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重视
兰月熙2018-05-29 17:182,247

  他们沈家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这种方面更是要注意。有时候得罪人都是不经意中的一件小事。

  沈太公又道:“至于大姑娘今年都十三了,还是去一封信让郡主带着她回来沈家住吧。琴棋书画女工什么的,都要会一点。”

  此时陈管家忍不住道:“回老太爷,郡主夫人去请了陆有先生前去庄子教大小姐茶道了。”

  这下堂上几人都坐不住了。

  沈诚诧异:“是‘茶仙’陆羽先生的后人陆有先生?”

  陈管家点头。

  沈青兴奋:“大姑娘会茶道?啧啧,还请到了陆有先生,这不错啊!”

  沈太公沉吟:“这么说,郡主还是很有远见的。”

  他眉间忍不住有欣慰。自己大儿子沈璧空有其表,大儿媳贵为郡主下嫁沈家,这么多年来一直夫妻不和长居京郊庄子。

  他原以为就这样了。没想到大儿媳杨氏还是颇有点见识的。想着他对许久不见的沈静月也多了几分关切。

  他对陈管家道:“去库房拿一些贵重点的文房四宝送去庄子,让郡主送给陆有先生。这可是茶界的大师,能请到就是给我们沈家增光的事。”

  他顿了顿又道:“再拿一些首饰和好的布料,不可轻慢了大姑娘。”

  陈管家一一应了。

  很快沈家堂上的议事传遍了沈家上下。先不说江家的事,光杨氏请来陆有先生为沈静月的师父一事就让后院内眷羡慕嫉妒。

  沈家以茶立足为本,几次都请不来陆有先生。没想到大房的郡主一出手就是这么大手笔,办得干净漂亮。

  沈府西苑中,姚氏听着丫鬟绘声绘色的禀报,慢慢捏紧了手中的花鸟绣帕。

  她冷冷地笑:“请来了陆有先生?果然好手段!”

  她此时心中很呕,一口血闷在心口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的感觉。她苦苦讨好沈家十几年,伏低做小,费尽心思,那杨氏轻轻松松一招就把她给灭了的错觉。

  不过呕血的同时,姚氏心头也泛起了寒意。

  郡主杨氏当真是怕了她才去京郊庄子住吗?她分明不是不屑和她同一个屋檐同时伺候一个男人罢了。

  若是她真的要整治自己当年一句话就让她姚氏进不了门。现在只是请个陆有先生就一下子让沈家重视不已,若是她再动作,自己岂不是在沈家没有立足之地?

  想着,姚氏只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好了。

  谁让她不是郡主出身?谁让她只是个普通的商贾之女?这出身是她永远的心头病。

  她越想越坐不住。此时下人禀报沈静蓉来了。

  姚氏眼前一亮,立刻道:“快去迎。”

  沈静蓉款款前来。纤细瘦削的身子一如既往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她今日穿着浅粉色长裙,妆容很精致但是也很清淡。不过脖子上的八宝如意项圈还是不露声色显示了她身为沈家小姐的尊贵。

  她进了屋子瞟了一眼母亲的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淡淡道:“母亲怕什么呢。左右还不回来,现在就怕了她,以后真的回府了那又怎么相处?”

  姚氏道:“不是怕,是觉得这泥菩萨一样的人还能有这招。实在奇怪。”

  沈静蓉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姐姐也要及笄了。作为母亲为了她谋划也是应该的。”

  姚氏听了气闷:“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沈静蓉淡淡道:“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来只会母亲一声,现在那位势头起来了,母亲千万不要去父亲跟前闹。”

  姚氏被她的话噎得满脸通红。还真别说,她刚才就想立刻找到沈璧好好哭诉一场。

  “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我们这些年都在伺候那两个老家伙,凭什么那一位在庄子上什么都不干享福?请个陆有先生了不起吗?沈太公一副稀罕得不得了的样子,还巴巴去送东西,生怕亏待了她们娘俩。”

  姚氏越说越委屈,就差落泪了。想当年她才刚进沈府很是晨昏定省去伺候沈家太公和太君公婆。而杨氏倒好,借口身体不好,躲到了乡下,一躲就是十年。

  儿媳妇的尽孝重担统统落在了她的身上。现在呢,还没回来就摘桃子。她不服气。

  沈静蓉看了母亲姚氏的样子,淡淡道:“就凭她是郡主,娘你不是。她是正室,你是小妾,这点就够了。”

  姚氏气得哆嗦。

  沈静蓉继续道:“娘亲何必和她一般见识?她无后,你有。将来沈家大房的财产还是得落在娘的手中的。她无非是想让大姐姐嫁个好人家罢了。”

  姚氏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皱眉道:“对了,说起这事,你觉得蹊跷不?我听说江家大公子要特特来买我们沈家的茶。要知道江家从不和我们沈家来往的啊。”

  沈静蓉不紧不慢地抹着手中茶盏中的茶沫,只是不语。

  她其实来此处也是和母亲姚氏商量这事。沈家堂上沈太公和两位叔叔说的话她没办法知道全部。但是最近的一些事让她觉得有点蹊跷。从不和沈家来往的四大世家之首江家忽然说要买茶,还特地拦了那批茶叶。

  那批茶叶她是知道有猫腻的。自己舅舅姚百万可是指着这一批茶叶发财的。

  母亲姚氏就是个没头脑的,她不担心这个,反而去计较郡主夫人杨氏的动作。

  还有,听说慕家的二少慕云卿前几日去了京郊拜访沈家庄子,不到一天就又匆匆回京,过了两天就变成了御前行走。

  这两件事都让沈静蓉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她有种不好的感觉,像是一盘好好的棋忽然间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打乱了她的棋路。慕云卿可是沈静月青梅竹马的朋友。这一下子发达了,沈静月再不济也能嫁给慕云卿啊。这可不是好现象。

  她对姚氏道:“过五日就是宸弟的三周岁生辰。母亲准备得怎么样了?”

  姚氏得意:“你放心好了,都准备好了。”

  沈静蓉点了点头:“那就好,到时候办得好点,最好几位相熟的也请过来热闹热闹,让他们知道沈家大房谁才是有后的。”

  姚氏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沈静蓉笑了笑,小小年纪的脸上皆是不符合年纪的沉着:“她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鹿死谁手都不一定呢。”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玉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