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奇怪的女人
十三罗莎2018-12-06 16:184,138

  作为一个警探,一辈子会遇到各种各样离奇的案件,但是估计王旭和大胡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让人感到有挫败感的案子。线索总是像吐出的烟圈一样,想伸手抓住,却仿佛消散得更快。

  并没有找到更多有用的信息,这不禁让艾小葵觉得有些失落。对他来说,报到的第一天应该是非常值得纪念的,总觉得应该会有些奇迹发生的样子。

  作为一个新人,王旭并没有给他安排任何具体的工作,只是让他跟着大胡四处看看,询问询问夜总会的工作人员,看起来也就是一些程序性的调查。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当艾小葵在旁边看着大胡询问酒店一大票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一只小手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艾小葵一回头,原来是一个看起来顶多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她一副妖里妖气的舞女打扮,唇色红得发黑,看起来有点像中毒。

  “嘿,这位小哥,你也是探长大人么?”这位“中毒”女孩的嗓音倒是粗哑的可以,要不是看着她的嘴巴在动,身边除了大胡也没别人,真想不到这么个妖艳的女孩儿会是这样一副破锣嗓子。

  尽管对她的这不协调的嗓音吓了一跳,艾小葵还是点了点头,尽量摆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我是巡捕房探员,你是有情况要反映吗?”

  “你们不是在查杀人案吗?”她打了个响指,神神秘秘地靠近,一字一顿幽幽地说道:“我知道凶手是谁!”

  见艾小葵一脸错愕,她冲他眨了眨左眼,做了个抛媚眼的动作,又说:“看你长得好看才告诉你的哟!”说完用下巴指指大胡,“不像他们那些臭男人,一看就很粗鲁。”

  艾小葵实在是很想告诉她,她这副土匪一样的粗犷嗓子,实在是跟身上这身儿行头完全不搭,但是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确实引起了他的兴趣。“你说你知道凶手是谁?”

  这位“旗袍土匪”又是掩嘴一笑,“那当然了,一直就看她很不对劲,那只骚狐狸,不是她干的还能有谁?”

  “你说的是谁?你这样说有什么证据吗?”听她的话,无论如何都感觉像是长舌妇在嚼舌根,艾小葵实在是非常怀疑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有几句能信。

  “土匪”的兰花指很不客气地在他肩膀上搡了一下,似乎很不满意我话里对她的质疑。“还不就是那个姓秦的狐狸精,靠着唱几个小曲儿,到处勾引人。”说着说着,她还故意压低了声音,“我早上偷偷看了一眼那个死人,好吓人的呀!都没个人样儿了!不过那身衣服我认得,好几百现大洋呢,可不是便宜货!昨天那唱曲儿的骚狐狸,就一直在那儿上赶着跟人聊天,好像还吵起来了。你说,这头儿吵完,那头儿人家就死了,不是那狐狸精干的还能有谁?”

  “狐狸精?那是谁?”艾小葵实在是不愿意听她说话,配上她完全不搭调的长相,简直就是毁三观嘛。可看她说得像模像样的,也实在不像是随口乱诌的。

  大胡听见这边的对话,拿着个本子就凑了过来。“聊啥呢?有情况?”说完看着那个扭成了一根麻花一样的“悍匪”问道:“你谁啊?”嗓门之大,震得艾小葵耳朵都疼。他把刚才的情况跟大胡说了一遍。大胡还没吭声,只见刚才还笑脸如花的金刚美人,一下子就变了脸,双手抱怀,脸转向一边,一副不愿再开口的模样,气得大胡眉毛都飞起来了。

  “嘿,你这女娃娃家的,这是啥态度?良民要积极跟我们巡捕房配合查案,懂不?”大胡是山东人,虽然已经在上海滩扎根多年,这说话还是一股子山东味儿。

  “哎哟,这位警探哥哥好凶的呀!这可是把我吓得不敢乱说话了,就算有什么线索也不记得了呀!”看来这个“女土匪”也不是省油的灯,根本没把凶悍的山东汉子大胡放在眼里。

  大胡白了她一眼,也没跟她多废话,直接把经理王迪叫了过来。“这丫头是谁啊?”

