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拜师
慵十一2018-05-25 11:343,193

  我见过生这样茧的手,我的教书先生和我爹都是这样的,多年执笔留下的痕迹。

  而那疤痕……哥哥是习武之人,也不见手上有这么多伤疤。

  也许正如父亲所言,过人之人必受非人之苦,父亲说他年纪轻轻便可文韬武略,想来手上这些痕迹便是曾经的苦难吧,只是不知道比不比得上初清大少爷。我受表姐的影响,但凡想知道谁厉不厉害,便与初清少爷相较。

  我的思绪只在一瞬,他已俯身在我面前,我忍不住抬头看他,说真的,我觉得他的眉目比表姐还好看,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好看,明明是个高大男子,怎生就如此精致的容貌。

  只是近看时,额角也有几处不易觉察的伤疤。

  他垂眼看我,目光中不带一丝波澜,让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一棵白菜。

  他说话的样子也是极稳,全然不似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轻道:“以后在我身边,不得与任何人提及你的过去,隐去你的本名,便叫做易落吧。”他的目光又飘到外面的落花,“雨送黄昏花易落。”

  这诗我未读过,只觉得好听,又似乎有些凄苦,被他的声音念出来,多了分飘渺悠然。

  我踌躇着,既然到了师父的庭院,又被赐了名,是否应该行拜师大礼,磕上几个响头,奉杯茶什么的。

  不过没等我有什么举动,他已起身,从书柜的侧格里取出一把油纸伞递到我手里。“南行有一绣楼,唤作挽韵,去找初浅,让她给你换件干净的衣服。”

  说完,便坐回自己的书桌后,低头翻阅竹简,旁若无人。

  我不敢惊扰,撑伞出了门。外面的天更阴了,我身上湿湿的,被风一吹,连打了几个喷嚏,心里嘀咕着父亲送我来此,却未给我带任何行囊,连我身上的祖传玉佩都收了去,搞得我不像是季家的孩子一样。

  我踩着一地湿漉漉的花瓣出了小院,寻了条幽僻干净的石子路南行。这初宅比我家大了好多,几进的院落不似一般官宦人家的恢宏富丽,倒颇有诗书里所讲江南庭院的雅致精巧,正是柳芽春花烂漫的时节,我边走边看,和着微雨,看得我满眼生花。

  繁树木之荣翠,彼人情之世迁。

  我尚不解人世苦离,却莫名冒出这样一句话在脑中,怕是离开了家人,才引出的思绪吧。

  我一边走一边埋怨自己不争气,明明才离开家不足一天,就开始多愁善感,要是被表姐知道了一定嘲笑我。

  我还是玩心未泯,看见好看的花或树总想停步折一枝,偏偏这伞骨不知是什么竹子做的,重得我手酸,只好加快脚步。

  不多久,便见前方漂亮的庭院,以紫藤为墙,好看的紧,院中一座绣楼,不知是谁颇有风骨的字体,写着“挽韵”。我手里捏着一大朵从地上捡的残落玉兰花,见了这郁香巧致的小院,顿觉行为粗鄙。于是将玉兰悄悄插在紫藤的花架上,绕过花障,扯了扯自己湿腻的衣裙,上前叩门。

  叠指轻叩,只两下,门便开了。

  开门的是位年轻男子,看那样比师父大不了几岁,但精气神儿怕是师父的千百倍了,一派活泼的少年气。

  他低头看看我,笑了,牙齿很白,看着很亲切。

  然后他转身进去,示意我跟着他。

  他边走边向楼上喊,“初浅,我就说他会弄到这来吧。你看怎么样?”

  楼上传来柔柔的女声,“若是不来,怕你今日要冲到那小院里去了。”

  那年轻男子嘿嘿一笑,道:“我想在你这里等上一夜,怕是老夫人要打死我,我冲到小院里,他要打死我,看来今天这丫头不来,我是一定要死在你们初府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这男人言语中的他该指的是我师父,他们提及的似与我有关,不知在玩闹什么。

  那女声从楼梯口传下来,“如此说来,这丫头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还不磕头拜谢。”

  我循声看去,入眼一袭粉色的流仙裙,接着一个娇俏的人儿轻快的走下来。我看着她,虽气质大相径庭,眉眼倒确与师父有几分相似,猜她便是初浅了。

  那年轻男子笑嘻嘻的说,“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先让我给她拜个大礼,怕她年纪小受不住啊。”

  我听不懂他的话,只恭恭敬敬的对那漂亮的女子施了一礼,“初浅师姑好。”

