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宋子悠的决定
胖红豆2020-01-14 13:304,610

  宋子悠离开医院之前,又去了一趟VIP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除了维持生命体征的仪器在运转,就只有消毒加湿器里缓慢喷出的水汽。

  宋子悠坐在床边,望向躺在面前那个样貌英俊的男人。

  那男人身形精瘦,眉目深远,面色苍白,是个十分好看,且女人看了就会喜欢的样子。

  他叫宋子安,是宋子悠的亲哥哥。

  和往常一样,宋子悠来看宋子安,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坐在床头望着他,看着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五官,渐渐出神。

  他们不是同母的亲兄妹,但他们有同样一个父亲,四处留情,幸而最终只生下一子一女,才不至于搞得家庭关系太复杂。

  宋子悠安静的坐在那里片刻,正准备离开,病房的门响了。

  现在是探视时间,会选择这时候来看宋子安的,除了家里人,就只有他的未婚妻艾小娴。

  宋子悠转过头,对上艾小娴的目光。

  艾小娴还穿着病号服,外面披着外套,脚上踩着拖鞋,面容倒是干净整洁,见到宋子悠笑了笑。

  艾小娴:“你也来了。”

  宋子悠站起身,让艾小娴坐下,同时说:“我听说再观察两天,你就能出院了。到时候我恐怕不能过来接你,你一个人行么?”

  艾小娴说:“哎,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我前脚出院,后脚就还得过来看看你大哥呢,这一来一回的折腾,还不如晚几天出。”

  宋子悠笑了,神情竟然不似面对同事时的冷淡,仿佛春暖花开。

  “哪有盼着多住几天医院的?”

  两人又一起笑出声。

  直到艾小娴问:“我听说,你明天就走了?”

  宋子悠“嗯”了一声:“手续都办好了。”

  宋子悠脸上的笑收了起来,眼底融入冰冷,那严肃的样子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艾小娴皱皱眉,轻轻抓住宋子悠的胳膊,问:“你真想好了么,会不会太草率了,要不要再考虑几天?我看这家医院还是很重视你的,如果你把辞职改成暂时休假,也会批准的吧。”

  宋子悠望着艾小娴,缓缓摇头,语气坚定:“我已经决定了,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

  艾小娴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却又顿住,半晌才叹出一口气,道:“哎,早知道你会做这样的决定,我当初就不该告诉你那件事。”

  宋子悠却说:“我哥出的这场意外,你是距离现场最近的,当时闭路电视也坏了,意外发生的时候就只有两个当事人,虽然你没有直接看到事发经过,却看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争执……事到如今,要是连你都瞒着我,我哥也昏迷的太不明不白了。”

  艾小娴问:“可是你现在把工作辞了,还要去那个消防大队当队医,就算真让你见着那个人,你问他那天的真相,他就会真的告诉你么?”

  宋子悠:“他未必会说,但如果做过了就会心虚,我就不信查不出来。”

  宋子悠很坚决,艾小娴见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叹气。

  ……

  宋子安成了植物人,是因为前不久在火灾中出了意外,吸入了部分浓烟,后脑勺也遭到重物的袭击,这等于是双重打击。

  宋子悠是学医的,可她也知道医学也无法解释一个植物人多久才能醒过来,能不能醒过来,她原本想着要在这家医院好好照顾宋子安,谁知那天同样被困在火灾里的艾小娴,却在清醒过后告诉她一件惊人的事实。

  艾小娴说,她怀疑宋子安被重物打中后脑,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她说她甚至看到了冲进火场救人的消防员,和宋子安之间发生了口角,宋子安还和那人推搡起来。

  艾小娴起初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后来看清了,心里一惊。

  那人原是宋子安大学时最好的朋友,而后因为一个案子出了意外,两人友情破裂,分道扬镳,那人还因此从工程学院退了学。

  只是艾小娴想不到,原本工程学院的高材生,会在退学后转做了消防员。

  艾小娴反复和宋子悠强调着,她只是看到他们二人争吵和推搡,并没有看到意外发生的经过,她是被别的消防员救出火场的。

  等再见到宋子安,他已经昏迷了,是被那人扛着出来的。

  ……

  艾小娴虽然没有看到关键的一幕,她吐出的事实却足以让宋子悠心惊。

  宋子悠很快展开想象。

  有可能,宋子安只是被落下的重物打到头,从而导致昏迷。

  但也有可能,宋子安是被那个消防员击中了头部,而后谎称是意外所致呢?