  王迪是夜总会的经理,知道自己的地盘上死了人,这会儿还一直在求爷爷告奶奶让把事儿压下去别搞得夜总会没法营业,一见大胡吆喝他,咻的一声就窜过来了。

  “哎呀,差大人,这是陆丽莎,是我们这儿领舞的。”这位经理笑得满脸都是褶子,一过来就站在了“女土匪”和他们之间,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主儿,不想让这个丽莎多嘴。

  大胡可不吃这套,压根儿就不看王迪。“陆丽莎?是中国人不?这名单上怎么没你?给我把你名字勾出来!”

  大胡手里有一张夜总会所有人的花名册,我拿过来翻来翻去却根本不见陆丽莎的名字。见大胡质问,陆丽莎脸色虽然难看,可碍于经理的面子又不敢撒泼。经理王迪呵斥了她两句,她这才慢吞吞地把从胸口掏出根口红出来。

  大胡的脸立马就变成了一颗大番茄,艾小葵也是尴尬得要命,半天都没敢把那张花名册递过去。结果,还是大胡佯装镇定地递过了那张纸,艾小葵都能看见他的手有点微微的颤抖。

  陆丽莎倒是大大方方伸手接过,顺手在名单上用口红画了个圈儿,又把自己的口红塞回胸口。大胡让她给臊了个大红脸,刚看名单了一眼就立马把眼睛瞪成了鸡蛋那么大。“赵玉龙?你怎么叫这么个名儿?妈呀,你是个男的?”

  陆丽莎还没吭声,王迪就开口了:“两位别见怪啊,现在做我们这一行要是店里没有些新奇特的玩意儿根本吸引不了人。更何况,现在这世道,是人是妖还是人妖,哪分那么清?这个陆丽莎的养父母是美国人,从孤儿院带走他以后就去了国外,结果后来他养父母出意外死在国外了,他就又回了上海讨生活,反反复复的,虽然打国外回来就打扮得怪里怪气的,可也算是个良民啊。”

  艾小葵对“女土匪”的身世实在是没兴趣,更受不了王迪在说话的时候“她”那副“妖娆”的样子。艾小葵赶紧抓住机会询问王迪关于那个姓秦的女人:“你这儿有一个姓秦的女人?”

  王迪听他这样问,立刻回头瞪了陆丽莎一眼,似乎在责怪“她”刚才乱说话,吓得那家伙看都不敢往这边看。但无论如何,王迪好歹还是开口了。

  “你说的应该是我们这儿一个歌女,半个月前来我们这儿应聘。她说自己唱得好,可好嗓子没法养活自己和弟弟,所以想来我们这儿讨口饭吃,可她不肯告诉我们她的真名儿,只让我们叫她秦小姐或者小秦。您也知道,我们这儿,又不跟您一样,没必要问那么多的呀。她要的钱不多,说唱得不好还不要钱,我们也没啥好说的。谁知道她第一天上场,随便一个小曲儿都能唱得满堂彩,确实有两下子。不过她只有晚上八点钟到十二点钟之间在,这会儿人可还没来呢。怎么?你们怀疑她?哟,您二位可别听陆丽莎瞎说,人家那姑娘长得水灵,这小赤佬就嫉妒了,说了不该说的,您就当他放了个屁,千万可别当真的呀!”

  这位王经理一嘚吧起来就没完,听得人很不耐烦,大胡开口打断了他:“别那么多废话,现在能不能找见她?”

  他一脸为难,“啊哟,这可找不见,她多会儿都是准点儿就来了,也不肯给我们留联系方式,说是跟弟弟住一起,留电话不方便。”

  “电话号码都没一个就雇了?”大胡显然不接受王迪的说辞,“她长什么样儿总有人知道吧?有没有照片?”

  王经理脸上的褶子更深了一些,笑得怪恶心的。“照片那还真没有!你说,这人家连个电话号码都不肯给,怎么可能给照片呢?”

