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针对
胖红豆2020-01-14 13:304,435

  宋子悠这顿午饭着实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摆脱肖绍。

  肖绍喜欢摆谱,人又爱嘚瑟,大中午的非得找一个装逼到家的酒楼,包下全场,还把外阜一个著名上海菜大厨请过来,让宋子悠尝尝正宗口味。

  宋子悠一边吃一边奇怪,她从没说过自己喜欢吃上海菜。

  直到肖绍说了一句:“听说你本家是老上海,巧了,我们家也是。”

  宋子悠听了觉得好笑,却没有澄清。

  算了,就看肖绍演戏好了。

  一顿饭吃的宋子悠很不好消化,根本没吃几口,就听肖绍显摆这些菜里的名堂,还问宋子悠怎么不拍照发朋友圈和小红书,这是多好的机会啊,这要是发出去得镇住多少人啊?

  宋子悠基本不怎么接茬儿,就是淡淡的笑。

  肖绍却越看越喜欢,说就喜欢她这样性情温顺,有爱心,又不多话的女人。

  宋子悠听到这几个形容词,连仅有的一点点食欲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肖绍,不仅脑子不好使,连眼睛和耳朵都有问题。

  他难道看不见她满脸写着不屑和拒绝么,他难道听不到惠仁医院里那些传闻么,他难道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出身,又是怎样野蛮生长的么。

  呵,她可从来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呐。

  ……

  宋子悠跟肖绍吃完饭,现在门口找了一下自己的饭盒,果然不见了,估计是被清洁工扫走了。

  宋子悠转身往队里走。

  只是她刚进门口,就被门卫叫住了,说她的饭盒被陆队捡走了。

  宋子悠一愣。

  陆队?陆纬?

  那么,他既然捡走了饭盒,就应该知道是她的,也应该知道当时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宋子悠皱皱眉,一时搞不懂陆纬干嘛要管这个闲事。

  她也没了胃口,眼见下午上班时间要到了,干脆连宿舍都不回了,直接往医务室走,想着如果下午饿了,可以吃包饼干垫垫。

  ……

  今天下午是队上的例行检查,不用全套,只是简单的检测血压、心跳、呼吸、脉搏等等。

  做消防员的,呼吸道最容易受到外界感染,就算有防护面罩保护,也会遇到很多无法预知的突发情况。

  再者,不仅要身体强健,更要心脏健壮,但凡有点心脏病史或者类似隐患的都不能胜任。

  上一任队医队长李可风还没立刻离队,要留下来和宋子悠交接一个月,接下来但凡遇到一线任务,恐怕也要带上宋子悠去现场磨练一下。

  李可风过了四十,年纪大了,但经验很足,趁着消防员们还没到医务室报道,先拿着他们的档案资料和宋子悠交代好情况。

  平日的例行检查,宋子悠和其它小队医都可以应付,到了每年一次的全身检查,如果人手和器材不够,还会找外面的人过来帮忙。

  宋子悠看着那些身体检查报告,听得十分认真,一个个记在脑子里,直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说笑声。

  屋里的队医们纷纷抬头,见门板推开,消防员们走进来,队医们也跟着站起身,笑着欢迎。

  李可风也不废话:“来,排队,第一个,陈放!”

  宋子悠就坐在李可风旁边,见到消防队员们很快就在桌前排成两队,一个个腰板笔挺,非常有秩序。

  直到李可风说了一句:“来,宋医生,你也帮忙检查几个。”

  宋子悠点了下头,接过李可风递过来的一叠表格,起身走到唯一一张空桌子前坐下,刚一抬眼,就见消防队员们齐刷刷的看着她。

  宋子悠一时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便说:“放心吧,不会给你们检查错的。”

  有几个人不好意思的笑了。

  还有人说:“不是的,宋医生,我们不是怕你医术不够,是怕……”

  宋子悠扬起眉:“怕什么?”

  隔了一秒,她忽而笑了:“怕我是女的?”

  又是一阵笑。

  然后有人回答:“是怕不好意思哈哈!”

