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川仙一卦
慵十一2019-07-25 14:233,276

  黑影翻了个身,露出一张少年面庞,“少主叔叔,外面……外面有东西!”

  竟是聆楚!

  木惊枝一瞬间到了聆楚面前,那动作快得徐行竟没看清楚他如何过去的。

  “怎么了?受伤了没有?”

  聆楚一脸急切,“没伤……少主叔叔,我刚才看见那只雕枭了,就是当年折断了少主叔叔小指的那个,他不会是来寻仇的吧?”

  木惊枝的表情有点意外,“他不是早就被川仙降服了?你确定你没看错?”

  “不会看错的,他脸上的疤还是我砍的。”

  “他现在何处?”

  “在倚风院的的废墟边上。”

  木惊枝的脸色严肃了一些,转回身看着蹲在院中的那株山茶,那小姑娘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一脸乖顺,“哦,我先回房间了……”

  见她进了屋子,几个人也回到前厅,木惊枝这才开口问聆楚:“倚风院已是一片灰烬,你可看清他在做什么?”

  “我没敢啊,少主叔叔你知道的,他那么可怕……我就是瞧着他站在那,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从心也嘀咕:“就算不化为灰烬,珍贵的东西都被长汀老贼偷的差不多了,那雕枭想要什么,也没必要去废墟寻……难不成烧倚风院的事情与他有关?”

  木惊枝看着从心,“这件事是你查的,你在问我吗?”

  “少主,我们查的时候没错啊,木如倾身体突然好转,幽思还在长汀的房间里看到了空的琉璃瓶子,而且我们还在倚风院附近捡到了长汀老贼的手串……”

  “越是这样顺理成章,越是让人疑虑,凭长汀老贼的厚颜无耻,就算偷花亦草给木如倾疗伤,只要咬死不承认,谁也无法奈何他,毕竟他盗取倚风院的东西也不是头一回了,可他这次偏偏趁我不在烧了倚风院,又不小心落下了随身之物,会不会蠢得太过刻意?就像是在……故意找死。”

  “少主,您是说……有人故意把线索引向长汀老贼,借您的手杀他?”

  木惊枝微微闭目,没有说话。

  “那少主岂不是被利用了!”

  木惊枝瞪了从心一眼,“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你有必要喊这么大声吗?”

  从心朝自己那张臭嘴拍了一巴掌,皮笑肉不笑的朝木惊枝呲牙。

  木惊枝思量片刻,“当年那两个老东西敢将我母亲藏于山洞中折磨,必是算定无人能发现,这一千多年,发现那里的人也确实极少,除了霄行,便是小红和杂碎……连我师父当初调查此事,都没有找到线索。”他转向徐行,“所以小红当初发现此处,又恰巧碰到霄行在洞中祭拜,确定只是巧合?”

  他这样一说,从心和徐行对视了一下,从心答道:“那天本来我想着带她出去玩,顺便抓点山鸡野兔打打牙祭,少主您是不知道,徐行当时的身体是又虚弱又懒散,我就琢磨着把她放到一边儿等我,这样我行动也方便些,结果我走着走着就走远了,然后……”

  “我不听废话。”

  从心立马规矩起来,“我走远之后,遇到一条蟒蛇,缠斗了好久才脱身,等我赶回去,她已经不在原地了。”

  徐行接口道:“你离开许久都没回来,我有些担忧,后来看见前面有一个身影与你形貌相似,便跟了上去,只是我那时行动不灵敏,人影跟丢了,却无意发现了那个山洞,正好看到霄行尊长在洞中祭拜……可惜我当时无法与人交流,这件事便慢慢淡了,直到你前几日偷藏牌位又误入洞中,我才想起此事。”

  她皱了皱眉,“幽思的院落少有人顾,牌位在他那里甚是安全,你为何突然想着将牌位藏在外面?又恰好是那个山洞?”

  从心挠着脑袋,“我本来也觉得幽思的院子安全,可是我刚回迟山那晚,房间里就有了动静,来者直接奔着牌位去的,我琢磨怕是长汀老贼憋着给少主找不痛快,就想把祖师藏在一个隐秘点的地方,毕竟幽思再厉害也只是个下属,长汀真想干什么,他也没法子……至于那个山洞,我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就找到了,那个洞口真的很隐秘,从前我路过那里都没发现,可是那天大半夜的,莫名其妙的就发现了!”

  他说着说着,缩了缩脖子,“现在回头想想,不会是有谁暗中指引我过去的吧?我怎么有点瘆得慌?”

  木惊枝捏着自己赤红的小指静静听着,直到从心和徐行说完,他才轻轻开口:“长汀老贼害我母亲是事实,他死不足惜,哪怕我对这些线索有疑虑,也不会罢手,有人算定我必然会出手,所以故意把线索引给我们看。此人……下了好大一盘棋!”

