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爱人的心
十三罗莎2019-04-09 09:573,658

  小福的话让众人都惊呆了。

  只有艾小葵和梁倩两个人一听这话就立刻对视了一眼,很明显,他们都想到了刚才在二楼关于“天葬”的对话。

  梁倩一把拿走艾小葵手里的折纸小鸟揉成一团扔掉,蹲下身子扶着小福,不停用手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小福啊,这个哥哥不是有意吓你的。”见小福稍微平静了些,梁倩温声细语地哄着他,“你看,姐姐已经把小鸟赶走了。”

  尽管在她的安抚下,小福已经不再尖叫,可是听到她说到“小鸟”两个字,身体还是开始剧烈的抽搐,紧接着身子一软就晕倒在沙发上。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梁倩赶紧为他做了检查,发现他眉头紧闭,一直在出冷汗,明显是受惊过度引发的休克症状。马丹先生还处于失去妻子的悲伤之中,显然顾不上操心这个养子的死活,问他什么他也只是用法文一直在呢喃着什么,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因为不确定这孩子有没有癫痫的毛病,所以梁倩建议立即将小福送到医院。

  送小福去医院的是大胡和艾小葵,一路上大胡抱着小福瘦弱的身体,满脸不同寻常的怒气。将小福送进急诊室之后,艾小葵终于还是将刚才就想说的话问出了口:“大胡哥,你没事吧?”

  大胡面色凝重地看了他一眼,颓然地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他掏出一包烟,想了想又扔回了口袋。许久,他才缓缓开口:“小葵花,你知道吗?这孩子,就是以前的我。”

  “小时候也是孤儿,七岁的时候被一对海外归国的华人夫妇领养,这才从青岛让带到了上海。”大胡搓着手,陷入了不太美好的回忆。“那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啊,孤儿院的小伙伴们都很羡慕我……中间的情况就不多说了,都是些陈年破事儿。嘿嘿,我现在也都快忘了。”他歪着头,揪着手指上一个小小的肉刺,用力一扯,血流出来,像是提醒他那些痛苦的记忆从没有走远。

  他向着艾小葵做了个满不在乎的鬼脸,继续说道:“反正啊,我这辈子可能真的没有父母缘儿吧。亲爹亲娘走得早,养父养母……他们对我很不好,心情不好就骂一顿,更不好,就打一顿。可我不恨他们,他们把我救出了孤儿院,你不明白,那里面太孤独了!一直到有一天,他们也抛弃了我,连他妈的个招呼都没打……”

  大胡在讲这些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笑。那笑里的苦涩,看得艾小葵心里一阵一阵的颤动。

  他默默地坐在大胡身边,搂了搂他的肩膀,想要给他一些安慰。“大胡哥,我也是孤儿,我理解你,一切都会好的。”

  “你?哎,你看我这嘴……你也难受了吧?”大胡似乎有些内疚,抬起胳膊也搂住艾小葵的肩膀,勒得他生疼。“兄弟,咱们的爹妈都在天上过好日子呢,咱们都得好好儿的,对吧?”

  “是是是,都得好好的!”艾小葵刚想再跟他说些什么,急诊室的门就打开了,一身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问那个是小朋友的家属。

  “家属没来,是我们把孩子送来的。”大胡赶紧从椅子上弹起来跟医生解释,“我们是巡捕房的,这孩子家里出了事儿,他可能是唯一的目击证人,我们有些情况得跟他了解一下……”

  没等他说完,那医生就摘了口罩打断了他的话,“得得得,您别跟我说,这孩子受了严重的刺激,刚才倒是醒来了一次,不过他特别激动,这会儿给打了针,睡过去了。照我们的建议啊,您二位别说了解情况了,跟让他冷静地跟你说话都难。”

  大胡立马急了,“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跟他问话?”

  “孩子情绪很激动,暂时肯定是不适合被问话的。先让他休息一下,醒来以后我们在看看他的恢复情况。我们建议呢,先留院观察两天。”这医生看似不太喜欢大胡的大嗓门,“你们留一个人在这儿照顾就行,不要打扰到其他的病入好吧?”

  大胡无奈地看了看艾小葵,“你先回局里跟旭哥说一声,我在这儿守着他。”艾小葵想了想,自己也确实没精神再熬一夜了,索性就躲个懒先回了巡捕房。

  一回到巡捕房,他就觉得或许这里才是更累的地方。

  他和大胡去医院的这不到两个小时之中,案情居然已经有了重大的突破!但是这所谓的突破,却让王旭已经快要一个头两个大了。

  “旭哥,我建议立即抓捕那个马丹先生!”负责讯问马丹的虎爷,拿着手里的资料甩得哗啦作响。“这个马丹先生根本就没有去南京开会!我联系了南京那边的商会,会议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告知过马丹先生延后半个月。他在说谎!如果心里没鬼的话,为什么偏偏要在案发的时间段制造谎言?”

