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为什么针对呢?
胖红豆2018-09-25 00:503,084

  宋子悠轻描淡写撂下话,又道:“好了,先量个血压吧。”

  宋子悠说的好像很认真负责,而且语气诚恳,挑不出错,眼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她的眼睛只里有讥讽和嘲弄,还有一丝“你能拿我怎么办”的得意。

  只是这些情绪都是非常平静,仿佛只是在湖面下流淌的暗涌。

  而这些暗涌,只有陆纬看到了。

  陆纬的胸膛缓慢地起伏着,他缓慢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在心里设下一个疑问。

  那是一个“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叫宋子悠的女人,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甚至已经大到不惜在人前显露,故意刁难。

  但心里的疑问到底只是在心里。

  陆纬的表情没有丝毫拨动,长年累月在消防员的岗位上,他早已练就了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本事,即便受难者如何恐惧,即便民众如何激动和悲伤,即便形势如何危机,他们这些冲在一线定住局面的人,都不能慌,不能乱,不能将真实情绪放在脸上,因为那会直接影响到他人。

  所以,当陆纬有了这层认识后,他只是坐到宋子悠对面,伸出一条手臂,让她量血压。

  陆纬的手臂粗壮有力,肌肉线条流畅而放松,一旦它真的发力,那就像是一块硬铁。

  宋子悠将测血压的绑带缠在他的手臂上,绷紧,然后开始挤压那个气囊,同时盯着仪器上的数字。

  其实陆纬的血压指数很正常,可宋子悠却这样说:“血压偏高,陆队要不要深呼吸两下,大概是情绪不够平稳吧。”

  宋子悠这话明显是在说陆纬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

  话落,陆纬缓缓撩起眼皮,漆黑的目光落在宋子悠脸上。

  两人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无论大家如何瞠目结舌。

  然后,陆纬的目光又略过血压计,淡淡道:“我看数值很正常。”

  宋子悠“哦”了一声,说:“你看,情绪稳定了,又恢复正常了。”

  接下来每一层检查,宋子悠都没让陆纬太顺利的过,众人看着两人如此较劲儿,都在冒冷汗。

  眼下这样的情形,实在像极了一对情侣正在吵架,宋子悠抓包了陆纬什么事,宋子悠生气,故意跟他过不去,而陆纬则一味包容,认错态度良好。

  这样实在是很吊诡。

  直到检查完整套,陆纬站起身。

  宋子悠这时说了一句:“辛苦了,陆队。”

  陆纬微微扯了扯唇角,低声道:“也辛苦你,宋队医。”

  两人再次目光相交,一个冷,一个淡,仿佛刚才的火花四射都是大家的幻觉,如今归于平和,不见波澜。

  ……

  陆纬检查完身体,没有走,他只是走到不碍事的地方,双手抱胸,靠墙而立。

  他在观察,他也有一点好奇,到底这个叫宋子悠的女人原本就是只刺猬,见谁扎谁,还是只扎他?

  然后,陆纬等到了。

  宋子悠又叫了一个号:“下一个,张淳。”

  张淳走上前,眉头皱得死紧。

  其实他心里没底,又觉得刚才自己的队长受一个新来的女队医欺负,有点小情绪,心里正在琢磨着,要是这个女队医也这么跟他过不去,他肯定不会像是队长一样好脾气。

  谁知,宋子悠叫完号就抬起眼皮,朝他笑了一下:“坐吧。”

  那一瞬间,就像是春暖花开。

  不仅张淳,所有人都愣了。

  角落里,陆纬的黑眸一下子眯了起来。

  答案他找到了——宋子悠的刺,只对准他一个。

  陆纬自问,他从没有得罪过宋子悠,她才来队上不久,他们统共只接触了三次。

  第一次,匆匆一见。

  陆纬听说对上来了新队医,他去食堂参加迎新会,刚踏进门口,就听到里面的笑声,好像他的队员们都很兴奋。

  但陆纬没看到那天的女主角,他走进去,脚下还没站稳,只看到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

  这个女人皮肤很白,人很瘦弱,头发很黑,没看到脸,但应该是位气质美女。

  只是这样的身板,能看得住消防队队医的工作强度么?

