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活的九尾狐
十三罗莎2018-05-02 23:435,670

  世界上的事情,很多都不是那么容易就遂人心愿的。一直守到晚上八点半,传说中从不曾迟到的秦小姐还是没有半点要出现的意思。

  “你确定她晚上会过来?”王旭最后的一点耐心已经被漫长的等待消磨殆尽,所以他的“本家”——王迪,耳根子就有些不太清静了。一个多小时了,这已经是他第三十次听到来自王旭的质疑。

  “我确定她一定会来!”最后四个字在王迪的嘴里咬得特别字正腔圆,恨不得把后槽牙都咬烂了,“且不说我从来没见过她迟到,而且她也说了,她来的理由就是缺钱。你要知道除了我们胡狼,没人能给她开那么高的价码!”他的话音刚落,就忽然指着酒吧入口的方向,说道:“这不,来了!”

  夜总会很热闹,舞池里跳舞的人很多,乍一看跟盘丝洞似的。几人的目光穿过人群,看到入口处正走进来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

  逮捕的过程异常顺利,王旭刚给门口的大胡递了个眼色,那女人就没有任何反抗地被大胡带到了他们用作临时办公室的经理办公室。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见到这位神秘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上她特别的平静,完全没有被当做嫌疑人的恐慌。跟照片上相比,她依然是一袭旗袍打扮,没有化妆,别有一番少女特有的清纯韵味。

  她的年龄应该在20岁上下,少了浓妆的遮挡,吹弹可破的皮肤衬托着灵动的大眼睛,确实是个少见的美女。非常奇怪的是,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艾小葵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对这个女孩,他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潜意识里根本不愿相信这样一个女孩子会跟那么诡异的杀人案有关联。

  最奇妙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艾小葵总觉得她的样貌非常的熟悉,仔细看她的五官,这种熟悉的感觉又消失不见了,实在是让他非常纠结。

  “秦小姐是吧?你的全名叫什么?”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王旭已经开始展开了询问。

  女孩澄澈的眼睛没有丝毫波澜地看着他们,最终还是开口:“秦秋离。”顿了顿又说:“不是我做的。”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找你是为什么了,既然你开门见山,那咱们废话就不多说了。有人证实,昨天晚上,死者李娜曾与你发生过争执,秦小姐,我想你应该知道不解释清楚你会很麻烦吧?”这情况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王旭也就直奔主题了。

  这个秦秋离倒也不含糊,“哦,你说那个女人啊。她是和我有争执,但是那是因为我在吧台看到她一个人在喝闷酒,怕她喝醉了就劝了她几句……”

  “没想到她不领情,还用酒泼了你一身。对吧?”王旭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一副根本不信的样子。

  秦秋离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王旭一拍桌子,吼道:“那是怎样?不要以为随口编几句不着边的谎话就可以蒙混过关!有人看到你和李娜在争吵,跟你吵完她就死在厕所里了,你觉得你跟这事儿能脱了干系?”

  “确实脱不了干系。”她微微颌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但你们还是会放了我的,不是吗?”

  这时,诡异的事情就在我眼前发生了。她的话音刚落,在这个房间里除了艾小葵,其他的几个人包括王旭、大胡、小刘忽然间就像被抽干了灵魂一样,用呆滞的目光盯着面前这个忽然变得妖艳无比的女人,王旭还机械地点着头:“是的……放人……”

  就在这一瞬间,艾小葵的眼前忽然闪过了无数的画面。爸爸在他面前血流成河,而妈妈则背对着他,无论他如何哭喊,可她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直到看到她拿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按下扳机!

  “不要!”艾小葵听到自己大声地喊道,一瞬间,所有的画面像幻境一样消失不见,脑海忽然一片清明。

  刚回过神来,艾小葵发现根本没有父母的影子,他仍然在王迪的办公室里,王旭、大胡、小刘几个人还是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而拎着一个小巧皮包的秦秋离已经走到了门口,很明显准备溜走。

  听到艾小葵的喊声,她显然被吓了一跳,扭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看了一样还坐在椅子上的王旭他们,喃喃说道:“这怎么可能?”说完略一思索,又恢复了那副诡异的坏笑:“原来你也不是普通人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艾小葵好像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她的提问,他想告诉她似乎回到了五岁时那个让他无比痛苦的下午,可话到嘴边心口却忽然一痛。父母死在他面前的记忆是他从五岁开始心底最深的痛,直到现在艾小葵都无法,也不敢去回忆那段往事。可这女人的笑容好像有魔力一样,让人无法保持清醒。

  “你……到底是什么?”艾小葵听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干涩而粗哑,像是指尖划过玻璃的声音,让人难受。她倒是笑得更加灿烂,甚至还冲他调皮地眨了眨眼,把手里的小包儿甩到肩上,扔下一句“抓得到我再告诉你”就跑出了房门。

  艾小葵赶紧追了出去,她穿着高跟鞋,但是速度却超乎寻常的快。当他跑出夜总会巨大的玻璃门时,那女人早已经在马路对面对他挥手大笑了。

  “嘿!”她在路那边大喊,“我会找你的!”说完就欢快地转身以非常人的速度奔跑着离开,留下一个火红的背影。不断经过的车辆让气流把她的一头长发吹得随风飞舞,艾小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他面前逃之夭夭却束手无策。

  她到底是什么?

