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猫头鹰
十三罗莎2018-05-24 23:513,247

  谭姐所说的下午就已经去医院给小福办住院手续的马丹先生居然根本没有在医院出现!

  这消息简直让艾小葵他们两眼一黑。

  虽然还不能确定真凶到底是黄初九还是马丹先生,但是毕竟这个马丹先生既有杀人动机又有足够的杀人时间,就连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也是他……这么多的巧合叠加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很难让人不怀疑他。

  这下可好,眼睁睁放走了一个嫌疑犯,连找都无处下手。

  就在几个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办公室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夹杂着浓重法国口语的蹩脚上海话:“你们……为什么要抓了丽莎?”

  众人回头一看,那一脸戾气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正是大伙儿正在发愁去哪儿抓的马丹先生!

  “你……”艾小葵感到万分的意外,这倒是稀奇,正愁找不着的嫌疑人怎么还自己送上门了呢?

  “丽莎!你们把丽莎怎么了?你们没有权力抓他!”被所有人的目光盯着的那位倒是一点也不胆怯,一看见陆丽莎的一瞬间就开始了连珠炮似的斥责,倒是弄得一帮警探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倒是平时都慢半拍的艾小葵。“马丹先生,我想你应该先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吧!您的夫人刚刚去世,这样为了其他人而忙碌,似乎不合常理吧!”

  “丽莎是我的朋友,他和我夫人的死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没有权力关押他!”艾小葵问得犀利,可这法国人俨然已经在来巡捕房之前就做好了被盘问的准备,说话避重就轻、有条不紊。

  艾小葵皱着眉头对想要开口说话的陆丽莎摇了摇头,示意他暂时沉默,转头看向马丹先生。“如果你想洗脱他的嫌疑,就先得把自己的问题说清楚。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今天早上不到六点就离开了饭店,可是却一直到七点你才报案说你发现了夫人的尸体。你家离饭店不算远,你这中间的几十分钟,做什么去了?”

  “你……”马丹先生现在似乎现在才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一脸的不可置信。“我明白了,你们是在怀疑我杀了露兰娜!”

  接下来的时间,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马丹先生的吼叫,他法文、中文混着说,幸亏还有个听得懂法文的虎爷能作翻译。

  他尽管因为激动而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大体意思就是解释了他空白的那几十分钟,其实只是在一楼坐着发呆想想怎么跟露兰娜提离婚的事情而已。

  他们夫妻的关系已经名存实亡,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感情,平时在家里也都是一个在一楼一个在二楼,互不干涉。而最终让艾小葵相信他并不是凶手的,却是因为马丹先生有一个老毛病——晕血。而且情况之分严重,别说看到了,只要想到就头晕眼花,这些连他的同事们都知道。所以在早上发现尸体后,他连靠近都没敢靠近就连滚带爬的下了楼报案。

  尸体让弄成那个样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一个这样的人做的。

  对黄初九的审讯也不太顺利。这小子虽然和死者有情感纠葛,身上的工作服还绣着一只鸟,简直是太可疑,但是他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昨天晚上,黄初九的老板接了个急单子,一个客户要求连夜赶工,所以黄初九整夜都在干活儿,连跑出去抽烟上厕所都有人一起,好几个工友都可以为他作证。

  艾小葵觉得有些受挫。这都什么事儿啊?俩人都有嫌疑,一个有时间没能力作案,一个有能力作案没时间。

  看来,一切的线索,还得再从小福所说的那个“吃了妈妈的小鸟”查起!

  九点钟的时候,王旭让大家先各自回家等明天再继续找线索,实在不行就再从受到惊吓的小福身上想想办法。

  在巡捕房的时候没觉得,回家的路上,艾小葵这才觉得有些心力交瘁。连着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怎么可能不累?尽管疲乏得很,脑子里还是没有停止思考。

  什么样子的鸟能吃人呢?把小福吓成那个样子的小鸟,会是普通的鸟吗?

  艾小葵用拇指摸了摸戴在手上的翡翠戒指。夜色微凉,戒指也微凉。

  或许,秦秋离会知道什么?

  思虑再三,艾小葵还是敲了敲戒指,试着叫了一声:秦秋离,你在吗?

  没有回应。

  艾小葵觉得有些失望,又试了几次,还是如此。

  他努力回想了一下最后一次和秦秋离说话,那是在秦秋离说自己弄丢了戒指的时候,难道当时自己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惹她生气了?

  回到家里,艾小葵抓起电话机,往秦秋离的诊所打了个电话。

  没有人接!

