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回忆
兰花小姐2018-04-26 15:043,561

  任子清撩了撩头发。

  纪深殇眼神深邃的看着她,一眼望不到底。

  她现在是他的女人了,真好。她这小清纯小妩媚的模样,只有他能看到了。

  任子清一转头,就看到纪深殇直直的看着她,眼神仿佛要把她拆吃入腹,笑问:“怎么了,这什么表情?”

  纪深殇也笑了笑,平时冷酷无情的模样不见了踪影:“没什么,只是看你好看,想到了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任子清托着下巴,看着纪深殇那挺直的鼻梁,犹如雕刻出来的立体五官,眼神飘忽,心思不知道发到哪儿去了。

  她陷入了沉思。

  当初——

  当初她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碰巧去学生会提交一张申请表。回来经过文艺部的时候,正巧听到里面有争执的声音,任子清不由得停下来脚步,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你说你们两个人一个星期了就折了五个千纸鹤?”

  “这……我们不是不会,还要找人来教我们吗。”

  “我一个人就折了一百多个了!你们知不知道千纸鹤是我们这次校庆的亮点,知不知道还有两天校庆就要开始了呀!”先前的女声继续说道。

  任子清悄悄地把头探了进去。

  发飙的是简陌笙,X大赫赫有名的女神级人物,肤白貌美大长腿,身高170c纪深殇,做事讲义气,果断,情商高。

  以众多的追求者闻名于X大,常常被人说是花心。

  不过任子清知道一个秘密,她其实钟情于宋子豪,一直一直。

  “知道。”被骂的甲乙两人低下了头。

  简陌笙继续骂:”学生会就安排了这么一个任务给我们,都不能好好完成,还怎么在学生会站得住脚?”

  甲君猛地抬起头来抬起头来:”站得住脚?,简陌笙,你也知道学生会就安排了这么一个低级任务给我们,摆明了看不起我们。这文艺部本来就是个空架子,我们本来也就是来混混学分,还死撑什么呢!”

  劈头盖脸的回来一气,甲君拉起乙甩手就走。

  看到他们就要出来了,任子清急忙向外走去。

  一会儿甲乙两人也跟着出来了。

  甲说:“嘻,吵了一架,终于不用折那个愚蠢的千纸鹤了。”

  “就是,还光明正大的气到了简陌笙。早就看不惯她那个样子了,让人向东不敢向西,自己却整天拈花惹草的。”乙附和的说到。

  “好了,我们去吃晚饭吧,听说校门口开了一家很好吃的餐馆,还不错哦。”

  听他们这样说,任子清转过身,朝学生会的方向看去。

  这样锋芒毕露,意气风发的简陌笙,也会被人如此诟病吗?明明只有像她这样,被所有人讨厌的存在才会这样啊。

  任子清叹了一口气,一股子同病相怜的感觉涌上心头。当然她现在知道那时候想的太天真了。

  她回头往学生会的方向走去。

  到了文艺部,任子清轻轻敲了两下门:“报道。”

  “谁呀,进来吧。”

  任子清走进去后才觉得自己这样随便帮人家的忙有点奇怪,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只好这样了:“那个,简陌笙同学你好,我刚刚听到你们的争吵了。我想,嗯,我会折千纸鹤。”

  简陌笙一听,高兴地快要听起来:“你想帮我折千纸鹤?太好了!”

  又问:“同学你是?”

  任子清说:“我叫任子清。”

  简陌笙这才细细的打量起任子清来,细腻雪白,瓜子脸,大眼睛,身材虽瘦但凹凸有致。

  简陌笙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好,是个好料子,以后就我罩你了。”

  两人在文艺部安静的折着千纸鹤,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半晌,简陌笙问:”对了子清,你刚刚来学生会干什么呢?”

  任子清刚要回答,就见简陌笙摆摆手说:”不好说的话,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

  任子清笑了笑,说:“没什么不好说的,就是学生会之前不是有一个外出实践的活动吗,我刚刚就是来交一下申请表的。”

  又犯难的补充到:“也不知道能不能过,还有点担心呢。”

  简陌笙得意地笑了笑,当即拍了拍胸脯,说道:“你想参加那个活动的话,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最迟后天就一定让他们把你的申请表批下来。”

  任子清惊喜的说到:“真的吗,那太好了,这是太谢谢你了。”

  简陌笙说:“还那么生疏啊,直接叫姐吧。”

  “好的,陌笙姐~~”任子清撒娇般的说到。

  一会儿,任子清又迟疑的说到:“陌笙姐,我是真心把你当姐的,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说吧,没事。”简陌笙爽快的说到。

  “刚刚那两个人,出去之后,说你说的好难听。”任子清说到。

  简陌笙说:“他们说什么了,没事,你说。”

  “你不要生气,他们说,他们说你很花心。”

  简陌笙张嘴正要说话,一道低沉动听的男低音传了过来:“谁?谁敢说我老婆花心?”

