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凤凰于飞
十三罗莎2019-04-08 02:364,404

  “这……这怎么可能?”

  秦秋离愣住了。在她的认知中,一直以为是有东西缠上了阿浩,导致秦秋浩出现了一系列反常的行为,但她却根本没想到,原来事情的真相并不是那么简单。

  “确实如此。”凤叹了口气,“你弟弟似乎也想要获得长生之术,但又不愿意自己去夺生魂徒增孽债堕入魔道,就一直缠着凰儿。凰儿让我解决掉他,我不想再造杀孽就没有动手,凰儿对他做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说着就又咳了起来,残影也浅了几分,甚至已经可以说是非常透明了。

  一听这话,秦秋离立刻怒从心起,她原本还觉得这个凤为了爱人被搞得连个真身都没了也是可怜,可她实在是不能容忍有人在她面前言之凿凿地诋毁阿浩。一下没忍住,易容术便散了去,一双杏眼瞬间成了浅浅的咖啡颜色,险些现了真身。

  一直在把玩着金镯的艾小葵这时忽然一把按住了秦秋离的肩膀,还顺势拍了两下,算是安抚了她的怒气。“你们有何恩怨随后再谈。凤,你身为祥瑞之身,却为一己私情残害无辜,可知罪孽深重?”语气已经是十分的不耐烦,眸光也冷了许多。

  凤一脸决然,“凰儿是我的妻子,她怀了我的骨肉。我爱她,却也背叛了她。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灰飞烟灭!她是入了魔,但我已经用最后的修为将她封印、让她长眠。我们不会再害人了,就不能……”说着,他满目柔情地看着那个金镯,“就不能给我们一条生路吗?”

  “生路?那些死去的人,你们可曾给过生路?”艾小葵嗤笑,“就凭你现在的状况,你能封印她多久?倒不如,本尊来给你们一个圆满吧。”看到他的笑容,秦秋离心里亦打了个寒颤:怎么会有人笑得如此温柔慈悲,却满眼都是冰冷杀意?

  凤万念俱灰,心知凭着自己的道行,金镯捏在这杀神手里便再无夺回的可能,索性也就笑得坦然。“也罢,我与凰儿能同生共死,也算得圆满了。”说罢,便收敛了周身火焰,回到了金镯中。

  见那凤一副大义凛然从容就义的模样,艾小葵倒又是一声嗤笑。“无趣!哪个说要杀你?”说着将金镯置于指尖,飞快结了个封印术法,便随手丢给了一旁目瞪口呆的秦秋离。“丫头,赏你了。”

  “这?”秦秋离哑然,手里捧着个金镯,扔也不是留也不是。“这就完事儿了?这不是个阴邪之物吗?给我干嘛?”

  “回礼呀。”艾小葵失笑,“你送小葵个戒指,本尊帮他回你个金镯。丑是丑了些,但看样子也是以前皇家的东西,应该还是值些钱的,省得你觉得老子的后世子孙竟不懂风情。”看着秦秋离的古怪表情,他又补充道:“哦……你也不用害怕,老子结的封印啊,饶是天皇老子来了也解不开!”

  看他这么一口一个老子、古一句今一句的混不吝模样,秦秋离倒是险些笑了出来。“说得这么厉害,你之前是怎么被别人封印的?要不是我,你现在还睡着呢!”

  “哼,汝等小辈,莫拿本尊打趣!老子被封印那是自愿的好吗?”艾小葵明显在压着火气,“想当年,老子也是当过几任皇帝的!要不是心甘情愿被封印,试问这天上地下哪个能封得住老子?”

  “那你是被谁封印的?”秦秋离抓住这个机会赶紧问出了自己和艾小葵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本尊性格确是乖张了些,可是却不傻!”艾小葵挑眉,“就凭你,也想从老子这里套话吗?”

