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出门找夜宵吃
兰花小姐2018-04-26 15:043,200

  纪深殇的思绪一下飘回上大学的时候……

  大二下学期开学后的第三周,是纪深殇跟任子清在一起第145天,任子清锁着眉为了心爱的宠物白兔失踪而满腹心事。简陌笙突然焦急地跑来找她:“小白找到了。”

  “啊!真的?”

  简陌笙着急就会手无足蹈起来:“你看去看看,它的情况不太好。”

  俩个女生一路小跑到一栋宿舍楼后面的灌木丛里,发现小白的时候,它已经断气了。俩人把兔子尸体埋在了灌木丛旁的山坡上便回了宿舍楼。

  “小白,怎么会……?”女生瞬间有些失语,“前天我明明锁在笼子里的。”

  “就是啊,周末俩天都还好好的。问题是我们去上课前看过还在笼子里面,回来就不见了。”简陌笙抬手支住下颌说。

  “而且我们在四栋,小白死在一栋栋后面的灌木里,也不可能是它自己跑到那么远吧。”简陌笙无奈地从一旁的果盘里面拿出一个苹果来,慢条斯理地削了起来,缓缓的说道。

  任子清正襟危坐,沉思了七八秒,说道:“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可疑分子太多,我总觉得是有人害死小白的。”

  简陌笙点点头,说道:“来,吃个苹果压压惊。”

  晚上纪深殇约任子清吃饭,席间向他提及了这件事情,让他帮着分析分析,可是纪深殇却一脸凝重,一改平时的毫不保留的为她出谋划策,各种分析各种判断力。原来纪深殇记得前天经过一楼的时候看见王郁心鬼鬼祟祟怀里抱着个袋子,袋子会动。毕竟那是他的朋友,他在没查清真相之前,不好对女朋友说什么。

  “圣诞节我再送你第二只就好了。”他只说了一句话便不再谈及此事。

  吃完晚饭,任子清没让纪深殇送自己回寝室,纪深殇走在灯火通明的校园主道上,汇进刚下最后一节的学生中。

  突然,王郁心叫住了纪深殇“深殇,最近一切还顺利吗?”

  “还行。”

  “听说我不在校的这段时间你们俩的感情已经发展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王郁心心中恨恨但表面平和的说道。

  “以你的条件怎么不找一个,和不爱羡慕我们。”

  “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王郁心心想,那个人是你。

  “那就勇敢点。”

  “我知道。那个"他"你觉得会是谁呢?”

  纪深殇没有理会她的话,看向她手上的袋子说:“你拿着铲子去干吗”

  “噢!刚上完园艺课。”王郁心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故事的发展远远没有主人公想的那么简单。

  第二天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雨水顺着宿舍楼的外墙走成蜿蜒的线落下,又将人的湿发贴住脸颊。一栋后面灌木丛边的山坡上一块块血淋淋的兔子尸体横野,而雨中情绪失控狂叫不已不顾纪深殇阻拦往地上扑去的是任子清。

  纪深殇抱着在他怀里痛哭的任子清,嘴里闪过一丝杀意恨恨的说了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会后悔的。”

  从此以后,任子清每逢打雷下雨就想起那惊悚的一幕害怕不已。

  幸亏这只是一场骤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任子清在纪深殇怀里也稍稍安心不少,舒了一口气之后,让纪深殇重新启动汽车,一路环抱着双臂,直到别墅门口。

  话说回来,任子清陷入沉思中不能自拔,电视台上的新闻快讯早已转成了家庭肥皂剧。

  这时候电视台上正播着热播剧《欢乐颂》,一声嚎叫从电视传出来:“可是真的很疼呢,会不会有其他问题?真的好痛哦。赵医生,晚上更疼,我可以打你电话问问嘛?”把任子清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她不由打了个寒战,这女的疯了吧,这样撩男神也是醉了。

  任子清看的有些饿,她的肚子不自觉的“咕咕”叫了俩下,她摸了摸肚子。

  刚刚吃的不多,中间又吐了一次,考虑到自己还是个孕妇,她吩咐旁边的管家老杨道:“老杨,给我拿点小点心过来吧。”

  老杨恭恭敬敬点点头,然后去到厨房里面去指挥了一下。

  不一会,保姆周姨推着一辆餐车过来,餐车上摆满了各种各样色味俱佳、香飘四溢的小点心。

  用金色琉璃的小碟子装着的有芙蓉虾饺皇,粉红凤爪,金黄桂花糕,鲍鱼海参干蒸,银耳莲子羹等等,还有一碗色彩丰富切成小块的水果。

  “哇!好丰盛的点心啊!这些都是保姆为我准备的?”任子清看的眼睛闪闪发亮,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是老板叫我一早准备好的,说等夫人想吃就能吃。”周姨微笑说道。

