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有一种女人叫宋子悠
胖红豆2020-01-14 13:304,522

  早上七点,惠仁私家医院的电梯里就塞满了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紧张。

  电梯刚刚抵达住院部的三层,医生们鱼贯而出。

  走在最前面的主任医生步子迈得很大,后面的人一路小跑,却又不敢超过他。

  直到一行人来到走廊的岔路口,从另一个方向传来高跟鞋声。

  “咔咔咔”,鞋跟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又清又脆,白大褂的末端在那女人的小腿上摇摇摆摆,不疾不徐。

  走在后面的男医生们纷纷向女人行注目礼。

  ——宋子悠,不过二十几岁,惠仁医院最美丽的女医生,却是个冰山美人,一贯的冷若冰霜,整日素着颜,却愣是找不到一丝这个年纪本该有的清纯。

  这里面唯有主任医生好像没有看到宋子悠,或是说他是有意“忽略”,径自带头拐向另一边,直到宋子悠跟在医生队伍的最后面。

  等众人在一台贵宾和领导专用的电梯前站定,站在队尾的几位医生纷纷从后面让开一条道,让宋子悠穿过队尾,站到主任医生的后面。

  “你怎么又迟到了?”宋子悠旁边的女医生突然发问,就是说给主任医生听的。

  宋子悠却淡定自若的盯着电梯上面的数字,开口时是字正腔圆的女中音:“现在还有三十秒才到七点,严格来讲,我是早到。”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钻进后面医生们的耳朵里,开始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直到电梯间响起“叮”的一声,门开了。

  一个神情肃穆,同样身着白大褂的老人,从电梯里迈了出来。

  “院长好。”主任医生率先问好。

  后面的医生们异口同声:“院长好!”

  院长点了下头,向住院部走去。

  医生们立刻跟上,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始查房。

  这是惠仁的惯例,一周一次院长带领众医生挨个查房,尤其是贵宾层的Vip们,大部分患者都会得到院长的亲自问候。

  ……

  贵宾层很快到了,负责楼层值班的小护士听到声音,立刻迎上前,小心翼翼的将病历本递给队伍中的宋子悠。

  “宋医生,五号房的病人一直说要见你。”

  宋子悠却没接:“理由?”

  小护士讷讷道:“他说肚子疼,头疼,手疼,脚疼,好多地方都不舒服,让你再给看看……”

  宋子悠扯了下唇角,脚下的高跟鞋依然保持着原本的节奏:“那就给他再开一次全身检查,慢慢的查,仔细的查。”

  小护士声音更小了:“是……”

  宋子悠旁边的女医生又开始嘴碎了:“你都给这位病人开过三次全身检查了,还查?干脆给人家开个年卡算了。”

  和刚才指出宋子悠“迟到”一样,这一次女医生也是故意的,要说给院长听。

  宋子悠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慢悠悠道:“这位病人是我院的VVVIP,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让他检查到满意为止。再说,也许是之前的检查环节出了问题,负责拍片的医生忽略了重点呢?”

  “你!”女医生气急,因为她就是负责拍片的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的问题了?”

  宋子悠没理她,反而对小护士说:“正好,待会儿顺便问问患者,愿不愿意开个年卡?”

  女医生气急了,差点就嚷嚷出来。

  直到众人来到一间贵宾病房前,对后面的争吵充耳不闻的院长突然站住脚,那女医生也被其他人拽倒了后面,示意她暂时休战。

  ……

  病房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很快静止。

  所有人都听到了。

  护士快速上前推开门,先一步进房查看,看是否有仪器出现问题。

  院长带人进来时,年逾半百的中年男患者正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睁开一道缝,仿佛刚刚清醒。

  院长:“陈先生,你好。”

  男患者姓陈,中风瘫痪,无法自己挪动,连说话都很费力。

  可是刚才,房间里的确有响动。

  护士这时回头说道:“病人心率120了。”

  院长转而看向身后,负责陈先生的医生已经站出来:“病人没有心脏病史,对现在用的药物也没有过敏反应,日常饮食和之前的检查一切正常。”

  主任医生:“就算没有心脏病史,之前检查一切正常,也有可能因为其他因素导致心率过快。宋子悠,你说。”

  宋子悠这才上前两步,在床前站定,凝眉敛目,打量着陈先生的面容,然后她弯下腰,掀开被子的一角,抬手搭在陈先生的脉搏上。

  安静了几秒,宋子悠站直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功能性的病因,也排除掉心脏病和心外因素,那么也可能在运动和劳动后心率加快,或是受到惊吓。”

  已经被拉到队尾的女医生,嗤了一声:“陈先生都这样了,怎么可能因为运动和劳动啊?会不会看啊!”

