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虎爷的烦恼
十三罗莎2019-04-13 17:125,100

  唯一目击证人小福的“死”,让租界的离奇杀人案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件无头公案。就像是巡捕房资料库里成百上千的无头案一样,最终会被时间所尘封,被人们所遗忘。

  尽管一提起这个案子就有点心虚,不想再接触跟这个案子有关的一切,艾小葵还是在刚上班的一大早就被王旭打发到资料室去送这个案子的案卷。

  大上海繁华纷乱,大大小小的案件多得很,每个案件一份甚至多份案卷和资料,导致巡捕房办公的地方不算大,资料库倒是大得很,甚至比他们的大办公室还要大一倍。

  尽管如此,这偌大的档案室在塞满了档案架的情况下,还是显得特别拥挤。

  艾小葵是头一回到资料室,过去看见门居然没关,探头进去瞅了瞅也没见到有负责档案管理的同事,抱着档案就走了进去。刚一进门,他就听到离自己最远的架子方向有窸窸窣窣的动静。

  艾小葵循着声音就走了过去,好半天才在一排又一排的档案架中,找到了正站在小梯子上把档案分类的孙敬虎。

  “虎爷,”

  见孙敬虎在梯子上正忙和,艾小葵一边打招呼,一边把手里的文件举了举,“这是马丹夫人被杀案的资料,旭哥让送来归档的。呃……放哪儿?”

  虎爷扭头扶了扶眼镜,见是艾小葵,平和地笑了笑,拿手往梯子边一指:“你放下就行了,嗯……帮我放在小推车上吧,我把这部分弄完就归档。”说着还指了指梯子旁边一个堆满了资料的小车。

  艾小葵点点头,“哦”了一声就把资料放下。看着这一堆小山一样的资料,不由好奇:“虎爷,为什么是你整理啊?”

  孙敬虎把架子上的资料归置整齐,这才扭头说到:“其实本来不是我整理这些,原先看管这资料室的老侯,是小猴子他爹,两个月前退休了,他本来觉得应该让小猴子接他的班儿,安安稳稳挣口饭吃,可小猴子一心想要冲锋陷阵当警探为民伸冤,一点儿要子承父业的意思都没有,搞得老侯也没办法,亲爹哪能犟得过儿子?小猴子不愿意干,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旭哥看我成天也喜欢翻腾这些老资料,就索性先让我兼着了。等过一阵儿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我就可以歇了。”

  虎爷一边跟艾小葵说话,一边从摆满了文件袋的架子上抽出一些来拍了拍土,从梯子上爬了下来。“这一架子上都是至少十五年以上的案卷了,最近啊雨季快到了,这些老案卷不拉出来晒晒太阳,可是要发霉的。”

  “十五年以上吗?”他想到了父母的死,当年的案卷是否也在这些无疾而终的破旧案卷之中呢?

  他赶紧问虎爷:“有没有二十多年前的?”

  “有肯定是有啊。”虎爷笑了笑,倒是觉得新鲜。“怎么着?你对老案卷感兴趣?二十年前的案卷都在后面那个架子上。不过,没有旭哥的签字,可不能让人随便翻哦!”

  “为什么?”艾小葵之所以要来巡捕房上班就是为了要查清楚父母的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知道资料在哪里却不能看,多少让他有点心里不是滋味。“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而已。”

  虎爷原本觉得他只是小孩子对老故事感兴趣,一听他这话音不对,职业本能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劲,语气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你这小子可不像是随便看看,老实交代,你想查什么?”

  看着虎爷锐利的眼睛,艾小葵知道以自己的道行,就算是灵机一动编了瞎话也根本骗不过去,索性就直接向对方交了老底。“我想查的是,二十年前,当时的巡捕房警长艾逸轩夫妇枪杀案!”

  他这话一出,孙敬虎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原以为艾小葵是从哪儿听了老案子想满足一下子年轻人的好奇心,可艾小葵这一脸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可完全不是奔着满足好奇心来的。“你说的这个案子是个多年前的悬案啊!据说在当年轰动地很,我还是刚进巡捕房的时候听以前的老前辈无意中说起过这个案子……不过,你为什么要查这么久之前的悬案?”

