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靠近
慵十一2018-05-28 14:323,274

  下午比我想象中的要开心,那位公子相处久了话也多起来,十分有趣,大气又不失幽默。

  可能除了初浅和安大哥,我再也没有跟谁相处的这么开心自在了。

  天色将晚时,影翃从随身的包袱里抽出一把轻折小扇,递到我手上,“初先生学识深远,小生佩服,不过看初先生像是淡泊名利之人,所以寻了个轻致小物送与落姑娘,留作纪念。”

  我听得不乐意,“我师父是淡泊之人,所以你就送我礼物,是想说我贪图富贵吗?”

  影翃笑了,“和初先生比起来,说你贪财好色都不委屈。”

  我被他逗笑了,回头看师父,他依旧清冷着面孔,不过,也没拦着我。于是我收了小扇于袖中,笑着和他告别。

  他看向师父,深施一礼,师父也还了一个礼,这是我难得的见他周全礼数。

  影翃带着那个叫容兼的小厮走了,我转身走近师父,脸上的笑还未收住,傻傻的看着他,他转过来面对我,认真的看我。

  天色微暗,他白皙的脸闪着柔光,那神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脸上的傻笑也僵住了,弱弱的叫了句,“师父……”

  他从袖中抽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到我手上,“礼物。”

  我惊得目瞪口呆,他竟会给我礼物,难道在酒楼时出去是去买礼物了吗?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个象牙白的小吊坠,做工十分精巧,我突然想起来,好几年前,初浅有一个这样的吊坠,我当时喜欢的要命,借来把玩好几天才舍得还给她。

  我把吊坠拿出来,对着倾斜的残阳认真的看,似乎和记忆里初浅那个一模一样。

  师父,竟然会记得这些。

  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师您,你怎么还记得这个,真的一模一样,在哪里买到的?您不会是从初浅姐姐那里抢来的吧?”

  他扫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一样就好。”

  我突然有些懵了,我一直以为的淡漠只是他的一种习惯,原来他也是会在乎我的,竟连我几年前的喜欢的东西都记得。

  我突然觉得有些暖,看他清冷的眉目也跟着温柔起来,不由得抱住他的手臂,“师父你真好。”

  他低头看我,颀长的身量快高出我一个头了,居高临下的样子居然让我很有安全感。

  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回去吧。”

  他没有甩开我的手,任凭我抱着他的胳膊走路,我开心的像个孩子,一直在跳,他也不厌,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简直是有点玄妙了。

  回到小院,我吓了一跳,我的房间门口居然都是大大小小的礼盒,慢慢的摆了一排。我看向师父,他没理会,径直走进自己房间,点上烛火。

  我也跟进去,“师父,是不是有人想偷偷贿赂你啊?”

  他看看我,“是贿赂你的。”

  “我?”我想了想,“是安大哥送来的?”

  他点点头,“还不算笨。”

  “对了师父,我有好多问题想问你……”

  他看了我一眼,缓缓的说,“影翃并非俗常之人,名字应该是假的,真实身份很快就会查到。他送你的是珠影流扇,玉骨金线,很贵重。”

  “那么名贵,师父还让我收了?师父不会也开始贪财了吧?”我嬉皮笑脸的看着他,可能最近他对我太好,跟他之间也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他看向我,“贪财往往都是和好色同时出现,为了你,我不能贪财。”

  我愣了半天,才意识到他在开我的玩笑,脸有点烫,师父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逗我玩了。

  我赶紧转移话题,“那安大哥……还有……赵公子。”

  他微蹙了眉,“你的问题太多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又听到他的声音,“你今天和影翃相处的很开心?”

  我惊了一下,抬头看他,他的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黑暗中盯着什么,一动不动。

  我知道他在等我回答,可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实话实说,我觉得影翃公子脾气比你好,人比你亲和,还比你爱笑,所以和他相处比较开心。

  估计这样的回答就要和安大哥一样,把名字写在生死簿上了。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想到怎样解释比较好。

  他转身向我走过来,我下意识的往后躲,被他逼到了墙角。

  屋中的烛火本就不是很明亮,他高大的身躯把我笼罩在暗影里面,让我觉得有些慌。

  “师……师父……”我使劲低头,不敢抬眼看他,只能哼唧着讨饶,他又靠近我一些,清瘦的身体几乎快贴在我身上了,我使劲往后退,无奈后背是墙,我真想把自己塞到墙缝里。

  他又走近,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推他,反被他抓住了手腕轻轻一提,我的身量和他差的太多,被他一提,我的脚后跟就脱离了地面,只能踮脚站着。

