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二思维
十三罗莎2019-04-05 16:314,483

  虽然一口答应了秦秋离的请求,但其实艾小葵的心里特别没底。到底该从哪儿去找凤凰的线索呢?简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或许,你可以试试利用自己的麒麟之气……”见他一筹莫展的样子,秦秋离不太确定地开口:“你们麒麟属四灵之一,地位和龙平起平坐,天生的能力远不是我们狐族能比。”

  艾小葵听得一脸懵:“可我只能看到你的耳朵啊,这也算是能看到真身吗?”说到这儿,艾小葵又想起了那飞舞的狐尾和金色的瞳仁。

  秦秋离笑了笑:“你现在这状况,是因为你还有一半的异兽气息被压制住了。不过,你是真的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艾小葵被她问得一愣。“晚上?”

  “我去找你的时候啊,当时我故意对你露出杀气,然后你先是晕了过去,然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连说话的口气都完全不一样。”

  艾小葵一脸震惊,他对秦秋离所说的话完全没有任何印象。“我……说了什么?”

  秦秋离抿了抿唇,缓缓开口:“宵小之辈,安敢伤吾?”她音调绵软,但这句话透露的冷然肃杀之气却十分明显,显然是在模仿当时听到的语调。

  “这……不是我说的!”艾小葵急着辩解,“别说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退一步讲,这也不像是我会说出的话啊!我……”

  “我知道不是你。”秦秋离打断了他的话,“现如今,谁还会这么说话?麒麟是上古神兽,普通异兽自然无法相提并论,性子高傲些也是必然。”

  “意思是,我体内的力量,有自己的思想?”这样下去,会不是变成这股力量控制这个身体呢?如果他可以彻底用自己的思想控制身体,那么,“艾小葵”还存在吗?

  知道他在想什么,秦秋离笑着摇了摇头。“你放心,我觉得吧,这只是这股力量对你的保护,它传承的是麒麟族千百年的记忆,当你遇到危险它就会自动出现。一旦你学会控制自身的力量,你就可以随意控制这些思维,它也就会变成你记忆的一部分。你现在等于是对于异兽的世界刚刚有一个了解,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以后会慢慢教你怎么去控制,把那些力量收为己用。”

  听她这么说,艾小葵心里一团乱。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本身就因为过于茂密而有点乱糟糟的头发,皱着眉头问到:“那么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见他这么焦躁,秦秋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艾小葵:“哇,你现在这么问我,我哪儿知道?查案你比我在行啊!你觉得什么地方最容易接触到凶手的气息?”

  被她这么一说,之前被所谓的“第二思维”搞得心里一团乱麻的艾小葵才算是逐渐冷静了下来,略一沉吟,他就眼冒金光地说到:“话说,我知道该去哪儿找线索了!”

  凌晨两点半,月黑风高。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潜进了停尸房的门。来人蹑手蹑脚地把门关好,刚刚点亮口袋里带来的半根蜡烛,就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这精到可怕的空间里响起:“艾小葵?”

  大晚上来这种地方,艾小葵本就心慌地很,听到这动静更是险些吓死,手里的蜡烛和火柴瞬间就扔了出去。

  “谁?”他大声呵斥对方,声音却抖得厉害。

  一秒、两秒、三秒……一片黑暗中,等待是最难熬的,更何况在那黑暗之中还有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女子。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房间里忽然就响起了火柴点燃的“呲呲”声,紧接着,蜡烛特有的温暖光线就把房间里照亮了,虽然不似电灯那般明亮,但还是足够艾小葵看清楚房间里的状况。

  “梁倩?”

  看到举着蜡烛的窈窕身影,艾小葵险些气绝,这女人怎么会大半夜的在停尸房装神弄鬼吓唬自己?

  还没等他控诉,皱着眉头望着他的梁倩就两三步走过来一把把蜡烛塞进他手里。“你还敢说我?!小葵花,你这大晚上的,来这儿干嘛?”

  艾小葵本就没想着这个时间这里会有人,当然也就没编好理由。不过,知道是梁倩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他的心也就逐渐没那么慌了。冷静下来之后,他没有立刻回答梁倩的问题,而是反问到:“你先别管我来干嘛……倒是你,你一个女人大半夜的来这停尸房,可别告诉我是梦游来的啊!”

