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爆发冲突
梦笔2020-01-13 08:572,771

  听到薛亭远的话唐娉婉怔了怔,难怪了,难怪以前香饽饽的公司现在找不到合作对象,原来是有人对她动了手。作为唐仲英的女儿,有时候即便不蓄意拿父亲的名头出来旁人也会看唐仲英的面子上帮助她,这一次,诸多商谈对象对她避之不及,原来如此。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有如此大的力量!

  “娉婉,你最好想清楚点。要么上我的床,要么没了你的心血,自己选。”薛亭远说得露骨无比,“这种小毛孩你就别想了,什么也帮不了你,爱情,嗤,有什么用?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废物一样,能给你什么?你追求事业,他就是你的负担,我才是你唯一出路。”

  唐娉婉目光冰冷得渗人,薛亭远当众说出来令她怒极。

  “确实有够不要脸的,说这种话一点脸红的感觉都没有。”凌飞淡淡道,“这么多人,说出这种话来,我不知道你是没脑子还是脸皮厚。”

  薛亭远视线往旁边一瞥,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他刚刚说话声音可不算小,近一点的都能听得清。旁边的人显然都是听见的,想到这他脸色臊红。

  薛亭远恼羞成怒啪地一声拍在桌上:“你个废物东西也敢骂我,信不信我让你活不过今天。”

  “最近这种说大话的家伙怎么都这么多。”凌飞摇着头,“这个让我在新城无立足之地,那个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今天又有人让我活不过今天。”

  薛亭远羞恼道:“你死定了,别以为唐娉婉能救你,她现在自顾不暇没有闲心管你,老老实实给我磕头道歉,我还能原谅你。”

  “磕头?”凌飞表情冷淡,“你配吗?”

  薛亭远似是想到什么队唐娉婉道:“娉婉,你让他给我跪下来,我会给你机会。”

  凌飞斜了眼唐娉婉,她冰冷的面容泛起一分异色,开了口啊:“你的做法只让我越来越恶心。”

  薛亭远脸皮抽了抽:“好!很好!唐娉婉,为了这种人你竟然如此,我高看了你,为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妄想在商场立下一番不下于男人的事业,痴心妄想。”

  “我怎么做轮不到你来说。”唐娉婉冰冷道。

  “呵呵。”薛亭远冷笑,“唐娉婉,我奉劝你从了我,除了我绝对没人能帮你,除非你放弃自己的心血,否则绝无半点成功的可能。”

  这时,凌飞伸手端起唐娉婉桌上的咖啡。

  “唐娉婉,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想必我说的话你再清楚不过,老老实实顺从我!”薛亭远冷笑。

  唐娉婉身体在颤抖,怒到极致,她时时刻刻都冷冰冰,不生气也和生气一个样,现在显然是怒到极致的表现。

  凌飞看了眼唐娉婉脸色变得更为阴沉,端起唐娉婉的咖啡朝薛亭远脸上泼了过去,滚烫的咖啡烫得薛亭远失声惨叫。

  “啊!!!混蛋,你在干什么!啊啊。”薛亭远怒吼着后退,摔倒在地。

  咖啡厅内骚动起来,刚刚再怎么样也只是言语上的交锋,现在凌飞动了手场面大不一样。

  “凌飞!”唐娉婉忍不住出声,“你!”

  凌飞缓缓站起身来,冷酷道:“在我面前如此侮辱我的女朋友,你当我不存在?”声音很大,周围听得一清二楚。

  唐娉婉一顿,那双美眸扫了眼凌飞。

  “啊啊,你该死!”薛亭远脸皮被烫得通红,暴怒一把抓起椅子朝凌飞砸过去!

  “住手!”一声大喝。

  然而这声说晚了,薛亭远椅子已经砸过来。不过薛亭远砸的位置有些不对,不知是不是咖啡糊了眼还是凌飞和唐娉婉太近,椅子小半往唐娉婉那砸过去。

  唐娉婉惊叫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凌飞一把抱住唐娉婉,身体在前,椅子砸在了凌飞背上。

  咔擦——

  薛亭远力道真不小,又或许是椅子质量差,砸在凌飞身上断了开来。

  凌飞眉头紧锁,闷哼一声。

  唐娉婉下意识推开凌飞,随即缓过神,忙道:“凌飞,你,没事吧?”

