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辨茶品茶
兰月熙2019-09-25 10:422,372

  茶端上来了。沈静月远远便闻到了茶的馨香。她不由点头。沈家不愧是百年茶商,这四种茶各有千秋,清香扑鼻,的确是上品。

  奶娘王氏让丫鬟们将茶盏一字排开放在沈静月面前。

  沈静月对她笑道:“让我先猜猜这四盏茶是什么。”

  她说着拿起四包茶其中一包,略微闻了下,然后放在口中轻抿了茶叶。顿时一道清苦混着清爽的气息在舌尖绽开,甚至一点点细微的甘甜都能了若指掌。

  沈静月笑着指着第二盏茶:“这是雪龙,清苦中带着雪山的清冽。应该是种在雪龙山腰的茶种。这雪龙茶品可为上品。”

  此话一出,奶娘王氏和丫鬟们都惊呆了。沈静月平日从不喜欢品茶。不要说这雪龙茶,就是平日随便喝的几种茶她都辨不清。现在竟然一言道破,还能分辨是上中下哪一品茶,这简直是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令人惊奇

  奶娘王氏又惊又喜:“那这一盏茶呢?”

  能品出雪龙并不算奇怪,因为平日沈静月喝过雪龙,奶娘疑心也许只是碰巧罢了。

  沈静月拿起第二袋茶叶,依旧在口中轻抿茶叶尝下味道,不过这次,她拿起剩下三盏茶都各自抿了一口。

  她心中了然,指着第一盏茶:“这是红梅,清香甜苦中带了些微的炒焦味,不过香气盖过了焦味,勉强为上品吧。切记下次火候不可太过了。”

  奶娘王氏又惊了,这名曰红梅的茶的确是经过第二次炒制的,因为在一次不经意中沈家茶庄的师傅发现这茶要霉了,不得不再炒制一遍。没想到第二烘焙炒茶反而激发茶叶的香气。这红梅茶算是今年沈家人的特制新品。

  沈静月竟然能辨出这新品茶,简直是神了。

  接下来沈静月依次品出:白茶、云秀两道茶。

  沈静月品茶辨茶的事飞到杨氏耳中。她匆匆而来,上下看了沈静月,对奶娘王氏道:“备一份重礼去青云山请陆有先生。”

  沈静月愣了下,问:“母亲可是要女儿拜陆有先生为师,学习?”

  杨氏笑道:“我儿病了一场后越来越聪明了。虽然临阵磨枪有点来不及,但是若是能请得陆羽先生后人陆先生为你授课,那回京城便不愁了。”

  沈静月问:“母亲还是要回京吗?”

  杨氏面上的笑容渐渐隐没。她轻抚沈静月如缎长发良久,才轻声道:“母亲已经逃避了近十年了,再不回去恐怕手中的一切都要失去。”

  “母亲可以什么都不要,可是不能不为你着想啊。”

  沈静月心中酸楚,慢慢依靠在母亲杨氏怀中。看来甜羹有毒的事让母亲杨氏警醒了。而前世中母亲虽然有心为她振作,但是没有眼前这样的危机感。

  在前世中,杨氏本能排斥和景王府联姻,而选择了江家。可惜因为没有做好准备,母女两人回到群敌环伺的沈府两人孤立无援,很快就被带入深渊中不可自拔。

  杨氏出神了一会,忽然仔仔细细看了沈静月。她打量的目光令沈静月不安起来。难道母亲看出什么了吗?

  杨氏忽然笑道:“江家的小子这两日还会在这庄子,明日你就陪他去后山赏景吧。”

  沈静月明白过来,不由佯装脸红羞涩:“娘,这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谦谦君子,淑女好逑。我昨日看他对你也有点意思,席上看了你好几眼。他比景王世子萧景彦正派多了。若是能嫁入江家,你这一世可算是安稳了。”杨氏笑道。

  沈静月听得目瞪口呆。母亲就差对她说“色诱”两个字了。还硬生生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改成了“谦谦君子,淑女好逑”。

  天啊,她怎么不知道母亲是这样的母亲?

  杨氏笑了笑:“这又有什么?我的女儿自然是想要嫁谁就嫁谁。以后若是那小子对你不好,你休了他,母亲也能再为你另找一门贤婿。”

  沈静月有点方。这是什么跟什么?叫她不喜欢便休了那江墨轩再二嫁?

  啧啧……这样的母亲实在是太……好了!

  沈静月忽然有点明白为何自己重生后能想得那么明白了,敢情这像母亲啊。只是母亲这般想得开,不应该委屈自己好几年在这庄子里默默无闻才是。

  难道母亲在等另一个男人?或者是在逃避什么?

  沈静月被自己大胆的猜想给吓得打了个激灵。

  她在母亲面前说笑两句便把这事给敷衍过去。不过母亲的话倒是让她多了几分思考。她记得前世这几日就要下一场暴雨,江墨轩要滞留在庄子两日。

  现在一切都提前了,江墨轩恐怕真的要多留两日了。

  她面上露出笑容,眼中笑容意味深长。

  暴雨?她是不是该在这上面做点文章?不然辜负了老天爷给的美意?

  ……

  在客房中奋笔疾书的江墨轩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他摸了摸泛起鸡皮疙瘩的手臂,莫名看向窗外艳阳高照的天气。

  这个庄子果然有古怪。不然他怎么有种被人算计的错觉?

  “少主,这是郡主给的请帖。”江叔前来,给了一张洒金请帖。

  江墨轩扫了一眼,冷淡道:“赏花?不去!”

  江叔应了一声就准备去回绝。

  忽然,江墨轩又道:“等等,就说我去。”

  呃?江叔诧异回头。江墨轩依旧奋笔疾书,头也不抬:“我且看那丫头想要搞什么鬼。”

  江叔暗自摇头叹息:还说自己讨厌沈家的大小姐,这不是很有兴趣吗?

  少主,你好像掉坑了。

  ……

  此时京城沈府中却是另外一番情形。西苑偌大的屋中陈设琳琅满目,多宝格上每一件都珍品。在香炉中烧着上好的檀香,幽幽的,沁人心脾

  在软塌上斜斜靠着一位美妇。她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保养得宜,面容秀美。此时在她身边几位嬷嬷丫鬟们团团围着一位五岁的男娃在逗着乐。

  而她只是看着,不紧不慢的品着手中的香片。

  不一会,外面响起了说笑声,一位大约十一二岁的标致小美人由众嬷嬷丫鬟们簇拥着进来。

  美妇人见了她,笑着起了身。

  那十一二岁的小美人身穿一身水色长裙,上身月牙白短襦,短襦上绣着淡淡梨花,十分清雅。她瓜子脸,下颌尖尖,五官和美妇人长得极像,亦是秀美可人。

  她看见美妇,上前拜见:“女儿给母亲请安。”

  美妇微微一笑,道:“静蓉快些过来。怎么今日穿得这么素净。”她说着对身边的嬷嬷道:“将前日老太君赏下来的茜素红缎子拿来,听说这可是宫中赏下来的。”

继续阅读:第十章 沈静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