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沈静蓉
兰月熙2018-05-25 20:362,367

  眼前这一对母子便是沈府中的二姨娘姚氏和庶女沈静蓉。

  沈静蓉小小年纪,眼中却有同龄人少有的沉稳。她看着母亲姚氏四处张罗,只是坐在一旁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裙琚。

  等姚氏都张罗好了,摒退众嬷嬷和丫鬟们之后。沈静蓉对姚氏淡淡问道:“母亲可知道庄子那一位将我们派去的陈嬷嬷给打了几十板子撵走,至今连根头发都找不到。女儿怀疑,人都被打死了。”

  姚氏换了面上的慈爱,阴沉沉冷笑:“就算没打死,人海茫茫我们也找不到了。这倒是其次,我就怕那一位知道了什么才这么发落陈嬷嬷。”

  沈静蓉拧了细长的眉想了一会才道:“女儿猜都有可能。不过就算知道了什么,她身为郡主只是把人发落出府,想来是不想把事闹大。既然这样我们就还有余地。”

  姚氏轻蔑笑道:“怕她做什么?一尊菩萨罢了,自从她嫁入沈家之后就被供着。你父亲说了许多次若不是她是郡主身份早就把她给休了,就连沈静月,他都怀疑不是自己的种。我看她是不想回沈府,怕来了日子不好过。”

  姚氏说的轻蔑又恶毒,沈静蓉静静听了,只是慢慢拨弄手中的香片。

  她见母亲说完,撩眼看了她一眼,淡淡提醒:“母亲别忘了为何要让她们母子来沈府。”

  姚氏面上的笑容凝固。

  沈静蓉看见母亲这样,眼底掠过厌烦。这点都看不透难怪这十几年来还是个二姨娘,连累着自己当了庶女那么多年。

  不过终究是自己的母亲。沈静蓉柔声细语道:“母亲放心吧。沈静月今年十三了,明年就要开始准备及笄和婚嫁。她们再不想回京也不得不回。到了那个时候,她们母女儿二人到了这里还不是由我们摆布吗?”

  她说得慢条斯理柔声细语,可偏偏话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姚氏笑了,杏眼都是恨意:“是该好好给她们一个教训了。这十几年来老是爬在我的头上,我早就恨死了那贱人。”

  沈静蓉看了一眼在旁边玩的男娃,淡淡道:“母亲若是有空也不要成日在屋子里待着,有空就去抱着宸弟弟去太公那边晃晃,毕竟这是沈家唯一的男丁呢。”

  姚氏面上一阵心虚,随口应了。

  沈静蓉又和母亲说了几句这才拿了缎子走了。姚氏等她走了,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她向来怕自己这个女儿。她在的时候,自己总感觉一股压力。

  有些事沈静蓉这个做女儿的可比自己这做娘的狠毒多了。不过不管如何还是自己的女儿就好。

  姚氏看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儿子,对奶娘道:“把宸哥儿抱去前堂玩玩。”

  奶娘犹豫:“现在天气热,宸哥儿一会哭着要睡觉的。……”

  姚氏冷冷看了她一眼。奶娘不敢违背,赶紧把男娃抱出了屋子。

  沈静蓉慢慢回了自己的绣阁,一路上有下人看见她纷纷行礼。她亦是柔声细语和他们打招呼。

  下人们看着她的眼神无一不是羡慕和倾慕。

  “二小姐人真好,说话真是和气。”

  “就是,今日一早就陪着老太君去庙里上香,这么瘦的人儿又这么孝顺,当真是我见犹怜。”

  “唉,可惜命不好,是庶女。若是正牌大小姐现在肯定被整个京城世家公子追着不放。”

  “样貌好,人品好,就是出身唉……”

  “……”

  沈静蓉一边走一边听着隐约传来的窃窃私语,唇边勾起冷笑。这些话她早就听腻了。初时还会又是得意又是生气,现在早就麻木了。

  丫鬟夕月悄悄走来,递给沈静蓉一张洒金帖子,轻声道:“这是景王世子送来的,说约小姐明日下午去寒月寺赏芍药。”

  沈静蓉看了一眼,忽地轻笑:“去回,就说我今日陪老太君去过寒月寺着了凉,明日下午还要学女红,恐怕辜负了世子的美意了。”

  夕月愣了下,她没有想到沈静蓉心心念念期盼的邀约竟然这么轻易就推拒了。要知道为了让景王世子主动邀请,沈静蓉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她先是费尽心思和景王府有深交的齐家小姐,和她做了好一阵子的手帕至交。

  然后又在一次诗画会上“无意”撞见了景王世子萧景彦。这才令整个京城炙手可热的景王世子对她留意。后来又花了不少功夫让人在景王世子面前增加对她的好感。

  现在一切都达成了,没想到她竟然把这么费心得到的邀请轻描淡写就推了。

  沈静蓉自然是不会给夕月解释。她说完就回了绣阁了。

  到了傍晚,夕月满脸惊讶前来。她手中捧着一堆的补品,还有一枝开得鲜艳欲滴的芍药。

  她道:“世子殿下听说小姐病了,特地送来血燕、百年人参补品,还派人去寒月寺剪下芍药,说:花期短,不如赏美人。剪下此花希望小姐早日康复。”

  沈静蓉含笑接过芍药,唇边勾起笑容。

  属于她的,不属于她的,她沈静蓉都会想办法一一得到。

  ……

  庄子中,沈静月打了个寒颤。她眯了眯眼看着头顶大大的太阳,百无聊奈又打了个哈欠。她今天“遵母命”约江墨轩去赏花赏景,顺便色诱,哦不,是让江大公子对她有点好感。

  可是她从吃过早膳等到了快中午了还不见江墨轩,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

  要不是她是真的收到了回帖,都以为这小子在耍她呢。

  “小姐,我们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要不要去催催?”月兰问。

  沈静月摆了摆手:“不用了,他会来的。”

  月兰诧异。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这位江大公子不会赴约的样子分明不用再等了。就算他来了也是小姐占理啊。

  沈静月换了个姿势继续懒洋洋等着。她太明白江墨轩这傲娇又别扭的矫情样子,不就是想给她个下马威好让她死心吗?

  可是他注定料错了,若是一般大小姐也许就打退堂鼓了。她沈静月两世为人,多少苦都吃过了。这种小小阵仗怎么会就怕了呢?

  她眼底浮起悲凉,这一世她也许可以改写所有人的命运,可是她前世两个孩子……恐怕是再也无缘得见了。

  不远处的阴影处,沈静月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江墨轩的眼中。她那不经意中的悲伤也都是映在他的眼中。

  江墨轩微微皱起剑眉。不知为什么他不喜欢看见她这个样子,就像是全天下都弃了她一般。可分明她是那么厚颜无耻的女人,哪会被人欺负了去?

  江墨轩微微一动就要上前,忽然他看见了什么,脚步生生顿住。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慕云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