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遇
慵十一2018-05-25 11:333,165

  彼时,京城春暖,烟初雨上,水雾氤氲,浮光掠影痴缠。

  我在朦胧的光中看到那个人,他立于府门前,门檐落下的丝丝水帘缭绕了一身清芬,白色斗篷遮着身体和大部分的面庞,瘦颀孤傲,面色浅淡,与堂皇富贵的官宦府宅气息格格不入。

  微雨掩饰中,只可见一侧如诗如墨的飘渺眉目,冷冽而多姿。

  我不知自己为何要用多姿来形容一个男子,却着实,迷魅细雨中微着水汽的漂亮侧脸,似扰了我尚且年幼的心。

  那时若有人对我说,这样孤冷唇薄之人最为情浅,怕是我连只字都入不了耳。

  可惜,只有父亲对我说,“柒月,那位公子,以后就是你的师父。”

  之前父亲早已悉心叮嘱过,本也非粗鄙人家的孩子,我赶紧提起裙摆轻步小跑,打算过去行礼问好。

  我一路小心翼翼的跑着,生怕有水溅湿了我娘亲新绣好的鞋,那锦缎鞋面上的粉白芙蓉在柔光水色中煞是旖旎好看,我越是在意欢喜,越是会有讨厌的雨水溅上去。

  跑到府门的台阶下,鞋已湿了大半,我撅着嘴回看父亲,刚想说撑伞完全没遮住我,才发现父亲远远的站在刚才的地方,寸步未动。

  距离不近,我想大声唤他,又怕在新师父面前失了分寸,只好挥着短短的胳膊跟他招手,他纹丝不动。隔着几十步的距离,隔着油纸伞青竹骨末端垂下的水珠线,我恍惚看见他眼角似乎有泪。不知为何,漫天袅袅烟雨中,我能知道,那是泪。

  我有些慌了,想着要不要跑回去问问他怎么了,却见他的目光越过我的头顶,对我身后的人点头示意,那目光里是我读不懂的东西。毕竟是年幼,我不敢乱动也不敢乱言,只在原地傻傻的回头望着雨丝迷蒙中的父亲,他没有再看我一眼,转身离去了。

  我抬腿欲追,却被一流宽大的白袖挽进去,撞到一个冰冷的怀抱里。那怀抱没有一丝温度,比外面的雨更加寒凉冷硬,只锦袍的布料贴在我的皮肤上,能给我带来一点点柔软的慰藉。

  我挣扎了一下,未果,也不敢有大的举动,父亲临行前已经告诫过,以后跟着师傅要温从谨礼,毕竟,我是个听话的姑娘。

  我努力扭回头想再看父亲一眼,只能用余光看到一个模糊的侧影渐远,那一瞬间我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这种感觉一闪即逝,我还未来得及抓住,就被白袖遮了眼,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安分些。”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冷的透彻,不带任何感情。

  传说中的初家二少爷,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名门的贵公子。我本以为是个志得意满容光焕发的高傲模样,不想确如泼墨中留白一般,淡然孤寂。

  我怎么也想不出来,明明只有十六岁,如哥哥一般大的年纪,怎么会有似在山间修炼的高人一样空淡飘渺毫无感情的语气。

  我听得他的声音,心里发空,毫无征兆的消停了,连我自己都不懂,为何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会莫名其妙的听话,不过我只是个孩子,参不透个中玄机,只是自然的以为是要听师父的话。

  我扒着他衣缝想向外再望一眼父亲,入目的景致却已转向院内,我努力斜着目光向宅子外看去,险些把眼珠子转到脑后,也再没看见父亲哪怕一个远远的侧影。

  他依旧是宽袖遮我身,脚步清灵平稳,速度飞快,手里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怜惜,就像是我家后厨的宁婶子提着一棵白菜的姿态,甚是随意轻松。

  我被他的瘦削的手臂拎着,硌的难受,小心翼翼的动了一下。他应该是察觉了,因为我被换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虽然依然被他清凛硬濯的骨骼压迫着呼吸困难,但好歹我能看到袖子外面的风景了,而且从头朝下改成了头朝上。

  我表面上不敢轻举妄动,脑子里却一刻也不曾停止的胡思乱想着。对这个初府,这个传说中的初家二少爷,我真的太好奇了。

  从小身在京城,只知道初家大少爷初清才高八斗盛名在外,我虽未见过,却看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表姐每每提及,都是一脸痴相,似乎整个京城的闺中女子都想要成为他的夫人,整个京城的教书先生都以他来提点自己的学生。

  而这位刚刚成为我师父的二少爷,我却是两日前,从父亲口中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那日我正和表姐争论谁家的桃花开得好看,父亲走进来,情绪甚高,“柒月,为父给你找到了一位好师父,是初家少爷。”

  一旁的表姐一下子尖叫起来,“柒月,你要去给初清公子做徒弟了吗?”

