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凤和凰
十三罗莎2019-04-05 14:333,930

  “为什么会这样?他……”艾小葵想问是不是死了,但话到了喉咙口又忽然觉得这样问似乎是有些不妥,只能一脸尴尬地看着秦秋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这边吞吞吐吐,冰雪聪明的秦秋离其实早就已经猜到了他要问什么,她微微叹了口气,一手摸着冰块冷冷地开口:“他没有死。我把他用冰封住只是想在我找到救他的方式之前不让他到处乱走而已。”

  见艾小葵还是一脸愕然,她又补充到:“尽管时代变迁,我们狐族没有传说中那么神通广大,但追根究底我们和人类或者普通狐狸毕竟还是有所不同……冰封或土埋只要不超过一个月都不会有危险,顶多醒来的时候虚弱一点罢了。”

  听了她的话,艾小葵已经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慌不择路地来求他帮忙了。

  按时间算来,她弟弟被冰封的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如果再不赶紧找到方法来解开秦浩忽然变得如此怪异的原因,她就只能把弟弟从冰块中放出来,到时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房间里的冷空气让艾小葵打了个冷战,秦秋离见状立刻示意他回到客厅,她也轻手轻脚地把房间的门带上,看起来倒像是生怕吵醒了沉睡中的秦秋浩。

  一出那个房间,艾小葵不由得搓了搓被冻得冰凉的胳膊,虽然是在同一个空间,但是秦秋浩的卧室和外面的客厅简直是两个季节,他揉了揉鼻子,才把想要打喷嚏的感觉压下去。

  “冰不会化的吗?”看秦秋离仍是愁容满面,艾小葵不由得好奇地问。

  “我请朋友给我弄了不会化的冰。”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经过了如此大规模的头脑风暴,两天内简直颠覆了艾小葵的整个世界观,他也实在懒得问她是请了什么朋友了。

  坐到沙发上,艾小葵的腿还是有点软。他知道这样可能看起来很怂,但是真的是由不得自己。这一上午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了,让他到现在还是有种云里雾里的不真实感。

  秦秋离倒是看起来比昨天轻松了不少,似乎把一切摊开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毫无保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发泄。“接下来你计划怎么办?”这是他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秦秋离苦笑道:“没计划。我还指望你能给我线索呢!”

  艾小葵瞬间觉得开始头疼,真想扒开她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塞了一堆豆渣,“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哪有线索?就算有,我也不能告诉你啊,你现在可还是头号嫌疑犯!”

  她还没来得及反驳,艾小葵在看到她摆在房间口的座钟一眼之后,脑子嗡的一声就蒙了!他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点多了,这一早上也忘了跟王旭他们打招呼,肯定要挨批!

  尽管有一万个不情愿,艾小葵还是赶紧用秦秋离家的电话打回巡捕房:“喂王队真不好意思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翘班的……”

  他知道自己犯错误了,所以噼里啪啦赶紧解释,可这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张全友的吼声:“艾小葵,你个臭小子是想死吗?刚来就敢旷工?你野到哪儿去了?赶紧给我滚回来!”

  艾小葵赶紧答应:“是是是,我马上就回去!”说完挂了电话就起身要走。见他神色紧张,秦秋离立刻冲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又有人死了?”

  原来是以为又有人被杀,艾小葵也是一脸无奈。“不是!巡捕房有事,我得回去了!”说着从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台历上扯了一张,让秦秋离写上电话号码,就顺手对折塞进外衣口袋。“有消息我联系你,你最近先别去夜总会了!”

  “等一下!”艾小葵刚准备出门,秦秋离就叫住了他,伸手取下手上戴着的一枚戒指递给他。“找我的时候,你就对着它说话,我能感受到,如果有危险我会去救你的。”

  艾小葵一边下楼一边仔细研究这个看起来挺古朴的翡翠戒指,心里盘算要不要说句话试试,瞬间又觉得自己有点傻。试了试尺寸,就顺手戴在左手上,倒是合适得很。

  骑着车往巡捕房赶的路上,他心里不断的思考:如果秦秋浩一直都被冻在龙腾大楼301,那么一直疯狂害人的,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妖呢?如果是妖,凭着这些凡人,能抓得住吗?

  龙腾大楼倒是离巡捕房不算太远,约莫十分钟后,艾小葵就已经到了办公室。刚走近门口就听见了张叔叔的吼叫声:“什么叫不知道?犯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艾小葵大惊,赶紧走进去,只见张叔叔正在抓着电话咆哮。队里的人都一脸紧张都紧盯着他。

  等他挂了电话,瞬间泄气皮球一样摊在椅子上,仿佛老了好几岁,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

  “怎么回事?”王旭的声音都在抖。其实从通话的内容里,连艾小葵都能猜出应该是之前抓住的嫌疑犯出了问题,王队不可能听不出来。但是,不听到确实的答案,在座的每个人都不愿意去往那最坏的方向想。

  张叔叹了口气,“嫌犯死了,烧死的。”话一出口,一屋子人都愣了,怎么会是烧死呢?

