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有一种男人叫陆纬
胖红豆2020-01-14 13:304,508

  宋子悠刚来消防一大队报道,就撞见了紧急任务,消防员们第一时间冲到装备间,训练有素的换上装备,踏上消防车。

  见到三辆消防车开出一大队,宋子悠一直站在食堂门口,目送三辆车的背影。

  苗晓娟走过来说:“第一次见,是不是特别有气势?”

  宋子悠笑笑,点了下头。

  苗晓娟继续说:“以后见的多了你就习惯了,等你适应了也会有机会跟着一起上一线的,等你见到了事故啊,火灾啊那些现场,可不要吓着了,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才是咱们一大队的作风。”

  宋子悠一怔:“我也要上一线?”

  苗晓娟说:“也不一定每次都要去,但有时候也需要配合。急救车不是每次都到的那么即时的,路上万一堵车,或者到居民区因为道路太窄开不进去,都有可能。如果现场没有队医第一时间作急救处理,伤员很可能就会错失最佳救助的机会。不过咱们队上的消防员,也都会一些急救常识,一般情况都没问题。你看前任队医,一年也不用出去几次。”

  说到这里,苗晓娟才想起宋子悠的履历。

  今天宋子悠来报道办理手续的时候,苗晓娟就觉得奇怪,私立医院出来的,早就吹惯了冷气,一个个养的白白胖胖,哪里还适应的了外面的疾苦,怎么宋子悠会跑来担负这种苦差事。

  再说,队里也不愿意收个私立医院的大小姐啊,怎么还真让她进来了?

  思及此,苗晓娟问:“对了,我看你之前的工作履历,好像是惠仁医院的,那里高薪厚职的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哦,是不是你以前在急诊科待过,要是没点急诊科的经验我们这里也不敢收啊……”

  其实在来之前,宋子悠就料到了会收到这样的疑问。

  将心比心,换做是她也会觉得奇怪。

  宋子悠看向苗晓娟,目光平定,说:“我跟着民间救援队去过几次重大灾害的现场,平日不坐班也会在救援队做义工。”

  言下之意,一线工作她不是没遇到过,而且在事故现场,她也有不少机会遇到消防队。

  在那样千钧一发的时候,无论是消防队还是救援队是不分彼此的,大家相互协作,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尽可能地将伤亡降到最低,在别人有难的时候伸一把手。

  苗晓娟一愣:“哎,原来你在救援队待过啊,那可是我们的一线小伙伴啊!哦,哪个救援队的,快跟我讲讲,我跟你说,我们队长经常应邀去救援队讲课呢,兴许你们还见过……”

  ……

  等消防队执行任务回来已经是晚上,队员们唱着歌说着笑,回到队里直奔淋浴间。

  每个人都一身的臭汗,嘻嘻哈哈互相打趣,只有队长陆纬话最少,站在淋浴喷头下,仰着头,露出坚毅的下巴,起伏的喉结,挺拔的胸膛,任由水流自上而下冲刷。

  隔壁间是负责云梯的队员陈放,他正八卦着上礼拜才分手的女朋友。

  其他队员你一言我一语的问起原因。

  陈放说:“还能因为什么,没时间约会,没时间陪她,挣得少,不懂情趣,工作有危险,让她没有安全感。”

  听到这,队员们一个个嘘声四起。

  有人说:“她之前看上你,不是还说消防员让她有安全感吗?怎么一转眼就反过来了?”

  有人答:“女人啊,就是这么善变,喜欢你的时候,看你什么都好,不喜欢你的时候,你的优点也变成缺点。”

  众人一阵打趣,转而安慰起陈放。

  陈放已经过了最伤心的几天,加上今天遇到的紧急任务,什么伤心都让那些突发的紧张刺激冲淡了。

  陈放说:“没事儿,转眼又是一条好汉!我大姑妈说下礼拜给我介绍女朋友。”

  众人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竟突然说到新来的队医。

  ……

  一提到宋子悠,集体沉默了几秒。

  隔了一小会儿,才有人打破沉默。

  有人说,宋子悠长得真漂亮。

  有人说,这种漂亮的女人都骄傲,就别胡思乱想了,没戏。

  有人说,听说宋子悠是私立医院转过来的,不知道是思想觉悟突然提高了还是因为什么,这种安排看不懂。

  还有人说,这样的温室花朵,怎么会来消防队,万一将来要上一线执行任务,能顶得住吗?

