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犯太岁的夜总会
十三罗莎2018-12-06 16:553,441

  在很久之前,秦秋离就听说过一种说法:凰有孕期间,凤会四处为她寻觅食物,如果一旦寻不到,就会把巢穴封死,让凤窒息而死。但是,会不会在保护不了凰的时候亲手杀了她,倒是并没有明确的记载。

  “你是说,凰有危险,而凤已经护不了她?”秦秋离问出口的同时,其实已经认可了这种说法。虽然略显残忍,但这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在这个案子中,不止是有犯案的行为,还有补救。

  艾小葵的眼中依然闪着金色的诡异眸光。“是否如此情况,尔等小辈自去探查便知,本尊可无此雅兴操他人的闲心。你只需告知小葵,寻得李娜死后凰之元神所藏身的金镯,凤自会自投罗网。这就是第三件事,若办不好,本尊会再来寻你。”说着,拖了个椅子稳稳坐下,周身那虽看不出真身却极为霸道的异兽气息已然隐去,眸中的金光也随着渐起的呼噜声慢慢暗淡。

  秦秋离起身,在艾小葵的腿上轻轻踢了一脚,见他没什么反应,就加大力度猛踹了过去。“嗷”的一声惨叫,艾小葵搂着险些断掉的左腿,扑腾着就醒了。

  “哇,你疯啦?”看见行凶者还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艾小葵眼泪都快疼出来了。“好好儿的你踢我干嘛?”

  秦秋离翻了个白眼,口气也不客气。“好好儿的?你看我让你抓的!”说着扭头露出脖子上已经乌青的手印,“你那老祖宗什么狗脾气啊这是?又掐又吓唬的!圣兽了不起啊?你……”正骂着,就看见艾小葵的脸色又变了,“你……你老人家不会又回来了吧?”嘴角还硬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你是说……”艾小葵倒是瞬间一脸愁苦,“我又变成另一个人了?”委屈的模样倒是莫名让秦秋离觉得他有点可怜。

  “可不嘛!”秦秋离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祖宗看你破不了案一着急就又跑出来了,叽里咕噜咬文嚼字的,掐着我的脖子让我给你传话呢!”

  腿上的疼痛渐渐消散,艾小葵忽然开始觉得浑身都酸痛了起来,似乎扛着整包大米跑了二里地一样累。“我怎么好像……好像被人打了?”

  秦秋离看他那样子,一下没憋住就笑了出来。“哈,累了吧?你没被人打,你那祖宗用着你这小身板儿扛着个大活人从停尸房走回来的,你能不累吗?”说着还用下巴指了指梁倩躺着的沙发。

  艾小葵闻言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梁倩,满脸不可置信。“你是说我,扛着她,还走了那么远?我一个人?”

  “对呀!你可厉害了!”秦秋离咬牙切齿,“麻烦厉害得要死的神探艾小葵,赶紧考虑一下去哪儿能找到凰藏身的金镯吧!”虽然想起差点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小子捏死,但秦秋离还是看在艾小葵自身也无法控制的份上,详详细细地把要转达的话讲了一遍。

  一夜无眠。

  安置了梁倩,再把秦秋离送回家,艾小葵瞅了瞅自己身上皱巴巴的白衬衣和咖色西装裤,又抬头看看已经蒙蒙亮的天,还是决定不回张公馆换衣服,直接又回了空荡无人的办公室等着上班。

  艾小葵虽然是巡捕房新丁,但起码的推理能力还是有的。秦秋离最后一次看到李娜的时候李娜的手腕上是有金镯的,这一点在秦秋离得知金镯是线索时,她就瞬间回忆了起来。当时她还纳闷这么年轻的女孩怎么会戴一个这么显眼的古朴金镯?

  李娜死的时候金镯却并不在她身边,是被人取走了?还是金镯自己消失了?要找答案,恐怕只能再去一趟夜总会了!

  胡思乱想着,上班时间就到了。梁倩告了病假,说是头晕得很,要在家休息一天。心虚的艾小葵扁了扁嘴,生怕别人看出什么端倪。

  让他庆幸的是,尽管前一夜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巡捕房却还是一切照旧。王旭安排了各自的工作就被一脸铁青的张叔叫走了。 让艾小葵庆幸的是,在他向王旭请命要去夜总会再查一查的时候王旭并没有拒绝,反而打发小猴子和他一起去,说是不放心小葵一个人去,两个人去还能互相有个照应。

  命案一直发生,唯一的嫌疑犯又莫名其妙的烧成了灰,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其他人各自去寻找线索,俩人也就没再磨蹭,赶紧收拾了收拾就叫了两个黄包车去了胡狼夜总会。

  还不到九点钟,跟上次来一样,夜总会并不营业。推开紧闭的门,两人都抬起手捂住了鼻子,顺便挥了挥另一只手,试图挥散这呛鼻子辣眼睛的烟酒气。

  “你们俩干嘛的?”忽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看打扮应该是夜总会的打手。“晚上才营业,两位请回吧!”客气中藏了几分火药味,明显是一副请出去把门带上的态度。