  “我是想来找线索的,这个案子,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反正也睡不着,干脆来这里再琢磨琢磨……”梁倩叹了口气,说完就转身走开了,直到站在停尸房最靠近窗户的一个床位边上。“你过来看,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大半夜睡不着来这儿琢磨尸体,这个女人果然彪悍!

  艾小葵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见梁倩没有和他开玩笑的意思,也就不再废话。他有些近视,但是不严重,平时也不戴眼镜。可是,现在在这黑暗之中,他根本看不太清东西,只好举着蜡烛慢吞吞地往梁倩所在的位置靠近。

  尸体上的白布已经被梁倩掀开,尽管尸体的形态很是吓人,但艾小葵知道这是李娜的尸体。之前在夜总会的厕所里见到过,所以他还认得出来。

  “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艾小葵轻声念叨着,看起来跟之前在现场见到的时候……一想到这儿,艾小葵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这具尸体确实是有不对劲的地方,而且,说是不对劲简直都是太客气了,这简直称得上是诡异!他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紧张地看向梁倩:“你做了防腐吗?怎么好像比发现的时候还要……”

  梁倩倩摇了摇头,“没有!这就是奇怪的地方!我这段时间都在跟这个案子,十三具尸体和嫌疑犯被莫名其妙烧成了灰的尸体检查都是我做的。但是,只有这个李娜,有点不太对劲。”她说着从随身带着的手袋里掏出了一份文件。“这是停尸房这边的记录。除了李娜,其他的十二具尸体,全部都已经有腐化迹象,然后就不能再放在这里。只有她,不仅没有腐化,反而……反而有逐渐复原的迹象!”

  听了她的话,艾小葵觉得一阵恶寒。他把蜡烛凑近,仔细地看着这具奇怪的尸体。果然,在尸体的左手腕那里,有一部分皮肤已经丝毫不见最初那诡异的青灰颜色,而是出现了一道一指宽的白皙。在手臂和手掌之间,就那么不粗不细的一条,倒是很像戴了个手镯。

  “这条线,下午的时候只有竹签那么宽,现在却已经变成这个样子。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梁倩倩皱着眉头,似是在问艾小葵,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忽然,她惊恐地发现艾小葵就像是忽然魔怔一般,面无表情地伸手,紧紧握住了尸体的手腕!

  一瞬间,艾小葵的身边像是刮起了强风般,他的发丝和衣袖无风自动,肆意飞扬;空洞的眼神中忽然放出一抹金光,模样甚是吓人。忽然,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似虎不是虎,似豹又不是豹,一张嘴竟是满口森森獠牙,足有寸余。

  梁倩一介凡人,尽管因为工作的关系平日里总是与尸体打交道,可她这辈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看艾小葵那副骇人的模样,一下子吓得连尖叫都没发出一声就昏了过去。听到她倒地的声音,已经变得面目可怕的艾小葵微微转头,眼睑低垂地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梁倩,那目光极为沉静、高贵,远不似平时懵懵懂懂、嘻嘻哈哈的艾小葵。

  已然被体内力量控制的艾小葵,一把扔下李娜的手腕,扯过梁倩放在一边的白布,嫌恶地擦了擦手,擦完还挑着眉看了看戴在左手的同心戒指。

  “出来。”他忽然开口,但房间内寂静无声,连梁倩倩的呼吸都听得十分真切,却没有什么动静出现。见对方依旧躲躲藏藏,他倒是也不再开口,嗤笑一声便一手托起倒在地上的梁倩扛在肩上,转身走出了停尸房。

  他步子很大,身上扛着个人还是走得气定神闲,没用多久就把梁倩送回了巡捕房办公室。

  把梁倩安放在办公室角落的沙发上,他扭了扭脖子松松筋骨,又对着戒指说到:“如今的小辈都如此没有礼数么?躲躲藏藏是何规矩?还不速速现身见吾!”

  这次,戒指终于传出了清脆的女子声音,不是秦秋离还有谁?