  新兵报到的第一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严重超出了艾小葵的认知范围,他清楚地知道,那诡异的状况并不是用催眠或者其他什么科学的说法能解释。它就活生生呈现在眼前,可他却没有任何的招架能力,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搞不清状况的不止艾小葵一个,回到那个办公室,王旭他们一副刚刚清醒过来的样子,见艾小葵走进来全都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更可怕的是,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为什么来到这个办公室,以及在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事。

  当艾小葵把看到的情况跟他们讲述了一遍以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不敢相信的表情。就连肌肉男大胡,这会儿也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一声不吭地揉着还是一阵阵晕眩的脑袋;小刘一脸紧张地注视着每一个人的表情;王旭则铁青着脸,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艾小葵能感觉到他们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也是他一直想不通的一点,那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被那个秦秋离迷惑的时候,只有他那么快就醒了过来,甚至那种晕眩的幻觉只出现了几秒钟就忽然消失了。而正是这种与众不同,让艾小葵在这整个事件里处在了一种尴尬的境地。最终,还是王旭开口问了大家都想问的话:“为什么你没事?”

  艾小葵无可奈何地笑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那个女人对你们用催眠术的时候,我站在侧面,所以受影响不大。”不知为何,艾小葵打从心底不愿意把今天这诡异的状况当做什么灵异事件,所以用催眠来解释,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得通的理由。

  “催眠术?”王旭显然是对这个解释也存有疑虑,“我倒是听说过有催眠这回事,但是也没这么霸道吧?一下子就把几个大男人全搞懵了?”

  艾小葵不置可否地咬咬嘴唇,没有再说话。在这时候,他只能对秦秋离对他说的话闭口不言。那女人说他不是普通人的时候那促狭的笑容,他现在都记忆犹新。而对王旭他们保密,则是出于本能。如果告诉他们的话,艾小葵不知道自己会被陷入怎样的麻烦之中。

  大胡用手戳了一下王旭,表情严肃地说:“头儿,我看这可不像催眠,就跟被鬼迷了眼一样。反正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搞的,满脑子都是我女朋友在我眼前冲我笑,然后就啥都不知道了。”

  他刚说完,小刘就在边儿上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嘿,我也是我也是!不过我看见的是我的梦中情人。”说着还扯出了脖子里的项链,露出里面女明星的照片。

  王旭则是一脸惊愕,“我看见的是我去年过世的老爸,问我是不是很想他,我就赶紧点头说是啊是啊,然后他就一直往前走,我怎么都追不上……”

  在没有搞清楚这些谜团之前,王旭决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作为机密,对外不能透露一点风声。否则,要是一群警察被嫌疑犯不知施了什么法术搞得集体出现幻觉的事儿传了出去,上海滩大大小小的报社非乐疯了不可,这可是能让全国老百姓笑掉大牙的爆炸新闻呀!

  在进入巡捕房之前,艾小葵幻想过好几个第一天上班情形的不同版本,但没有一个是像现实这么诡异的。等他回到张公馆,张叔叔问起上班情况的时候,他也是随口敷衍了几句“还行”就躲回二楼房间里假装睡觉。

  艾小葵知道这样的表现让张叔叔非常不满意,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在他没有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之前,绝不能让辛苦把他养大的恩人陷入哪怕一丁点的危险之中。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接近午夜十二点了,艾小葵躺在床上仔细地回想从见到那个秦秋离开始的每一个细节,她在黑夜中逐渐奔跑着消失的背影在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或者说,她到底是不是人呢?

  也许真的是累了,艾小葵连夹克都没来得及脱掉就睡着了,半梦半醒中,他忽然发现,在房间的窗户边,居然站着一个人!

  回想一下,你从小到大听过的最恐怖的恐怖故事里,都有些什么样子能让你毛骨悚然的情景?床下有人?杯子里泡眼睛?衣柜里有鬼?还是站在楼道里没有脑袋的女鬼……

  说实话,拜他在德国所学的法医专业所赐,上面的这些理论上来说他是都不怕的,因为除了床下有人和杯子里泡眼睛,其他几项都是不科学的,不相信的东西并没有害怕的必要;福尔马林泡着的眼球更是在他生活了几年时光的校园里早已见怪不怪;而说到床下有人,这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且不说是“人”而不是其他什么生物了,难道,你没见过上下铺吗?

  不管怎样,艾小葵从来没有把夜里睡觉窗边站个人当作是恐怖事件之一。但是,今晚他确实是被吓到了。因为,站在他床边,正一脸笑意看着他的,正是那个古怪的女人——秦秋离!