  大家很快就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就像女生宿舍会聊八卦和男人一样,男人们聚到一起聊得也就是这些。

  没有人注意到,原本闭着眼睛冲水的陆纬,不知何时眯开了一道缝,眼皮和睫毛都是湿漉漉的,一双眸子漆黑深邃。

  然后,低沉浑厚的嗓音忽然响起:“新来的队医叫什么?”

  众人一顿,最后还是副队长张青云回答道:“宋子悠。”

  陆纬听到了,却不再说话。

  众人面面相觑,直到有人问:“队长,你认识宋子悠?”

  隔了一秒,陆纬扔过来一句:“没印象。”

  陆纬洗完澡,围上浴巾,率先打开淋浴间的门。

  临走前,他撂下一句话:“明天上午,绳索训练。”

  众人一愣,直到陆纬推门而出,听着浴室门晃晃悠悠的声音,哀嚎声才一股脑的发出来。

  ……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宋子悠听说一早起来,队员们就在操场挨训,说是前一天的任务执行的不够好。

  自然,这些都是苗晓娟说的。

  苗晓娟说,每次任务出现小问题,陆大队长都不怎么说话,只要看到第二天是什么训练,加强了几倍,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

  苗晓娟还说:“哎,要我说,其实就是几声训斥的事,陆队长每次都闷着,谁能知道他怎么想啊?”

  宋子悠没搭腔。

  可她心里却有点认同陆纬的做法。

  先不说了那些私人恩怨,就说这样的变相处罚好了。

  嘴上教训,未必记得住,非得加强实战训练,并在训练中反复磨炼曾经犯过错的地方,直到满意为止,那么训练的人自然能记住。

  两人边说边走到操场,苗晓娟是打算带宋子悠熟悉一下队上的日程,顺便和陆纬打个招呼。

  谁知两人刚走到,就见到不远处的训练楼上,几个人影用绳索悬挂在半空。

  训练楼下,整整齐齐的站着一排队伍,一个个身着小背心,训练裤,身上出着大汗,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湛湛发亮。

  队伍前面还有一道身影,高大挺拔,肩膀很宽,腰身笔直且有力,他在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看着挂在训练楼上的几名队员,鼻梁上架着墨镜,阻隔了刺目的日头。

  这时,队伍前的男人吹了声口哨。

  苗晓娟立刻对宋子悠说:“看到没,那位就是陆队。”

  其实不用苗晓娟说,宋子悠也知道,除了队长谁还能在队伍训练的时候来回走,甚至发号施令?

  这时,就听到陆纬的声音:“陈放,你来回答,单绳技术和双绳技术的区别!”

  陈放出队,开始大声回答。

  宋子悠听到这,转而看到训练楼,上面挂着两名队员,其中一个人绑缚的绳索只有一条绳,而另一个人用的是两根绳索。

  陈放回答完毕,陆纬又问:“既然都知道双绳技术更能保障安全,昨天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什么不用!”

  被高挂的其中一人,回答道:“报告队长,昨天情况紧急,情急之下,来不及用双绳!”

  陆纬转过身,望着上面的人,声音又冷又硬:“当时是在十四楼,如果主绳发生意外,你会直接摔成肉泥,情急之下做出的选择,不仅让你无法顺利完成救援工作,还会赔上一条命!”

  楼上的人不再说话。

  陆纬又问陈放:“陈放,刚才他们分别用单绳和双绳技术完成绑缚,用时分别是多少?”

  陈放立刻查看秒表,报道:“报告队长,一个是32秒,一个是31秒85,相差0.15秒!”

  陆纬:“0.15秒,这就是你的情急之下。”

  操场上一片死寂。

  接着只听一声刺耳的哨声。

  陆纬喊道:“双绳技术,从现在开始,每个人练满三十组!”

  “是!”

