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变化莫测的脾气
兰花小姐2019-01-22 10:193,085

  话说回到纪深殇拉着任子清走向停车场,俩人一前一后走着,一路无话。

  停车场在商场的南边,路上要经过一带新开发的商店,买的商品都是最新颖、最时尚的。这种赤裸裸的诱惑牵引着精灵宝宝任子清的好奇心,心中有一百种声音在叫嚣着让她逛起来!小精灵转了转眼珠子,不一会就按耐不住想要继续逛街的冲动了。她挤出八字眉,拉了拉臭着脸的纪深殇说道:

  “啊深殇呀啊深殇,再陪我逛逛这些店铺吧,好不好?刚才净顾着买宝宝的东西,我的东西都没买。”任子清歪着脑袋斜着头嘟着嘴巴对着他说。

  该死的女人,嘟着嘴唇的她怎么那么可爱,真是拿她没办法,

  “好,那再逛一个小时。回家吃饭。”

  “好哒好哒,我最爱你了。”任子清雀跃欢呼的跳起来,就差没有往纪深殇深殇狂亲了。

  “我不进去了,你自己进去挑。我有点累。”

  “行吧。”他又要生气了,老爱生气的大坏蛋,怎么又这样,她很希望他陪她,原来任之清还是一个有孤独症的人,每时每刻都希望有人陪着,只是从小的遭遇,让自己不得不表现出很坚强的样子。任子清在心里想着,想着想着,哎哟,肚子又隐隐疼了一下。

  任子清来到街边一家店面,仔细的挑选起来。今天她看到像王郁心那种漂亮女人,既会打扮又有女人味,就想到经常盘旋在老公身边像王郁心这种尤物肯定特别多,瞬间危机感巨大,所以她想为老公改变一番。

  挑选了俩身进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发现纪深殇眼睛正站在她不远处,定定地看着她。

  “哇,女士,这件连衣裙很适合你耶,这是今天刚刚到的新款,你的身材真好,一般很少人能驾驭的了。”店员神采奕奕地望着任子清挑选了一条蓝色小V领提花连衣裙,腰间的一流剪裁把她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勾勒出来,胸前的小V领恰到好处地修饰了她的锁骨,美丽又得体。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淡淡的气质。任子清把头发发下来,轻轻左右摇摆,稍微觉得满意。

  她真的很美,纪深殇有点出神地望着她,但很快回过神来。

  “就这个吧。”冷酷的结完账,同时收获了店内所有售货员崇拜的目光。

  从店里出来,天色渐渐有点暗,纪深殇突然心里一股火,沉着脸说道:“你要知道自己是个孕妇,一点分寸都没有,以后怎么当妈呀,要是饿着宝宝,我唯你是问。”

  任子清不知道纪深殇是怎么了,从医院出来到现在,脾气一直变化莫测,时而深情完美地照顾自己,体贴自己;时而又对自己大吼大叫乱作一通。任子清委屈的说不出话来,心骤然一缩,狠狠地疼了一下又一下,死死拽紧双拳,强忍着委屈才没让眼泪流出来,还要坚强的对着那个恶人,露出一个傻笑。

  其实纪深殇是担心她的身体,医生的话还时刻在他脑子里回荡,他不能跟着她胡来,虽然很想宠爱她,顺着她,现在还不是能由着她性子来的时候。

  纪深殇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在前面走着,速度很快,任之清快要跟不上了,她想叫他,让他等等自己。可是话到嘴边,又想到刚刚他那副生气的脸,眼色黯然了几分,忍住了不说。她轻提一口气,快速跟上了前面的男人。

  一路无话,到了地下停车场,找到了自家的车,纪深殇把所有东西都扔进后车尾箱,这才看了一眼妻子。天呐,看着本来就纤瘦的身体更加消瘦了一些,站都站不稳似得,而且脸色还那么差,这该死的女人。

  纪深殇想到妻子现在的身体状况,顿时有点慌乱,他万分心疼又自责地把她拉进自己怀里,百般宠溺地说道:“子清,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让你难受。我也……不应该……吼你,都是我的错,你不要难过好吗?”

