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影翃
慵十一2018-05-28 14:173,313

  不过他这个办法暂时还是有用的,又聊了两句,那赵公子便走了。

  我赶紧关上了雅阁的门,回头时,安子亦正一脸愁容的看着我。“丫头,你师父要是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恐怕我的名字真的要写在生死簿上了。”

  “你说了什么?”他正说着,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一回头,师父正推门进来,我们两个说话完全忽略了门口的动静,他步履又轻稳,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

  他轻轻关上门,坐在我身边。抬眼看向安子亦,“说来听听,值不值得我去生死簿写一笔。”

  我赶紧安子亦在强忍着自己想跪下的冲动,表情都硬了,努力寄出一丝笑。

  “那个初澈,刚才赵锦辰来了,一直盯着落儿看……”

  我看到师父微闭了半目,眸光轻轻的扫着他,那眼神里平静如水,可你就是能感觉到害怕。

  “所以呢?”他轻轻的把头往前探了一下,离安子亦近了一点,那份威慑力我都觉得毛骨悚然,估计安子亦已经快哭了,或者吓得看不出来了。

  我一直以为,他只有对我才有这份气息,毕竟我是他的徒弟,而安子亦所谓的害怕他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而已。因为他们平日里是那么的融洽,安子亦玩玩闹闹,师父似乎也不介意。

  然而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有一些师父真正不同意的事情,安子亦从不敢僭越,包括初浅,她那样的崇拜我师父,理解我师父,却又在一些事情上一样的害怕他。

  他真的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表情,动作,甚至连眼神都不用,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压制对方。

  安子亦的舌头都快打结了,“所以我当时怕他对……对易落有……非分之想,我就说她……她是我未婚妻。”

  他说完,就不再敢有什么动静了,我都能看出他内心的忐忑。

  我小心翼翼的插嘴到,“师父,安大哥是为了保护我。”

  正说着,小二又送了道菜进来。

  安大哥有些意外,“我们的菜不是已经齐了?”

  “这是隔壁赵公子送来的,说是给这姑娘……”小二看看我,又看看我师父,紧张的揭开盖子,“这菜叫……花好月圆……几……几位客官慢用。”

  小二似乎很紧张,说完就灰溜溜的跑了。

  我局促的看向师父,他也看我,轻轻展了眉,“先吃饭吧,你应该饿了。”

  我看了看安大哥,他示意我别再说话,我只能低头吃饭,这里的食物真的很不错,虽然现在有点凉了,不过依然很好吃。我吃了几口就忘记了现在的处境,开始大快朵颐,师父坐在旁边一边漫不经心的喝茶一边往我的碗里夹菜,倒是安大哥,摸不透师父的脾气,坐在那里一直有些紧张。

  吃了半天,我终于满足了,放下筷子朝师父笑。

  师父点了一下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根筷子,反手甩了出去。

  那筷子穿出了雅阁的屏风飞到外面,紧接着一声惨叫传来,外面立刻嘈杂一片。

  师父抬头看着安子亦,淡淡的说“丞相府的大公子受伤了,安大夫恰好在同一间酒楼,不用去看看吗?”

  安子亦愣了一下,突然笑了,然后就如获大赦般的跑出去,我听见他在外面假惺惺的喊,“哎呀,赵公子怎么了这是,都闪开,我来看看。”

  我看得发懵,“师父……”

  他看了看我,眉目清浅干净,似乎刚才的事情都和他没什么关系,“没我们的事了,师父带你出去玩。”

  我往外面看了看,“那安大哥……”

  “他愿意做这些,我们走就好。”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拉过我的手,直接从窗户跳出去。

  我所有的功夫里,轻身的功夫是最好的,可能因为身体很轻瘦吧,所以我几乎可以和师父一起轻步踏风,踩着屋檐高来高去。

  七月夏暖,我们停在一个小湖边,正是树木花草繁荣烂漫的时候,被这样一个仙人一样的男子陪伴着游览湖畔,真真是一件太幸福的事情。

  湖畔的柳树在烈日下有些发蔫,我胡乱扯着柳枝和野花给自己编了一个花环,开心的像个傻子。

  师父破天荒的没嫌弃我的幼稚,任凭我拉着他到处乱晃,沉静着一张脸,没有丝毫不悦。这样的他真是太难得了,我偷偷的看着他,纯白的衣服在柳绿的映照下更是仙气十足,看得我心里竟有些乱。

  天气炎热,我乱跑了一会脸晒得红红的,便来了路边一间茶亭休息,这里的茶很清爽,我喝了一大口,觉得舒畅很多,师父盯着杯子突然问我,“我给你的茶经读了吗?”

