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赵锦絮
慵十一2018-05-28 12:493,211

  这样的拥抱自然持续不了多久,他轻轻的放开我,“做你该做的事,不要胡思乱想。”

  我低头应着,心却在狂跳。

  他静了一下,说:“你的心跳很乱。”

  我有些无地自容,暗骂他的功力竟好到可以感受这么细微的波动。只能傻笑一下,“师父身上怨气太重了,我害怕。”

  他淡淡的说,“都是些无心之魂,不妨事。”

  我突然想,他哥哥是京鼎官,他却杀了这么多人,这样又该怎么办呢,难道初清大哥会把他抓起来斩立决?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淡淡的说:“杀手是江湖中人,官府不问江湖事。况且,那些人的名字早就写在追拿诏示上,我顺便清理了一下,初清又欠我一个人情。”

  我听见他说人情二字,觉得新鲜,他居然还会讲人情。

  也许,这么多年,他也一点一点的在改变吧,这样优秀的人,若是一辈子都做一个不问世事的清幽公子,可惜了他的一身本事。

  “师父居然知道人情,看来是长大了。”我解了心结,便开始嬉皮笑脸。

  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敢开师父的玩笑,看来落儿也长大了。”

  我吃了瘪,虽然他惜字如金,但是说起话来从来都是刀刀见血的,我怎么得意忘形了呢。

  我赶紧投降,“师父,落儿错了。”

  他起身出去,走到门口停了一下,“读不完书不准睡。”

  我在后面咬牙切齿,却只能默默的应着。

  次日,我打着哈欠,没形象的出了房间,看到院中如一棵风中青竹般俊秀的男子闪展腾挪,他每日晨起练功和偶尔傍晚抚琴,就是我枯燥生活中最期待的风景,八年来,从来看不厌,也听不倦。

  他似乎也热衷于此,二十四岁的年纪,不娶妻生子,不图功名利禄,着实让人猜不透。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年他为什么会收我在身侧,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问他,但他都只是轻轻的看了我一眼,从未回答过。

  他收刀入鞘,我赶紧端了茶过去,他的气息丝毫不乱,额前也没有一滴汗珠,比我还要稳。

  他喝了茶,看看我,“以后晨起和我一起练功。”

  “我,和师父一起?”

  我心里有些害怕,虽说这些年来我的功夫也比一般的武者强些,但是和他一起练,他动作那么快,万一一不小心……可能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一不小心这样的事情,他若是伤了我,那就是真想伤我,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出事。

  虽然这么想,心里还是在打鼓,万一哪个招式被他看出我没有好好练,那就惨了。

  他点点头,“你的功夫都是摆设,从今天开始,每天晨起第一件事,便是你来杀我。”

  我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落在青砖地面,碎瓷片铺了一地。

  “怎么,不敢吗?”他说话的声音似带着笑意,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我知道,他一定是看我昨天看见他杀人的怂样子,决定好好磨练我一下,可是我可以从杀鸡杀猪做起啊,哪怕让我去杀了一个坏人,我也可以试试,但是……让我杀师父,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去做?

  再说……就算我到死,也不可能杀得了他啊。

  我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回答:“不敢。”

  我话音未落,他突然一掌劈过来,多年的习武,我的身体也可以迅速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飞身闪开,抬手挡住他下一掌的攻击,动作快的我自己都没料到。

  他云淡风轻的笑了一下,“还不错,换你。”

  我吓了一跳,只好咬牙冲上去,他静静的看着我,等我到了眼前才轻轻闪了一下身,我收不住力,向前扑倒,他伸手拉住我,扯我起来,又随手把身上的佩刀抽出来丢给我,“不够狠,来杀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挥刀过去,他轻巧的躲着,甚至不需要用任何招式,只是闪闪身,就能轻松的避开我的所有攻击。

  他是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藏着多深的功底,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武艺必定有所增长,是我永远都猜不透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半个时辰之后,我已经满头大汗,他依然清清爽爽,纯净恍若初雪。

  他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似乎有点发愁,“看来我对你管教不够,以后要多练功了。”