  这么快就被看出心思,秦秋离倒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您老人家英明神武,连我们这个时代的话都快学会了,我哪敢瞎套您的话?不过,话说回来,这凤凰被封印了,阿浩还有那个调酒师,就应该好了吧?”说着就想那把金镯套在自己手腕上,手背上立马就挨了艾小葵一个弹指。

  “给你可不是让你戴的!这凤凰虽被封了,可这吸过活人生魂精血的金镯却是来路不明的,这上面邪气未除未必不会再生事端。你回去好生收着,还是存个小心为好。”艾小葵坏笑着,“那个调酒师理应是已经没事了,至于你弟弟如何,老子可就不清楚了,自己回去看看去吧。”

  听了他这话,秦秋离一阵腹诽:怪不得不留给艾小葵,敢情是弄了个烫手山芋让自己带回家,这老不死的果然还是偏心自家子孙。

  再看向艾小葵,已经是回了魂的迷糊样子,果断又是一脚飞踹过去。趁着老家伙不在,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艾小葵正觉得自己精疲力尽,迷迷糊糊地刚醒过来腿上就挨了这一脚,疼得“蹭”一下跳了起来。“你怎么又踢我?”

  “想踢你就踢你呗,踢你一脚还要看黄历选个日子?”秦秋离小小报了下仇,刚准备说得更难听,就想起艾小葵那祖宗的嘴脸,只能忍下这口气。“走吧,大少爷!凤凰已经被封印了!啧啧,您这睡了一觉倒是什么事儿都没耽误。”说着就揪着艾小葵的衣袖把他拽出了停尸房。

  秦秋离把在停尸房发生的事情跟艾小葵讲了一遍,却对关于阿浩的事情只字未提。

  让她庆幸的是,艾小葵在知道凤凰的事情已经解决之后,所有的心思就都纠结在了怎么能让这案件对公有个合理的解释这件事上。总不能跟人说是妖怪犯案吧?而且,他总觉得有些什么被他忽略了,所以也就没有心思去操心阿浩这一茬儿。

  正是凌晨两点,离天亮还早。即便满怀心事,艾小葵倒还是挺绅士,坚持要送秦秋离回家。一脸真挚的跟秦秋离说:“你一个女孩,终归还是不安全。”倒像是全然忘了眼前这女孩是个随时能变得张牙舞爪满嘴尖牙的九尾狐。

  他是一片好意,可对他有事隐瞒的秦秋离却婉拒了他送自己回家的提议,简单告了别就一个人回到了诊所。刚一进客厅,她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阿浩房间的门,是开的!

  即使平时再粗心,秦秋离也不会忘记闭紧那扇门。这一点她非常确定!

  兴冲冲地一个箭步冲到了秦秋浩房门口,她却瞬间傻了眼。

  那块巨大的寒冰已经融化,房间里到处都是水。可原本安稳地躺在冰块中的秦秋浩,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阿浩醒来了吗?

  他去了哪儿?!

  太多的问题一股脑儿地笼罩着秦秋离,此刻的她就像是疯了一样,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却都没有秦秋浩的身影。一瞬间,秦秋离的眼泪就像是决了堤似的往下掉。她的心在狂跳,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凤说的那些话。

  长生之术……

  难道,阿浩真的成魔了?他究竟去了哪里呢?

  艾小葵刚把秦秋离送回家,还没走多远,就感觉到戒指忽然开始发烫。难道秦秋离出什么事儿了?!还没等他用戒指传话,戒指里就传来了秦秋离的声音。“艾小葵,我该怎么办?”

  与以往不同,这次居然是带着哭音。

  艾小葵赶紧问:“你到家了吧?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再耽误时间,艾小葵一边对着戒指絮絮叨叨嘱咐她冷静点儿,一边转身就往诊所跑。

  当艾小葵冲进秦秋浩房间的时候,秦秋离已经是哭成了个泪人,一见他进来就一头扑进了他怀里,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被这场面吓呆了的艾小葵花了不少时间,才听她抽抽搭搭的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居然瞒着我?”