  宋子悠理都没理,径自盯着陈先生。

  陈先生和宋子悠对上一眼,眼珠左右乱动,进而又瞪向床角的方向,停了两秒,又再度看向宋子悠。

  宋子悠眉头一皱,跟着看向床角。

  与此同时,对着床角的柜子里就发出细微的动静。

  众人一愣,距离最近的女医生也是一脸茫然,下意识回过头。

  柜子门突然大开,从里面冲出一道人影,那人跌跌撞撞,手里却握着一把手术刀,脸色苍白,额头冒汗,一出来就朝女医生扑过去。

  女医生立刻尖叫出声,却被来人一把揪住,将刀顶住她的颈部动脉。

  ……

  众人纷纷陷入惊慌。

  几个男医生走到前面,小心翼翼的劝道:“先生,这位先生,请不要激动!”

  女医生吓得魂不附体:“救命啊!”

  来人是谁?怎么进来的?

  小护士这时说道:“是……他是……陈先生的儿子。”

  来人被戳穿身份,气喘吁吁地用刀指向病床,嘴里骂骂咧咧:“死老头,你要死了,也不顾我的死活了,遗产竟然一分都不留给我!好,那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医生们接着劝:“先生,有话慢慢说,请您先把刀放下。”

  但陈先生的儿子却更加激动,而且脸色竟然比女医生的还要白。

  宋子悠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目光缓缓落在陈先生的儿子脸上,半晌,她推开挡在前面的男医生,走上前两步。

  陈先生的儿子立刻往后退,又一次用刀顶住女医生。

  “你别过来,再走一步我捅死她!”

  女医生已经吓哭了,连话都说不完整。

  “宋……子悠……你别……动……”

  宋子悠却冷冷一笑,瞅着陈医生儿子的手,又看向他的眼睛:“你连刀都握不稳了,你还有力气捅下去?你信不信不超过两分钟,你就会休克?”

  陈先生的儿子穿着粗气,嘴里断断续续:“你,滚开,滚!”

  女医生也在摇头,哀求的看着宋子悠。

  宋子悠淡淡道:“现在,扔下你的刀,慢慢坐下,让我们给你检查。”

  陈先生的儿子双眼渐渐无神,却依然没放下刀。

  女医生这时才感受到被钳制的力道越来越轻,侧头一看,那刀锋也渐渐往下落,她再也不管不顾,当即推开陈先生的儿子,飞快的跑向另一边。

  “啊,救命啊!”

  陈先生的儿子经过这样的推撞,背脊撞到墙壁,虚弱的往下滑,但手里的刀却对着要上前的宋子悠。

  宋子悠的表情更加严肃:“你放心,我只是要给你做个检查,你只需要坐下。”

  陈先生的儿子的眼皮子很沉重,身体也渐渐无力,靠着墙滑了下去。

  宋子悠又上前一步:“但如果你不把刀放下,这里没有人会救你。我怀疑你的心脏有事,你如果放弃检查,你可能会死在这里。”

  一听到“死”,陈先生的儿子顿时怕了。

  宋子悠见状,大喊道:“现在!放下刀!”

  就听“叮当”一声,刀子掉在地上。

  宋子悠和两个医生迅速上前,院长已经被护士带出病房,主任医生也飞快的帮瘫软在床上,只能发出虚弱声音的陈先生做检查。

  陈先生的儿子陷入休克,被几名医生放平。

  宋子悠一把他的衣服,将听诊器贴上他的胸膛。

  “心音异常。”

  另一个医生将手贴到他的手腕:“没有脉搏了!”

  有人喊:“快送到手术室!”