  我哭丧着脸点头称是,刚刚起床整个人就像散了架子一样,不知道这一天该怎么过了。

  午后,我去初浅的挽韵阁坐坐,她虽然嫁出去了好几年,但是小院依然保持着她喜欢的样子,一年四季总会挪盛放的花来这个小院。弦音娆词同她一起陪嫁过去了,还剩下几个丫鬟我也很熟络,她们留在这,大多时候是帮别的房间打打杂,清理清理院子,不过依然是初浅的人。

  老夫人总说,“等浅儿什么时候回来,看到她的居所还和以前的一样,一定很开心。”

  不过,四年来,初浅只回来过几次。王府的规矩太多,就算是最不受宠爱的皇子,也要恪守,一旦僭越,那便是大罪。

  我看见她的时候,她的气色都很好,娇俏的人儿成了贤妻,又多了几分稳重和端庄,美成一副画。

  听说她现在已经为启彦生了一个儿子,只是我没有机会去看她。

  我想她的时候,就跑到挽韵阁来,白天剩下的仆人都去做活了,我一个人在里面看着和几年前几乎一模一样的陈设,想着以前和她玩闹的日子,突然觉得,原来长大了就意味着失去。

  回小院的路上,听得两个过路的丫鬟嚼舌根,

  “你说大少爷为什么会娶那样一个目中无人女人呢?”

  “人家出身好,像那样的家世,多少人家的公子踢破门槛都娶不到呢”

  “可是我听说她以前一直中意二少爷……”

  “别乱说话,大少奶奶还没进门你就说三道四,小心割你的舌头。”

  我听得奇怪,尤其是听到了“目中无人”这四个字,心里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于是转身拦住她们。

  她俩看见是我,吓了一跳,这个宅子里可能有很多人没见过我师父,可是我常常往初浅的小院里跑,后庭的仆从大都是认识我的,也知道我是二公子初澈的徒弟,平日里还算恭敬。

  她们俩交换了一下眼色,说:“落姑娘好。”

  我试探着问,“两位姐姐,你们刚才说,是谁要嫁给大少爷了?”

  她俩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的不说话。

  我只好笑笑,“你们不说,她早晚也会嫁过来,而且你们刚才乱嚼舌头我可是都听见了,万一我去禀告老夫人……”

  她俩吓得连忙摆手,“落姑娘别,我们说。是……丞相家的二小姐,赵锦絮。”

  我听得心里一震,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对她们俩告辞,转身往回走。

  果然,我没有猜错,真的是她。

  我对她的记忆简直是有点深刻,自从第一次见了,我就觉得这个女人绝对是我师父淡入水墨留白的人生中最缭乱的一笔。

  这些年,她真的不止一次的设法见到我师父,只要有机会,定会来初府,而且一定要以喜欢初府的花园景致为由来后庭转一转,甚至会在我们的小院门前徘徊不前。

  我曾经眼睁睁的看着她就站在门外不敢进来,就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师父为我讲授古籍。我能感受到她眼睛里冒出来的要把我打死的气息,而师父竟然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言行举止都没有收到门外女子的影响。

  后来,我曾看见她站在门口抹眼睛,泪水冲开了精致的妆容,那些所谓的华美高傲的气息也消失殆尽。

  我看着她,又看看依旧自在如风的师父,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一些心疼这个女人。

  可是现在,她居然会嫁给初清大哥,这件事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啊。一个发誓要非君不嫁的女人,突然嫁给了她喜欢的人的哥哥,这样的事情也太离奇了吧。

  回来的时候,师父正在院中抚琴,说真的,每次看他抚琴的样子,我都好像见到了于云端的仙子,他坐的并不端正,有一些散逸,透着悠远淡漠,又夹杂着高贵气质,总让我有一种想要跪下里称一声“仙上”的冲动。

  我不知道该不该与他说我刚刚听到的事情,或许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呢。

  初清大哥的结发妻子三年前病逝了,他续弦进府也是正常的,可是他为什么会娶赵锦絮这样的女人呢?难道只是因为她父亲是当朝丞相吗?初府这样的书香门第,初清大哥又是极其品貌出众的人,应该不会为了巴结权贵做这样的事情吧。

  何况,整个初府都知道丞相家那位飞扬跋扈的二小姐一直痴痴地惦记着初家的二少爷,就算明明知道我师父不会娶她,她突然变成了大少奶奶,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惊讶的事情吧。

  也许,这其中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只是我尚未可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生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