  “王队长,我建议立即调查死者的私生活,验尸结果说明了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而我们都知道,死者夫妇就是因为丈夫马丹先生有生育方面的问题才选择了领养一个孩子。而死者居然怀孕了,难道不应该先去调查孩子的父亲是谁吗?”梁倩手里也拿着一份资料,“啪”一声摔在桌上,表达她的不满。

  王旭像是被这俩人缠了许久,显得十分焦虑。他抓了抓头发,拿手指点着桌子,努力想要跟这俩人说明白现在的情况。“你们俩先别急!急能解决问题吗?虎爷,我先说你。这个马丹是个外国人,你知道要是贸贸然把他抓回来问话,咱们得担多大风险么?是他干的也就罢了;万一不是呢?想过后果没有?你就能确定是那个马丹杀了自己老婆?”

  他说的飞快,说到后头嗓子都有点干得难受,拿起桌子上不知道谁的杯子就猛灌了一口,“还有你,倩倩。不要这么快就下结论,人家就不能忽然……忽然毛病好了?你怎么就能确定人家有奸夫?来,你告诉我,你确定吗?”

  艾小葵看着他吧啦吧啦骂个没完,总觉得这些话的感觉很熟悉。正在琢磨着,正在一摞一摞收拾文件的猴子凑了过来,悄悄跟他嘀咕了一句“老大挨骂了。”

  艾小葵心想,怪不得觉得熟悉——这语速、这态度,分明就是自己听了二十几年的张叔叔训话嘛!

  “旭哥!”为了缓解这诡异的气氛,艾小葵决定豁出去表现一次。“我有点小意见,你能听我说说么?”

  王旭刚才压根没注意他进来,听到他说话就明显愣了一下。“你回来了?那孩子怎么样?”

  艾小葵把医院的情况说明了一下,然后才说到:“我觉得虎爷和师姐说的都是很重要的线索。可旭哥你也说了,这个案子比较麻烦的就在于不能扔在明面上查,或许……我们可以旁敲侧击把现在怀疑的情况都落实好再去调查呢?”

  “你是说?我们先不惊动马丹,拿到他不在场证据的漏洞或者死者乱搞男女关系的铁证,再去抓人就会名正言顺!”王旭越说越兴奋,他觉得自己还真是被骂傻了,怎么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没想到呢?“小葵干得漂亮!就照你说的办!”

  确定了思路以后,王旭迅速地给队内的成员们安排了工作。虎爷和小马去从彻查各个酒店、旅社、赌场等可以过夜的场所入手,彻底查清马丹先生昨天的真实行踪;而王旭自己和艾小葵则是再去马丹先生家里,以调查需要为名,查清死者的真实感情状况;大胡继续守在医院,小福一旦有所好转就立即问话;梁倩则驻守巡捕房,尽快做出一份更加详细的验尸报告。

  分工明确之后,便各自出发忙碌起来。王旭开车带着艾小葵,再次来到了那个刚刚发生了命案的小洋楼。

  一进门,他们就看见那个佣人谭姐正在一边打扫一边哼小曲儿,一副心情挺好的样子,半点也看不出主人去世对她有什么困扰。

  王旭觉得有些奇怪,在谭姐告诉她马丹先生并不在家里,已经去医院给小福办手续之后,还是拉着艾小葵一屁股坐在客厅的高档沙发里不肯走。

  王旭非要跟这个谭姐聊一聊,还打发艾小葵硬拉着她的手臂按在沙发上坐下。艾小葵本就生得好看,谭姐这个乡下来的老实女人,硬是让他这一拉胳膊弄了个大红脸。

  “哎哟,我这儿还有活儿没干完呢?你们要问啥,可赶紧的啊!一会儿先生回来了,见还没收拾好,可是要骂的!”她嘴上絮叨,倒是满脸笑意,丝毫没看出有什么不情愿。

  “谭姐是吧?”王旭笑嘻嘻地开口了,“谭姐今天这心情,挺好啊!”他这一句话,问得艾小葵都愣了。心想果然是高手,笑里藏刀啊这是!

  那谭姐一听这话立马愣了,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几分。“哪……哪有?夫人不在了,我伤心还来不及呢!”说着就低下了头,甚至想挤出几滴眼泪来了。

  “伤心?我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王旭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笑容已经全然不见,连声音都冷了几分。“主人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这……我哪有什么好处?”谭姐被他逼得有些坐不住了,“先生不在,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昨天也不在这里,有什么事你们问先生吧!”说着就要起身送客。

  就在这时,王旭忽然伸出手,一把钳住了谭姐的手腕,厉声开口:“那,谭姐,跟我们解释解释,手上这么大个儿的翡翠戒指,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你图财害命?”

  那谭姐这时立马崩溃了,使劲抽出手就开始哭:“大老爷啊,你们可不能冤枉我啊!我哪能干出那么吓人的事?那可是杀人啊!”

  “那这东西怎么来的?”王旭讥笑着,“你可千万别跟我说是主人赏你的啊,要是有这么大方的主人,你也给我找一个?”

  谭姐此时已经是面如筛糠,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这个……这个真的是夫人给我的!真的!因为……”她皱了皱眉,顿时又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我知道她一个见不得人的事!”

  “什么事?”王旭问到。

  尽管纠结了很久,久到王旭和艾小葵两个人都已经没有了耐性。这个谭姐才终于咽了口唾沫,把话说了出来:

  “夫人在外面有人!”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千里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