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在纠缠
十三罗莎2019-04-07 21:353,800

  当着众人的面,艾小葵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死盯着那个诡异的凤凰金镯。看了看众人惊讶的表情,他尴尬地把桌布又盖了回去,假装没事发生。“呃……我看看、看看……”

  让他这么一闹,本就癫狂的阿文此时挣扎的幅度显然更大了,那个看起来还算结实的椅子已经被他摇晃地吱呀乱响,明显不能再困住他多久。

  小猴子训斥了半天王迪不早点通知巡捕房,那本来就罗里吧嗦的王迪这会儿又是好一顿唠叨,听得艾小葵一阵心烦。趁着小猴子打发人们把尸体和阿文弄回巡捕房的档口,他赶紧借口上厕所,悄悄用戒指跟秦秋离联系,告诉她已经找到了凤凰金镯,可是眼前的状况是,虽然有了镯子的下落,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金镯拿到手却没那么容易。

  事关重大,秦秋离在戒指那头很快有了回音,语气里倒满是戏谑:“这么快就有线索?艾小葵,你还真是有当神探的潜力!我是该夸你运气好还是夸你聪明?”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艾小葵一脸的郁闷,一边注意着会不会有人忽然闯进厕所发现他正在十分可疑地跟个戒指说话,一边催促秦秋离:“废话少说,那个凤凰金镯这会儿就在尸体身上呢,你赶紧来帮我把镯子弄出来啊!”

  一听这话,秦秋离就立马变了口气。“嘿,我说艾小葵,合着我秦秋离上辈子欠你和你祖宗的是吧!我就活该拼了老命帮你啊?之前抓我进巡捕房,已经弄得我浑身难受到现在了!一个两个的都是一副大老爷模样,就会使唤我!”抱怨完,甩了句“晚上停尸房见!”就再没动静。

  艾小葵不知道自己的“老祖宗”每次都是怎么折腾秦秋离的,让她这么一肚子怨气全撒在自己身上,一下子让她吼得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敲了敲手上的戒指,确定对方已经不想再搭理自己,艾小葵这才一边默默地嘀咕着“这不也是帮你弟?”一边悻悻然地走出了厕所。

  一整个下午,巡捕房都被这个发了疯的阿文搞得鸡飞狗跳。好不容易让他安静下来,又把死者家属盘问了一遍却毫无结果正一肚子邪火没处发的王旭和大胡,恨不得拿根棍子直接把这疯子给打晕再说,好歹还能稍微清静一会儿。

  艾小葵满怀心事,自然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好不容易抓心挠肝地熬到了下班,他赶紧躲进厕所洗了把脸,趁着没人注意,悄悄儿地溜进了离办公室有好一段距离的地下室通道——在那通道的尽头正是巡捕房的停尸房所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他刚刚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梯,就惊恐地发现,在停尸房的门口,此刻居然已经站着一个人!艾小葵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但他站在这里,对方肯定已经看到了自己,这会儿要是转身就离开,岂不是显得十分可疑?思来想去,他

  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随着一步步靠近,艾小葵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样子,不由一脸惊讶。“梁倩倩?怎么又是你?”心想这可真是个麻烦的女人,难不成又得让秦秋离给她施一次迷魂术?

  “哈哈,你这话问的怪不怪?我一个巡捕房专门负责查看尸体的,在这儿出现难道不合理吗?干的就是这份儿差事,在停尸房出现,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梁倩一脸奇怪的笑容,让艾小葵觉得浑身不自在。可让艾小葵更郁闷的是,眼前这个梁倩正说着话,头顶上忽然冒出来两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你……你是?秦秋离?”一看到这俩熟悉的耳朵,艾小葵就瞬间知道刚才那种不自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面前这个人,脸是梁倩的脸,但那既妖媚又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容,分明就是秦秋离!

  “你可真没意思!”见这么快就被拆穿,秦秋离瞬间板起了脸。“行了行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咱们快点儿吧。我可不像你们麒麟,在你们这种地方我的易容法术撑不了多久,再加上这段时间法术用的太频繁,迷魂术也是受到一定限制的。要是再有其他人闯进来,咱俩都得完蛋!”说着还拿小拳头使劲怼了一下艾小葵的肩膀。

  艾小葵无奈,揉了揉被怼得生疼的肩膀,打开了停尸房的门。瞬间森森凉意从门缝喷涌而出,让两人都打了个寒颤。

  “艾小葵……哪个……哪个是啊?”看着停尸房里整齐摆着的十几张停尸床,其中有几个还停放着盖着白布的尸体。尽管开了灯,但是在这种氛围中,秦秋离觉得浑身的狐狸毛都快炸起来了。

  艾小葵倒是第一次见这家伙露出害怕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怎么了?你害怕呀?堂堂九尾狐仙儿,能变脸能迷魂,还怕死人?”

  秦秋离倒是利索,立马就踹了他一脚。“闭嘴吧你啊!你才狐仙儿呢!我又不是洋仵作,哪见过这么多尸体?还不赶紧找见金镯?在这儿等过年吗?”

