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给你搭个窝
慵十一2018-05-25 11:343,247

  初浅一下子笑出声来,“安子亦,真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我看着他们二人玩闹,心情也跟着好,甜甜的叫了一声“安大哥”,毕竟叫子亦哥哥太肉麻了。

  安子亦应了一声,从茶台上拿了点心给我,竟是我最爱吃的桃花酥。

  我早起到现在滴水未进,一见到吃的肚子更是不争气了,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便接过来大口咬着。

  安子亦提着我的胳膊,轻轻一托就把我放在凳子上,想来功夫也是不浅的。

  想着之前被师父提着像颗白菜一样,顿时对这位安大哥凭添了几分好感。

  初浅看着我,“跟着我二哥,可能会吃不饱饭的,以后要是饿了,便来我这里。”

  我吃的急了,噎得说不出话,只好拼命点头,她笑着倒了杯茶给我,我用茶水顺着桃花酥,只觉那茶香的沁脑,好像喝下去浑身上下都是香的。

  吃了几块,感到不饿了,才发觉自己刚才的举止有些不妥,红了脸停下动作看他们。他们俩像是没有注意到我一般,轻笑着聊天,让我觉得自在了很多。

  我跳下凳子,轻轻的施了礼,“谢谢初浅姐姐,我该回去了。”

  安子亦笑道,“雨还没歇,你用不着急着回去,你师父一个人惯了,怕是忘了有你这么个小丫头的存在呢。”

  我有些不知所措,初浅笑了笑,我觉得她笑起来就像仙女一样好看,看着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举止却落落大方,优雅又不失活泼,真是大家闺秀模样。

  初浅看着安子亦,“你送她回去吧。”

  安子亦缩了缩脖子,“我还不想死。”

  初浅认真的盯着他,“你今天来,难道就是为了与我打赌的吗?我知道你担心他的伤势,他让这丫头来找我,怕也是在请你过去呢。”

  安子亦也无奈的笑笑,“你这么说,可是太折煞我这命小福薄的郎中了,不过……”他看了看我,“我倒真是放心不下他。”

  他站起身,走近我,“走吧,丫头,安大哥送你回去。”

  我听着他们的谈话,似乎师父身上有伤,也不知如何发问,只好给初浅行礼告别,跟着安子亦出门。

  外面的雨比来时小了些,他一手撑着伞,一手抱着我,样子让我想起了我爹。

  我小心翼翼的问:“我师父受伤了吗?”

  他看看我,笑的极暖,“你叫……易落是吧。小丫头,跟我不用那么拘束,把我当你哥哥就可以了。”

  他的眼睛很亮,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他接着说,“你师父的确有一些伤在身,不过有我在,死不了。”

  他的声音不似师父一般清冷疏离,虽语气轻快,却听得人安心。

  我默默的听着,毕竟我对这个师父所知甚少,父亲对他的描述也是寥寥数语,但父亲放心我一人在此,想来是对这个初家二少爷极为信任了。

  既然是父亲为我选的,我只需安心听师父的话罢。

  他看我不做声,便用把伞塞进我手里,从身边的一根垂下的柳枝上顺了片绿叶,吹哨子给我听,那哨音脆生生的,在蒙蒙的雨中到颇有些味道。

  他见我笑了,接着说道:“丫头你记着,你师父既然收了你,便认了你是他的徒弟。他虽淡漠,但并非无情,他若是对你太凶,你就去找初浅或者来找我,切记,不要恨他。”

  他的表情难得的认真,我听得似懂非懂,刚要发问,他却放我到地上,我转身一看,那谪仙般漂亮的师父站在我身后。

  不知不觉,竟已经走回小院了呢。

  师父依然未撑伞,却也未遮斗篷,就那件单薄的素色长袍淋雨站着,看见安子亦,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进了小院。

  伞在我手中,我看着他清瘦微湿的背影,想着安大哥说他有伤,急忙撵着短腿追上去想为他撑伞,无奈身量不够,踮着脚只把伞举到他肩头,他侧目看了我一下,没有什么反应,轻身几步便进了屋。

  我愣了愣,才意识到好像把安大哥扔在了身后的雨里,刚要回头寻找,他也从我身侧走过,顺便伸手把我也拎进去了。

  安子亦脱掉淋了些雨水的外衣,笑道:“你这个徒弟收的倒是孝顺,为了给你撑伞,就把我扔下了。”

  我哼唧着,“安大哥对不起。”

  师父扫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转向安子亦,“如何?”

