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十三个死者
十三罗莎2018-12-06 16:053,393

  话音还没落,一只纤细的小手已经拍在了艾小葵肩膀上,吓得他差点跳起来。回头一瞅,简直要眼前一黑:“怎么是你?!”<p>  他话刚说完,脑袋就被猛拍了一下,疼得直叫唤,“你怎么还是这样啊?动不动就上手的……”<p>  “别你啊你的,叫师姐!来报到也不知道拜码头,你说你这小葵花该不该打?!”罪魁祸首倒是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艾小葵,笑得一口白牙直晃眼。<p>  王旭这才反应过来,“倩倩是你师姐?那我就省得介绍了,她现在是咱们组的独苗一枝花,你俩都是法医学毕业,以后要好好合作。”<p>  艾小葵苦着脸揉着脑袋,“那我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p>  想当年,梁倩倩的亲妹妹梁嫣嫣可是他的初恋女友,在德国留学几年的恋爱时间中,他可真没少受梁倩倩的剥削,直到嫣嫣嫁去了法国都没饶了他,只要碰了面就没他好果子吃。<p>  正当艾小葵回忆悲催的苦力岁月,王旭桌上的黑色电话机就响了起来。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只见他一拳砸在桌子上,神色凝重地撂下一句:“小猴子脚崴了就留着,记得把手头的资料再整理整理。大胡、虎爷、倩倩,跟我走!又他妈死了一个!”<p>  艾小葵赶紧问他:“旭哥,你们去哪儿?我能去不?”王旭听见他说话抬头瞅了他一眼,说:“你这小子真是八字硬,第一天报到就碰上大案,想去就跟着走,坐大胡的车!”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倩倩也紧跟着他走了出去。<p>  大胡一边往身上穿外套一边往出走,经过艾小葵身边还拿肩膀撞了他一下,“嘿,小葵花,愣啥愣?走嘞!”说完就搂着他的肩膀,让他几乎是脚不挨地就出了门。<p>  话说这大胡绝对不愧对那一身腱子肉,连坐骑都比别人的生猛。以为能坐上汽车的艾小葵,爬上大胡的军用摩托时一阵心虚。果然,大胡开车还真不是一般的吓人,半小时的车程他连十分钟都没用就飞到了,风驰电掣的弄得艾小葵胃里一阵翻腾。当他的脚踩在地面上,那股浑身发虚的感觉都还是挥散不去。<p>  抬头看着目的地——胡狼夜总会,就连那巨大的、不断忽闪着各色灯光的巨大招牌,都显得那么迷幻而不真实。<p>  这个地方艾小葵没来过,但却听人提起过很多次。它位于繁华商业区,看这地段儿,就算是租一年估计也是天文数字,目前是全上海最火爆的娱乐场所之一。<p>  夜总会的大门已经被接到消息的巡逻警察小刘守住了,我们赶到的时候,这位小兄弟正在跟夜总会的保镖打手们交涉,看见王旭满脸激动就跑了过来。“王探长,您可算来了!”<p>  王旭冲他摆摆手,说道:“边走边说。”那小刘倒也利索,立马领着一行人往进走,边走边给他们讲具体情况。<p>  案发现场就在夜总会二楼为舞厅配备的女厕所里,尸体这会儿已经被盖上了白布,露出来的双脚,一只还挂着个火红的高跟鞋,另一只脚就直挺挺地伸在那里。虽然穿着时下流行的丝袜,但那透出来的皮肤颜色看起来像是放了很久已经开始发霉的茄子,让人一阵阵犯恶心。<p>  据小刘所说,发现这具尸体的时间是在早上七点五十分左右。夜总会上午不营业,几个打扫卫生的的大嫂一大早就来清理这里几乎每天都会搞得脏乱不堪的厕所。<p>  今天早上,也就是这位看起来挺麻利的赵大姐发现了坐在马桶上的尸体。当她把客人吐得臭气熏天的洗手池弄干净准备打扫厕所隔间时,她发现隔间的门却怎么也打不开。<p>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一定是又有醉鬼睡在厕所里了。赵大姐敲了敲门,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所以,她就用了她往常的办法,趴在地板上,从隔间门板下面往里看去。<p>  这一眼可真是差点吓死人,里面那双像干尸一样的脚,简直让她吓破胆,这个四十来岁的农村女人一直到警察来问话都还在一个劲儿哆嗦。<p>  小刘指着厕所最里面的那个厕格,连手都有点儿哆嗦。“太他妈吓人了,这尸首也不知道在这儿放了多久,跟以前老人儿说的的僵尸一样样的。”说完还歪着脑袋纳闷了半天:“可也奇怪哈,尸体变成这样儿了,应该有臭味的呀,这儿干净的连厕所味儿都快没了。”<p>  王旭没有理他,径直走进这个足有三十平米的豪华厕所。看到尸体的位置已经被移动到厕所隔间外面,王旭皱着眉问小刘:“怎么现在就抬出来了?不知道要保护现场吗?”<p>  小刘一脸委屈:“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夜总会保安队长说是保洁大姐结结巴巴半天说不清楚情况,他只好跟着过来看看情况,强行把厕所门弄开的时候,尸体迎面就倒了下来,可把他吓了一跳,他躲了一下,尸体就滚到外面地板上了,这不,一只鞋都还在厕所里呢,夜总会的人也没敢碰。”