  那二人听得一愣,随即都笑起来,我也不知做错了什么,只能傻傻的站着。

  那男子笑的夸张,“初浅,这丫头倒是真懂规矩啊,有趣,太有趣了。”

  初浅也是扶额轻笑,“你还是叫我姐姐吧,我可不想像你师父那样,看破红尘一般。”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这样叫有点别扭,但是毕竟师父为大,这里的其他人我都不认识,只能按照师父的辈分来称呼。如今她让我称她姐姐,我自是求之不得,赶忙堆了一脸笑容道:“初浅姐姐好。”

  那男子还在笑,还伸手摸我的头,“救命恩人,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以后你师父不会寂寞了。”

  初浅伸手拉过我,示意我别理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想着师父让我隐去本名,便不敢提及从前,只说:“易落,师父取的名字。”她的手纤细柔软,又带着香气和温度,我的小手被她的手包裹着,很舒服。

  她噗呲一声笑了,回头看那男子,“我这个哥哥还算有人情味,没给她取静空,悟禅这样的名字。”

  那男子道,“不容易,丫头,你师父没告诉你要戒嗔戒色吧?”

  自从看见我,他好像一直未曾收敛笑容,也不知道我哪里好笑。难不成我已经从一棵白菜变成了一棵好笑的白菜?

  初浅笑着摸摸我的脸,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赶忙从她手中抽手侧身掩住口鼻。她叫道:“你这身上湿漉漉的,小脸冰凉呢。”

  我狼狈的吸了吸鼻子,说话已有些软软的鼻音,“师父让我找你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那年轻男子正了正脸色抬起我的手腕,片刻便说,“没事,洗个热水澡换件衣服就好了。”

  初浅回身叫两个丫鬟带我去沐浴更衣,我一路跟着走进里间,浸着雨水的鞋把初浅的地面踩了一排小小的水印。

  恍惚听得身后二人还在笑着嘀咕什么,心里各种各样的好奇都在往外涌,却也不敢随意发问,只好努力压着,怎奈我城府未够,一直在走神,洗澡的时候差点把点缀的花瓣吃了,吓坏了两个陪着我的丫鬟。

  我从前一直觉得我表姐是最好看的女孩子,现在看来,初府的丫鬟都可与她不相上下。刚听那两个温谨的女孩唤做弦音、娆词,我从未听过丫鬟的名字也取的这么好听,想想我娘亲身边的叫什么腊梅芍药的,两下一比,这初府果然是不一样,我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在这里一定要乖乖和师父学,书香名门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被热水熏过,褪了寒气,整个人都精神了。换上了鹅黄色的细褶百合长裙,想必是初浅以前穿的,弦音姐姐还给我梳了个漂亮的发髻,惹得我满心欢喜。

  我惦记着自己那双绣着芙蓉的鞋子,问她们两个,却被一笑带过,转问我喜欢哪个颜色的发饰。我撅着嘴不乐意,不让她们再给我梳头了。她们便说鞋子湿了,待浣洗的婆婆打理好了便送还给我。

  我看不出她们是敷衍还是认真,只得作罢。

  来到外面,初浅和那男子正对坐饮茶,轻声聊着什么,我闻得那茶该是花泡的,一时间却想不起是什么花。

  娆词轻声说:“小姐,易落姑娘梳洗好了。”

  他们同时转过头来,那男子看了我一眼,笑了,“倒真是个美人胚子,不知道以后长大了,扰不扰得了咱们二少爷的心啊。”

  初浅白了他一眼,“你那张嘴,给自己积点德吧。”

  她走过来拉着我到那男子面前,“还未给你引见,这是安子亦安公子,你师父的朋友。”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师父居然有朋友,还是个这么爱玩闹说笑的朋友,着实令我惊叹了,我想了想师父那副孤高冷漠的样子,想象他和这位嬉皮笑脸的安公子谈心或对弈,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觉得怎么样也无法把他们俩归结为朋友。

  安子亦该是看出我掩饰不住的惊讶,又笑了,“丫头,不用惊讶,你师父的命都是我救的,我就是他的重生父母一般……”他坏笑着看向初浅,“是吧,干女儿?”

  初浅撇撇嘴,“你别理他,他一直都是这样子。不过,他的医术可是很厉害的,他救过你师父的命哦。”

  我记得父亲曾说京城有位神医安千叶,想来这位安子亦公子,与安神医是有些关系吧。

  他看着我,笑的很和善,“我没有你师父那些臭架子,你可千万别叫我师伯啊。嗯……你可以叫我安大哥,或者……子亦哥哥?”

继续阅读:第三章 给你搭个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