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第一次交手
胖红豆2020-01-14 13:304,618

  “宋子悠。”

  宋子悠只吐出自己的名字,便没再说话。

  阴凉底下,几秒的沉默。

  谁也没有打破的意思,就这样隔空对视。

  宋子悠眼底冰冷,没有一点善意和要搞好关系的苗头,她甚至还流露出对抗和不屑。

  陆纬接收到那层深意,却没表示。

  他不知道为什么宋子悠有点仇视他,但他也没打算知道。

  知道苗晓娟打破沉默:“陆队,我们刚才不是故意要说昨天的事的,就是讨论一下。”

  陆纬点了下头,并没在意,却突然问起宋子悠:“你刚才提到绳索技术,你做过功课?”

  宋子悠扯了扯唇角,一张口就是淡淡的讥讽:“这样简单的常识也需要特别做功课么?我反倒是觉得奇怪,受过正规训练的消防队,怎么会临场犯这样的错误。”

  苗晓娟立刻倒吸了口气,拉了宋子悠的手臂一下。

  气氛一时僵持。

  陆纬脸色肃穆,目光笔直的看着宋子悠。

  宋子悠也毫不退让。

  半晌,他低声问:“那以你的看法,责任在谁?”

  宋子悠直截了当道:“很显然,是管理不当,队长失职,纪律不严,训练不够。”

  这回,苗晓娟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她甚至不敢看陆纬的表情,只想找个地缝把自己藏起来。

  苗晓娟在这个消防一大队四年了,四年了啊,她都没见过一个人敢这么跟陆纬说话!

  外面来的人,无论是市民还是领导,对他都是表扬,都是感谢!

  队伍里的人,无论是像她一样的后勤职员,还是奋斗在一线的消防员,对他也都是尊敬,都是重视啊!

  这个宋子悠到底吃错什么药了,明明昨天来报道的时候还是和和气气,面带微笑的,怎么一转眼,就瞄准了对里最有威望,大家最不敢惹的“老大”下手!

  这时,从三人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唤。

  “队长!”

  是陈放在喊他。

  陆纬侧头看了一眼,脖颈一侧的肌理缓缓绷紧,每一道线条都是硬邦邦的,却又散发着蓬勃的荷尔蒙。

  他抬了下手,示意陈放。

  随即又看回来,对宋子悠说:“你的建议,我记下了。”

  陆纬话落,转身抬脚。

  可宋子悠的声音却慢悠悠的从他身后响起:“光是记下没用,知错得改。”

  这下,陆纬没有回头,宽厚的背,笔直的一双腿,站在那儿仿佛一座小山。

  ……

  苗晓娟已经快一步拉走了宋子悠。

  她还边走边对陆纬说:“陆队,你快忙吧,我们不打搅了啊!”

  直到苗晓娟将宋子悠拉到没人的地方,她才松开宋子悠的手,见宋子悠大气都不喘一个,气定神闲的样子,苗晓娟头上都冒汗了。

  “宋子悠,你刚才是干什么呀?怎么和陆队那么说话!”

  宋子悠笑着回应:“我说错了么?要是他们做的都对,今天也不会加强绳索训练了。”

  苗晓娟:“那你也不能这么直接啊!陆队可是整个队的主心骨,生活里对大家好,给我们不少帮助,工作上也认真负责,赏罚分明,不偏不倚,反正我这四年还没看到他错过一次。”

  没错过一次?

  她就不信。

  宋子悠:“也许是你没看到。”

  苗晓娟一愣:“你……你真的好奇怪啊,你为什么不喜欢陆队,有仇?”

  还没等宋子悠回答,苗晓娟就自己否定了:“也不会啊,你俩也不认识。”

  宋子悠说:“别瞎猜了,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哪来的仇?”

  宋子悠话落,抬脚就往医务室走。

  苗晓娟立刻跟上,刨根问底:“没仇没怨的,你刚才是为哪般啊?”

  为哪般?

  呵……

  宋子悠脚下一顿,突然站定,瞅着苗晓娟。

  苗晓娟吓了一跳。

  只听宋子悠问:“你刚才说四年来没看到他错过一次,那么,如果是你看不到的地方呢,比如在火场里,他难道就没有因为……‘判断失误’而错失了救人的机会,或者将小事化大,令伤员受伤更重?”

  苗晓娟又是一愣,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想了一下,说:“没有啊!”

