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丧鸟
十三罗莎2018-11-13 23:503,382

  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例如胆量。如果是在遇到秦秋离之前,亲眼看到人身猫头鹰的景象可能会把艾小葵吓晕过去,可这次,他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感到害怕。

  可就是这种“不害怕”,才是最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情!

  他看到自己印在玻璃上的影子,那熟悉的脸上不仅没有恐惧,反而充斥着陌生而嗜血的笑意;他的手不受自己控制地打开了病房的门,并以明显不属于自己的、极其诡异的速度和力道,在一瞬间就捏住了小福的脖子。

  小福的脸已经恢复正常的面目,稚嫩的脸涨得通红,两只小手起初还能挣扎和拍打捏住他脖子的大手,现在已经快要无力地垂下了。

  艾小葵的心里在尖叫着,嘴里却发不出声音。他不想伤害小福。他感受到自己的脸在笑,而手上的力道还在不断加重,用不了一分钟,这个五岁的小孩子就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不要!”艾小葵终于喊出了声音!这一嗓子尖利、刺耳,甚至一点都不像自己的声音,不过所幸的是,他终于可以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逐渐由自己的意识主宰,握紧的手掌缓缓松开,放开了小福细嫩的脖子。

  他这一身喊叫,倒是叫醒了睡得死沉的大胡。“小葵花?你……你这是?”看到艾小葵一脸戾气捏着小福的脖子,大胡竟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艾小葵松手后,小福软软地倒在大胡身旁,一双小手捂着脖子不停地咳,似乎要把肺都给咳出来。

  “小葵花,你要杀了小福吗?”大胡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平时的艾小葵绝对不像是一个会对小孩子下狠手的人啊。

  艾小葵想否认,却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根本就无从解释,正在发愁怎么跟大胡解释,手上的戒指就发烫了起来。

  他刚看了一眼又变成血红色的戒指,下一刻,病房的门口就多了一个人——正是一手提着个行李箱正在冷脸看着他的秦秋离。

  九尾妖狐的办事能力还是强大的,还没等艾小葵反应过来,大胡和小福就已经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倒睡着了。

  “放心吧,”秦秋离扔下行李,转身对仍是一脸惊愕的艾小葵说,“他们一觉醒来不会有任何的记忆。”

  “你……不是出远门了吗?”艾小葵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她的第一句会问这个,但他就是想问。

  “嗯。没去成就回来了。”秦秋离似乎很疲惫,简洁地说完就紧抿着唇,明显不愿意再继续谈这个话题。

  “我刚才是怎么了?是‘他’又出现了吗?为什么我会控制不住自己?”艾小葵这才问出了自己心里最大的疑惑,直到现在他都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诡异情况。

  秦秋离大喇喇地在大胡躺着的病床角落坐下,顺了顺因为疲倦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懒洋洋地说:“融合的过程就是这样的,现在的你可以逐渐感受到他——呃,也就是你体内的那股力量。你可以理解成,是你的祖先。”说着她摇了摇头,似乎在找安慰的词汇。“不过你别担心,你之前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而现在起码已经开始有了初步的融合,这是好事,代表你体内的力量愿意为你所用,应该不用很久,就可以完全融合了吧。到时候,除了获得强大的力量,你会完全感受不到另一个思维的存在。你就是你。仅此而已。”

  “那……”艾小葵指了指在另一张病床上睡得十分安稳的小福,“他是什么?也是怪物吗?”

  秦秋离笑了笑,更正了他的说法。“你身上有一半麒麟的血统,且不管另一半是来自于哪种异兽,等级确实是要比我们狐族和他们鸮一族的地位高尚。可是,别用‘怪物’来形容我们,这样很不礼貌。”

  艾小葵赶紧跟她解释:“你别多想,我没有那个意思!”忽而又想起她刚刚说的话,“你刚才说,他是什么族?”

  “鸮。”秦秋离耐心地跟他解释着,“是一种很像猫头鹰的异兽,它的叫声被人们认为会给人带来厄运,所以它就是传说中的‘丧鸟’。”

  “鸮……”艾小葵念叨着这个奇怪的名字,不禁又想起刚才看到小福满脸羽毛的可怕模样。“是他吃了他的养母吧?那他为什么会说是小鸟杀的呢?”

  秦秋离摇摇头,说:“为什么吃没有人知道。我的祖先曾在很久之前和鸮族打过交道,他们白天基本上是瞎的,到晚上却没有他们看不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他们好像是有食母的天性。至于这个孩子……”她看了看小福的小脸,叹息着说:“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并不是人类,可能是看到自己变身吓坏了吧。如果他伤害了人,或许也只是遵循本能而已。”

  “食母?”艾小葵震惊了,脑海中努力地用比较没那么残忍的画面来消化这两个冷冰冰的字眼。忽而他又想到自己的情况,不由眼底都黯然了起来。“本能真的那么没办法抗拒吗?”