  这回,大家一起笑了,宋子悠也笑意渐浓,那笑容像是一朵花。

  ……

  直到这时医务室的门又被推开,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副队张青云,后面的则是队长陆纬。

  屋里的队员们又一下子没了声。

  张青云问:“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却没人回答。

  大家的目光大部分都收了回来,只要少数人看到陆纬手里拿着一个淡蓝色的饭盒,正是今天中午陈放刷的那个。

  陈放已经坐在李可风面前了,被身后的人捅了一下,示意他回头看。

  陈放一回头,就看到陆纬面无表情的拿着那个盒子,走到宋子悠桌前。

  她桌前空荡荡的,她还没开始叫号,脸上的笑容也忽然不见了。

  而陆纬呢,人高马大,神情淡漠,将饭盒放在她桌上,只说了一句:“你的。”

  宋子悠正准备叫号,却看到她的饭盒,眼皮子缓缓往上抬,略过那副健壮的身体,直到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

  “多谢。”她吐出两个字,脸上却不见一点友善。

  很奇怪,这两人对话只有四个字,动作也很简单,而且两人都没什么表情,可是屋里的气氛却一下子跌倒谷底,甚至让人窒息。

  队员们默默围观着,直到宋子悠旁若无人的拿起第一页身体报告,叫道:“张青云。”

  副队长张青云一愣,他原本已经排在李可风的队伍最后了,以往也都是李可风给他做例行检查。

  谁知刚才李可风随手一拿,就把张青云的身体报告交了出去。

  宋子悠这一喊,直接把两人都喊停了。

  宋子悠觉得奇怪,又对着张青云说:“副队,你是不是叫张青云?”

  张青云飞快的说:“是,宋医生,可是以前一直是李医生帮我查的。”

  以前在医院,宋子悠最烦这种挑医生的病人。

  听到张青云这样说,她笑了一声,说:“可你的身体报告现在在我手里。”

  张青云词穷了。

  直到李可风站起身,走过去,笑着将报告拿回来,并且说道:“是我给错了,没事,副队还是我来看,宋医生你继续。”

  宋子悠心里一动,瞬间觉得这两人之间的互动不太对。

  病人挑医生是出于信任和习惯,但是医生反过来挑病人就不寻常了。

  以前在医院,医生之间会抢病人,无论是私立的还是公立的,病例都是联网上传的,下次等到病人再来复诊,医生只要掉出以往病例一查,就知道先前看过本院的哪个医生,因为什么病,开过什么药,甚至还会动心眼。

  可那些抢病人的行为都是因为绩效和开药和诊费的利润,这里是消防队,又不是医院,不存在那些竞争关系,那么李可风却依然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宋子悠可不相信,李可风仅仅是为了圆场那么简单。

  但她也没坚持刨根问底,反正早晚都要知道的事,索性这会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宋子悠的目光又落到第二张身体报告上,扫过名字,却顿住了。

  半晌,她从鼻子中发出哼的一声,唯有距离她最近的陆纬听到了。

  陆纬耷眼一看,刚好看到自己的报告。

  接着,宋子悠就抬眼看过来,慢悠悠的叫道:“陆纬。”

  陆纬没动,也没什么表情。

  屋里的其他人一起愣住了,又齐刷刷的向两人行注目礼。

  停顿一秒,宋子悠直截了当的问:“怎么,你也不敢让我查?”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

  刚才宋子悠和张青云说话时,还挺温和的啊,怎么这回一对着陆队,话就横着出来的?

  张青云也是一脸茫然,还不忘解释一句:“宋医生,我不是不敢让你查。”

  宋子悠却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看着陆纬。

  也只有她这个角度才能看见,陆纬几不可见的眯了眯眼,脚下一转,又一次走到她桌前,嗓音低沉:“先查哪一项?”

