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麻烦的命案
十三罗莎2019-04-09 09:573,835

  一直到上了班,严重睡眠不足导致有些迷迷糊糊的艾小葵,都还是满脑子飘着秦秋离说的那句“金镯丢了”。

  平心而论,他其实是有些埋怨秦秋离的。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在一觉睡醒就发现不见了?这也丢得有点太儿戏了吧!

  尽管一脑门子官司,连续几天的熬夜,还是让艾小葵实在有些不愿意再去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今天巡捕房里不算忙,他手头也没什么事儿做,索性也就趴在办公桌上,一副拎都拎不起来的烂泥模样。

  坐在他旁边的猴子,这会儿正在一份一份地整理桌上被王旭丢地乱七八糟的文件。见艾小葵一副被抽了魂儿似的模样,不由得轻笑着问到:“小子,想什么呢?无精打采的。”

  尽管知道是在问自己,艾小葵贴在桌面上的脑袋也只是蹭了蹭桌面,压根没打算抬起头来。眨巴眨巴眼睛,他才有气无力答非所问地说到:“猴哥,你觉得那个人,真的是凶手吗?”

  虽然没有明说,但猴子知道他指的是那个发了疯又离奇死亡的调酒师阿文。

  “是吧。”侯玉强随口说了一句,半晌没有听到艾小葵搭腔,便从文件堆里抬头看了看他,满脸疑惑。“是不是,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他可能根本没有杀那些人!”艾小葵觉得很不可思议,一个人连死都要背负着莫须有的罪名,难道不是很可悲吗?

  侯玉强听到这话倒是笑了笑:“他确实杀了他女朋友不是吗?或许他发疯了,他是无心的,但那女孩不会因为他是无心的而复活,罪孽就是罪孽,跟杀几个人,并无关联。”

  哎?这是什么话?!艾小葵觉得他这是歪理,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一下子就坐起了身子,正打算跟他好好理论,一边咕咚咚喝了大半杯凉茶的大胡倒先发话了:“我说,你们是不是没有新案子闲的啊?案子都结了,还有什么可纠结的!人要向前看,总有新的案子等着咱们兄弟去侦破!”

  大胡话音刚落,王旭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咱们好不容易清净两天,哪个乌鸦嘴说要有新案子?这话在咱们这儿能瞎说吗?”随着话音儿,王旭已经风风火火地进门,毫不客气地接过大胡手里的半杯凉茶一口喝了个底儿朝天。想想看,自打艾小葵进了巡捕房,这倒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痛快。

  不知道巧合还是怎样,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刚才还一脸笑意的王旭抓过电话一接起来,脸色就陡然变了。“是,是,我们马上到!”

  在众人的目光中,王旭的表情瞬息万变。挂了电话,放下手里的杯子,他随手拍了拍大胡的肩膀,无奈地说:“你个乌鸦嘴,真该给你送庙里去开个光,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得了,都也别闲着了,叫上倩倩,都跟我走!租界发现了尸体。”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妈的,听说死的是个外国人。”

  因为他这最后一句话,一路上几个人的心里都是十分的沉重,大家也都十分默契地没有说话。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想:租界出了人命本就麻烦,死了外籍人士,简直就是麻烦中的麻烦!

  到了光明法租界,他们才知道,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死者是法兰西商会的副会长的夫人,那个叽里咕噜说着外语的商会副会长看到王旭他们十分的激动,要求他们务必要查出夫人的死因,为夫人伸冤。

  不用说,这个事件上级一定会施压!

  放了个假,梁倩看起来精神很好,虽然她还是跟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一想起之前的事情艾小葵就觉得莫名有些心虚,只能默默跟在她的身后走进了案发现场。

  这是一个在租界十分常见的法式建筑,小洋楼的二楼卧室就是女主人露兰娜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梁倩和艾小葵在看到尸体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这……这尸体简直太惨不忍睹,整个腹部都是支离破碎、血流成河。

  梁倩不愧是身经百战,在短时间的调整之后,她深深地呼了口气,便从容地打开自己的工具箱,拿出手套和口罩给自己戴上,并顺手递给艾小葵一副。

  尸体身上穿着一条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真丝睡裙,如果现在不是已经被过多的血液粘在了尸体上,这个粉色的裙子会让这女子十分温婉美丽。

  条件有限,更何况还有个歇斯底里的丈夫在楼下咆哮,梁倩在尸体上的检查并没花太长时间,走完了常规流程的检查之后,她就让艾小葵喊了两个警探过来,把已经盖好床单的尸体抬下楼送到停尸房。

  梁倩倒是没有跟着一起下楼,而是打开了卧室通往阳台的门,默默地走了出去。靠着阳台的扶手,她忽然开口问跟着她走进阳台的艾小葵:“说说,你怎么看?”

  艾小葵以为她是在问自己的感受,只好老实的回答:“很惨。”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是什么凶器杀了她。”

  梁倩轻笑了一声:“小葵花,你都说了些什么呀?我是问你,有没有想起上学的时候,教授给我们看过的那个资料?”

