。”

  公司情况已到燃眉,薛家却一拖再拖,甚至还对自己起了歹念,唐娉婉无法再忍。

  薛亭远听到这话笑了,笑得张狂:“娉婉,人都说你是少见的女强人,依我看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为了这种东西不顾一切?”说这种东西时他还指着凌飞。

  “和他无关,是你太过分了。”唐娉婉冷漠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休想!”

  薛亭远脸色稍稍一僵,目光变得邪淫,不再收敛:“既然你知道了那更好,我们就敞开来谈谈。”

  唐娉婉黛眉紧锁,薛亭远带有侵略性肆意的眼神让她相当反感。

  “明摆告诉你,有人对你的丽人美妆不爽,已经对你出手,不会再有谁敢和你合作。”薛亭远露出嘴脸,冷笑着,“不管你找什么人,都不会有人敢和你合作。如果你今晚乖乖从了我,我可以为了你付点代价继续帮你。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不好意思,你等着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