  我听得也是有些欢喜,虽然从未见过那位公子,但是从小听着他的盛名,到着实有一些期待的。

  表姐偷偷拉着我的袖子,在我耳边轻语:“丫头,你以后常带我去初府见初少爷,我就把你的桃花养的水水嫩嫩的,比那丞相府的牡丹还娇艳。”

  她那时十三四岁,初成美人颜色,也懂得把自己妆扮的婀娜而不俗气,她紫玉的耳坠在我耳边轻轻的荡着,凉凉的,惹得我舒服极了,使劲的点头说好。

  父亲看着我们两个,笑着打断我们,“不是初清少爷,是他的弟弟,二公子初澈。”

  表姐睁圆了杏眼问我,“初家还有二少爷呢,没听说过啊?”

  我本就年幼少出门,平日见到的也无外乎家人和教书先生,连初家大少爷的名声都是听表姐说的,又怎知道还有个二少爷初澈。

  我并不在乎我的师父究竟是谁,反正只要是个好玩的人,大少爷二少爷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那晚,父亲与我长谈许久,大概就是那初澈少爷才华横溢,武学精妙,只是一直游学在外,所以无人知晓,要我以后一定安分守礼,不可以再任性。

  他讲的实在太久,我困得要命,勉强点着头应付着,只提醒自己以后在师父面前一定要听话,不能再淘气了。

  我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睡了,朦胧中感觉父亲抱我到卧榻,我依稀看到他的眼光有些伤凉,也没多想,便迷迷糊糊道一声安,他没有回应我,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家中空无一人,只有满树的花瓣如雨般洒落在我身上,飘摇而美丽。

  接下来的两日,我对这个师父做了无数的设想,想着他的外貌气质究竟是如何,是如兄长一般英姿飒爽,还是如哥哥身边的小厮小鱼哥哥一样活泼好动,毕竟,我接触过的如他一般年龄的男子也只有这两个人。

  我绞尽了本就不多的脑汁,也没有想出什么切实的模样,父亲口中的这位少爷,与兄长和小鱼哥哥似乎都不太一样。

  如今,我见到了他,并且正像一棵白菜一样被他提在怀里。

  而我也才明白,如他一般的男子,并不是我浅薄的见识可以想象的出的。

  他的步伐极稳,带着我绕过亭台假山,细水游廊,来得一处清净得可以称之为荒僻的小院。他把我放下来,径直走进院内唯一一个屋子,没有理我,甚至没有看我一眼。

  雨未停,我湿漉漉的站在四四方方的小院里不知如何是好,看着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花被雨水打落成一地琼碎,那场景有些似我前几日的梦境。

  他未掩门,在屋中宽去斗篷,我看见他白色的斗篷的后摆沾染了一些雨水和泥尘,才觉起自己有些湿冷,于是鼓起勇气轻轻的唤他,“师父。”

  他的耳力该是极好的,因为我的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清了,说来也怪,我自幼也并不是个十分安宁的孩子,可是见了他,却连丝毫的动作都不敢有。

  他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清冷的眉目稍有变化,似乎忘了院中还有我这么个碍事的小东西。不过他只犹疑一瞬,那一瞬短的我怀疑他是否犹豫过,他便已抬手招呼我进去。

  我看着他就站在那对我招手,竟然有些不知道迈哪条腿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滚进小屋的,只是像个小傻子一样抬眼看他。他褪去了斗篷的身躯只着一件不施任何纹绣的淡色长袍,更显清瘦干净,黑发如墨也未束饰,看得我想躲起来,生怕自己身上的雨尘俗气染到了他。

  房间狭促,他几步便靠近我身前。

  “柒月……”他低声念着我的名字,目光却并未投向我,而是看着外面落着繁花碎玉的小院,不知是在自己琢磨还是在叫我。

  我也不知该不该回答他,只能瞪圆了眼睛盯着,又怕如此直视冲撞了师父失了礼节,又赶忙低眉垂首,估计神情那比唱戏的小鬼还慌乱。

  我垂着眸,看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拉住了我的小手,他的手指细长如竹节,手上却布着几道显眼的伤疤,食指无名指尖还带着厚厚的老茧。

继续阅读:第二章 拜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