  秦秋离笑了笑,说出的话却十分冷酷:“羊吃草,狼吃肉。你见过不吃鱼的猫和不吃饭的人吗?”说着看向小福,“鸮族本身就不是进化的特别完美的物种,他们的意志还不足以抵抗本能。当然,”她看向艾小葵,“你或许可以。”

  艾小葵苦笑,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差点亲手杀了小福!身为祥瑞神兽的祖先,也会起杀念的吗?

  这话他没有说出口,但他忘了秦秋离是可以通过戒指了解他的想法的,所以紧接着他就听到秦秋离的叹息声。“残忍还是慈悲,本就是一线之隔。对小福是残忍,但是对他害死的人,或许就是慈悲呢?你不用这么难受。”

  艾小葵被说得心乱如麻,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好半天,他才抚了抚太阳穴,又敲了敲隐隐有些疼痛的脑袋,心烦意乱地说:“那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秦秋离挑眉,满脸不可置信:“他这种自己发现自己是异兽的主儿特别危险,一切没有指引,完全遵从本能。除了把他送走,还有别的选择吗?”

  听了这话艾小葵顿时就开始犯愁,说:“送哪儿去啊?他就这么消失了,怎么跟巡捕房和他养父交代?”

  秦秋离想了想,似乎也意识到这是一个比较难办的事情,连头顶的两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都垂了下来。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好半晌,秦秋离才打了个响指,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她缓缓地说:“让他死掉不就好了?”

  自打认识秦秋离,安小葵把这辈子的害怕和惊讶都快用完了。尽管如此,他在听到秦秋离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么冷血的话时,还是惊地差点掉了下巴……

  惊心动魄的一夜过去,刺眼的阳光唤醒了沉睡的大胡。两分钟之后,整个医院都听到了这个山东汉子响彻云霄的吼叫。

  肉身小福在医院里,平静地死于心肌梗塞,而他的元神则被艾小葵和秦秋离带到了远离市区的郊外。

  “飞吧,随着你的本能,你会回到西山的,那是你祖先居住了上千年的地方,你一定找得到。”秦秋离轻柔地摸摸了被艾小葵拿外套裹着抱在怀中的小小鸟儿,难得的语气温柔。

  一托一送,刚才还只有鸽子般大小的鸟儿瞬间就变大了数倍,张开的双翼有力的挥动,无声无息地便冲入了天空之中。

  看着他飞走,艾小葵不由得问到:“西山在哪儿?万一他要是没回去,会不会又去害人啊?”

  秦秋离苦涩地笑笑,说:“西山和我们狐族的青丘山一样,是只属于异兽的家园。在地图上你可是找不到那里的。”顿了顿,把嘴里叼着的半根草叶儿吐掉,悠悠闲闲地开始往回走。“害人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给他吃了祝余草,他这辈子都不会觉得饿。”

  艾小葵不由追上她的脚步,“什么?什么草来着?吃了不会饿的吗?给我看看……”他们追逐着打闹着,内心虽然惆怅但还是充斥着案子解决的欣喜。

  他们谁都没有看到:

  那鸟儿飞着飞着,落在了一个已经有些年头的窗棂上。深色的油漆已经有些剥落,房间里倒是收拾的很是整洁。

  在远离窗户的黑暗角落,一个与小福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缩在床脚。全然不顾外面院子里奔跑着、玩耍着、嬉戏着的孩子们,一个人孤独地抱紧了孪生哥哥留给自己的唯一的礼物——那是个脏兮兮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眼色的猫头鹰形状的布偶。

  “小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走进了房间,她是这所孤儿院的院长,在她的身后站着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

  这一卷要结束了呢,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异兽→_→鸮的部分资料如下:

  鸮,读音一声xiao。《东周列国志》云:此鸟名鸮,昼不见泰山,夜能查秋毫,明于细而暗于大也。小时其母哺之,既长,乃啄食其母,此乃不孝之鸟,故捕而食之。 按我的理解翻译就是:这个鸟叫鸮,白天啥也看不见,晚上眼神特别好。光亮之下很小只,黑暗中变大。小时候他妈妈哺育他,长大后就啄食掉养大他的母亲。这是不孝顺的鸟儿,所以抓来吃。 形象的话,如我文中所写,可以理解为猫头鹰一样的生物。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虎爷的烦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