  我口中的茶差点喷出去,师父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忘了讲学问呢,刚才对他的好印象全都没了,我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还没有啊。”

  “那别喝了。”

  “师父……”我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这个家伙,明明知道我又热又渴,非要拿学问来压我,估计是我刚才拉着他到处乱跑,他不乐意,所以记仇了吧。

  “春秋之前,茶乃用以入药和祭品,后以之为食,汉末才饮……”他看看我,慢悠悠的讲起来。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虽然我泡茶功夫有一套,但是从源头论起,还真是一概不知,师父估计也是看我最近总是不学无术的样子,随便找了个机会想修理我一下吧。

  不过有的时候,他真的有太多理由看不上我了,像他那样渊博而深邃的人,却偏偏收了我这么个肤浅的徒弟。

  但是我管它什么经,照样大口喝我的茶。

  他可能觉得丢人,不再理我,静静的看着茶亭外烂漫繁茂的景致,眼神淡泊清浅,不知道是不是在发呆。

  他似乎从来不发呆,可能很多时候,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发呆,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就是思考吧。

  我正看着他,突然身侧传来一个声音,“二位,可便打扰?”

  我抬头一看,一位年轻的公子正站在我们身侧,年纪看起来和师父差不多,浓眉朗目,五官端正,看起来便是一副大气模样。

  不过他的衣着很朴素,看不出究竟是何身份。

  我客气的朝他笑了笑,他略施一礼,对师父说:“小生影翃,游学在外,方才听先生讲起茶经,觉得先生学识广远,不知可否交流一二。”

  我听他叫师父先生,觉得好笑,但是当着外人的面也不能丢师父的脸,于是忍着笑埋头喝茶。

  师父还算客气,请他入座,他有个小仆人,看起来比我还小,跟着他“公子公子”的叫个不停,他给了一串薄钱,打发小童自己去吃果子,看起来很和善。

  他们聊的东西我一知半解了,师父的话依然不多,但是每次只要他一说话,那公子便十分崇敬,连连称是。

  我听不出其中深度,只知道,那位公子的话我能听懂大概,而师父说的我几乎完全听不懂,应该是师父比较厉害吧。

  两个人都不是十分健谈的人,聊天也是字字珠玑,一点即通,倒像是相见恨晚的知音。

  过了一会,那小仆回来了,提了一些小点心,放在茶盘里分给大家,那公子似乎饿了,也不挑拣,吃的风生水起。

  虽然我没有识人之明,但是我觉得这个公子在学问上精妙,人也朴素和善,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虽说朴质亲和,举手投足却可见修养非一般人可比,恐怕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而且就连师父都没有拒绝和他交谈,师父的眼界之高我是知道的,他连初清大哥那样的人都是勉勉强强,看来这位公子还真是不一样呢。

  他吃的很尽兴,又喝了一盏茶,转身看我,“这位姑娘是先生的徒弟吗?”

  我点点头,他笑了,“姑娘真是好福气,先生高才,若是能在身侧随时聆听教诲,必定受益匪浅。”

  我有点无地自容,我在他身边八年,每天想尽了办法怎样能够少读一点书,少练一点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精妙的学问。

  现在听他一说,我偷眼看看师父,他漫不经心扫了我一眼,轻轻的说:“落儿很好。”

  我受宠若惊,假笑了一下。

  影翃看着我,“你叫落儿?”

  我点点头,也不太敢多说话,怕哪句说错了影响了师父的光芒。

  他笑的很好看,牙齿很白,灿烂的笑容有点像安大哥,可又比安大哥放荡不羁的样子多了一些优雅和端正,让人看着舒服。

  他似乎对我们很好奇,又问道:“二位今天是出来游玩?”

  师父答道:“随便走走。”

  “那既然如此,方不方便我们同行呢?我对先生很是崇敬,很想再聊些时候。”他说完,师父并没有什么表情。

  他可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冲撞,便又说道:“我是不是有些无礼了……”

  话说到这份上,似乎没办法拒绝他的请求,我看看师父,他没什么反应,于是我朝影翃笑笑,“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也只是走走而已,不敢辜负公子盛情。”

  “那我们就同行吧,我和容兼游学至此,不懂这里的习俗,还请多指教。”

  他笑的更好看了,这让看惯了师父冷若冰霜的我有些吃不消,赶紧把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靠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