  “艾逸轩是我爸。”尽管他对父母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但是一说起来还是有些眼眶泛红。“杀了他然后吞枪自杀的叫许若琳,那是我妈。”

  虎爷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个答案,一时之间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许久他才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对不起啊,我没想到……”

  艾小葵给他挤出个难看的笑容,皱着鼻子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掉下来。“没事儿,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会那样……你知道那案子的详细状况吗?!跟你说那案子的老前辈……”

  知道他想问什么,虎爷叹了口气,搂了搂他的肩膀,算是一点点安慰。“那个案子当时造成的影响很大,就连当时跟我提起这案子的老前辈都不肯多说什么,所以我也仅限于知道这么个案子,具体是什么个情况,我可真是不知道啊。而且,那位老前辈在一起案子中挨了凶徒两刀,连六十大寿都没赶上过就去世了。”

  “去世了?!”艾小葵觉得听他这么说,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儿,蹙着眉头不死心地追问到:“那案卷呢?案卷在哪里?虎哥,算我求你,你让我看看那案卷吧,我艾小葵……我,只要你让我看案卷,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这小子!”虎爷看着他,撇了撇嘴。“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要是还不让你看我还是人吗?可是小葵啊,现在麻烦的是,你要的那份档案是归在绝密档案中的,根本就不在我这儿啊!你也知道你爸的身份,巡捕房警长死于非命,那案子当年还闹出那么大动静,上头当然是想把这案子封地越死越好。一般像这种涉及绝密的档案,在这存放普通案卷的档案室怎么可能找得到?”说到这儿,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这个档案室才又接着说:“如果我没弄错,那份档案应该是锁在张大老爷……呃,你叔叔的办公室里!”

  艾小葵原本有些伤感的心让他那句“张大老爷”弄得哭笑不得,可一想到案卷在张全友那儿,刚才凉了一半的心这下子可算是彻底凉透了。“那,能拿到吗?”

  “他是你叔叔,你直接跟他要呗!”虎爷一脸理所当然。

  艾小葵心想,要是真有这么简单倒好了!一张小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从小到大,我一提起我爸妈的事儿,他就跟我急,你觉得我能要的出来?”

  “哎,你叔也是怕你一直纠结在过去的事情上影响心情吧。”虎爷想了想,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拿起艾小葵放在小推车上的那份马丹夫人案的资料,一手还在上面弹了一下,咧嘴一笑:“有它,就能!”

  艾小葵让他搞得一头雾水,刚准备问清楚是怎么个“能”法,档案室的门就被人大力推开了,吓得两人都是一愣。

  是风风火火的大胡!

  “哎哟,你们哥儿俩在这土不拉几的破地儿聊的还挺高兴?”大胡一脸戏谑地看着两人,然后又对着虎爷说到:“虎爷,你可让我找你半天,要不是问了下旭哥,我可就得把咱们这巡捕房翻了个遍了!”

  急兵遇上了慢秀才,大胡咋咋呼呼的,孙敬虎倒是一如往常不紧不慢地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悠然说到:“说吧,找我干嘛?”

  大胡一摆手,大大咧咧地说:“嗨呀,其实也不是我要找你,是有人来巡捕房找你!我得提前知会你一声儿啊!我可跟你说啊,那人在咱们巡捕房的底子可是够厚的,你这斯斯文文的,跟那种江湖混混八竿子打不着,我觉得他找你没啥好事儿,这不赶紧来问问你啥情况嘛!你欠他们钱了?”

  虎爷叹了口气,神色陡然变得冷峻,似乎是已经猜到了到底是谁跑来巡捕房找他了。“人在办公室?”说着也不等大胡回话,就扭头出门直奔办公室而去,留下大胡和艾小葵两个人在档案室大眼瞪小眼,搞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等他俩反应过来赶紧追进办公室,刚巧就和来找虎爷的三个男人打了照面。艾小葵他们要进门,那三个人正好要出门,要不是大胡一把揪住艾小葵的后脖领子,艾小葵铁定就跟那领头的男人撞上了。

  站稳身形,艾小葵不由得好奇地瞅着那三个人。领头的是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富家少爷,带着金丝边的眼镜,一身西装剪裁得体,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六七分让人看着像平日里斯文帅气的虎爷;这么个少爷模样的人身后,跟着的那两位却都是菜市口卖猪肉的屠户一般,一脸横肉、虎背熊腰,一看就是满身煞气的江湖人。

  见艾小葵和大胡两人盯着自己看,那富少爷模样的男人倒是颇为客气,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说了声“抱歉”之后就领着两个凶神恶煞的手下款款离开了巡捕房。

  经过这么一出儿,艾小葵他们一进办公室,就见虎爷一脸阴云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声不吭的翻着资料,明显不想和任何人探讨刚才他被那三个男人找上门的事。

  看他那副表情,艾小葵一时之间竟然觉得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关心,心直口快的大胡倒是不管他什么脸色,过去拿胳膊肘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说:“虎爷,你没事儿吧?鹰帮陶敬阳找你干嘛?”见孙敬虎不搭理他,还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别藏着掖着啊,你要是真有什么事儿,你说出来,我们大伙儿都能帮你的啊!”