  宋子悠:“来不及了,已经开始室颤,必须电击除颤,先恢复他的心跳。就在这里做。”

  护士已经迅速接通心电除颤仪。

  “两百焦耳!”

  宋子悠结果除颤仪,喊了一声:“让开!”

  除颤仪贴到陈先生儿子的胸膛,他的身体猛烈抬起,又落下。

  宋子悠看向仪器,依然是一条直线。

  “再一次!三百焦耳!”她又喊了一声。

  但陈先生的儿子依然没有心跳。

  然后,又是第三次。

  结果一样。

  ……

  宋子悠放下心电除颤仪。

  这时,一个男医生突然上前,开始给陈先生的儿子做心肺复苏,一下又一下。

  宋子悠没有阻止,她只是转过头,对上陈先生的目光。

  陈先生早已老泪纵横,却哭不出声。

  宋子悠垂下眼,心里叹了口气,直到陈先生被其它医生推出房间。

  转眼,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五分钟。

  宋子悠终于忍无可忍,要拉开那个男医生。

  就在这时,原本仪器上的那条直线却突然有了波动,男医生不敢相信的喊道:“恢复心跳了!”

  他顿时感觉到满满的成就感,在别人都放弃的时候,他救回了一条人命!

  然而一转头,男医生就撞上了宋子悠冰冷的目光。

  宋子悠看着他,那语气再讥诮不过:“恭喜你,把一个死者成功变成了脑死亡。”

  男医生愣住了。

  宋子悠说:“他的心跳已经停止超过三十分钟,大脑因缺氧缺血而造成损伤,已经坏死。刚才陈先生还在这里,我们可以当面告诉他儿子的死亡时间,并对他说——我们很遗憾,但您儿子走的时候没有丝毫痛苦。可现在呢,我请问你应该怎么告诉他?难道说——哦,您的儿子在心跳停止十五分钟后终于恢复了,恭喜,他创造了医学奇迹,但遗憾的是,他的大脑已经死亡,永远只能靠仪器维持生命体征,连植物人都不如?”

  男医生脸色彻底白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

  陈先生病房里的故事很快就传遍整个惠仁医院。

  几个新来的医生和护士不了解情况,趁着午休时间,第一时间跑去打听详情,几人还猫在餐厅一脚交头接耳。

  有人问:“为什么宋子悠迟到了,主任医生还能当做没看见啊?我听说上次有人也就是晚了一点点,事后就被主任医生臭骂一顿!”

  还有人问:“是啊,宋子悠那么拽,还是当着院长的面?她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啊?”

  有人答:“啊,你们不知道啊?投资咱们医院的集团老板的小儿子,是宋子悠的前男友,听说是宋子悠提出的分手,人家小老板还想复合呢!”

  还有人答:“嘿嘿,你们听说了吗?第一手消息哦,上礼拜刚送来的七号房那位患者,都知道吧?”

  “知道啊,就是长得特别帅的那个工程师!”

  “诶,可惜啊,植物人了。”

  “我记得我记得,好像是叫什么宋……子安?”

  “呃,等等,宋子安,宋子安,该不会和宋子悠有什么关系吧……”

  安静了一会儿,这才有人公布答案:“哼哼,最可靠的消息哦,宋子安是宋子悠的亲哥哥,因为在火灾里出了点意外导致头部受伤,现在成了植物人。因为宋子安,宋子悠第一次回头去找集团小老板,要求给他特批最好的病房。两人复合有望哦!没准以后就要叫老板娘了哦!所以大家还是擦亮眼睛吧,夹紧尾巴做人!”

  “什么?这么戏剧性啊!”

  “天呐,我应该没有得罪过她吧?”

  众人一边惊叹一边哀嚎,直到和宋子悠不对盘的女医生凑了过来。

  她刚好听到后半场,不由得嗤笑出声,一屁股坐下,说道:“得了吧,宋子悠才不会成为老板娘呢!”

  有人问:“为什么不会啊?为了自己的哥哥做牺牲,这很伟大啊!”

  女医生白了一眼过去,勾勾手指头,等众人纷纷凑到她跟前,她才冷笑着说:“因为就在今天上午,宋子悠刚跟医院递了辞、职、信!人家啊,要另谋高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