  两人既然有恩怨在前,还是逼的一个高材生半路退学,改变一生命运这么大的恩怨,心里没有记恨是不可能的啊。

  换作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抓准机会报复回来。

  再说,当时情况紧急,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人想偏差了也是可能的……

  这些想法在后来的几天,几乎塞满了宋子悠的脑袋,她连续失眠好几天,连吃褪黑素都无效,根本摆脱不掉这些胡思乱想。

  直到后来宋子悠做了辞职的决定,她对自己说——与其坐在医院里毫无根据的假设,用这些东西困扰自己,倒不如亲自去调查清楚。

  如果最终证实,那只是一场意外,她不会伤害任何人。

  如果证实了不是呢,那么就公事公办,她一定会将证据交给警方。

  ……

  就这样,宋子悠离开了惠仁私家医院。

  医院里到处流传着宋子悠“另谋高就”的消息,大家纷纷猜测着,到底宋子悠去了哪家更厉害的大医院,公立的,还是私家的,还是什么高级诊所?

  只是,就在这个众说纷纭的当口,本城的消防一大队,也突然发生了一点小的人事变动。

  前任队医正准备调离岗位,新队医这就要走马上任了。

  听说,还是一位少见的大美女!

  消息一传出,整个大队都沸腾了。

  对里有不少单身汉,成家立业的听到了都没什么表示,可是那些没成家的谁能不心动?

  做消防员这行,很少有机会能认识其它行业的人,就算认识也是在火场里认识的。

  消防员戴着消防头盔,被困火场的老百姓也是灰头土脸,就算见着面了,大家就也只是救人和被救的关系。

  那一刻,谁还会想到是男是女,好看还是不好看呢?

  再不然,就是消防员们到其它队伍和公司里去教导消防知识,做个小演讲,或是定期授课的老师来到队里,给他们普及最新的咨询等等。

  先不说别的消防队,就说一大队吧,现在结婚成家的,大部分都是靠熟人和亲戚介绍,相亲结的婚。

  所以一听说有个美女队医要来,单身的还不炸开了锅?

  ……

  宋子悠刚刚到一大队的办公室报道,填了表格,交了照片,办理好手续,拿着行李走进女生宿舍楼。

  一转眼,她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刚才帮她办手续的女文员苗晓娟打来的,说是队上要举办一个迎新会,请她一个小时后来参加。

  宋子悠进门的时候,队上的人都在做室内培训,她一个都没碰到,老远只看到有几个零零散散的队员在清洗消防车。

  隔着距离,谁也看不清谁。

  宋子悠这后来的一路都在想,待会儿见着她要找的人,该怎么自我介绍,以后相处的时候,该怎么试探?

  刚才在办公室里,宋子悠还不经意的随口问苗晓娟:“请问,你们队的队长是陆纬么?”

  苗晓娟说:“对啊,陆纬是我们大队长,不过他今天不在,一早就去给救援队上课去了。”

  宋子悠“哦”了一声,不再追问。

  苗晓娟却颇有兴致似的,还跟她多说了两句陆纬。

  “等你见到陆队长就知道了,他那人啊看上去不怎么爱说话,人也严肃,实际上心肠可好了,工作上也认真负责,要不然我们队也不能连续好几年获得政府优秀单位奖啊!哎,每次陆队长出去讲课,隔天咱们这里就能收到感谢信和旌旗,外面那些小姑娘啊一个个跟花痴似的,还往队里寄吃的,反倒是便宜了大家伙儿。”

  消防队上女人比较少见,除了坐办公室的文职,就是队医了。

  苗晓娟是个心思单纯的人,见到宋子悠也是女生,就觉得分外亲切,心里想着以后再参加对上的聚会,她一个女人就不会觉得尴尬和手足无措了,横竖都还有宋子悠陪着嘛!