  队员们立定站好,只敢领命,不敢有任何怨言。

  ……

  看到这里,苗晓娟转而跟宋子悠讲起前一天发生的事。

  原来是住在一个居民楼顶楼的一户人家里发生了争吵,丈夫误以为妻子出轨,要跳楼,站在阳台边逼迫妻子说出事实。

  妻子说自己没有出轨,哭着喊着请丈夫不要轻生。

  可是无论妻子如何劝阻,丈夫就是不罢休。

  消防一大队赶到现场,陆纬经过这户人家的隔壁邻居允许,穿过屋里,走上阳台,去和站在隔壁阳台的丈夫对话。

  妻子就站在陆纬旁边,哭得梨花带水。

  事实上,这样的劝阻效果甚微,不过就是为了转移丈夫的注意力。

  另有一名消防队员用绳索技术绑缚住自己的身体,再从顶楼缓缓下滑,直到逮住机会将丈夫扑到回屋里。

  在这之前,陆纬如何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很重要。

  他便随口讲了一个自己被妻子劈腿,还给他生了个混血儿的故事。

  那原本在威胁妻子的丈夫一下子听呆了,见陆纬讲到一半停下来,连忙问后续。

  陆纬说:“后续?我很纠结,也很痛苦,我离开她,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并没有变得比以前更好,所以我后来又去找她谈了一次。”

  丈夫惊了,问:“那你们谈了什么,谈完之后呢?”

  其实丈夫并不只是在问陆纬,他也是在问自己。

  因为妻子出轨的事,他痛苦万分,却又无法分开,尽管妻子一次又一次的说自己没有,但丈夫心里却始终扎着一根刺。

  亲朋们都劝过了,他却觉得那些人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直到陆纬说出和他一样的经历,他觉得只有陆纬的答案才值得参考。

  可是,就在丈夫问出问题的下一秒,从阳台外突然扑进来一道人影,那力道又重又强,一下子就把他扑回屋里,栽倒在地。

  妻子终于松了口气,连忙哭着回到自己家,和丈夫抱在一起。

  到此,陆纬领队的救援工作算是结束了。

  一群人收工回队上,一路上有说有笑,还有不少队员拿陆纬编的故事打趣。

  谁知一转眼,等陆纬在队上洗完澡,就不紧不慢的撂下第二天的训练任务,众人心里咯噔咯噔的,这才知道要糟。

  原来,前一天负责完成高空救援的队员,因为着急从顶楼下滑救人,情急之下就选择了单绳技术绑缚身体。

  任务虽然是圆满完成了,可在那一刻,也被陆纬记了一笔。

  ……

  前请讲到这里,苗晓娟说:“哎,咱们陆队啊,杀伐决断,谈笑间就能让樯橹灰飞烟灭,不到这一刻,谁都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记住了什么,非得秋后算账的时候才能死的明白。其实要我说,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只要绳子够结实,吊的时间不长,一根绳两根绳区别也不大吧?”

  宋子悠半晌没说话,只是听喵晓娟一个人叨叨,直到听到这话,才突然开口:“那种单绳技术,一般只会用在一些娱乐项目上,比如攀岩、溯溪,救援的时候除非必要,是不会采用的。那等于是在玩命。”

  只是宋子悠话音刚落,面前的苗晓娟就变了脸色,目光越过她看向身后,很快就喊了一声:“陆队!”

  宋子悠一怔,下意识转过身。

  下一个,她就看到了一张被墨镜遮挡了一半的男人的脸。

  虽然看不清那双眼睛,她却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藏在后面锐利的目光,以及周身散发出的不容忽视的压迫感。

  她知道,他在审视她,想必也已经听到了她刚才的话。

  那唇原本就薄,微微抿着,唇角还有点干涩,阳光洒下来,照着那一身的古铜色皮肤仿佛会发亮。

  宋子悠不知不觉的屏住了呼吸。

  这时,就听到苗晓娟说:“陆队,我来介绍,这位是新来的队医,宋子悠。”

  陆纬朝宋子悠微微点头,随即上前一步,伸出一手。

  宋子悠不动声色的喘了口气,抬起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

  她清晰地感受到,在那双手交握的一瞬间,陆纬连手指头都没有弯过,只是平直的伸出来,而没有像是以前宋子悠碰到的那些男人,一握上手就趁机捏一把。

  陆纬放下手,嗓音低沉道:“你好,我是陆纬。”

继续阅读:Chapter 4 第一次交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