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老板娘还是那个老板娘
兰花小姐2018-04-26 15:042,997

  这是良人居的老板娘,因为大学的时候任子清和纪深殇经常会来这里,所以自然而然的老板娘也就记住的他们两个人,甚至可以说任子清和纪深殇之间的开始恋爱到深爱热恋老板娘都目睹过,他像是一个过客,也像是一个记录者,立在时光里,你在清扫的旧时光里,告诉纪深殇,告诉任子清他们曾经幸福过,以后也会幸福。

  老板娘的目光落在两个人紧握的手里,然后他露出了很喜悦的笑容:“没想到啊,你们现在都还在一起,从你们在一起,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吧!”

  十年了,才这么久吗?他为什么会觉得已经过了半生了呢?

  纪深殇有一些慌神,他握紧了任子清的手。在心底暗暗的发誓,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就算有再多不可逆不可违抗的原因,我也不要再次错过你了。

  任子清笑了一笑,并没有对老板娘误会,他们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作出解释,就这样做别人眼中幸福的情侣真的挺好的,连笑容里也藏不住的甜。

  这一瞬间心里的幸福感,就像年少时他们都曾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是啊,已经十年了。”纪深殇说,“我们能在一起这样长长久久的,还是要感谢老板娘你呀。”

  任子清大三那一年,纪深殇研二,那个时候几家的企业出了一点情况,身体一向健壮的纪老爷子倒下了。没有办法纪深殇接手了企业,成为纪氏企业新一任的总裁。

  当时任子清因为一些事回家一趟,在家里的时候打纪深殇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这就让她很不开心了。结果回来之后他去找纪深殇,结果被纪深殇的是有高知仁子清已经不读研,前几天刚刚搬走了现在宿舍已经收拾出来了。

  纪深殇不读研了,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了,只有她任子清不知道这件事,并且纪深殇失踪了,她找不到他。一个和她有着亲密关系的人就这样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这让任子清有一些抓狂。

  终于一个月以后,纪深殇出现了。他带任子清来到良人居,点了任子清最爱吃的糖醋里脊,想要给任子清解释清楚。

  任子清认为,她在纪深殇的眼里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不然,不会不读研了不告诉自己,家里出事了不告诉自己,连着三个月也不联系自己。

  这样单方面付出的恋爱她谈着有什么意思,任子清忽然觉得累了,他以为的良人也不过如此,既然这样,不如放手吧,这样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

  所以任子清在吃了两口糖醋里脊后,终于是忍不住了,她放下筷子对纪深殇说分手吧。

  纪深殇不明白,前一刻还好好的女朋友为什么现在忽然翻脸说要分手,他不同意。

  任子清说:“你知道我的朋友吗?怎么说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吗?他们说你是一个男生,你高高在上,我们不合适。可是我还是选择背弃了全世界,也跟着你,结果呢?”

  任子清眨着他大大的眼睛,动不动的看着疲惫的纪深殇,愤怒伤心这些负面情绪控制的她没有看见他的恋人此刻是多么的让人心疼,纪深殇已经很多个日夜都没有睡了,没日没夜的,为了家族操劳累了,再想想她喜欢的也喜欢着他的女人,就觉得活力满满,有了继续努力的动力。

  可是那个女人在一分钟前说分手吧。

  “你不要再生气了,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听我解释。”纪深殇说。

  听什么?听他解释如何喜欢上一个新欢,又是如何打算把他冷处理掉吗?任子清冷笑一声,拿出手机把昨天晚上匿名发到他手机上的照片调给纪深殇看。

  照片上是他和一个女人并肩走进了酒店。

  那个女人只是生意上的伙伴而已。她和他去参加一场晚宴,谁说去酒店就只有开房了。

  只是如今看来这些被利用了。究竟是谁想要拆散他和任子清?是生意上的敌手还是那些以前所喜欢他的疯女人?