  任子清心底一暖,想到刚刚很委屈,眼泪还是不争气地从眼角涌了出来。

  看着一向坚强的妻子流出了眼泪,纪深殇扯动着嘴角,重复得说着,

  “都是我的错,乖,不哭,原谅我,子清。”

  纵使知道他刚刚很过分,纵使刚刚受到多少委屈,纵使刚刚的心被怎样地千刀万剐,这个时候,任子清还是缴械投降了。

  从小自己那对感情淡漠、动不动就冷战的父母就一直贯彻着只要给予这个女儿足够的物质生活就可以了的概念,所以一点都不曾关心过她的精神世界,只要有吃有喝就觉得够了。那个除了吃喝就是赌博的爸爸就不用解释了,连很爱她的妈妈都竟然因为跟爸爸不和谐的夫妻关系的原因也无从顾及女儿的感受,每天只知道忙于生计。

  她十岁那年,搬了一次家,新转入一个小学,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曾经的童年房子、邻居奶奶、可爱的发小统统不见了,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模样;曾经身边熟悉的老师同学统统换成了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曾经的一切生活习惯都变了一个样,性格内向文静的她非常想念老朋友,导致一直郁郁寡欢,茶不思饭不想的。这些心事是她自己一个人在默默承受。

  她十三岁那年,在学校因为学习成绩优异、样貌出众被舞蹈队老师邀请加入好像所有好事都被她出尽了风头,导致心怀叵测善妒好忌的人叫人在体育课的时候当众扯下她的裤子、在她上厕所的时候给她泼脏水,把她的课桌弄脏刮烂教训她,这些阴影又是她自己一个人在默默承受。

  到了她十五岁的那年,她情窦初开,喜欢隔壁班的一个男孩,在钻心研究爱情美少女杂志的同桌怂恿下开始说出表白。可是那个学霸男孩却一心想着学习,对她的追求无动于衷。由于当时是身处尖子班,在老师的猛烈批评和男孩父母的毒骂之下,她选择了承担后果,自动退出万恶的尖子班。初恋的大失败加上学习上的失败,让她一度想到自杀,最后的最后这一切都是她一个人在默默承受。没人帮得到她,也没人想帮她,她找不到救命的稻草,无处哭诉,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隐匿的地方,慢慢舔舐着悲伤。

  到现在,任子清也就养成了什么事情都不愿意跟别人说,打掉牙都往肚子里咽,既没安全感又极度敏感的性格。

  想到这里,她看向一旁紧紧拥护着她的纪深殇,她激动,她感动,她同时也是患得患失。她想紧紧把他抓找手心里,不让这个来之不易可以保护着自己的男人逃走,但是她又害怕自己没有这个能捉住他的能力。她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抚上男人宽大厚实的背,仰起头来,迎上纪深殇的目光,哀凉的说道:

  “深殇,我好害怕会失去你,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吗?”

  “要要要!子清,你记得,我是你一生的归宿,我会永远守在你身边。”说完纪深殇立刻吻住了她。任子清也被撩起了欲望,迎合了上去。

  看到女人没有拒绝,他吻得更加深情。

  接吻过后她乖乖得让纪深殇一把抱她上车去,然后体贴的为她扣上安全带,放了她最喜欢的那首蜗牛之后,一路向家的方向驰骋而去。

  刚到走到一半的路程,起风了,越来越急。路边的商铺的广告牌被吹得咣当作响。不一会,天空便下起了大雨。雨水丰盈的滴滴答答落下城市,整条道路都变得白茫茫一片,连前面的车都看不清楚了。大树上绿油油的叶子在疯狂地吸允,地上的枯枝残叶被雨水浸透,道路上的流水汇成欢快的小溪,狂风一阵一阵吹向人间的一切,好像把之前一切的烦恼都要冲洗干净。

  但是此时不能像绿叶小溪一样欢乐的任子清,心里只有紧张,她因为一次事故从此就害怕这种下大雨的天气。

  突然一声响雷轰来,神情紧张的任子清尖叫了一声,捂着耳朵说害怕。一旁的纪深殇慢慢靠边停住车,飞快的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扑向右边的女人,他抱住她,安抚的说:

  “别怕,子清,我们马上就到家了。”

  一边安慰她,一边发现她的脸由于巨大的害怕变得煞白。

  “深……殇,我让你担心了,我没事。”

  纪深殇内疚自责,不在说话。只是心疼的吻上她的额头,脸,手,一遍又一遍。

  他深知,自己的妻子为何这么害怕雷雨天,都是因为王郁心。想到这里,他眼里透出一丝杀意。

  以前独立又勇敢的任子清可以跟他站在内蒙古大草原上看打雷闪电,刮台风的时候还可以陪他一起学校上天台看台风,可是自从那一次之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