  宋子悠平直的吐出两个字:“视力。”

  她将一个遮眼板放在陆纬面前,随即拿起电子笔,指着后面的视力电子板。

  陆纬拿起遮眼板盖住一眼,露出来的眼睛跟着宋子悠的电子笔走,他的视力非常好,即便在浓烟中,也比其他队员看得清楚一点。

  宋子悠连续指了几行字,发现他竟然能认到倒数第二行。

  她皱皱眉,又指向最后一行。

  陆纬抬起的手臂,肌肉结实,随着她的指向而改变方向,到这里才有一点点犹豫,皱皱眉头,又一次指对了。

  宋子悠放下电子笔,说道:“两眼都是2.0。”

  陆纬放下遮眼板。

  宋子悠接着说:“我很好奇,如果下面再多几行,陆队是不是也能看清?”

  陆纬:“我没试过。”

  宋子悠盯着他,又问:“你不是远视吧?”

  陆纬缓缓眯起眼。

  这回,全场又集体愣了。

  原本正在检查的李可风和其他队医也互相对看了一眼,有人跟李可风使了颜色,李可风忙说:“哦,陆队他视力一向保持在2.0,没有远视。”

  宋子悠这才没有继续追问,在身体报告上写下数据。

  只是众人才刚刚松了一口气,宋子悠就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嘱咐道:“对了,陆队,现在视力正常,不代表以后都能保持,尤其是过几年等你上年纪了,可能会渐渐有老花眼的困扰,所以你要从现在开始好好保护眼睛了,必要的时候要记得就医。”

  众人刚刚松下来的那口气又一起吸了回去。

  呃,刚才宋子悠说了什么?

  过几年就上年纪了?

  天啊,她之前不是和小天使一样可爱好相处吗,就算不是小天使也是仙女级别的吧,怎么一转眼就……

  看宋子悠,似笑非笑的看着陆纬,竟然完全感受不到自他身上袭来的压迫感。

  而陆纬呢,只是黑眸眯着,不声不吭,也没动怒。

  这也不太像是平日的他。

  隔了几秒,低沉的嗓音才缓缓响起:“多谢宋医生,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视力模糊了,会来找你的。”

  宋子悠勾唇笑了:“找我干嘛,我又不是眼科大夫。”

  众人:“……”

  ……

  这时,宋子悠又拿出一张测试色盲的色板,放在陆纬面前。

  “看看,这是什么?”

  陆纬低眸看了。

  一秒、两秒、三秒……

  没有一点动静。

  只有宋子悠注意到,陆纬的眉头越皱越深,甚至已经快要打结了。

  众人见这边没有动静,又不踏实了,纷纷看过来,都替陆队捏了把汗,不知道为什么一张测试色盲的色卡他要看那么久,难道上面画了很难辨认的动物?

  正当众人这么想时,陆纬突然出声了:“我看不出这个是什么。”

  他的语气很沉稳,也很困惑。

  他转开视线,看向宋子悠的时候,清晰地看到她眼里的幸灾乐祸。

  宋子悠笑道:“哦,原来陆队是色盲,以前怎么没检查出来啊?”

  众人集体傻眼了。

  副队长张青云甚至走过来,一起看着那张色卡。

  半晌过去,张青云也没看出来,便直接把色卡拿起来,瞪圆了眼。

  直到陆纬伸出手,拿走色卡,随即将它转了个个儿。

  张青云这才恍然大悟,刚才他拿反了。

  陆纬眯了眯眼,对宋子悠说:“是一只兔子。”

  宋子悠无辜的眨了一下眼:“的确是兔子。原来陆队不是色盲啊,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呢,你的视力也没有问题啊。”

  陆纬将色卡放下,双手撑在桌面,虽没有倾身,却无形中形成一种压迫。

  然后,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刚才是因为,你把色卡放反了。”

  宋子悠没有回避目光:“是么,我没注意。”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眼瞅着两人已经针尖对上麦芒了。

  副队长张青云立刻跟李可风打眼色。

  李可风也是一头的冷汗,站起身说:“呃,要不陆队,你也过来我这里吧?”

  可陆纬和宋子悠却纹丝不动,连眼神都没有给李可风一个。

  陆纬说:“不用,宋医生检查的很仔细,也很懂得为人着想。”

  宋子悠跟着说:“当然要仔细,陆队可是身负重任呐,我可一点都不敢怠慢,自然要查的仔仔细细。”

继续阅读:Chapter 6 为什么针对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