  艾小葵眯着两个啥也看不太清的桃花大眼,心里琢磨着总不能张口就问李娜的金镯子是不是落在这儿了?这也太刻意了。

  他还没吭声,身边的小猴子倒是先开口了。“我们是巡捕房来查案的,把你们管事的叫来!”一副熟门熟路的警探模样,倒是让艾小葵觉得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

  “原来是巡捕房的长官啊!”一听说是巡捕房来的,对方的态度变得有些奇怪。“您二位稍等,我这就给经理打电话!”说完“蹬蹬蹬”就跑上了楼。

  二人互看了一眼,倒是都没搞懂这是什么状况,也就找了个沙发坐下等着。没过多久,艾小葵上次见过的那个经理就急匆匆地赶了来。

  “哎哟,长官们哟,你们可算是来了!”人还没走进,这个讨人厌的音调倒是先传了过来,“我们这里啊,不知道是犯了什么太岁,邪门事儿一桩接一桩!我这也是没了主意,出了这种事,也不敢随意声张。二位长官来的真是及时,您可一定得想个辙支个招啊!……”

  小猴子听得有点不耐烦,赶紧打断了他的话。“你别废话,说重点!”

  “是阿文,阿文疯了,他……他把人给咬死了!”这个唠叨经理这下倒是说得够直白,一句话就把艾小葵他们说蒙了。

  小猴子之前没来,并不知道这个阿文是谁,艾小葵倒是瞬间想起了那个看起来还算老实的调酒师的脸。

  “调酒师阿文?他把谁给咬了?”艾小葵满脑子是问题也就顾不得其他,直接就揪住了王经理的领子,“被咬死的人呢?阿文又在哪儿?”

  王经理显然被吓坏了,哆嗦着指了指楼上。“他把他女朋友阿樱咬死了,这会儿人还在楼上呢!我怕他再发疯……哎哎!”

  没听这话痨说完,艾小葵就跑上了楼梯,小猴子也紧跟了上去。王迪那家伙自然也是紧随其后。

  上了二楼,没等王迪带路,艾小葵就直接走到了一个站着两个壮汉守卫的门前。“是这儿吗?”他问的是王迪,见对方点了点头,转头对守门的壮汉说到:“开门!”

  守门壮汉见王迪默许,便也不啰嗦,直接转身开了门就让在两边。王迪猥琐地缩在艾小葵和小猴子身后,三个人就直接进了这个不算太大的储物间。

  说是储物间,无非就是些桌椅杂物之类,数量也不多。最显眼的,就是房屋中间的一具盖着张大桌布的尸体,还有被五花大绑在一个太师椅上的阿文!

  正如王迪先前所说,这个阿文确实很不对劲。他跟先前见到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两眼血红,满嘴是鲜血和唾液的混合物;虽然被麻绳捆得十分结实,但看到艾小葵他们进来,还是拼命挣扎了起来,面目也越来越狰狞,似乎下一刻就要扑上来把所有人撕碎一样。

  艾小葵没有见过人的面目可以扭曲成这样,“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他在问王迪,但是眼神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阿文。

  “昨天……昨天晚上打烊的时候!阿文和他女朋友一起下班,哦,他女朋友阿樱也是我们夜总会的女招待……”王迪看了看地上盖着桌布只能显出个轮廓的尸体,哆哆嗦嗦地说着:“这俩人前两天闹别扭,阿文好像准备了礼物想要好好哄哄她的。俩人在吧台那儿好一顿腻歪,大家都在准备打烊下班,也就没太注意那边。等到听见动静的时候啊,阿文已经把阿樱的脖子都快咬断了,当时四五个人一起动手才把他摁住的呀!”

  艾小葵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他:“你的意思是,他忽然就成这样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是遗漏了一些什么。

  “对呀!呃……我当时虽然没见,但是有人看到了呀!这俩人刚还浓情蜜意的,忽然一下阿文就跟疯了一样咬了阿樱的脖子!”王迪看向其中一个把门的壮汉,“大胜,你不是看见了吗?给两位探长说说!”

  名叫大胜的壮汉皱了皱眉,不太确定地说到:“嗨!我也没全看见,我当时就是经过,正好听见阿樱说了一句‘这个镯子很贵吧?’,然后阿文说什么‘再贵也得给你买啊,快戴上’之类的酸话。人家小情人甜言蜜语的没啥大不了,我也没当回事儿就准备下班儿了。结果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声音不太对,回头一看,就发现阿樱已经让他咬得人都抽抽了!”

  “您看看您看看,这不是疯了是什么?把人姑娘咬得连喊一嗓子救命都没来得及!……长官,你……”王迪正在眉飞色舞地絮叨,就见艾小葵一个健步冲到了阿樱的尸体跟前,一把扯开了盖着尸体的巨大桌布。

  果然,在尸体的手腕上戴着的,赫然就是一个黄灿灿的凤凰金镯!

继续阅读:第九章 谁在纠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