  这样的顺势使我不得不抬起头,正好面对了他微低下头看我的脸。

  近距离观察他竟是比平日里更精致百倍,我的脸滚烫滚烫的,整个人又羞又怕,又捉摸不透他,感觉随时有可能哭出来。

  他盯了我看了好久,我连眼睛都不敢眨,我看到他眸中自己的影子就像一个傻瓜一样,红透着脸,呆呆的看着他。

  然后,他轻轻的说,“我保你性命,不是让你和别人玩闹的。”

  我感觉自己被他盯得呼吸困难,他终于说了一句话,让尴尬的状态有了一丝动静,我也稍微缓了一口气,然后哆哆嗦嗦的说,“是,师父。”

  我在他的暗影里已经快缩成小小的一团了,他拎着我的手腕,有些疼。

  他又说:“你不要忘了,你的命是我的。”

  我终于忍不住这样的压迫,眼里“吧嗒”一声掉了下来,他似乎有点意外,下意识的捧住我的脸,问我怎么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只差一个鼻子尖,我看到他眼中的我的眼在流泪,他的眉目干净而清俊,他的唇角薄薄的,带着一丝诱人的气息。

  他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奇怪,迅速放开手后退了两步,把我从那个昏暗的小角落里放出来,我靠着墙,腿有点软。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早就对他漂亮的外表视而不见了,毕竟我在他身边八年了,他抚琴时,读书时,讲学时,练功时,他什么样的姿色我都见过无数次了,然而今天他靠近我时,我就知道是自己太幼稚了,这样一副皮囊,哪怕他不爱笑也不加任何束饰,也会无时无刻不撩动别人的心。

  他淡淡的说,“去睡吧。”

  我如获大赦一般,逃离了这个让我面红耳赤的房间。

  心里的问题统统都不想问了,甚至安子亦放在门口的礼盒我都没有心思打开看一看。

  那晚,他房间的灯,整整亮了一夜,而我也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满脑子都是他靠近我的样子。

  第二日一大早,安子亦就来了,可能是看见我门前的礼盒并未动过,就在院子里吵吵嚷嚷。

  我赶紧出来跟他说话,他看见我,立刻问:“你师父不让你收我的礼物吗?”

  他的样子很紧张,我赶紧说,“不是的安大哥,昨晚天黑,就没打开看。”他似乎放心了一点,小声问我,“你师父昨晚没说要杀了我这一类的话吧?”

  我差点笑出声来,“我师父有那么可怕吗?”

  安子亦叹了口气,“看到你这样,就知道他对你一定很好,和对我们不同。”他望了望天,感慨道:“下次宁可说他初澈是我未婚妻,也不能说你易落有关的事。”

  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好笑,突然想到昨天的事情,就偷偷问他,“昨天那位赵公子怎么样了?”

  “没事,你家师父有分寸的,筷子打到了手臂,把胳膊打穿了一个洞而已。”

  “打穿了?用筷子?”

  他笑笑,“丫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和他关系要好?”

  “你不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笑着摇摇头,“我那些根本算不得救命。我要说的是在十几年前,我们俩都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一次我爹的仇家寻仇,似乎要杀掉我,你的师父,就随手在路边扯了几片树叶做暗器,虽然那个时候他还不会杀人,但是硬是用树叶伤了仇家的腿和手臂,把人打跑了,救了我的命。”

  他顿了顿,“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告诉自己,除了父母,初澈就是你这辈子最值得交的朋友,无论他做什么。”

  “用树叶?”我当然知道只要功夫够深,用什么都可以伤人,但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就能有这般功夫,我师父果然从孩提时就那么厉害。

  “所以树叶都能伤人,他用筷子打穿人的胳膊就太正常了。”

  我听着也有道理,点头应着。

  又问他,“安大哥给丞相府公子治病,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安子亦听了这话,犹豫了一下,说:“倒是没难为我,但是,赵锦宸可能要来为难你了。”

  我愣了愣,“为什么?”

  安子亦没有的回答我,而是歪起嘴角笑了,“许多年没见人招惹初澈,突然有点期盼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怪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