  “不碍事。”凌飞轻轻推开唐娉婉,表情冷峻。

  薛亭远表情狰狞:“今天,你走不出这里!”

  “这话同样是我想对你说的。”凌飞攥紧拳头。

  “薛亭远,你小子真是长本事了!”

  这时,咖啡厅里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咖啡厅内众人纷纷望去,只见一位中年男人走来,龙行虎步,气势慑人。

  “展天啸?他怎么来了。”

  “今天真是热闹。”

  “麻烦事一堆,还能不能好好谈点事了。”

  “有热闹可看了。”

  凌飞听到周围议论之声转头看去,还真是展天啸,他怎么进来了?

  “诶,凌小兄弟,小心!”展天啸突然神色一变叫道。

  “小心!”唐娉婉同时出声。

  薛亭远可没管这里情况怎么样,又抓起一张椅子朝凌飞砸过来!

  凌飞眉头一挑,一把推开可能波及到的唐娉婉,整个人往后倒去,身体如铁板桥后弓,却未倒下。砰地一声椅子砸在桌上,碎屑四飞。

  凌飞冷哼一声,弓着的身体如同弹簧般弹回来,借势迸发巨力,一脚踹在桌上。桌子朝着薛亭远撞去,薛亭远吓得步步后退,然而桌子速度太快薛亭远来不及退,撞在他身上。

  薛亭远眼球都快突出来,因为桌子的高度太刚好,刚好到他胯部,这一下直接撞到了不该撞的位置。薛亭远双手扶着桌面,脸色苍白,疼都喊不出来了。

  “好大的胆子。”凌飞动了动脖子,咔咔作响,背部的疼痛感袭来令他更为愤怒,又一脚踹在桌子上,桌子再一次撞过去。

  “嗷!”薛亭远惨呼一声,趴在桌上上气不接下气,一句话都发不出来。

  这两下踢得不知薛亭远受不住,旁边看着的男性同胞们都是头皮发麻,这,废了吧?

  看凌飞还有动手的迹象,唐娉婉忙抓住他:“别冲动。”男性脆弱处多来那么几次,死了都有可能,唐娉婉又不是不懂,要真如此凌飞可惨了。

  “哼。”凌飞冷哼一声。

  展天啸走了过来,看着薛亭远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凌飞,你,没事吧?”唐娉婉问的自然是凌飞背后那一下。

  “小事。”凌飞随意道,当年受伤无数,濒死的伤都经历过无数次,这又算得了什么。

  唐娉婉没有再问,眼中尽是关切。怎么可能没事,那一下,这么近、这么重,椅子都摔断腿。可她向来性格冰凉,不会过多表现关心。

  “这小子就是脑子有问题,你怎么和他起了冲突?”展天啸问道。

  凌飞冷冷道:“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女朋友,没把他打死算他命大。”

  “你下手算轻了。”展天啸轻哼,他对薛亭远无比厌恶。

  展天啸顺带着扫了眼唐娉婉,微微错愕,等等,这不是唐仲英的女儿?凌小兄弟是她男朋友?刚刚他上来更关心凌飞,没多看唐娉婉,没想到竟然是唐仲英的女儿!

  “呃,呵呵……”薛亭远挣扎着起身,面带讥诮,“好,很好,小子,你死定了!唐娉婉,不从我,你,等着倒霉!”身体难受得很,薛亭远还是坚持站起来。这口气他咽不下!

  “我等着。”凌飞他怕过什么?

  “倒霉?”展天啸看了眼唐娉婉,“他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唐家千金能倒什么霉。”唐仲英的女儿想要从商,大半个商界都得让道,这话一点不夸张。华夏投资之神,有这个能量!

  薛亭远斜了眼展天啸:“惹了陈家,在新城,休想善了!”

  陈家?听到这两字唐娉婉看了眼凌飞,她能想到的陈家,在新城有如此能量的陈家只有一个——陈瑾浩的陈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