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生辰
慵十一2018-05-28 14:003,247

  我心里藏着事情,似乎师父一眼就能看穿。

  果然,他扫了我一眼,“有事就说。”

  我咬了咬牙,“师父,你知不知道初清大哥要娶赵锦絮了?”

  他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师父知道?”

  “不知道。”

  我被他的淡定深深的折服了。

  他看了我一眼,“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那些与你无关的事情,少去招惹。”

  我只能低下头,“可是……”

  “再纠缠这个问题,我就把你丢到池里喂鱼。”他起身靠近我,逼得我步步后退,腿都有点软了。

  我吐了吐舌头,使劲点头表示我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的,我若是再敢提一个字,估计就会马上和池子里的鱼亲近一下。

  他看着我,说,“你没事的话,就去读书吧”

  “师父……”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可能是我的心量太小了吧,他真的不再乎,也对,对于自己的家人他都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情,何况是一个他根本不在乎的女人呢。

  我刚要转身回去,他突然说,“后天似乎是落儿生辰。”

  生辰……好几年没有过生辰了吧。

  我听得一愣,以前初浅在府中时,会在这天给我准备一些精致的小食,但也仅此而已,我猜师父曾经提醒过她什么,虽然初浅至今不知我的身世,但是她做事的种种,似乎也有帮我隐匿身份的意思。

  我看向院外,天很蓝,碧树玉琼,夏花正放的熙攘,后天,便是七月初一了呢。对啊,原来,我叫柒月来着。

  自从来此,我几乎都要忘了自己曾经叫什么名字了,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突然提及,可能也只是提提吧,不过,于我来说,他能记得我的生辰已经是莫大的宠爱了,毕竟,他是一个连自己生辰都不记得的男人。

  我意外的回头看他,“师父……记得落儿生辰?”

  他并未看我,只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嗯。”

  如此一来,我倒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生辰之日,我可以出去玩吗?”

  他盯着院中那棵高大的树,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薄薄的唇几乎未启合,吐出两个字,“可以。”

  若不是因为在他面前,我一定会乐得一下子飞到房顶上,不知他今日心情怎么会如此的好,着实猜不透,但是无论他怎么想的,反正他答应我的话肯定不会食言,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看他今日心情似乎不错,突然冒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于是轻轻走过去,凑在他身侧,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他,“师父会陪我一起出去玩吗?”

  他听了,侧过身垂眸看我,他的睫毛闪着一层柔白的光,看得我眩晕。

  然后我听见他说,“好。”

  我倒是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就好像抱着必输的心去比武,结果莫名其妙的赢了,赢得我心里没着没落的。

  我有点不太敢相信,又轻声问他,“真的吗?”

  他似乎有些无奈,又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听得心花怒放,抬手扯住他的袖子,估计笑容像个傻子,“师父你真好。”

  他站在那里不动,任凭我摇着他的手,过了一会,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些冒失了,赶紧放开他,脸上有点烫,道一声安,便灰溜溜的跑回房间了。

  隔一日清晨,我早早就起来,翻出初浅上次送我的月白翠竹纱露水长裙,又把平日里额前的碎发松松的挽起来,十分不要脸的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好看。

  我对着镜子里的姑娘傻笑了半天,听到师父叫我的声音,赶紧提着裙摆乐颠颠的往外跑,他看到我,眸光轻轻的闪动了一下,然后说:“走吧。”

  出了门,我竟发现安子亦正站在门口,看到我们出来,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哎呦,我们丫头还真是越长越标致了。你再这样下去,你安大哥我都快动凡心了……”

  我看见师父朝他走过去,他立刻住了嘴,机敏的跳远了一些,我看着他们闹,也觉得有趣,如果师父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正值盛夏,清晨还算有一丝风,没过多久天就热起来了,我们找了酒楼小坐,跟着这样风姿的两个男人出门,无论走到哪都是引人瞩目的。

  果然,店小二小的一脸谄媚的过来,“几位贵客要点什么?”