  她这么一提,艾小葵一下子就想到了在国外留学时,教授在课堂上给他们看过的一些关于藏族“天葬”的资料,尽管只是黑白的照片,可是在那照片之中,成群的秃鹫眼里闪着寒光,争相撕咬着残破不堪的尸体的那场面,让艾小葵在内的所有同学都终身难忘。

  “你是说天葬?”

  记忆与现实碰撞,艾小葵不由得两眼大睁,“你是在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远在西藏啊,这儿可是繁华的上海滩,法租界,怎么可能会有天葬?”

  梁倩歪头想了想,似乎是在琢磨怎么说。“我并不是说这是天葬,而是感觉很像……更确切的说,现在这场面看起来更像是活体的天葬。天葬是让鸟类撕咬尸体,而这女人的腹部在被禽类撕咬成那样之前,应该是活着的。”顿了顿,她又接着说:“不过我这也只是猜测,一切都还不能肯定,需要回去再做详细的检查。”

  艾小葵让她的话彻底震惊了,虽然他现在也越看越觉得尸体的状态确实和天葬很像,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地方说不通,“人类可以承受的痛苦是有限的,女人分娩时的疼痛就已经让人可以痛出幻觉了。可如果是在活着而清醒的情况下,自己的身体被吞噬成那个样子,完全不可能!”

  “我也想不通。”梁倩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总之,我总觉得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是案发现场,两人没有过多的停留。等他们从楼梯回到一楼的时候,发现王旭他们正在跟这家的男主人马丹先生问话。

  马丹先生昨天去南京参加一个商会的会议,去之前夫人还是一切如常,可当他今早七点多钟从南京回来后,却发现他昨天晚上还通过电话的妻子却变成了一具鲜血淋漓而又冷冰冰的尸体。

  让王旭他们失望的是,昨晚本该和夫人一起留在洋房里的佣人谭婶是今天上午马丹先生发现尸体之后才回来的。自从看到那具尸体到现在,这个已经四十来岁的女人被吓得一直哆嗦到现在。她昨天请假了一天。据说是因为她的丈夫忽然得了急病住院,她跟夫人预支了半个月的薪水就在昨天下午匆匆忙忙赶去了医院照顾丈夫。一整晚她都没有离开过,这一点医院里同屋的病人可以为她作证。

  要说再有人有可能看到杀人过程的话,那就是坐在马丹先生旁边,他们夫妇的养子了。那男孩叫小福,是个长得挺秀气的五岁男孩子。

  据马丹先生说,这孩子是一个星期前他们才决定领养的,虽然来到家里没多长时间,但是与夫人的关系非常好。孩子虽然小,但是看到家里这个状况还是知道些什么的,所以他一直缩着脖子窝在沙发里,头低低的垂着,谁问也不说话。

  “你叫小福是吗?”小猴子蹲在小福跟前,轻轻柔柔地对他说话。“小福昨天晚上有看到或者听到什么吗?”

  小福一听这话,明显的哆嗦了一下,脖子缩得更紧了。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话:“妈妈,死了是么?”

  小猴子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那,小福有没有看到妈妈是怎么……受伤的?”斟酌了许久,他最终还是不愿意用“死”这个冷酷的字眼再来伤害这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孩子。

  听他这么问,小福摇了摇头,把一直绞在一起的手指。过了几秒钟,他忽然又重重的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愣了,连马丹先生都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他忽然扑过来一把钳住小福的肩膀用力摇晃他,还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吼着:“你说,你看到了什么?谁?到底是谁杀了她?”

  艾小葵和大胡两个人看到这个状况,生怕激动的马丹先生伤到了孩子,赶紧就冲上去把他拉开,再让他这么晃下去,那孩子非得让他摇晃散架不可。

  尽管两个大男人在拉他,可那马丹先生力气极大,艾小葵他们一下子还愣是没把他拉开。

  “马丹先生,我们都知道你现在一定非常的伤心,可是为了尽快破案,我们还是得麻烦你现在尽量冷静一点!你已经吓到孩子了!”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的梁倩忽然愤怒地开口。“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继续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地打扰我们查明真相!还是相信我们巡捕房,好好地配合我们的调查,请你相信,发生这种事情,我们是真的想要帮您夫人找到凶手!”

  听到这句话,刚才还像个蛮牛一样的马丹先生一下子就崩溃了,他伏在小福的膝盖上,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任谁看起来都会感叹于他的痴情,看得出来,他和死去夫人的感情真的很深。

  终止了闹剧,大胡赶紧扶起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的马丹先生,把他送到了客房让他先行休息。

  小猴子想要继续询问小福,却发现这孩子已经明显被发生的一切给吓到了,不管再问他什么他都一言不发,整个人都在颤抖个不停,恨不得整个人都埋进沙发里。

  小猴子又是给变戏法又是给将笑话,折腾了半天,那孩子还是窝在沙发里,一个字也不肯说。

  艾小葵见小猴子已经快让这个不吭声的孩子搞崩溃了,他想了想,从一旁的茶几上拿了张纸巾,折成一只小鸟的模样递给小福。

  艾小葵只会折小鸟和飞机,本来是想要哄哄这孩子。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小福在看到那个折纸小鸟时却忽然像看到鬼一样害怕地往后躲,一边躲还一边尖叫了起来:

  “小鸟……鸟,走开!小鸟吃了妈妈!”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爱人的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