  得知了事情来龙去脉的艾小葵有些不高兴,忍不住就埋怨了起来。可是看到她哭得实在可怜,两个毛茸茸的耳朵都垂了下来,又实在狠不下心再责骂她。

  “哎呀,你可别哭了啊!兴许你弟弟是醒来以后找不到你就出门了?也可能……可能是饿了,出去找吃的?”现在这种情况,艾小葵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几句话下来秦秋离哭得更厉害了,只能笨拙地一边轻声哄着她,还一边一下一下的轻轻抚着秦秋离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安抚她的情绪。

  也不知哭了多久,可能是哭累了,也可能是艾小葵傻里傻气的安慰总算是让她觉得心里忽然有了些暖意,秦秋离抽泣的幅度终于开始明显变小了。

  “那我们去哪儿能找到他啊?”似乎刚发现自己有多么失态,她赶紧从艾小葵的怀里挣了出来,低垂着头装作擦眼泪,抚了抚忽然有些发烫的脸颊。

  她这么一尴尬,艾小葵也闹了个大红脸,刚刚还摸着人家狐狸耳朵一个劲儿安慰的手,这时却在自己大腿上无措地蹭了蹭,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咳……”艾小葵干咳了一声,“那什么,我觉得你还是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事咱们天亮了再从长计议。明天还得上班呢,我就先回去了。”

  秦秋离理了理纷乱的发丝,扁着嘴点了点头。“嗯,你也回去好好休息,你都臭了。”说着还晃着手指头上下指了指艾小葵的衣服。

  刚觉得有点奇妙气氛笼罩的艾小葵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心想果然还是那个毒舌狐狸啊。他这两天都没回过家换衣服,去的还都是停尸房,能不臭吗?

  走之前帮着秦秋离收拾了房间里的水,看着秦秋离乖乖回房间休息,艾小葵才离开诊所。等他回到张公馆的时候已经又快要天亮了。又折腾了一夜,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和悄悄冒出来的胡茬儿,艾小葵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这个案子是解决了,但是怎么跟其他人交待呢?

  说是一对发了疯的凤凰干的?

  说你们不用担心,自己身体里藏着的妖怪对付凤凰都绰绰有余?

  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一切又跟父母的死有没有关系呢?

  ……

  越来越乱的思绪在艾小葵的脑海里纠缠成了一团乱麻,一直到他到了巡捕房,都没有理清思路。

  两天没有好好睡觉,他困得连张叔叔一口一个老子的雷霆万钧吼叫声都可以自动过滤当听不见。 但是,一进了巡捕房,小猴子告诉他的消息让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阿文死了。”

  一大早,值班的警探准备打开关押阿文的牢房铁门时,发现昨天狂暴嘶吼的阿文,今天却特别安静。开了门一看,原来他安静是因为他的脖颈已经断裂,脸向上仰着,怒睁的双眼里全是血丝,嘴巴也张成了野兽般的模样——那是活人根本办不到的角度。

  他这一死,正中上级的下怀。在接了一个来自高层的电话之后,张叔铁青着一张脸,走进一队办公室,宣布连环杀人案正式告破,杀人犯邹阿文畏罪自尽……

  艾小葵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心里觉得有点不是滋味。那些死去的人,并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一时贪心偷了金镯的阿文,落得个如此下场;那对凤凰,虽然结局凄凉,但却也算是受到了惩戒……

  看着王旭苦着一张脸趴在办公桌上写结案记录,他不禁苦笑了一声:在那记录的字里行间里,有多少是真实的呢?而所谓的真实,又如何去判定呢?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戒指忽然发出了声音:“艾小葵……”是秦秋离的声音!艾小葵在办公室里,虽然大家都在各自忙自己的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但他还是吓了一跳。四下一张望,他赶紧出了办公室,走进楼梯间里。

  “怎么了?”艾小葵忽然一惊,“阿浩找到了?”

  “艾小葵,”秦秋离的声音冰冷而慌乱,“金镯……那个凤凰金镯,不见了!”

  这一卷要结束了呢,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异兽→_→凤凰资料奉上:

  南宋地理学家周去非编纂的地理名著《岭外代答》,对凤凰所做的记述非常详细:凤凰生于南方的丹穴,在邕州(今广西南宁)人迹不至的高崖之上才会筑巢。凤凰身披五彩羽毛,大如孔雀,百鸟遇之必然围绕站立。头顶上的羽冠常盛水,雌雄轮流进食,从不接近人间。还有记录,凤凰在两江地区的深林筑巢,产卵以后,雄凤用木枝混合桃胶,将雌凰封闭在巢穴里,只留下一个很小的气孔。然后雄凤寻找食物饲养雌凰,如果得到食物就拆除封盖,得不到食物就会封堵孔洞将雌凰窒息而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麻烦的命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