  陆纬很怀疑。

  然后,队上的火警警铃响起。

  他脚下一转,匆匆一瞥后,直奔一线。

  第二次,是在上午的绳索训练的过程中,他们当时都集中在操场,头顶烈日,心智如铁。

  他一声令下,让队员们完成三十组。

  然后一转头,他看到角落的树荫下,苗晓娟和一道纤细的身影。

  他对她有点印象。

  他走上前,刚好听到两人说话。

  这个叫宋子悠的女队医,声音竟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细弱,反而冷静、沉着,还透着一丝强势。

  她在评价绳索训练,显然是有了解的。

  苗晓娟看到他,宋子悠也跟着转过身,他们终于照了一面。

  这个宋子悠似乎并没有像是队上的其它人一样敬畏他,她甚至还用了十六个字来评价他们这支纪律部队:“管理不当,队长失职,纪律不严,训练不够。”

  没多久,他就在消防队门口捡到了她的饭盒。

  他没看到宋子悠是怎么上车的,只是听门卫转述,那是一个拽上天的男人,开着小跑,来接宋队医。

  再来,便是医务室。

  他把饭盒还给她,她却在检查的时候处处针对。

  这件事,陆纬想不通。

  ……

  别说陆纬,队上的其它队员也没想通。

  众人先后回到宿舍里,副队张青云和陈放、张淳一起来找陆纬。

  陆纬正在换衣裳,脱掉T恤,露出精壮的肌肉。

  张青云被陈放推了一下,便找了个话题,拿陈放找新女朋友的事来说,结果讲了半天也没讲到点子上。

  陆纬换好衣服,坐到床头,抬了下眼,直接把话接过来:“你们是不是想问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宋子悠?”

  三个人男人一起愣了,又一起干笑起来。

  陈放最先说:“其实不光我们好奇,大家都特别好奇……那个,队长,你是不是以前做了什么,自己忘了?”

  陆纬一个眼神过去,没说话。

  张青云接着说:“其实大家也不是瞎猜,刚才的情形,的确不太自然。”

  陈放说:“是啊,就有点像是,像是那啥……”

  陈放边说边看向张淳,想让他把话接着往下说。

  可张淳看到陈放挤眉弄眼的,半天都没领回,还小声问:“啥?”

  陈放急了,便说:“嗨,就像自己的媳妇儿跟自己使性子!”

  此言一出,三个男人一起沉默了。

  陆纬的目光缓缓扫过三人,很慢,也很定。

  隔了几秒,他才吐出一句:“我之前不认识宋子悠。”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前史。

  张淳这时说:“那就奇怪了,她干嘛这么针对队长?”

  张青云皱皱眉,开始沉思。

  陈放最爱抖机灵,一拍脑门,说:“哎,引起注意力呗!只有这样才能让咱们队长记着她!”

  张青云诧异地看了陈放一眼,摇摇头:“我倒觉得不至于,宋队医还需要这么做么?”

  三个男人再度沉默。

  是啊,宋子悠犯得上么,她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就足够吸引人了。

  几人说话刚说到一半,陆纬的宿舍门又被敲响了。

  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是队上的方绍军:“队长,外面有人找。”

  陆纬站起身:“谁?”

  方绍军顿时有点为难,看看其他人,又看看陆纬,直到陆纬走进,才声音很小的说:“是前嫂子。”

  陆纬一顿,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出门了。

  ……

  方绍军所谓的“前嫂子”正是陆纬的前女友,名叫林桦,只不过大家以前都叫她嫂子,叫惯了。

  陆纬和林桦交往了两年,中间断断续续分了三次,都是因为陆纬陪她的时间不够。

  林桦三次提出分手,陆纬都做了挽留,没分成。

  直到第四次林桦提出分手,陆纬同意了。

  到如今,两人已经分手一年多,恢复成朋友关系,联系很少,林桦也再没来过队上。

  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人虽然成了朋友,但要是再见面却难了。

  也不知道今天唱的是哪出。

  陆纬来到宿舍楼外的会客室,推门进去,果然看到林桦。

  林桦变化不大,坐在那里,好像有些拘谨和紧张。

  以前她来队上,都会带着亲手做的吃的,这次来,只买了水果。

  陆纬一进门,林桦就倏地抬眼,看到这个自己爱了两年的男人。

  这一看,眼睛就挪不开了。

继续阅读:Chapter 7 这回杠上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