  宋子悠逼问:“一次都没有么,你再想想。”

  苗晓娟摇头:“半次都没有,我肯定!”

  宋子悠皱了下眉,但只是一秒的停顿,那眉头就舒展开了。

  可见,宋子安在火场李遭到意外,至今昏迷不醒的事,苗晓娟是不知内情的,可能她知道的版本和外面的一样,只是一场意外,但由于消防员救助及时,挽救了伤者的性命。

  思及此,宋子悠的神色渐渐和缓,语气一转,故作轻松道:“没有就行了,陆队严于律己,严于律人,看来也算是个合格的队长。”

  苗晓娟一下子就搞不懂了:“是啊,那你刚才那是……”

  宋子悠微笑着,一脸的牲畜无害:“哦,我也没有针对他的意思,只是直抒己见,把我看到的问题告诉陆队,希望咱们队变得更好。”

  ……

  宋子悠来队上不到两天,队里就有了她的一些传闻。

  陈放一向是队上的包打听兼居委会主任,虽然是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心思却细腻的像是大姑娘,而且私下里还喜欢看偶像剧和爱情文艺电影。

  消防队和市内的几家医院、警察局都算有点交情和联系,宋子悠是医院出身,在医学院的时候,和后来在公立医院实习的时候,或多或少也会留下一些故事。

  陈放还是从几个小护士,以及和宋子悠同期的女医生里听到的传闻。

  小护士们的意思是,宋子悠以前在公立医院的神经内科实习过,那时候就没少“惹”事。

  陈放连忙问惹了什么事,难道治死了人?

  小护士说:“嗨,那倒没那么严重,就是花边新闻有点多,当时我们院里患者的家属也给她送过花,外面进来推销医疗器材的代表也跟她试过好。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也对她特别照顾,都好到不像话了!你可不知道,那个副主任可是出了名的严厉!”

  小护士还说:“反正她实习期过了就没留院,走得特别潇洒。其实和她同期的实习医生都很想留下的,名额就两个,宋子悠是稳拿的,谁知她一转头就去了私立医院。”

  这些传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陈放心里犯嘀咕,只和对上一个关系不错的队友说了,可那队友却是“明恋”苗晓娟的方义夫。

  苗晓娟一直没同意,方义夫也有耐心,有毅力,一心一意的示好,两人足足耗了一年之久。

  这不,方义夫为了讨好苗晓娟,就把这事告诉她了。

  苗晓娟也是个大嘴巴,转头就和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说了,结果很快就在队里传开,连食堂的大厨都知道了。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差不多的传闻,宋子悠也听过不少。

  但她自小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性格,人家爱怎么说,她一律当笑话听,爱谁谁,毫无关系的人是没有资格动摇她的军心的。

  所以这次也是一样,宋子悠听到了风声,兀自一笑,就再没其它反应。

  窥伺他人的隐私和绯闻,一向是人类本能,这是人之常情,说两天新鲜劲儿就过去了,当时候自然会有更新鲜的消息出炉。

  宋子悠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果不其然,新消息很快就来了。

  很快的,之前那些小护士的碎嘴多舌,立刻就不够看了。

  但宋子悠想不到,取代前一手消息的新闻,还是她的……

  ……

  这天午休,宋子悠刚刚从饭厅出来,她手里还拿着装着七分满的饭,打算回宿舍一边刷剧一边吃。

  从食堂走到宿舍,会经过大门口。

  宋子悠穿过空场时,就听到大门口处传来一阵吵闹声。

  她不经意的扭头一看,是看门的门卫和外面停放的小跑车主吵了起来,两人还拉拉扯扯。

  门卫的意思是,消防队门口不能乱停车,请他走。

  可那车主却偏不走,还说要找人,等人出来了,请他留他都不留。

  宋子悠原本只打算扫一眼就走,谁知定睛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惠仁私立医院的小老板肖绍。

  宋子安在惠仁医院的病房原本轮不到他,是宋子悠陪肖绍出席了一顿饭局,给足了他脸面,哄得肖绍高兴才拿到了特批。

  要不然,宋子安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所以就是冲着这一点,宋子悠也不能当做看不见。

  宋子悠脚下一转,直奔大门口去了。

  肖绍见到宋子悠,立刻推开门卫,整理好衣服,笑着迎上来:“子悠啊,我来看你来了!”

  门卫斜了肖绍一眼,问宋子悠:“宋医生,这是你朋友?”