  纪深殇来不及想更多的他对任子清说:“子清,你相信我和那个女人是清白的,最近我的家里出了一点事,我不能再读研了,我要回去接手家族企业。”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太忙了。”

  “这些都不是理由。纪深殇,我们分手吧。”

  “如果只是因为误会和互相不信任而分手,未免太可惜了。”一直当做人肉背景板的老板娘看不下去了,出面开始劝解两位,更准确一点是劝解伤心欲绝的任子清。“小姑娘,你的男朋友不告诉你,他肯定是有他的苦衷。你要相信有一天他会对你说的,你何必这么着急?大娘是过来人,知道当时你是什么心情,可是你要信任他,爱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

  任子清看着纪深殇的眼睛,话却是对老板娘说的:“可是我就是生气。”

  老板娘用眼神示意纪深殇,让他赶紧去安慰安慰女朋友。女人嘛,生气了,哄一哄就好了。

  “子清,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最近我们家里出了一点情况,我又是应付家里的情况,又是要哄你,我有些分身乏术,我很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任子清一直以来对纪深殇的撒娇都毫无反抗之力,虽然他没有什么表示,可是从他的表情来看,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两人和好之后,后来纪深殇和任子清来感谢老板娘,老板娘说:“谢我干什么能遇见是缘分,应该好好珍惜。”

  老板娘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她望着天边的晚霞,神色悲伤,无限感慨的说:“如果当年我没有和他吵着要分手,如果当年我和他分手的时候他哄了哄我,如果当年我和他分手的时候有人教他去哄我,或许我和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吧,我们不该这么悲伤,可是我们终究是在最美的年纪错过了彼此。”

  从见到老板娘的第一眼起,任子清就知道老板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许是有感而发,老板娘对他们两个人讲起了自己的爱情故事。

  老板娘年轻的时候是很招人喜欢的,她长得很漂亮,是小镇那一带远近闻名的美女。而老板娘的对象则是一个而有知识有能力的年轻人。

  老板娘太漂亮了,所有人都说老板娘不适合那个年轻人,可是年轻人还是和老板娘在一起,有一次老板娘以前的男同学来给老板娘送结婚喜帖,忍不住多聊了两句,说话时间有些久,就被小镇那些爱搬弄是非的女人看去,对年轻人说了。

  虽然最后传到老板娘的耳朵里的话已经不是那么难听了,可是老板娘还是能想到那些爱搬弄是非的女人告诉年轻人时说话是有多么的难听。

  爱令老板娘伤心的不是这些女人说话难听,而是那个年轻人不相信老板娘,两人大吵一架,委屈万分的老板娘说了分手,年轻人竟然同意了,两个人就这样在最爱的时候因为误会,因为猜疑因为不信任分开了。

  “后来呢?”任子清问。

  老板娘擦去眼角的泪水,说:“他一气之下参了军,最后死在了战场上。”

  两个有情人就这样在最爱的时候分开了,一个生离一个死别,碧落黄泉,天上人间,再难相见。这无疑是残忍的,所以老板娘终生未嫁,在学校边上开了这家专门为情人准备的良人居。

  “看见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真的很高兴,今天你们吃饭我请了,只要你们不嫌寒酸就好。”老板娘非常热情的请任子清和纪深殇坐下,然后让服务员端出今年新推出的情侣套餐。

  “这怎么好意思呢?你当年帮了我们那么大一个忙我们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呢!”任子清说,让老板娘以为他们还在一起挺好的,就好像他们还活在当年,活在那个被透明介质包裹的无忧时光里。

  “可别说什么感谢不感谢了,我就是看不得有情人分开以后呀!以后不论你们遇到了多大的磨难,就算有再多的女人去勾引你的男朋友,你也要相信你的男朋友,除非他亲口对你说他不爱你了。”老板娘直言不讳,因为她觉得既现在的纪深殇太优秀了,名牌西装加身手工定制皮鞋,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不凡之人。

  “知道啦,只要他不对我说他不爱我了,我是不会离开他的,这样你放心了吧!”任子清对老板娘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