说着就往厕所那边走,靠近厕格的大胡赶紧拽住他:“好了好了,你别乱踩了,等会儿全是你的脚丫子印儿!”<p>  这时,梁倩倩提着个工具箱进来,冷冷地说了声:“都让开!”就蹲在尸体边上戴上了手套,还抬头对艾小葵瞪大眼睛:“你,别在那儿碍眼,过来帮忙!我说,你记!”严肃的表情吓得艾小葵没敢吱声,赶紧过去拿起记录册打下手。<p>  白布掀开的那一刻,在场的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尸体身上的衣服是一件满是金线绣花的紧身旗袍,从款式上看应该是个年轻女孩。她随身携带的钱夹里有她的学生证,也证实了这一点。<p>  死者叫李娜,今年18岁,上海人,XX大学二年级学生。证件照上的她看起来非常年轻漂亮,两个大眼睛在眼尾微微上扬,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p>  可现在的她却与生前的美貌模样大相径庭。她的身体由于血液的流失而干枯佝偻,两颊深陷,充满神采的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瞪着,似乎在抱怨这世界的不公,让这么一个本该好好享受人生的年轻姑娘活脱脱变成了一具吓人的干尸。<p>  艾小葵听到梁倩倩在检查尸体头部时轻轻吐出的一声“畜生”,赶紧把视线放在那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伤口的头颅上。不知道为什么,艾小葵的喉咙干涩而沙哑,竟不像是他自己发出的声音:“发现什么了?”<p>  听到他问话,梁倩倩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用戴着手套的双手托起女尸的后脑,半晌才看看他,又看了看王旭他们,一字一顿地说:“初步鉴定,死者脑部消失,全身血液缺失,身体除脖颈大动脉处有刀口,其他部位无明显伤口”,顿了顿又说:“跟之前的十二起案子一样!”<p>  她的话刚说完,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王旭的眉头深深地拧出了一个“川”字,大胡重重叹了口气就走了出去,年轻的小马则喃喃地说:“难道,我们真的抓错人了?”<p>  其实,并不难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上级和舆论压力那么大,这漫长的一个多星期里,这些平日里坚强如铁的人,早就被折磨得心力交瘁了。好不容易抓住个嫌疑犯还死不认账,现在案情存在疑点的事实又摆在眼前。如果不是有人照猫画虎的话,那么现在抓住的要么就是个乱认罪的疯子,要么就是同伙之一!这么高难度的犯罪,天知道还有多少秘密被隐藏,怎能不让人崩溃?<p>  倩倩叹了口气,一边把手套摘下来一边说:“大家别灰心啊,准确的情形回去做了进一步尸检才能确认,现在一个个跟霜打了一样算怎么回事儿?”<p>  大胡这下可来劲了,“就是,就是!咱先按部就班开查啊,总不能就这么听天由命吧?”说完还拍了拍自己那宽大的胸脯,看起来颇有几分豪气。<p>  “没错!案子咱们一定要破,绝不能再让这么丧心病狂的凶手继续祸害人!”王旭口气严肃转身又问小刘,“夜总会的人都盘问了没有?”<p>  小刘重重地点点头,说道:“夜总会上午不营业,昨天在这儿的工作人员已经在让经理去一个个联系了,至于客人可就没办法了。”<p>  王旭说了句“去经理室”就走了出去,小刘赶紧给他们带路,来到了位于酒城一楼的经理室。<p>  经理不在办公室,调酒师阿文却已经和几个服务生等在那里。当把李娜的照片给他看时,他倒是一脸惊讶地说对这女孩有印象。昨晚他女朋友来和他闹,他在靠近女厕所的外面和女朋友吵了很久,一直到夜总会快打烊。就当他们准备先出了夜总会的时候,似乎喝了很多酒走路跌跌撞撞的李娜才走进女厕,经过时还差点撞到因为吵架而一直在抽烟的阿文,所以他绝不会认错。<p>  但是,让人感到失望的是,当时夜总会正要打烊,阿文他们在遇见李娜后又没有进入厕所。这也就是说,李娜进入厕所后所发生的事,是没有人知道的。<p>  假设这是李娜最后一次被人看到,那么,直到今天早上保洁大姐进入厕所打扫准备打扫,然后在一两分钟后发现她尸体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一个活生生的姑娘在厕所里呆了一晚上就变成了一具干尸呢?<p>  透过经理室没关的房门,能清楚地看到外面没有人的楼道,装饰华丽的走廊看起来时尚高雅,谁能想到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年轻的生命会陨落在漆黑的罪恶之中呢?

继续阅读:第三章 奇怪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