  艾小葵也没再废话,眯着俩眼就去挨个儿掀盖尸布。幸亏尸体不多,很快也就找到了阿樱的尸体。

  金镯还在阿樱的手腕上。这金镯看着分量不轻,但就连艾小葵都看得出来,这有些蠢气的款式早就已经过时了。在昏黄的灯光下,古朴的凤凰图案闪着寒光,倒是有几分莫名的邪气。

  “你别动!”秦秋离一把拍向艾小葵刚伸出去准备取下金镯的手。“这金镯里藏着凤凰的元神,你一碰,你那不讲理的祖宗就又跑出来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垫在手里,缓缓将金镯从阿樱的手腕上取了下来。

  “丫头,你说谁不讲理?”艾小葵双手抱胸,不耐烦又居高临下的表情,让秦秋离瞬间就明白这家伙已经悄无声息的变了思维。

  秦秋离干笑一声,“啊哟,我说……我说艾小葵呢!大晚上的拉我来停尸房,不讲理、不仗义!呃……不过,您老人家这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出现了呢?”

  艾小葵睨了她一眼,懒得计较她蹩脚的解释,随便挑了个没有摆尸体的床就大喇喇地坐了上去。“本尊不来,就凭你们两个,能治得住这阴邪煞器?”说罢,面色一凛,伸手凌空一抓,秦秋离手里的凤凰金镯瞬间就到了他的掌中。

  把玩了一下,艾小葵扯唇浅笑,闪着金色光晕的双眸却最是冷酷无情。“本尊面前还不现身,等过年吗?”

  秦秋离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她刚才跟艾小葵说的话。看来,这家伙就算不现身也是可以感受到艾小葵所见所闻的,真不愧是一等一的圣兽!

  就在她瞎琢磨的空档,艾小葵受众的戒指需要开始发出异光。但是,这光芒却并不似秦秋离所想的阴邪之气,而是极为柔和,看似火焰一般带着瑞兽独有的祥和之气。在那缭绕的瑞气之中,一个浑身围绕着火焰的人影慢慢浮现了出来。

  秦秋离一下就睁大了双眼,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凰,而是凤!

  更让她意外的是,凤现在只是一个残影,现在的现行似乎都让他觉得吃力,因为他的残影已经缥缈得连下半截身体都看不到。现在的凤,连元神都算不上!这样的他,怎么可能跑去杀人?

  反观艾小葵,倒是并没有表现出丝毫诧异的神色,语气冰冷地像是千年寒冰。“凰在何处?”

  “凰儿她,她入魔了。”凤说着便流了泪,不愧是百鸟之王,连哭都美到绝伦。“我知道我们犯了错,我只求尊驾能放她一条生路!”

  “你说的倒是轻巧!”艾小葵并不理会他哭得期期艾艾,还是对他怒目相对:“你可知放她一条生路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你们为何要有如此行径?”

  “这一切都怪我!”凤急迫地解释着:“是我无能!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分娩的痛苦。我求朱雀大人赐凰儿长生,大人却不肯,说是如今已不能再允许异兽拥有千万年不腐不灭的身体。可……”他低头沉吟片刻,接着说到:“可凰儿她不甘心!”

  也许是太激动了,他咳了起来,咳到撕心裂肺,很久才穿着粗气平复了下来。“她要我为她去夺生魂,说这样就可以永生永世和我在一起。其实,我知道我已经留不住她了,我必须杀了她,不能让她再这么堕落下去!”

  “大人啊!”他对艾小葵说着,“也许您在这千载岁月中见多了生死别离,也看透了凡尘俗世……天命确实不可违,可我真的……真的对她下不了手啊!”

  艾小葵轻笑:“所以你就杀了李娜?”他一脸轻蔑,“你以为就凭你,还拦得住她?凰一旦有了执念,若不及早铲除,必入魔道!你凤凰族的祖训,需要本尊来教你?”

  “事情原本没有那么糟,凰儿明白我的苦衷,她心甘情愿让我杀了她!可我却私下决定将她封印,同样可以防止她入魔。可她……她却不知从何得来这个凤凰金镯!竟然在我要封印她时,将我困了进来。我劝她跟我一起消散,可是……”

  “她不愿意?”许久没吭声的秦秋离,一时没忍住就插了话,惹来了艾小葵一个警告的眼神。

  “不止不愿意!”凤又激动了起来,“她夺得生魂越多,心就越残忍,她甚至……毁了我的真身。”说完又是一阵猛咳。

  艾小葵叹了口气,语气倒是柔和了许多。“你也时日无多了吧?”看他越来越浅的残影,恐怕再咳下去,烟消云散也就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了。

  “您也知道,如今的凤凰族用起凤鸣术来可不像从前那么轻松。”凤看了一眼还拿在艾小葵手里的金镯,一脸的沉重:“逼不得已,我只好拿最后的修为,将她打进了金镯封印起来。可是没想到……没想到,这金镯竟然被她变成了煞器,以我的能力,已经根本困不住她!她怪我毁了她本来要占据身体的李娜,不止对于我对她的良苦用心毫不领情,还索性一把火烧了那个姓李的……而且,那个偷了李娜金镯的调酒师,也是她搞疯的。”

  秦秋离这时灵光一现,又插嘴道:“那阿浩呢?我弟弟是为什么会被她缠上?”秦秋浩在李娜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变得非常不对劲了。难道,是因为凰想要夺了阿浩的修为?秦秋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两眼死死地盯着凤,等着他的答案。

  “你弟弟?那个狐族吗?”凤皱着眉看了看她,似乎是一脸疑惑,许久之后才说了一句让秦秋离险些跌倒在地的话:

  “你怎么会这么问?这……你说反了啊!凰儿一直在躲着那个狐族,一直在纠缠不休的那个,是你弟弟啊!”

继续阅读:第十章 凤凰于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