  “前辈您是上古圣兽,明知小辈身份低微进不得这官家之地,又何必如此相逼?”语调不卑不亢,也迁就“老人家”专门说话带了些古韵,倒是显得对方有些蛮横无理。

  艾小葵嗤笑道:“明知进不得还亦步亦趋?废话少言,现身!”说着,他忽的伸手抓向临街的窗外,一道劲风冲出墙壁,约莫能看出其形状似兽爪而非人,再收回时,掌中已然捏着秦秋离细嫩的脖颈,倒像是铁钳一般,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硬被抓进来,秦秋离自然拼死反抗,两手在窒住脖子的大手上胡乱抠抓,却发现毫无作用。相反,掐住脖子的力道在逐渐加大,她的两只脚都已经相继腾空离了地,越扑腾越感觉到自己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再敢放肆,死!”

  她的无谓反抗让艾小葵十分不爽,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杀意,听得秦秋离瞬时不敢再挣扎,只是涨红着一张俏脸尽量让自己表现出温顺,以防被他就这么一把捏死,那可死得太窝囊了些。

  见这小狐狸陡然学乖不再造次,艾小葵这才缓缓地放开了原本死死扣住的右手,眼神冷漠居高临下地看着瞬间就瘫软在地上止不住干咳的秦秋离。

  直到咳嗽止住,好半晌才能正常喘气的秦秋离才哑着嗓子开口,望着艾小葵的目光不由得略带了几分恐惧。“您有何吩咐?说吧!”

  艾小葵扯唇一笑,“不愧是狐族,果然善晓心意。”他倒是也不再拐弯抹角,“本尊要你做三件事。其一,此女方才窥见本尊真身,未免给小葵惹来祸端,本尊要你……”

  “明白,迷魂术。”嘴快的秦秋离不等他说完就插了话,一边整理跌坐在地上时弄脏的衣服,一边拉过一个椅子一屁股坐下。“这一点,我把小葵当朋友,如果这女人乱说话,会给小葵惹来麻烦,善后的事情,就算您不说我也会做,说其他两件吧!”

  艾小葵撇嘴做了个奇怪的表情,似乎不太理解这个弱小的狐族怎么有胆子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不止随意插话还自顾自地坐得没个正形儿,不由得皱起眉头,冷冷地说了句:“哪个允你坐下?跪下!”

  秦秋离一听这话,看着艾小葵那张熟悉的脸,心里不由得来气,但又碍于这位“老祖宗的手段,尽管一肚子不情愿,还是规规矩矩地从椅子上起来,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

  见她还算听话,艾小葵满意地挑了挑眉,决定不和小辈计较,接着说到:“本尊如今还不能与小葵相融合,本尊的所见、所感,需要你代为转达。这是其二。”

  “如果您愿意,您完全可以破掉封印自己选择融合……”尽管知道这样说可能会触怒这位脾气高冷暴躁的“老人家”,秦秋离还是忍不住好奇心试探地说到,“难道,您是怕失去自己的意志?”

  果不其然,一听她这有些放肆的话,艾小葵的眼神陡然变得十分冷厉,言语间也带了十足的威胁:“丫头,别以为自己天生九尾有玲珑九窍就可以在本尊面前放肆。何事该融合本尊自有权衡,勿用他人赘言!”感受到他散发的杀气,虽然被威胁得一肚子火但还不想死的秦秋离识趣地选择了闭嘴。

  瞥了一眼秦秋离,艾小葵缓缓说道:“念在你还有些用处,本尊不与你计较……小葵眼前这桩案子,本尊还有些事要交代与你。此案中那些被杀之人,皆是被夺了生魂,最后那个李娜,也只是个容器罢了!”

  话题陡然扯回敏感,而且他这简单的一句话所包含的惊人信息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秦秋离不由傻眼:“容器……既然作为容器,必是要作为最终选定的身体供凤凰使用,为什么她也会被杀呢?”

  “丫头,你能想到凤凰也算是聪慧,想必你也知道这凤与凰之间,最是鹣鲽情深。只是,你可知雄凤在明知自己不能再护得雌凰周全时,又会如何?”

  说到这里,艾小葵嘴角扯出一抹邪笑,看得秦秋离心跳都错了一拍,不由得疑惑着摇头:“这我倒是不知……”

  艾小葵目光冷冽语气森然:“会亲手杀了她!”

继续阅读:第八章 犯太岁的夜总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