  艾小葵开始有些担心,这傻狐狸,不会是自己跑去追查她弟弟阿浩和戒指的下落了吧?她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啊?

  心里想着这些,艾小葵换了件外套就又出了门,直奔龙腾大楼。

  好一阵敲门之后,诊所的门没开,隔壁的家户倒是探出来一个脑袋。那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大婶,一头卷发,打扮得倒是挺时髦。“哎哟,小伙子,你别敲了!你敲了这半天还没看出来人家家里没人啊?”

  艾小葵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啊,吵到您了吧?不过您知道这家的人去哪儿了吗?”

  “你是阿离的男朋友吧?我上次看见过你来她这儿的。”卷发大婶看了看两边,见没别人才鬼鬼祟祟地开口:“这家的那个叫阿浩的小伙子之前好久都没看到了,昨天晚上倒是看见了,啊呀呀那凶的哟!抢了他姐姐的东西就跑了,那小姑娘追都追不上的呀!”

  艾小葵瞬间就惊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赶紧问这大婶。“你看到的那个小伙子,确定是阿浩?他抢了什么东西?”

  卷发大婶笑了笑,“当然是阿浩啦,我们这邻里邻居的,以前我还到他这诊所看过病的,怎么可能认错?不过以前见他都是笑眯眯很和善,昨天倒是跟变了个人似的,凶巴巴的连他姐姐阿离都给推开了呢!”说着皱眉想了想,指了指自己家门上的猫眼:“至于抢了什么呀,我在门里面其实也没看太清,不过像是个圆圈儿。”

  圆圈儿?镯子!是凤凰金镯!

  秦秋浩为什么会抢凤凰金镯?如果秦秋离是追着发了疯的秦秋浩出去的,那她会不会遇到危险呢?她现在连戒指的传音都不回,是不是已经出了什么事?

  意识到这些的艾小葵瞬间急了起来,连忙问到:“大姐,您看见他们去哪儿了吗?”

  这声大姐倒是叫得卷发大婶心花怒放,她认真想了想,说:“阿浩跑了以后去哪儿我不知道,可是阿离应该是要出远门,我昨天半夜听见有动静,瞅见她提着行李箱走的。”

  不用说,又是从猫眼瞅见的。虽然不太理解这大婶为什么那么喜欢从猫眼里偷窥邻居,但是如果她说的是实话,那么秦秋离或许就还是安全的。

  从龙腾大楼出来以后,艾小葵的心里空落落的。

  他也不太理解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到底是因为案子,还是因为秦秋离。他想跟虎爷联系,让虎爷帮他查一下秦秋离的行踪,却发现现在都已经十一点钟了,也不好再去打扰人家。心里烦闷又实在不想回家,干脆蹬着自行车直接奔向教会医院——在那里,起码还有个正在给小福守夜的大胡可以陪他说说话。

  龙腾大楼与教会医院就在同一条街道的东西两端,中心位置正好就是巡捕房。艾小葵蹬着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就到了医院门口。

  午夜时分,医院里空空荡荡的走廊多少显得有些阴森。值夜班的护士正在打盹,艾小葵经过她时,她的口水都要流到桌面上了,倒是让有些害怕的艾小葵忍俊不禁。

  病房的门上都有个鞋盒子大小的玻璃窗口,方便让医生护士能看到病房内的情况。艾小葵走到小福的病房门口时,也就下意识的透过这个玻璃窗往病房里看了一眼。

  可就是这一眼,却让他一手抓着门把手愣在了门口!

  在那病房里,有两张病床,一张是小福的病床,现在却是空的;而另一张病床本身是个空床位,现在上面躺着的是早已经睡得四仰八叉、鼾声大作的大胡。艾小葵刚打算进去叫醒大胡问他小福去哪儿了,就发生了不对劲的地方:就在大胡的身边,病床上正蹲着一个小孩子的身影。

  那身影穿着松松垮垮的病人服,背对着门口,看不清面目。有些近视的艾小葵眯缝着眼睛观察了一下,觉得从发型来看应该是小福没错。他按下门把手,还没有来得及推开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活脱脱让他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听到门有响动,那个“小福”扭头看向他这边,那扭头的幅度至少有一百八十度,大到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出现的状态!

  而更可怕的,他的脸上长满了羽毛,一双大眼睛瞳孔大的出奇,本该是鼻子和嘴巴的位置却是一个圆润的鸟喙!

  那张脸,整个就像是一只猫头鹰!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丧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