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玉佩
兰月熙2019-09-25 10:422,321

  “啪”一声,棋子落盘,秀美如莲的手指收回。对面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满意点了点头。

  “沈大小姐这一步堵死了老夫的后路,下得很是精妙。”他慢腾腾说道。

  沈静月抬眼看了他一眼,轻笑:“陆先生不要夸了。小女棋艺平平,鹿死谁手未可知。”

  昨日傍晚闻名周朝的陆有先生终于到了沈家庄子。她不知道母亲杨氏是怎么请得动这连皇室都请不动的老古董。

  但是母亲就是做到了,这点她还是很佩服的。

  坐起力行,果然是宫里出来的人。

  不过这陆有一来虽然不摆架子却只字不提收她为徒的事。这不一早就前来拉着她下棋。

  两人一老一少,老的头发发白,少的红颜正盛。红颜白发两相映衬,端坐在雅致的亭中下棋还是十分养眼。

  陆有听得沈静月说的话,呵呵一笑:“一早上沈小姐说着棋艺平平可是赢了老夫两局了。这棋风沉稳老辣,不输老夫。”

  沈静月笑了笑。她两世为人,自然是沉稳老辣。陆有只不过是让着她罢了。

  陆有又道:“沈小姐似乎有点心事?”

  沈静月回头看着外面的艳阳高照,眉心渐渐拧起。前世这个时节应该是大雨倾盆,怎么还没下?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事永远都有的。端看如何化解了。”

  此时有人送来一张帖子。沈静月看了一眼,轻笑:“知道了,退下吧。”

  下人犹豫:“不需要告诉郡主夫人吗?”

  沈静月笑了:“不过是姨娘儿子生日罢了,不必告诉母亲了。让人备一份礼送到即可。”

  下人点头下去办了。

  陆有轻轻捻起一枚棋子随意下了,这才慢慢道:“郡主夫人避居与此也不是长久之计,终究要回去的。”

  沈静月眉微动。很明显陆有似乎知道点什么。她想问又觉得不合适,毕竟是上一辈人的旧事。

  她正想要怎么问,忽的欣兰前来:“大小姐,江大公子要离开庄子了。”

  沈静月动了动。她淡淡道:“他离开关我什么事?”

  欣兰笑嘻嘻道:“大小姐不去送送吗?”

  沈静月瞪了她一眼。不过明显她的眼神没有杀气,欣兰一点都不怕。

  不知是不是沈静月性子改变的原因,欣兰的性子比前世活泼许多。

  欣兰补了一句:“是郡主夫人让大小姐去送一送的,说江大公子救了大小姐一命,理当要送的。”

  沈静月无奈。救命之恩这个说辞母亲已经用了很多次了,看趋势还是会一直用下去的。

  她竟不知道母亲恨嫁女儿的心情有这么急,恐怕是那一碗有毒的甜羹让她有了危机感。她就如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用尽浑身解数一定要为她寻安稳的所在,保她一生无忧无虑。

  有时候世事就是这样,一点契机,什么都不一样了。

  沈静月轻声叹了一口气,对陆有先生道了声罪,回房去收拾自己。

  ……

  凉风习习,绿树成荫,远远的群山延绵,近处山花浪漫,片片茶园绿油油的。一切都是如此心旷神怡。

  江墨轩看见了沈静月逶迤而来。当然所有的人都看见了。

  他们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仙女。一袭天青色曳地长裙,上面点点绣着淡淡的纹路,刚刚长成的身量玲珑有致。

  她明眸皓齿,笑容清淡却不失亲近。

  她很美,如同天上皎皎的明月,静静挂在天边令人神往。所有人望去眼中只看见眼前清光明亮,除了她想不到别的。

  江墨轩眯了眯眼。他知道沈静月很美,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的美越发夺目。

  忽的,他忽地觉得不舒服。

  他上前,沈静月微微一笑:“江大公子多多保重。”

  江墨轩等着她下一句。可是等了半日却没有。他不悦之色写在了脸上。

  沈静月笑了笑,转身从欣兰手中拿过一个礼盒放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我亲自做的糕点,还有一盒上好的雪龙。江大公子在路上可以饮茶品尝点心。”

  江墨轩瞟了一眼盒子,面上的不悦消散许多。

  他淡淡道:“大小姐的心意江某收下了。”

  沈静月抿嘴一笑,转身离开了。毕竟是未出阁的少女,她不宜在外久留。

  “等等。”身后传来江墨轩沉郁的声音。

  沈静月回头。天光明亮,江墨轩英俊的面容有点严肃,但是很是英俊。

  他上前,将一件事物塞在她手中,淡淡道:“下月初二我母亲生辰,你回京吧。也不要惧了那些鬼魅魍魉,我会护你周全。”

  沈静月还没回过神,他已上了马,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是邀请吗?沈静月静静伫立,看着天边毫无预兆地乌云席卷而来,空气中有了强烈的土腥味。

  欣兰赶紧催促:“大小姐我们赶紧回去吧,要变天了。”

  沈静月却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前边傲然迎着暴风雨而去的江墨轩。

  他策马迎风烈烈,有种万夫莫挡的气概。

  他说“……也不要惧了那些鬼魅魍魉,我会护你周全。”

  明明是个尊贵至极的世家子弟,怎么会有这样杀伐果断的气质?她生平第一次忽的对一个男人深深好奇起来。

  欣兰又催促。此时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沈静月却一动不动,只是站在雨中。

  雨越下越大,倾盆而来。她站在雨中,抬头望天,千万条雨水落下,对着这一片浑浊的天地凶猛扑来……

  ……

  这场大雨足足下了三天三夜。沈静月在廊下看着蚂蚁搬家,这一次时空交错,没有躲雨的男子,只有她手中多了的那一枚盈盈如碧水的玉佩。

  临走之前,江墨轩把贴身玉佩送了她。

  胡诌的自己做的小点心,还有一包不算值钱的茶就换来了这江大世家的玉佩,可谓是十分划算了。

  沈静月听着欣兰的禀报。江家的那一批茶叶果然没有运出京城,严严实实放在了沈家的库房中。又因得江墨轩指定要挑这批茶,是以沈家几位管家更是兢兢业业检查了一遍。

  沈家潜在的危机解除了,这一批茶暂时不会运往江南了。

  沈静月微微一笑,轻抚手中温润的玉。沈家的茶叶生意是很大一块肥肉,她不信沈府中那一位不会插手其中。

  不急,一切慢慢来。她终究要一点点把那些人的真面目撕下来,然后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收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