  两人刚才当街推搡,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在指指点点了。

  宋子悠有点尴尬,但没挂在脸上,只跟门卫点点头,说:“我们这就走。”

  门卫这才放心。

  宋子悠拿着饭盒径自往肖绍的跑车走。

  肖绍追上来,宋子悠说:“你不是来看我么,这里不让停车,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肖绍顿时喜上眉梢,连忙帮宋子悠开车门:“好,好!”

  宋子悠坐上车,系好安全带,怀里还捧着饭盒。

  肖绍正要发动车子,正好看到,随即“啧”了一声:“要是我不来看你,你中午就打算吃大锅饭?”

  宋子悠没吭声,脸上却是冷冰冰的。

  肖绍也是太过自我,不会看脸色,直接把饭盒拿过来,朝车窗外一扔。

  就听“咣当”一声,饭盒而响,盒盖飞到一边,里面的酱香茄子盖饭也撒了一地。

  宋子悠一惊,立刻瞪向肖绍。

  肖绍对上她的目光,语气讨好的说:“哎,你哪能吃这个啊,走,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话落,他就立刻引擎发动,跑车呼啸而去。

  ……

  消防大队门口的门卫,看到这一幕,只朝地面“啐”了一声,骂道:“呸,什么东西!就仗着有钱!”

  这时,从院里走出来一道挺拔的人影。

  门卫回头一看,打起招呼:“你好,陆队!”

  陆纬双手插袋,走出来,朝门卫点点头,随即看向已经快要消失在街角的跑车。

  定了两秒,陆纬的目光又落到摔在不远处地上的饭盒。

  陆纬越过门卫,走过去,浑然不觉四周路人的目光,将饭盒捡起来,扣好盖子,又折回来。

  陆纬问:“这是宋子悠的?”

  门卫笑着:“是啊,宋医生连饭都没吃,就被人接走了。”

  陆纬没再说话,拿着饭盒又走回院里。

  ……

  陆纬直接走进食堂,找了个餐盘,将饭盒里的酱香茄子盖饭倒进餐盘里。

  刚才捡起来的时候他看过,里面的没有脏,掉在外面的他也没有捡回来,要是就这么倒掉了,就是浪费。

  几个队员见到陆纬此举都是一愣,几人面面相觑,互相使着眼色,全都一脸莫名其妙。

  陆纬拿着的饭盒分明是女款的,还是淡蓝色,上面还画着卡通,只是不知道是这里谁的。

  最逗的是,里面装的是今天大厨供应的酱香茄子,可陆纬没有去窗口打饭,却是从外面拿回来的?

  几个队员犹豫了一下,随即一起无声的伸出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剪刀石头布。

  最终,陈放输了。

  陈放立刻龇牙咧嘴,捶胸顿足,却一声都不敢出。

  余下几人纷纷窃笑,也是捂着嘴,还朝陈笑挥手,示意他赶紧去送死!

  陈放哀叹一声,果断起身,英勇就义似的走向陆纬。

  只是陈放刚一坐下,原本一直背对几人吃饭的陆纬,就慢吞吞地开了口:“又拿我猜丁壳?”

  陈放一个激灵,飞快地朝队员们使眼色。

  陆纬这时抬起眼皮,扫过陈放。

  陈放傻乎乎的摸头笑了:“陆队,你是咋知道的呢?你这后脑勺也没长眼睛啊……”

  陆纬斜了他一眼,又把眼皮垂下:“你傻,没看到我对面有个镜子?”

  陈放一惊,立刻回头,看到高处果然挂着一块镜子。

  陈放又咧着笑转过来,开始讨好:“那我们这不是关心你么……”

  陆纬扯扯唇角,顿觉好笑:“想问我饭盒是谁的?”

  陈放忙不迭的点头,还把头往前伸,小声问:“有新情况?”

  陆纬又一次抬起眼皮,淡淡道:“待会儿吃完饭,把饭盒刷干净,不能有一点污渍,也不能用力过猛,更不要因为多刷一个饭盒就拿它泄愤,刷好之后送到我房里。”

  陈放一愣,只想哀嚎,可脸上却半点都不敢露。

  陆纬已放下筷子,拿起空荡荡的餐盘走向食堂的餐盘放置区,再没看陈放一眼,却将那个淡蓝色的卡通饭盒留给了他。

  陈放这才发出“嗷呜”一声,欲哭无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