  睡得迷迷糊糊得看到一个长发女人站在你的床边,是人都会被吓一跳。艾小葵一下子清醒过来,浑身汗毛直立,一脸惊愕地看着她,手慢慢伸到了床头。在那个位置,放着他的幸运物,也是他的守护神——一把锋利的、刀柄上刻着父母名字的手术刀。

  “我还以为你会尖叫呢。”

  秦秋离倒是一派悠闲自在的样子,甚至还把窗台下摆着的一把藤椅拖了过来,坐在非常靠近艾小葵的位置。

  他没有说话,手术刀的刀柄已经被紧紧地攥在手里,他感觉到它的微凉,也感觉到手心沁出的汗珠正在逐步让它变得温热。艾小葵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么紧张,准备好随时攻其不备的利用手中细小的武器,制服这个还不知是人是妖的怪物。

  “嘿,把你的小刀片儿收好,别把自己划了,想伤我用那个可不行,不信你看!”她似乎发现了艾小葵正在打什么小算盘,一边说一边抬起左手,而她的右手则在一秒之间变成了类似爪一样的形状,迅速地在左手的手臂上抓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艾小葵刚打算制止她这种自虐的行为,却忽然发现她的伤口基本上只用了三秒不到的时间就恢复了正常,皮肤光洁得像是根本不曾受伤一样。

  如果说昨天晚上的情形还可以用催眠之类的烂理由来解释,那现在这算是什么状况?难道真像是大胡说的那样,碰上了鬼迷眼?

  艾小葵的反应似乎没让她很满意,她满脸挫败,悻悻地开口:“你可真没劲!又不听我话,我也看不出你想什么,你连害怕也不会吗?”说完还气嘟嘟地撅着嘴,一副普通女孩子发脾气的样子。

  “你是专门来找我的?”艾小葵没有理会她的不满,问出了他刚才就想问的问题,“你是人是鬼?”

  她做了个挺搞怪的鬼脸,轻快地说:“第一,我确实是专程来找你的,捉你回去治我弟弟的病!第二,别拿人和鬼这种低等的种类来玷污我,我可是血统纯正的九尾妖狐!”

  她的话并不长,艾小葵却觉得跟听了几个钟头的天书一样,满眼冒金星。“九尾狐?你《封神演义》看多了吧!”他本来还以为有多么诡异呢,看来一定是搞错了,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没错啊,我确实是九尾狐,但是《封神演义》看多是什么意思?”秦秋离歪了歪头,似乎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脸上的表情倒是一脸钦佩。

  “你这个人确实胆大哎!居然没有晕过去!”

  艾小葵简直莫名其妙,“我干嘛要晕过去?”他从床上跳下来,跟她隔着一个床嚷嚷,“我还真没见过连尾巴都没有的九尾狐!”

  “你说这个?”她正说着,背后忽然升起了九条银白色发着荧光的粗长狐尾,“喂!喂喂!你没事吧你?”

  艾小葵晕了过去,可就在他晕倒的一瞬间,他黑色的瞳仁里忽然闪过一抹金光。那速度,连秦秋离也并没有看仔细。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艾小葵悠悠醒来,那女人居然还坐在他旁边,而且,在把他吓晕之后,她居然还打起了瞌睡,这样还不止,她居然还差点把口水滴到了床上!

  艾小葵悄悄地从靠近她的这一边移动到了床的另一侧,在他还没有想清楚是该给她一刀还是赶紧逃跑的时候,秦秋离用手挠了挠后脑勺,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脑袋上居然还有两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嘿,你醒啦?”看见艾小葵在盯着她,她笑了笑戏谑地问,“别担心,你不算太丢人,晕得很晚。”说罢还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就是没见过啥世面,按理说我的法术对你没用,你应该属于上等妖啊,没理由被我这个小小的九尾狐吓晕呀。”

  艾小葵被她搞得一头雾水,但还是抓到一些重点。“你说什么?什么上等妖?你到底在说什么?”

  没想到她一脸“别装了”的表情斜瞅着他,“喂喂喂,别装了哦!再装就没意思了!亮身份吧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艾小葵的脑袋一阵阵眩晕,但转念一想,这女人虽然说的话都像是胡言乱语,但他晕倒之前那从她身后瞬间窜起来的银色狐狸尾却是现在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难道,他是真的遇到传说中的九尾狐了?

  “好吧,就算你真的是妖怪,杀人也该有个理由吧?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吗?你来找我干什么?你……”艾小葵的思路创造了出生以来最混乱的记录,语无伦次地问着最想得到答案的问题。

  她撇撇嘴,“其实吧,那些人死掉确实跟我有关,但人确实也不是我杀的,我啊……”她边说别靠近,“其实是想救人的,但接不接受,那就看他们的造化咯!”

  “什么意思?!”艾小葵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跟她进行正常的沟通,只能随着她的说辞尽量理清思路。

  “呵呵!”她笑了起来,“你这家伙还真有趣,怎么说都不明白,这么单纯的大脑,我老弟一定喜欢!不过你为什么会被封印?算了,我先把你放出来再说!”说着就朝他扑了过来,艾小葵再次失去意识之前唯一看到的就是她咖啡色的双瞳。

继续阅读:第五章 妖精的求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