  “少主,您说这个人是敌是友?”

  “非敌非友,只是恰好也想弄死长汀老儿罢了。”

  “这个人这么厉害,想弄死那个老贼应该很容易才对?为何要耗费这许多年给我们布局呢?”

  “怕是想图个名正言顺的复仇,又碍于身份,不方便亲自露面之人。”

  徐行思忖片刻,突然问从心:“那日你对我说,曾求川仙一卦,他算定少主七百年便会醒来……”

  木惊枝捏着小指的手顿了顿,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看来,雕枭此来,并非寻仇。”

  他轻快的抬起了头,“聆楚,你去请雕枭来寻昔院。”

  聆楚瞪大眼睛,拼命摆手,“少主叔叔,你记不记得当初我们俩加在一起都打不过他的,虽然他现在跟着川仙,我也……”

  “当初我们俩打不过他,现在还是打不过他,他若是心存敌意,早就冲进来了。”

  “那我也害怕……”

  木惊枝的语气温柔了一些,“听话,快去!”

  “哦……”聆楚噘着嘴,慢吞吞的出去了。

  原来聆楚这样愣头愣脑的家伙也会害怕,徐行看着好笑,倒是对那雕枭生出几分好奇。

  没多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前厅,聆楚比他先几步进屋,早已躲到了离他最远的角落里。

  那身影躬身一拜,声音浑厚,“见过惊枝少主。”

  木惊枝笑了,轻快的走到他身边,歪头看他,“你现在好规矩啊,川仙教得好!”

  那人抬起头,一道长疤纵贯了右脸,显得面目凶恶,但表情却很端正,“百莫惶恐。”

  “百莫……你都有名字了?”

  “川仙说我当年伤了少主,百死莫赎,故而取名百莫。”他单膝跪地,“百莫从前蛮野无状,心性未修,还请少主恕罪。”

  “无妨无妨!”木惊枝把他拉起来,又伸了右手在他面前晃悠,孩子般得意的炫耀,“瞧瞧,你当时那一招,我现在因祸得福了,好看吧?”

  “好看……”

  “有眼光!”

  百莫依然老老实实的站着,“川仙说了,寻昔旧院是宝地,百莫粗俗之辈不能擅闯,只要在倚风院废墟前停留一会儿,少主自会相见,果然……”

  “那川仙要你来此,有何事?”

  百莫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木惊枝,“川仙说了,少主若是肯见百莫,必是猜中了这一局,少主素来……素来勤俭,虽然你们目标一致,却也不敢平白劳烦少主贵手,故而送您一卦,以表歉意。”

  “勤俭……他直接说我抠门不就得了。”木惊枝瘪了瘪嘴,“他老人家利用我下了这么大一盘棋,就只给我一卦,也没比我大方到哪儿去。”

  “川仙说了,此一卦足矣。”

  木惊枝接过盒子,“一卦足矣……这么自信?你没偷看吧?”

  “川仙说了,只有少主能看。”

  木惊枝点点头,从里面取出一支细小竹笺,他看了一眼,目光顿错片刻,看向百莫,“川仙只要你送这个?”

  “是。”

  木惊枝把竹笺捏在左手,用右手小指轻轻的敲,“嗒”,“嗒”,“嗒”。

  只这三声,他略带犹疑的眸子便露出了明媚的光,嘴角也翘起来,紧接着,甜笑充溢了整张脸,最后,竟然笑出声来。

  屋中四个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实在不知道他在美着什么。

  从心莫名其妙,“少主,您都笑出褶子来了。”

  木惊枝还在痴痴的笑,“啊?是吗?”

  “川仙……把他的沄屿栖送你了?”

  木惊枝还美着,合掌将竹笺捏成一把碎屑,可那一脸傻笑根本收不回去了,满面红光的对从心说:“一个岛算什么,川仙给我这一卦,倾尽浮尘都值得!”

  木惊枝一边说话一边踮着脚,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对百莫说:“你告诉川仙,他这一盘棋我一点都不介意,他再利用我一局都可以……”

  百莫也被他闹懵了,“惊枝少主,您没事吧?”

  “没事,好得很,从来没这么好过!”他伸手拉着百莫的胳膊,“你还没吃饭吧?留在寻昔院吃饭,我记得你喜欢鹿肉是不是,让聆楚去给你抓只小鹿回来烤了。”

  聆楚缩在墙角拼命摇头,“我才不给他抓小鹿吃,不要,我不去!”

  木惊枝心情实在好得很,拍拍百莫的肩膀,“没事,我去抓,你等着我。”

  他说完便要往外跑。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女儿心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故蒙尘半身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