  虎爷一脸阴郁没好气地说了声“没事!”伸手就打掉了大胡搭在他肩膀上的右手,弄得大胡十分尴尬。

  孙敬虎对大胡的关心表现地十分反感,一旁的艾小葵却是拿大胡的话着实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原来刚才那个看起来像个富家公子的斯文男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鹰帮头号打手陶敬阳!

  这样的话,倒还真是应了大胡刚才在档案室找到他们的时候所说的话,这个人的资料在巡捕房资料库里,连主要是他的,再加上跟他有关的,零零总总摞起来可是足有半人多高。而且,就连他这回国没多久的巡捕房新丁都知道,此人虽说是个打手,可在鹰帮里的地位却是绝对不可小觑,不仅是鹰帮当家的义子,还十分有威望。只要有人做了有损鹰帮利益的事,他就会想头恶狼一样,非得搞得对方家破人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方才罢休,在江湖上是个叫得上名号的狠辣角色。

  不过呢,凡事都有两面。关于这陶敬阳的传闻,除了凶残暴虐,也有另一种说法。话说这陶敬阳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他虽然赌场妓院都开,却不好女色不赌钱;他欺行霸市容不得其他帮派,却总逢初一十五就在街上施粥给乞丐;他为了鹰帮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却乐善好施,一遇到灾年什么的,各个商会筹款赈灾他倒是都有一份,而且出手极为阔绰。倒是颇有几分绿林侠义本色。

  艾小葵实在是搞不明白,孙敬虎怎么会跟这么一个背景复杂的人物有瓜葛?那陶敬阳看起来客客气气,一向斯文的虎爷今天看起来倒是暴躁得很,这两人之间,到底是会有什么恩怨吗?

  尽管大家对这码子事儿都是一肚子好奇,可碍于虎爷明显不愿意多说,作为同事大家也就都不好多问,只是王旭和大胡他们都一个劲跟虎爷说些“你要真有麻烦要吭声,千万别自己憋着,天下还是有王法的,他们要想欺负你可没那么容易”之类的话,搞得虎爷看起来更为烦躁。

  一直到下班时间,办公室里走得就还剩他和艾小葵俩人。

  “虎爷,你不回家吗?”看着虎爷一副打算把椅子坐穿的模样,艾小葵还是扔下了已经被他翻了几百遍还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文件,起身拖着凳子凑了过去。他是故意留下的,也看出来虎爷并不想走,反正心里也担心,索性留下谈一谈。

  虎爷叹了口气,落寞地笑了笑,摘下戴了一天的眼镜,揉了揉眉心。“怎么了?担心我?”

  艾小葵见他一脸疲惫,也不跟他绕圈子。“是呀,我担心你。今天那个人是帮派分子吧,你不回家,是不是要躲着他们?”

  虎爷撇了撇嘴,还是那样落寞的笑。“艾小葵,你今天告诉了我你的秘密。”他眼神灼灼地盯着艾小葵,“我也告诉你我的秘密。不过……”

  艾小葵赶紧打包票:“绝不告诉别人!”

  虎爷见他一本正经倒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始讲述自己的烦恼。“今天来找我那个人,估计你们已经知道是谁了。他叫陶敬阳,他是我老爹一个过命兄弟的儿子。他爹在很多年前和我老爹一起创立了鹰帮,后来却为了替我那爱惹是生非的老子挡刀,死在帮会械斗之中。然后我老爹就理所当然接管了鹰帮,还收了他当义子。”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自顾自点燃,把剩下的扔给艾小葵。“也就是说,我得叫他一声哥。”

  他这简简单单轻描淡写几句话却艾小葵听得一脸震惊。“你爸是鹰帮老大?”

  “很可笑吧?”虎爷笑笑,“老子在帮派当老大,儿子在巡捕房当警探。搞不好有一天,我就得亲手抓了我那不着调的老爹。我是生怕哪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帮派老大的儿子,都把我当洪水猛兽那么对待。”

  “那……”艾小葵还是有点想不通,“你的家事巡捕房的人应该不知道吧?我看今天大胡和旭哥他们都挺担心你的,以为你惹了什么麻烦。”

  “家事?”虎爷嗤笑了一声,“有那么个家,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麻烦!”说着他心烦意乱地把没抽几口的烟狠狠摁在烟灰缸里,看着那一股青烟消散。“我都已经快一年没回那个可笑的‘家’了,可惜,还是躲不掉!”

  艾小葵看他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只能顺着他的话搭腔。“躲什么呀?”

  虎爷烦躁地用拳头敲了敲有些闷痛的太阳穴,咬牙切齿地开口:

  “躲宿命!”他看着艾小葵,脸上挂着的是苦涩的笑。

  “他们要我回去继承鹰帮!”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鹰帮之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