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铁面无私
慵十一2019-06-24 10:253,326

  徐行刚要把萤囊递给木惊枝,却莫名被他抱起来,整个人都懵了,愣了半天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努力拍打木惊枝的手,挣扎着跳下来。

  “你做什么?”

  “帮你啊,你让我帮的……”木惊枝眨着水雾迷蒙的眼睛,满脸无辜。

  徐行躲开他的目光,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

  木惊枝凑近了一点,“脸红了?”

  “没有,萤囊晃的……”

  “萤囊的光又不是红色的。”他像个好奇的孩子,伸出冰凉莹润的指头在徐行脸上轻轻戳了一下,“就是很热啊……”

  徐行粉红的脸被他按出一个白生生的印子,愈发烫了,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木惊枝的脸都快贴到徐行脸上了,“该不会是害羞了吧?这么多天,可算见到你害羞了。”

  徐行袖中的爪子都伸出来了,恨不得抓花这张近在咫尺的漂亮面皮。

  木惊枝浑然不觉,依旧没皮没脸的往前凑。

  徐行把萤囊塞到木惊枝手里,后退一步,“你把……把它系到树上去。”

  门口传来从心大大咧咧的笑声,“呦,我没听错吧?我们家徐行居然结巴了?”

  徐行不理,低头躲进屋子。

  幽思正在屋中忙活,这么个不苟言笑的掌事翎主在灶台边烧火做饭,倒有一种蛟龙皮蒙了杂耍鼓的大材小用之感。

  他见徐行进来,淡淡的说:“再等等,就快好了。”

  鱼的味道一阵阵顺着缝隙飘出来,徐行闻着舒畅,却觉出浓浓的鲜汤中似乎夹杂着隐隐血腥味道,再细看幽思略比平日里轻缓的动作,便是了然。

  “翎主今日受伤了?”

  幽思平静的给鱼汤里放了点盐,“双头蛇不好对付……这么薄的血味都闻得到,你很厉害。”

  他又顿了顿,“别告诉旁人。”

  “那我……”徐行的眼睛盯着锅里的鱼。

  幽思毫无表情的盛了一碗鱼汤递给她,“给你这个。”

  徐行笑了,“成交。”

  “哎呦喂,老顽固你可以啊,表面上一副君子样儿,私底下居然给我姑娘开小灶,啧啧,我可告诉你,我们家徐行宝贝着呢,你这素了两千年的老鹤可不许瞎惦记。”

  幽思连眼皮都没抬,冷冷的说:“酒在后面,自己去拿。”

  “好吧,看在酒的份儿上,原谅你一次,以后离我们家徐行远点,听到没有?”

  他一回头,徐行正偷拿幽思的大勺子扒着锅沿儿打算再盛一碗,那眼巴巴的样子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颓丧贪嘴的小懒猫。

  从心觉得好笑,摸摸她的头,“本来以为我们家徐行挺机灵的,这么一瞧,一碗鱼汤就能骗走,我这是养了个什么傻丫头?”

  幽思也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拿了酒都出去吧,快开饭了。”

  从心没动,绕着幽思晃了一圈,“老顽固,以前倒没注意,现在发现你贤惠得很啊……”他伸出胳膊搭着幽思的肩,“以后要不要跟着少主住寻昔院?给少主做个厨子也比跟着木如倾那种家伙强吧?你看今天那么危险,谁管你了?到最后还不是我……”

  幽思冷声打断他,“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比我更清楚,少主的安排我不敢责问,但你也没必要充良善。”

  从心吃了瘪,赖唧唧的还嘴:“你还非得说出来,显你聪明是吧……算我白说,你幽思翎主铁面无私,不接受任何拉拢,算我杂碎又犯贱喽……”

  “幽思受旧主大恩,苦心栽培,立誓倾我之力护木氏一族,不敢有分毫偏颇。”

  从心一脸烦闷,“听听这冠冕堂皇的口风,你就在你的小破院子里自己窝着吧,早晚有一天跟着这寸草不生的三分地儿一起荒了。”他赌着气,故意撞了一下幽思的肩膀,拿着酒出去了。

  徐行看见幽思额头的青筋都崩起来了,小声问:“伤没事吧?”

  “无妨,你也出去吧。”

  徐行没再说话,转身出去了。

  这一入一出的功夫,干枯的枝桠和屋檐下都系上了萤囊,幽思干涩无趣的荒凉院落被温柔的光笼着,流萤浅溢,月皎波澄,点点叠重映,倒也凭添了几分生气。

  幽思走出来,见了一院温柔朦胧的光,冷漠的脸孔也缓和了些,对木惊枝低头施礼,“少主可安好?”

  木惊枝对他笑笑,“好得很,师父的牌位……我倒是欠了你一份情。”

  “幽思无能,只护得牌位。”

  “足够了……”

  石桌四方,木惊枝与幽思对面而坐,徐行和聆楚坐了另外两侧,等靠在树下赌气的从心缓过神来,发现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他嬉皮笑脸的凑过来,“我坐哪儿啊?”