  安子亦看着我笑,“丫头想吃什么,今天安大哥请客。”

  我看看师父,他并不理人,拿起店小二倒的茶尝了一口,又放下了,似乎不对口味。

  我虽然有很多想吃的东西,可在他面前也不敢太放肆,就笑笑说什么都可以,他瞄了一眼我师父,笑了笑,“那好,那我做主了。”

  他当然知道我的胃口,点的东西都是我喜欢吃的,我盯着小二一道道菜端上来,糯米桂花藕,八宝鸭,西湖醋鱼,叫花鸡,醉蟹,狮子头,清汤松茸,虾仁蛋羹,蟹黄小笼包……忍着不流口水。

  跟着师父的寡淡日子,虽然饮食都是初府的后厨准备的,但是可能由于师父的膳食一直清寡,因此连累着我也成天跟着过吃斋念佛的日子,现在没有初浅的接济,简直苦不堪言。

  我叹到,“安大哥,你真的太好了,这么多好吃的。”

  师父抬眼看着我饿死鬼投胎一样的眼神,又把目光转向了别处,然后他轻轻的起身,出去了。

  我偷偷捅了一下安大哥的手臂,“安大哥,师父是不是嫌我丢人啊”

  “你师父从来不在乎丢人,他可能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你。”安子亦一脸坏笑。

  我被他呛白也是早就习惯的事情,接着问他:“安大哥,师父怎么会突然记起我的生辰了,八年了,他第一次想起这样的事情,还亲自带我出来,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安呢。”

  他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你这个丫头,被人欺负的习惯了是吧,对你好一点反而接受不了了?”说完习惯性的伸手要弹我的脑门。

  我灵巧的闪开他的手,倒惹得他惊奇了一下,“你现在已经能避开我的手了,看来武艺有精进,你师父可以呀。”

  我笑了一下,“不是我被欺负习惯了,换了你,孤高冷漠的初家二公子突然提起你的生辰,还答应带你出来玩,你不害怕吗?”

  他想了想,咽了一下口水,“他提及我的生辰,肯定是要写到阎王爷的生死簿上的。”

  我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他说的的确有理,这样的人,他冷不丁的接了地气,似乎比他要杀人更可怕。

  安子亦看着我,表情突然认真了起来,“易落,这个世界上,能受得起初澈宠爱的人,只有你。”

  我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刚想问话,耳听得身后的楼梯上一片嘈杂声。

  我回头看时,目光正对上一个年轻的男人。那人穿着海棠八吉祥轻衫,头簪玉宝,一派富贵公子气,眉目还算俊美,只是一双桃花眼,眉目间泛着隐隐的浪荡气。

  他身边跟着的几个小厮凶神恶煞,对他又极为恭维,看着让人生厌。

  那公子的目光投过来,正与我看了个满眼。

  安大哥见了,迅速拉着我背过身去,好像生怕被那人看见。

  我偷偷问他,“你认识啊?”

  他咬着牙,“别说话,别往那边看,完了……完了……你师父会吃了我的。”

  我看到哪位公子朝我们这桌走过来,于是赶紧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安子亦,他立刻转过身,满脸堆着假笑,拱手问礼,“赵大公子,别来无恙。”

  我惊于他前后的变化,一边暗道这个这个虚伪的家伙装得真好,一边想着这位赵公子是谁,看安大哥那副无奈又不得不客气一下的样子,该不会是赵锦辰吧。

  那人也客气着,“安大神医,近来可好?”

  两个人假惺惺的寒暄着,我在旁边等的着急,有客人在这里,我总不好直接开吃吧,都怪师父刚才出去的时候忘了关雅阁的门,要不然怎么会有人来打扰我吃东西呢,也不知道师父突然跑去哪了,按他的性子,突然觉得无聊回去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没超过五句话,那赵公子就把目光转向我,“这位姑娘是……安大夫的……”

  我一心都在红烧狮子头上,看到那公子灼热的目光,心里有点不舒服,于是避开了他的视线。

  突然安大哥拉起我的手,“这是在下的未婚妻,易落,这位是丞相家的大公子,赵锦辰。”

  我直接傻了,未婚妻?安大哥疯了吗?

  他在后面偷偷掐了我一下,表面上还堆着假笑,“落儿,快见过赵公子。”

  我知道他不会害我,所以迅速调整了一下,柔柔款款的给那满眼桃花的赵公子施了一礼,“小女子给赵公子请安。”

  我扫到那双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悦,便明白了安大哥的意思,他是想保护我的,但是……他这个保护我的方法可着实是不高明的,若是我师父知道了,非打死他不可。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影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