  ……

  宋子悠得知陆纬今天不在队上,原本绷紧的弦一下子就松懈下来,在宿舍里安安心心的把私人物品收拾妥当,又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准备赴迎新会。

  其实早在宋子悠来之前,就听说过消防一大队队长陆纬的名头,只是从来没有把他和宋子安挂过钩。

  宋子悠有不少同学都是在公立医院就职的,工作上难免会和消防队有交集,尤其是需要两方都派人一起相互协作的时候。

  陆纬的名气也是这样才在医生护士的圈子里传开的。

  女医生评价陆纬,说他特别男人。

  男医生评价陆纬,说他临场应变能力非常强。

  总之,没有一个差评。

  宋子悠越听越不信,怎么听怎么都像是胡说八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人,人人都说他好的呢?

  那还是人么?

  真要是个好人,就不会在救人的时候,还和待救助的伤者互相推搡了。

  宋子悠刚想到这里,宿舍的门板就被人敲响了。

  她开门一看,外面站着苗晓娟。

  苗晓娟见着宋子悠,热情的笑了,说:“子悠啊,迎新会快开始了,咱们一块儿去吧,我怕你找不到路,正好过来带你。”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到苗晓娟这样如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饶是宋子悠再冷再独,也不好意思说“不”了。

  宋子悠也漾出一抹笑,关上门,和苗晓娟一起走了。

  那后来的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苗晓娟毫不吝啬的跟她介绍着队上的情况,试图让宋子悠尽快熟悉情况,进入状态,以后要和大家打成一片,培养出默契,这样到了突发现场,才能相互协作,发挥出一加一等于三的效果。

  直到两人一起来到饭厅,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咋咋呼呼的说笑声,都是男人的声音。

  宋子悠刚踩上台阶,里面就有人说:“嘘,行了行了,人来了!”

  然后,苗晓娟率先掀开饭厅的帘子,说道:“来,大家欢迎,新任队医宋、子、悠!”

  ……

  热烈的掌声一股脑的响起。

  宋子悠也走了进去,微笑着扫过众人,扑面而来的是蓬勃的荷尔蒙的味道,和公共饭厅特有的油腻味。

  宋子悠笑着打了声招呼:“大家好,我是宋子悠。”

  一屋子皮肤黝黑的男人,全都看傻了。

  这个宋子悠,不仅皮肤白,而且人长得水灵,一个就是在温室里供养出来的花朵,笑容淡淡的,却透着亲切,气质不属于小白花的那一款,带点韧性,仿佛还带点刺,透着一点女人味。

  有那么好几秒钟,没有人说话。

  单身汉一个个看直了眼,已婚的倒是知道分寸,很快就有一个副队长站出来圆场,说:“来,大家再次鼓掌欢迎!”

  又是一阵掌声。

  苗晓娟已经凑到桌边,看着桌上的小吃,说:“哎,让我看看你们都准备了什么!”

  一个消防队员这时凑了过去,小声说:“晓娟你看,这是你爱吃的。”

  苗晓娟没理那人,转身招呼宋子悠:“子悠,你快来看!”

  宋子悠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合,以前在私立医院她就是其它医生和护士八卦的对象,自小到大身处在风口浪尖,早已见怪不怪。

  所以苗晓娟一叫她,她便笑着走了过去。

  只是宋子悠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门口,忽然想起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而面前这些男人也一个个挺直了腰板,站直了身体,张口就喊:“队长好!”

  宋子悠一怔。

  队长好?

  这么说……

  ……

  宋子悠飞快的转过身,想要看清来人。

  但那惊鸿一瞥,她却只看到立在门口的人背着光,身材十分高大挺拔,肩膀很宽,仿佛一座雕像。

  那样强烈的存在感,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和别人不一样。

  至于面容,她没看清。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火警警笛。

  不仅刺耳,而且让人汗毛直立。

  立在门口的人影很快就消失了。

  原本屋里消防队员们也纷纷严肃起来,一个个飞快的朝门口奔去,速度很快,却很有秩序,整个精神面貌都和刚才不一样。

  宋子悠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在转头一看,屋里就只剩下她和苗晓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