  安子亦笑笑,“嘴巴很紧,而且有趣,初浅似乎很喜欢她。”

  我这才意识到他们好像在说我,看来师父的朋友都是心有灵犀的,不需要多言语,便可知对方心思。

  我发现这位安大哥与我师父说话时似乎也收敛了一些脾性,变得沉稳了些,暗道师父的威力了得。

  师父看看我,点点头,“那便如此吧。你帮我安排工匠,在院中西侧建一小筑,给这丫头。”

  安子亦拍拍我的头,道:“丫头,听见没,你师父要给你搭个窝呢,看来是认了你这个徒弟了,还不快磕头拜师啊。”

  我慌乱着就想俯身磕头,刚有动作,就瞥见师父正用他清冷的眸子看着我,那目光像冰一般,看得我心头一凛,傻在那里。

  他转看安子亦,“既是我的徒弟,你指手画脚是何意呢?”

  安子亦刚含在嘴里的一口茶都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这……好好好,你的宝贝徒弟,你一个人说了算。”说着把我推到了师父的身边。

  师父并没有看我,而是继续看着安子亦,“以后关于易落的一切,你和初浅都不要插手,顺便告诉初清,不要来管我的事。”

  “哎我说初澈,初少爷,我和初浅今天给你家丫头伺候的周到了,你反倒过河拆桥了是不是,我今天不给她点吃的,她可就饿着肚子了。”安子亦看着我那不近人情的师父,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师父看看他,眸色淡如秋水,并不接他的话,而是伸出手搭在桌上,“搭脉吧。”

  安子亦看着师父伤痕累累的手,一脸鄙视,我以为他会再说些什么反驳一下,没想到他就乖乖的闭嘴,抬手认真的给师父诊脉了。

  我细细盯着他们的面目,一个平静无痕,一个阴晴不定。

  时间过了许久,久的让我怀疑这个安大夫是根本诊不出病情还是想多摸一摸我师父的手。

  他终于收了手,脸上的表情不似之前的轻松,“你最近没有服药吗?”

  师父摇摇头,“太苦了。”

  苦这个理由听起来太不可信了,连我都能听出是假话。安子亦瞪了他一眼,“你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后者被瞪了,竟然也没什么脾气,甚至还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转头看向我,“那你给我开药吧,毕竟我现在也是个该照顾别人的人了。”

  安子亦看了我一眼,“丫头,你师父可是待你不薄啊。”

  我听得受宠若惊,只跟着咧嘴傻笑。只听得师父说,“别开了,你把药煎好了再给我,熬药太耗时了。”

  “我说初澈,你能不能不把我当成小厮一样啊。”

  师父好像并不觉得使唤他有什么不妥,接着说,“还有,等下走的时候把你吐的茶水收拾干净。”

  我听着,觉得好笑,放眼这清冷的院落,没有一个仆从,看来师父一个人清静惯了,不过似乎倒是愿意使唤这个所谓的救命恩人。

  起初听初浅姐姐说安大哥是他的朋友,我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这两个人,相知相克,倒确是有趣。

  安子亦过了一会便走了,当然没有收拾他喷的那一地的茶水。

  他走的时候拍拍我的头,一脸坏笑的说了句“自求多福”,听得我有些忐忑。

  到现在,我对这个师父的了解只是名字和表面上寡淡的脾性,其余一概不知,要我与他独处,还真是有些不自在,就算他长得再好看,也没办法化解我看到他时心里的阵阵发虚。

  自安子亦走后,他便一直坐在书桌前,并未看我一眼。

  我不敢妄动,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坐的久了,实在无聊,便偷偷从他的书架上取了一本轻薄的小记来看。那上面有一些批注,字体与初浅姐姐的挽韵二字相似,看来那二字是师父的手笔了。

  我看的不是很懂,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头默念,连批注也一起念,不知不觉念出了声来。待我发觉,他已停下来看我,目光中仍看不到丝毫波澜。

  我支吾着说对不起,他倒也不恼不烦,轻声问我都读过些什么书。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我读过的几本书,虽然都是些开蒙的书文和简单诗词,但是之前教我的先生一直说我学的很好,所以我说出来,还等着他夸赞。

  他淡淡的垂了垂眸,低声道,“只这些……那便是没读过什么书。”

  我听得失落,却也不敢多言。

  他起身从书架上抽了三四本书递给我,“先读这些。”

  我粗略翻了几下,都是极生僻的,有一本我连书名都不认识。

  我眼巴巴的看着他,“师父,我看不懂……”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你没洗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