  徐行挪了一点位置,示意从心坐她身侧,木惊枝瞪了他一眼,“杂碎,坐我旁边。”

  从心向后退了一步,“少主您不会是又憋着什么坏主意要收拾我吧?我这两天没惹您生气……”

  聆楚接口:“你今天把少主叔叔丢在澹玉水边了。”

  从心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两圈,飞快的伸手摸了桌上一坛酒,抖抖翅膀飞到树上。

  木惊枝也不理,看着幽思,“幽师兄……”

  幽思立刻低头,“属下不敢。”

  木惊枝托着下巴,单手敲桌子,“我今日杀了长汀老儿,木如倾表面不敢说什么,但从此后仇怨就更深了,你想要两不偏颇,怕是不易。”

  “幽思一无贪念,二无私心,此生仅一蔬一饭,一魂一心护我迟山,圣主及宗室皆知我性情,不会为难与我。”

  “那就好。”

  聆楚接口:“少主叔叔明明可以自己做圣主的,何苦顾虑这些?”

  木惊枝依旧带着笑,没有说话,头顶传来从心的声音,“呆鸟,做圣主是要料理整个迟山大小事宜的,你少主叔叔逍遥自在惯了,岂会被那等俗扰束缚,从来都只有他给别人添麻烦的份儿,别人给他添麻烦,想都不要想。”

  聆楚“哦”了一声,硕大的眼睛看着木惊枝,咧嘴笑了,“少主叔叔真厉害。”

  这幅贪懒样子也不知是哪儿厉害了,可是聆楚愿意夸,木惊枝就偏偏愿意听,他抻了个懒腰,又恢复孩童模样,趴在桌上,把半张脸埋进宽大的苍色衣袖里,露出一双笑弯的眼睛。

  从心大咧咧的问:“少主,那花亦草的事情就不追究了?您看木如倾现在膘肥体壮的样子,看着我就来气。”

  “那种破草,再给他十棵也不敌我,有什么可气的?”

  破草?

  徐行恨不得把鱼汤泼在他脸上,那是本琉主用命换来的!居然敢说是破草!

  幽思点头,“少主定是无需顾虑,只是今日仰星阁一事,各位宗室敢怒不敢言,怕是少主以后也免不了被他们刁难。”

  “我不刁难他们就已经不错了。”

  从心接口:“仰星阁的事,还不是我们家徐行的功劳,若不是她想起从前跑到那山洞中遇上霄行老头暗中祭拜云鸾主母,今日怎会如此顺利?”

  徐行白了他一眼,“那还不是因为你带我出去,结果把我弄丢了,我才会误入山洞。”

  从心没皮没脸的笑,“哟,那如此说来,倒是我的功劳了?唉,原来我早在许久之前,便为今日大事做好了筹谋,我杂碎还真是劳苦功高,果然是世间难觅的福星,不但生得相貌堂堂,还懂得未雨绸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木惊枝朝聆楚使了个眼色,“把杂碎弄下来,揍一顿。”

  聆楚放下碗筷,“好!”

  “呆鸟你干嘛?你别胡来……喂,你别拽我,我讹人了啊……救命啊!”

  徐行听着他们胡闹的声音,不觉笑出来,正撞上木惊枝看向她的眼睛,不知为什么,明明他眸中的雾气一直散不尽,却看起来玲珑剔透,像是随时会溢出水。

  她低头看着碗里冒着香气的鱼肉,努力把注意集中在食物上。

  烟笼薄月,夜笼萤火,耳畔有笑闹之音,面前有温热餐饭,这样的日子,她活了近千年,只在迟山才有。

  从前暮山沉衍,说好听一些,是妖王最宠爱的琉主,说难听一些,不过是最好用的爪牙。

  当年,妖王为了拉拢斓域,意欲把她送给乾痕做礼物,她苦苦哀求下,妖王给了她第二条路:下坳渊取花亦草。

  世间仅有的六株花亦草,她用了二十年,赔了六条命,方得以保全自己,得了妖王赏识。暮山皆言她是铁石心肠,竟舍得用自己的命换取琉主之位。只有她自己知道,妖王只不过是给了她两条必输的选择,送与乾痕或下坳渊,无论怎么选,妖王都是稳赚不赔,而她那般执拗的性子,定会选择后者。

  至于乾痕……那水般温柔的佳公子,如玉外表下到底藏着多么歹毒的心,只有她知道。

  她努力把自己封闭起来,用疏冷和手腕让所有人知道沉衍琉主有多么冷傲骄矜不好招惹,她都快忘了,那个一己之力便可驯服暮山千军万马的沉衍,当年也才活了寥寥两百多岁而已。

  如今,近一千年的岁替,七百年都是猫身,有道是当年那些极盛的传说,不过虚妄的昙花一现,反而做病猫的颓丧日子,方知浮尘间确有真情。

  徐行回过神来,慢慢把鱼汤喝下去,腹中温暖。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墙后芳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故蒙尘半身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