  纪深殇吹好头发出来,看到任子清像个小馋猫似得可爱样子,脸上扬起一丝柔情:“喜欢就马上吃。”

  “嗯,很喜欢,看着很有食欲呢。你真好,这些都是我喜欢的。”任子清一脸感激,眼睛舍不得从食物上移开半分。

  “吃吧,待会凉了。”纪深殇走过来为她端起一碟最爱的粉果,坐到她身边。

  “你也吃啊。”任子清夹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粉果往男人嘴里送,男人吃下后,接着自己毫不客气的开动起来。

  谁知,待食物已放到嘴里,任子清就一阵反胃。

  她捂住嘴小心翼翼的起身,“你们别过来。”说完快速走到最近的卫生间,拉开门就冲向马桶。

  “呕……呕……”从卫生间传来,客厅的三个人焦灼的站着。

  她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脑子一阵一阵眩晕。任子清抬起头来大口喘着气,捂着肚子歪坐在地上,瓷砖的凉意瞬间让她感到不适。她想起来,她知道不能受凉了,但又一阵呕吐袭来……

  就这样干呕了好几次,她才停止了呕吐。她想扶着墙慢慢站起,但是实在是没力气起来。

  纪深殇受不了煎熬,跑去卫生间,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人儿捞起,一把抱向客厅,慢慢地放倒在贵妃椅上。他此刻恨不得为她而吐。

  纪深殇喂了几口热水她,她的脸上才慢慢起了一丝血色。

  “夫人,是不是因为我做的点心不好啊。”周姨忐忑的问道。

  “不是的。不关…你的事。”任子清有气无力的说。

  “子清,子清,你觉得怎么样,胃舒服点了吗?”纪深殇急切地问道。

  “恩恩,我好多了。只不过食物又吐出来了,肚子空空的,好饿啊。饿着妈妈不要紧,最重要是小宝宝没东西吃。”说完眼睛就红了,呜呜起来。

  纪深殇绷着脸:“走,我们出去吃宵夜,我就不信找不到你能吃下的菜。”

  “对对对,你是无所不能的神,行了吧。”任子清打趣他。

  谁知道他真的拉起躺在贵妃椅上优哉游哉的女人向门口方向要走。

  “诶,你不会说真的吧。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任子清看向挂在客厅墙上的电子高清屏挂钟指向9点45分。

  纪深殇拉着任子清一路走到车库,取车,启动,动作利落流畅,把任子清都看呆了。

  俩人在管家的目送下,开着一辆奔驰SUV向着夜市密集地带驶去。

  任子清神情郁闷的看着前面的挡风玻璃,心里在想:他还是这么霸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看来我是被他吃定了。

  车行驶到狮子山夜市中心路口,晚上10点正是人满为患的时候,便把车停靠在离宵夜街不远处。

  纪深殇走下车,帮她拉开车门。他进来大半个身子帮她解开安全带。

  任子清下车的时候虚晃了一下,差点一个踉跄扑向前方,还好纪深殇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她才站稳。

  真是不让人放心的小傻瓜,纪深殇在心中暗想道。

  纪深殇拉着任子清的大手紧了紧,说道:“我背你走。”

  任子清抚上纪深殇的胳臂摇摇头说:“我没事。”

  还没等她说完,纪深殇黑着脸一把把她背起来了。

  “诶…诶…放我下来。”任子清看着纪深殇不许拒绝的脸色大声地说,

  惹得在街上觅食的吃货侧目。

  “纪深殇,你干嘛?”任子清害羞地问。

  “背你还不乐意,等下又说我不温柔体贴。”男人愤愤不平道。

  “你这样别人会笑话的。嗯哼,你就嘴皮子厉害。”

  “你觉得就嘴皮子厉害吗?”

  “呵呵呵……其他方面也挺那个厉害的。”她轻笑起来。

  “知道就好。”纪深殇脸上一副得意模样。

  “啊殇,那以后你都背我走吧。哈哈……”

  “看心情。”

  汹涌的人潮挤满了一条小吃街的俩边,很多店前都排队起长龙,

  “小笼刚刚出炉哈,还是热的啊!”

  “炒饭,凉皮,煎炸豆腐咧!”

  一阵又一阵的叫卖声此起披伏。任子清突然觉得有种兵荒马乱的感觉,要是没有被他背着,说不定还会挤到肚子里的宝宝呢,想想还真幸福,然后就不想下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