  就在这时候,站在他背后的陆丽莎就酸溜溜地开口了,王迪想拦都拦不住。“切,上次明明看见你拿着张骚狐狸的照片亲来着,都没见你拍过我,居然跑去拍她的照片!” 

  要是目光能杀人,艾小葵估计陆丽莎的脑袋早被王迪搞出一个洞了。他扭头瞪一眼陆丽莎,转过头的时候又是笑得花枝乱颤的,真佩服他的变脸速度。

  “哎呀哎呀,你看看,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我这就让你们看!这丫头第一次在我们这儿登台的时候我看演的不错就拿相机拍了几张,我个人是有个爱拍照的小爱好,那女孩子也确实迷人。”说着就从怀里口袋把照片掏出来交给大胡。“这不,这就是她。”

  王迪的拍照水平不错,黑白照片中的女孩儿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妆画的非常精致,一身合身的深色旗袍,在舞台的灯光映照下,有一种如梦似幻的妖艳。

  “看看看,你们这些臭男人,一看见骚狐狸就浑身没劲儿了!”那个陆丽莎还在一边聒噪,直接被大胡拽到一边儿去接着训话去了。

  根据她的说法,这个秦小姐昨天晚上本来要唱三首歌的,唱完一首后她一看见那个一身外国货的李娜进了二楼坐到吧台旁边,就走了过去跟李娜攀谈。当时,准备溜出来喝杯酒下一个登场跳舞的陆丽莎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就在附近有意无意的窥视着。

  可惜,由于灯光昏暗、音乐声又太大,陆丽莎根本听不清那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只看到那个小秦好像在极力劝说李娜什么,但李娜并不接招,甚至还把手里的酒朝小秦泼了过去,然后小秦就直接走了,连后面的表演都是其他几个演员顶上的,李娜倒是没走,在吧台一个人喝酒,偶尔有人搭讪她也是爱理不理的。

  陆丽莎所说的情况也在几个服务员的口中得到了印证。不过,尽管如此,除了知道这个神秘的秦小姐可能会与李娜的死有关,倒是没有获得其他有用的信息。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钟头,中午的阳光把拉开窗帘的夜总会照得无所遁形,那些在暗夜华灯下看起来流光溢彩的装饰,在明亮的光线照射下变得庸俗不堪。

  王迪一直缠着王旭絮絮叨叨地祷告,让上午千万把场地清了,下午跟晚上他们还要营业,遭到了王旭的断然拒绝。“开什么玩笑?你这儿出的可是人命案,案发现场能让你打开大门欢迎光临吗?”

  “好我个探长大老爷啊,你知道我这一天不营业要损失多少吗?我在这儿说是经理,还不是给人家大老板打工的嘛!赵老板现在人在天津呢,实在是不知道他才走了两天店里就搞成这副摊场啊。您说我这一大早上也够配合的了吧?这不,我几十号员工都在这儿让您哥儿几个问话呢,我没指望领嘉许状,您可也别害我丢了饭碗呀!”

  王迪说着还把一张脸活活皱成了一团,气得王旭直骂:“一样都是姓王的,这犊子怎么这么烦人呢!”倒是把王迪一张苦瓜脸生生气成了西红柿。

  正在这时,梁倩倩指挥着后头赶来的同事把盖着白布的尸体从厕所抬了出来,运回去进行详细调查。王迪又跑去哀嚎:“好我个祖奶奶啊,这尸首可不能从正门儿走啊!”

  王旭没太理那个黏人的苍蝇王,随便打发了以后就召集几个人开会汇总线索。根据王迪提供的线索分析情况,他们发现这个店现在还真不能关闭。因为搞不好只有继续营业才能把那个秦小姐钓出来,万一这个神秘的女人一见苗头不对从此再也不出现,这十几起案件唯一的一点蛛丝马迹就又断了。

  通过商量,大家一致决定将又发生了离奇杀人事件的消息进行全面封锁。一到晚上八点姓秦的女人来酒吧上班的时候,立马抓人!

继续阅读:第四章 活的九尾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