  简陌笙立马跳了起来,张嘴就要回他“谁是你老婆”,眼珠子转了一圈,却说道:“就是就是,谁敢说你顾承荣的老婆花心,你老婆还没有出生呢吗。”

  任子清凝神往门口望去,是一个185c纪深殇的高个儿,长相嘛,只能说属于妖孽级别。只是这个妖孽现在被气得不轻,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简陌笙对任子清说:“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顾大总裁顾承荣。”

  任子清立马说:“哦,顾先生你好。”

  顾承荣不开心了:“哎,简陌笙,你这不厚道啊,也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个小妹妹。”

  简陌笙头一昂,说道:“好啊,现在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任子清,我刚刚认得妹子。”

  简陌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承荣抢白到:“哦,原来是任妹子啊。不要喊顾先生,太生疏了不是。记住,要喊就喊姐夫。”

  简陌笙劈头盖脸的就要打他,嘴里怪叫到:“顾承荣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简陌笙和顾承荣闹了一会儿。

  顾承荣突然停下来,直直的看着简陌笙,说道:“陌笙,今天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简陌笙冲他翻了个白眼:“想得美你,不可能的事。”

  “不嘛不嘛,陌笙~~”

  “顾承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简陌笙冷冷的说到。

  顾承荣的眼神黯淡了下去,纤长的眼睫毛扑闪了两下,说道:“好吧,你晚上回家要注意安全。”

  走了两步,顾承荣又回头说:“晚上记得吃晚饭哦。”

  简陌笙怔怔的看着顾承荣离开的方向,喃喃的说了两句话。

  任子清问:“陌笙姐,你说什么,你两有戏不?”

  简陌笙说道:“我以为,我喜欢的是宋子豪,一直一直。”

  一时间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儿,简陌笙说:“好了,天不早了,任子清你先回去吧。”

  任子清固执的说:”不,我还是再等你一会儿吧。”简陌笙拗不过他,说到:”好吧,好吧,我也马上就走了。”

  天渐渐的黑了,两个人也之后就走了。

  任子清回到了宿舍,食堂早就关门了。几个室友问:”任子清,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宿舍。说,是不是去下馆子了?”任子清回答说:”不是的啦,我从来不去下馆子。?”几个室友又问了:”啊?你真的没有去下过馆子吗?”任子清。耐着性子回答道:”真的没有,我真的从来不下馆子的。”

  没有吃晚饭。任子清感觉小腹处有一点点疼痛。

  唔,就当是今天晚上减肥了,任子清心里想到。

  第二天,任子清早早的起了床,慢慢的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过去。

  没有吃晚饭,她居然已经有点想念学校食堂的包子馒头稀饭了。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任子清。”突然从半路杀出来的一双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站住。”

  对方气势汹汹的眼神好像跟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不过一对上那双剪水般无辜的双瞳,他的气势马上又弱了下来,声音却仍是高亢的。

  “任子清,你究竟肯不肯做我女朋友?”

  任子清紧了下怀里抱着的大词典,面无波澜,声音淡如风絮,“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很多次了。”

  “那今天是最后一次。”付洋握着拳头,似乎还抱着希望。

  拒绝的话她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而且她对这个付洋确实没有什么好印象。

  “答案不变。”任子清绕过他就要离开。

  付洋急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声音也沉了下来:“任子清,你装什么清高。

  任子清微微怔住,也忘了加重在手臂上的力道。

  “我爸是付龙,他有的是钱,我是他的独生子,我也有花不完的钱,你这么拼命的赚奖学金不就是想要钱吗,想要多少,本少爷给你。”付洋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摞百元大钞用力往她身上甩去,红花花的票子如同下了一场雨,扬扬洒洒的落了下来,锋利的纸片擦过任子清的脸颊,有些疼。

  她垂着眼睑,纤细的五指倏然抓紧了裙子的褶皱,眼里的波纹向外急剧的扩散。

  “你开个价吧。”付洋趾高气昂的俯视着她,这个他整整追求了四年的女神,一直奉为心中最神圣的存在,没想到竟然被她接二连三的拒绝,他的面子早就被撕成一片一片了,这次跟同寝的几个哥们下了重注,势必要睡到她,因为他相信,再清高的女人在钱的面前也得打开腿。

  任子清将口中的一股浊气缓缓吞了回去,脸上再次恢复了平静,仿佛那些话并没有伤害到她。

  食堂已经有大批学生陆续走了出来,很快就会看到这一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