  “失火了?”王旭双眼血红,声音沙哑得像是濒死之人。“是有人放火还是……”

  “都不是。”他还没说完,张叔就打断了他。“牢房里一点着火的痕迹都没有,连他身上穿着的衣服都完好,只是人烧成了灰。那灰……都还在衣服里包着呢。”

  王旭听了这话,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邪门事儿太多,真的是让人有些缓不过来,大胡、虎爷他们几个也都是紧皱着眉头。

  艾小葵刚想说话,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一阵剧痛。仔细一看,秦秋离给的那个翡翠戒指竟然变成了血红色,烧灼的让他疼痛难忍。

  他赶紧走出办公室,想要把戒指从手上取下来,却发现怎么都弄不下来,戒指像是长在手上一样,一动就更痛。心里暗骂了一声骗子,却只能是干着急没办法。

  “你说谁是骗子?”忽然,秦秋离的声音从戒指里传来。

  艾小葵看了看四周,确定她不在跟前,“你……你在戒指里?”他觉得自己特别像个疯子,蹲在巡捕房大厅对着个戒指说话。

  “怎么可能?我又不会缩小。我在门口,你快出来,我进不去。”秦秋离仿佛很着急,一个劲儿在催他出去。

  艾小葵这时才觉得手上的灼烧感消失了,一看戒指,已经恢复了最初的翡翠绿色。

  “你给我的这是什么鬼东西?”他一看见躲在大门对面梧桐树下的秦秋离就是一肚子邪火。

  “这是同心戒指,我们九尾狐族都有这么一对,有了这个,我就可以听见你心里所想。”她抬起左手,在她手指上居然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翡翠戒指。“我们狐族被人类骗过太多次了,只能靠这个来确定对方是否真心。”

  艾小葵险些气绝,“我都说了我有消息会联系你,你不信我就不要找我帮你找线索啊!你……你哭什么?”本来怒气冲天的,结果一看到这女人在面前眼泪汪汪的,他居然心软了。“别哭了,我答应了帮你就会帮到底,只要你别再让它发烫了就行。”

  “发烫是代表我已经在来找你的路上了。”秦秋离一边抽泣一边说,“你不用管我,我一着急就会哭,一哭就停不下来。”

  艾小葵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来往的行人都看着她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他面前哭个不停,连人们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你刚说你进不了巡捕房?”艾小葵忽然想起她刚才在戒指里传给他的话,“你追着我过来是有急事吗?”

  “这种地方自古就有天地正气环绕、还有神兽镇守,我们狐族是靠近不了的。就算强行进入,也会削弱法力,比凡人还不如。”她用衣袖擦着眼泪,肩膀仍是一抽一抽的,模样倒是很可爱,说着忽而又眉头紧皱。“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刚才感觉到你心里所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搞鬼了!那些人全都是他们杀的!”

  见艾小葵一脸震惊,她接着说到:“应该是凤和凰,只有他们有无相业火。”

  “凤凰?不是传说中的鸟吗?”艾小葵被她的话弄得糊涂了,满脑子都是以前看到过的凤凰图案。

  秦秋离摇了摇头,“是凤,和凰。雄为凤,雌为凰,确实是上古传说中的百鸟之王。而且,是真实存在的神兽。”

  “神兽不应该是代表着祥瑞吗?怎么会害人呢?”艾小葵一肚子疑问,只能一点一点向她求个解答。

  “他们本身并不会主动伤人,”她似乎是苦累了,轻轻倚靠在树干上。“凤和凰都是神兽,自然不可以草菅人命,但是如果他们本身的命数出了问题,吸人血续命、食脑髓改天命就是唯一的方法。”

  虽然她说的肯定,但艾小葵心里还是有些疑问。“只因为有可能就这么断定?就没有别的可能么?”

  她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再无可能!最直接的证据就是那个被烧死的嫌疑人,他的记忆被篡改过,应该是凤鸣的作用。而且,能把人隔着衣服烧成灰烬的,只有无相业火。”

  听她这么说,那行凶的就应该是凤凰无疑了。艾小葵开始发愁,该从哪儿去抓这传说中的神兽呢?就凭凡人我再加上一个巡捕房都进不了的狐妖?

  秦秋离明显感受到了他在想什么,“知道是什么在作怪,找到他们就不难。只是,不是我和你去抓,而是你自己去抓。”

  “什么?”艾小葵觉得她是在坑自己,九尾狐都打不过的厉害角色让他去抓,岂不是要他去死?“喂,我艾小葵虽然不太聪明,但是绝对不傻啊,既然不难,你怎么不去抓?”

  “我打不过他们呗。”秦秋离倒是说得理所当然,“凤凰的鸣叫可比我的迷魂术高太多了,我遇见他们直接就会被附身变成傀儡的。就像阿浩一样……”

  艾小葵起她说的秦秋浩吸狗血的事,瞬间觉得后背一阵冰凉。“那去哪儿找他们?”

  “凤和凰现在需要吸血才能续命,说明他们的身体已经出了问题,他们应该是附身在什么人或者是器物上。”她眯着眼睛,一点点分析起来。“但是要从哪儿开始找呢?”

  忽然,艾小葵觉得灵光乍现:“或许,我们还应该从那个李娜查起,因为你弟弟之前就和她有纠葛,她应该是个重要角色。”

  秦秋离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观点。“那你赶紧回巡捕房查线索,找人的话,你们警探比较在行。如果不尽快解决他们,还会有人死的。阿浩,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不知道究竟是为何,看着她眼眶微红,一脸焦急愁苦的模样,艾小葵竟忍不住安慰她。

  “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查清真相,救你弟弟的。一定能!”

继续阅读:第七章 第二思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